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八十四章 难逃覆灭

对于崔振东的举动,我也大致猜到了原因。

眼前的妖娆女子,显然身份和背景都不凡。

而刘俊峰是他的外甥,我却让刘俊峰废了妖娆女子的四肢,如果刘俊峰真的按照我说的去做了,那绝对会得罪死妖娆女子背后的势力,到时候,战殿只能被覆灭。

所以,他才不惜跪在我的脚下来求我放他一条生路。

我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惊恐不已的妖娆女子,看着她这幅面容,也大致猜到了她的身份。

能让崔振东如此惧怕,妖娆女子只能是四大家族的女人。

我像是什么都看不明白一般,这时候也不急着要废掉妖娆女子了,一脸淡定的坐回了刚刚的位置,眯眼盯着崔振东,说道:“崔老板,你严重了,我可没说要灭你战殿,北门里啊,你的外甥触犯了我,理应死罪,但我却愿意放他一马,只因他也是被这女子蛊惑,要对我动手,我张泽也不是糊涂之人,冤有头债有主,这女人想要我的四肢,那我也只要这个女人的四肢。”

听到我的话,崔振东都快要吓哭了,连忙说道:“张家主,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放我们战殿一条生路,这个女人是宫家家主最疼爱的孙女宫梅,如果她被我外甥废掉了四肢,宫家一定不会放过战殿的。”

果然如此,原来是宫战最疼爱的孙女。

我饶有兴趣的看向宫梅,见我看向自己,宫梅浑身都在颤抖。

“原来是宫家主的孙女,怎么不早说?”我笑眯眯的盯着宫梅说道。

听到我的话,宫梅才感觉自己的恐惧消散了不少,一副傲娇的样子看着我说道:“既然知道我是宫家的人,那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我离开了?”

我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见我摇头,宫梅顿时怒了,呵斥道:“你不要得寸进尺了,我是宫家之主最疼爱的孙女,如果你敢把我怎样,我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

我淡淡一笑,紧接着又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就在昨天,你爷爷好像被我一拳打飞了。”

昨天宫战和叶尚明两大家主人物,想要对我动手的时候,却被我一拳击飞一人,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如今整个燕京都知道。

直到这一刻,在场的众人才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宫战真的被我一拳击飞了。

众人也终于知道了我的身份,正是如今风头正盛,甚至盖过了四大家族的百族之主张泽。

听到我的话后,宫梅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就连她的爷爷,我都不放在眼里,别说是她了。

我没有再理会恐惧的宫梅,而是看向跪在我脚下的刘俊峰的身上,说道:“刘俊峰,如果不想死,现在就去废掉这个女人。”

刘俊峰此刻也终于知道了我的身份,早就吓的浑身都在颤抖了。

听到我忽然叫他的名字,他感觉自己的魂都飞了。

“张家主,求您放过我一马,我真的知道错了。”刘俊峰满脸都是恐惧,直接将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地上,短短几秒之内,他额头上满是鲜血。

崔振东也跪在我的脚下,一言不发。

我抬手看了眼手腕,随即说道:“看来,对战殿而言,宫家能轻而易举的灭掉战殿,我百族就不可以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们战殿最后一次机会,要么杀了这个女人,要么战殿覆灭,你们死!”

陡然间,一股寒意遍布整个酒吧大厅。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目光惊恐的看着我。

听到我的这番话后,崔振东面如死灰,他不敢得罪宫家,又何尝敢得罪百族?

刘俊峰也满脸呆滞,刚刚我还只是让他们废掉宫梅的四肢,但现在却让他们杀了宫梅。

如果只是废掉宫梅四肢,或许战殿还有一丝希望,但若是杀了宫梅,那战殿绝对没有丝毫的希望,只能覆灭。

宫梅也被我的话吓呆了,满脸惊恐的说道:“你们不能杀我,我是宫家之主最疼爱的孙女,谁敢动我一根手指,我爷爷绝对不会放过他!”

果然是宫战最疼爱的孙女,还真是过分宠溺,才让她变成了这样一个飞扬跋扈的女人。

也不知道,她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究竟还死过多少无辜的人。

不过没事,今晚过后,这世上便不存在她这么一个女人了。

没有人回应宫梅,我甚至都懒得去看她,目光盯着崔振东。

这是战殿的地盘,也就崔振东的权势最大,他的决定,也将会决定战殿的未来。

崔振东的眼神中呆滞一片,随即迎着我的目光看了过来,无悲无喜,面无表情,说道:“张家主,难道真的不给我们战殿生路吗?”

“要不要给战殿一条生路,不在我,而在于你,现在就看你如何抉择了,我的要求很简单,让你的外甥杀了这个宫家的女人,你和你的外甥不仅不会死,战殿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我淡淡开口说道,声音中已经有了一丝不耐。

以百族如今的地位,根本不需要跟战殿这种势力废话什么,举手投足之间就能覆灭。

只是这样的意义并不大,今天如果不是宫梅想要利用刘俊峰的手废掉我的四肢,我也不会咄咄逼人。

而刘俊峰是参与者,所以说,战殿只能被牵连进来。

刘俊峰忽然间抬头看向了我,眼眸中的恐惧似乎消失了。

“我答应你!”他忽然开口说道。

他的反应,让我有些意外,崔振东显然也没有想到,刘俊峰竟然真的答应我要杀宫梅。

我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弧度,开口道:“好,我也保证,只要你杀了宫梅,我不为难你,也不为难战殿。”

刘俊峰微微点头,在众人的惊讶中,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双膝之上满是鲜血。

此时的刘俊峰,面无表情,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彻骨的冷意。

我眉头微微一凝,这小子在短短十几分钟内,竟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毕竟的刘俊峰,宫梅彻底的慌了神,连忙说道:“刘俊峰,你要做什么?我可是宫家之主的孙女,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宫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战殿。”

只是不管宫梅如何祈求,都无法让刘俊峰改变主意。

此刻的他,内心坚定无比,我的精神力何其强大,能清晰的感觉到刘俊峰此刻对宫梅的必杀之心。

“刘俊峰,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只要你放过我,我就答应跟你相处,今后,你就是宫家的女婿,整个燕京,都能横着走了。”见自己的威胁没用,宫梅又用刘俊峰对自己的喜欢来引导。

只是刘俊峰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有满脸的杀机。

崔振东此刻也是满脸挣扎,如果阻止刘俊峰,必定会彻底的将百族得罪死,战殿必定会被覆灭。

可如果不阻止刘俊峰,一旦宫梅被杀,那又会将宫家得罪死,战殿同样会被覆灭。

无论他如何选择,似乎都逃不掉战殿被灭的事实,只是被谁覆灭的问题。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刘俊峰已经将宫梅逼到了墙角。

宫梅再也没有一步后路可退,满脸惊恐的看着刘俊峰,此刻终于变成了哀求:“刘俊峰,我求你了,别杀我,只要你能放过我,今后我就是你的女人。”

刘俊峰摇了摇头,眼中再无丝毫怜惜,而是开口说道:“宫梅,为了我,我已经付出了太多,在你眼中,我不过就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条狗而言,甚至还不如你养的一条狗,今天的一切,也都是你咎由自取,你自以为这燕京,无人能把你怎样,今天终于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存在,你不死,战殿就会覆灭,我也会死,所以,你只能死,去吧!”

刘俊峰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番话后,忽然伸出一条手臂,一把抓在了宫梅的脖子上。

宫梅的身体被凌空举了起来,她疯狂的挣扎着,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刘俊峰的手臂,双脚也在虚空不断挣扎。

只是此刻的刘俊峰,眼中只有无情冷意,死死的盯着宫梅的生机在不断的消失。

崔振东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而我双目也微微眯了起来,对于刘俊峰的实力,我十分的清楚。

今天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他身上没有一丝的武道气息,就是一个寻常的普通人。

但就在他答应我要杀宫梅的时候,浑身都是冷意,而他身上的气息也隐隐强大了起来。

此刻他的实力更是达到了巅峰,按照武道之境划分,这时候的他,已经拥有了玄级初期的实力。

虽然只是玄级初期,但一个普通人,一念之间就变成了玄级初期强者,这本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崔振东显然也感觉到了刘俊峰此时的变化,一脸震惊。

半晌,他才回过神,猛然间朝着刘俊峰的身后怒吼一声:“快放下宫小姐!”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便起身朝着刘俊峰冲了过去。

“我让你起来了?”

我的声音冰冷如霜。

一句话呵斥而出,刚刚起身的崔振东,便感觉自己的双肩之上忽然间压上了一座巨山,他的双腿也是沉重无比,竟然再也无法向前踏出一步。

崔振东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悲凉之意,此时,他终于清楚,与我之间的差距。

今日,战殿难逃覆灭!

“何人敢伤我孙女!”

就在这时候,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席卷整个酒吧大厅,一道冷漠无比的声音如同一记惊雷,在每一个人的耳边炸响。

随即就看到一行人匆匆而来,为首之人,赫然是宫家之主宫战。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