赘婿当道

第七百九十六章 殊死一战

我和孤毒两人一前一后,这时候爆发了全速。

只是孤毒的伤势极重,虽然已经爆发了全速,但也只是保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

身后八名半步天级强者,此刻距离我们也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我们了。

“家主,我来断后,你先走!”孤毒忽然对我说道。

我十分清楚,孤毒身上的气息十分的微弱,如果现在我离开了,他必死无疑。

他这是不想连累我,所以才想让我先离开。

如果我真的愿意离开,那我就真的是个混蛋了。

“废话少说!要走一起!”我说着,直接伸手拉住了孤毒,速度不减,继续向前狂奔而去。

孤毒刚想要挣扎,就听见我说道:“我有办法清楚你的剧毒!”

听到我的话,孤毒这才没有挣扎,任由我拉着他一起向前狂奔。

与此同时,我将精神力释放而出,烈焰长矛上面的火焰被我引导进手臂,孤毒身上的剧毒刚刚渗入我的身体,就被火焰消焚烧殆尽。

此刻的我,百毒不侵。

孤毒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弱,之前他解开了至尊毒体的六道封印,本就伤势极重,即便恢复,也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废人。

就在刚刚,他又忽然爆发十分强大的气势,吓退了八名半步天级强者,必然也是十分逆天的手段,这种手段,对身体的危害必然会十分巨大。

“坚持住!只要我们逃出去了,我就能治好你!”我一边拉着孤毒向前狂奔,一边开口说道。

我也是为了给孤毒希望,对于一名强者而言,若是真的被废除了一身的修为,对他而言,简直生不如死。

孤毒没有说话,任由我拉着他一起狂奔。

虽然此时的我,浑身都是源源不断补充的强大能量,但毕竟我本身只是地级后期强者,拥有如今的半步天级战斗力,也只是借助烈焰长矛,各方面素质,都无法与真正的半步天级强者相比。

很快,宇文川和另一名强者已经追了上来。

孤毒也感觉到了两人追了上来,顿时拼尽全力挣脱了我的手,随即猛然间爆发一掌,柔力将我推出数十米,同时对我大喊一声:“这辈子能遇到你这样的兄弟,是我的福分,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就算能逃出去,也必死无疑,倒不如让我拼死一战,就算是死,也不负此生,如果你是真的拿我当兄弟,就让我最后在奋力的战一场,等我死后,你替我报仇!”

孤毒话音落下,浑身战意缭绕,灵魂锁链超绕着他的手臂,一股股紫色的幽芒如同神光,让他的身躯那么的高大。

“杀!”孤毒怒吼一声,同时爆发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直接扑向宇文川。

已经经历过两次重创的孤毒,再一次的经历重创,后果显然十分严重。

这时候的孤毒,身躯之上的气息还在暴涨,短短一瞬间,竟然达到了半步天级的气息。

即便是我,都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灵魂的震颤。

他今日才刚刚突破至地级中期,手持灵魂锁链之后,也只是战斗力勉强达到地级巅峰极境,但距离真正的半步天级,还有很大一段距离,然而此刻,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再次爆发,战斗力堪比半步天级。

这种逆天的实力暴涨,只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甚至是自损两千。

孤毒的每一次攻击,都蕴含剧毒。

宇文川和随后敢来的另一名强者,他们也是八人中仅剩的半步天级强者,其他强者,因为身受剧毒,实力勉强能达到地级巅峰。

两大半步天级强者,对一名实力强行提升到半步天级的地级中期强者,胜负简直不言而喻。

我被孤毒退出数十米之后,心中也是大惊。

此时的我,内心慌乱,满脸挣扎。

孤毒显然是不想连累我,才拼死而战,让我离开。

如果我离开了,孤毒必死无疑,可就算我留下了,也不可能是八名半步天级强者的对手,依旧死路一条。

等我们死了,甚至没有人帮我们报仇雪恨。

可如果就让我这样离开了,我如何能过得了心中的那一关?

越想越是纠结,今日的孤毒,也十分的反常,我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他层出不穷的强大手段,更是惊艳。

只要他不死,今后的他,成就必然很高,可若是死在了这里,什么都不是,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拥有过如此辉煌的一战,一人独战八大半步天级强者。

就在我内心挣扎,犹豫不决的时候,孤毒已经遭遇了八大强者的围攻,一道道强横无比的攻击落下,但孤毒却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无所畏惧,没有丝毫的防御,只有一次又一次奋力攻击。

短短数十秒之内,其中四名强者,再次遭遇孤毒的毒术攻击,身受剧毒,再无一战之力,只能弃战修养,想办法将体内的剧毒排除体外。

剩下的四名强者中,也只有宇文川和另一名强者依旧保持着半步天级的实力,剩下的两人也勉强还有地级巅峰的战斗力。

而孤毒,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浑身浴血,仿佛他真的是从古希腊神话故事中走出来的冥王哈迪斯,无所畏惧,疯狂一战。

看着这一幕,我内心无比痛楚。

“就算是死,我也不能离开!”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若是让我丢下孤毒,自己离开,恐怕我今后的实力也只能到此为止了,而眼前八大强者,都是站在巅峰的存在,若是我实力停滞不前,又如何替孤毒报仇雪恨?

既然不能,那我为何要好离开?

不再有丝毫的犹豫,满脸坚定,脚下一动,瞬间出现在了孤毒的身边。

“滚!”我怒吼一声,如同九天战神,浑身精芒闪烁,烈焰长矛陡然间振臂一挥,尖端在虚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直接朝着宇文川落下。

嘭!

宇文川毕竟是真正的半步天级强者,刚刚攻击孤毒的一击,只能放弃,他的反应奇快,瞬间作出了防备,双臂交叉,烈焰长矛直接砸在了他交叉的双臂之上。

而他的身躯也一连震退五六步,但就在这时候,我的攻击再次落下。

嘭!嘭!嘭!

烈焰长矛如同有生命一般,不停的朝着宇文川攻击而去,宇文川措手不及,连连后退躲避。

有了我的加入战局,孤毒的压力顿时大减。

“这家伙交给我,你们杀了冥王传承者!”宇文川一边应对我的强势攻击,一边对其他三名强者叮嘱一声。

三大强者齐齐攻向孤毒,而孤毒浑身是伤,但依旧强撑着,像是要将自己彻底的燃烧殆尽。

而我的目光中强烈的杀机闪烁着,今日之敌,是我所遇到的敌人中,最强的一个。

要么战!要么死!

我只能选择战,即便是死,也在所不惜。

宇文川的双臂如同钢铁一般坚硬,烈焰长矛疯狂的攻击落下,但每一次都会被他用双臂阻挡。

“你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我!”宇文川怒喝一声,双手掐诀,双臂之上,隐隐附着上了一层暗金,如同真的金属手臂一般。

我目露锋芒,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疯狂的攻击。

另一边,孤毒也是极力的奋战之中,浑身不知道出现了多少伤口,整个人都沐浴在自己的鲜血之中,但他身躯笔直而立,手中的灵魂锁链如同一条灵活的长蛇,对着敌人疯狂的撕咬。

每一个与孤毒交战的强者,都有明显中毒迹象,如果对方只是地级巅峰强者,或许还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可对方毕竟是半步天级强者,孤毒的剧毒即便对他们影响很大,可是他们依旧还能坚持再战,而且人数众多,就算是车轮战,也能耗死孤毒。

终于,再一次的猛烈攻击之下,孤毒的身躯终于倒在了地上。

看到孤毒倒了下去,我怒目圆瞪,大吼一声:“停住!”

话音落下,从我体内又是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

我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的烈火更加疯狂的燃烧了起来,已经看不到长矛本身了,只能看到一条火焰长矛,吞吐着可怕的气息。

“杀!”我怒吼一声,直接放弃宇文川,冲向了孤毒那边。

烈焰长矛挥出,直接攻向几人。

轰!轰!轰!

就在烈焰长矛攻击落下的瞬间,三人齐齐躲闪而开。

就在他们刚刚躲闪开的位置处,已经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我站在孤毒的身边,手持烈焰长矛,冰冷的目光扫视着四名强者,但内心更多的是不甘。

我们已经陈尽力了,可还是无法抵挡对方的强大。

如此阵容,即便放眼隐世家族中,也能横扫一个巅峰家族了吧?

“这两人,必须死!”

宇文川目露锋芒,死死的盯着我。

其他三人也纷纷围绕着我和孤毒而站。

另一名强者开口说道:“宇文川说的没错,这两人能将我们逼到这种地步,若是留他们一名,恐怕今后隐世家族也不得安宁!”

我浑身沐浴鲜血,周身有一股强大的战意缭绕,大道天衍经疯狂的修复着我的伤势。

孤毒已经重伤到无法再爬起来,浑身的骨头都不知道碎了多少。

我虽然没有他这么重的伤,但在刚刚的对战中,也伤势极重。

“想要我们死,你们也做好重伤的准备!”我眼中迸射出两道寒芒。

“哼!”

宇文川冷道:“大言不惭!杀!”

他话音落下,率先向我攻击而来。

其他三人,也齐齐向我攻击而来。

此时的我,一人面对四大半步天级强者,如何战?

但即便是死,也要让这些道貌岸然的狗杂碎受到应有的惩罚。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