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六十章 狼狈而逃

我直接将自己的精血燃烧了起来。

这是医皇传承中爆发潜力的办法,只是一名武道强者的精血有限,少一滴就是一滴,一旦消耗殆尽,那武道一途也终究成为历史。

精血燃烧殆尽的后果,不仅仅是让一身的武道修为全部废除,甚至还会面临死亡。

不到万不得已之下,我是绝对不会燃烧精血。

如今我不这样做,那就要成为宇文家族的傀儡,即便没有生命危险,但终究也会成为宇文家族的傀儡,这辈子,都别想要在摆脱。

我不是一个能屈居于他人之下的强者,我没有什么多大的志向,只是想要保护我身边的人,仅此而已。

但想要保护他们,我就必须变得更加强大,而这一切,都只能通过武道一途,这也注定,我会遭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强敌,但我心盘若,无所畏惧,一往向前。

“给我聚!”

我猛然间又是怒吼一声,又是一滴精血彻底燃烧。

一股骇然的气息从我体内爆发,直接注入烈焰长矛之中。

原本没有丝毫动静的烈焰长矛,在这一刻,精致的周身猛然间剧烈燃烧了起来,火红的火苗如同地狱冥火。

宇文川是第二个看到我烈焰长矛变化的人,他脸上的神色也十分的精彩。

从一开始的平静,到后来的惊讶,再到现在的凝重。

我身上的气息,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料。

他半步天级强者,何其强大,身为宇文家族的守护者,身份何其尊贵?

但现在,他却遇到了一名根骨不足三十岁的年轻强者,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地级后期。

然而这并不是最让他惊讶的地方,真正让他惊讶的是此刻我身上所爆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即便是强大如他,也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威胁。

我身上的气息,丝毫不比宇文川身上的气息弱,反而更加强大那么几分。

烈焰长矛之上,更是吞吐着可怕的气息,宛若一尊有生命的神器。

“还真人让人意外,只是我很好奇,你这样燃烧自己的精血而得到的力量,又能坚持多久?”宇文川忽然冷冷地说道。

此刻的我已经将自己的气势提升到了最强状态,根本就不愿意浪费一丝体力跟他废话。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

嘭!

我脚下的地面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缝,猛然间大地崩碎,而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手持烈焰长矛,直接扑向宇文川。

只是一瞬,我手中的长矛已经吞吐着可怕的火焰杀向宇文川。

宇文川脸色惊变,竟然凭空一拳挥出,要与烈焰长矛硬碰硬。

区区凡胎肉体,也想要与烈焰长矛硬碰?

“死!”

我怒吼一声,无限的能量全部注入烈焰长矛之中。

原本还想要趁势感受一下烈焰长矛之威的宇文川,忽然感觉到一股令他都感到窒息的气息袭来,顿时大惊失色,面容之上,罕见的出现了惧色。

“退!”

他惊怒,直接放弃硬接烈焰长矛,脚下猛然间一踏地面,大地崩裂,他的身形瞬间消失。

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在这一击之下将他击杀,就在我爆发这一击的瞬间,精神力早已将他锁定。

烈焰长矛刺下的方位,正是宇文川刚刚所站立的位置。

就在这一击落空的瞬间,我的手臂猛然间一振,烈焰长矛直接横向砸了过去。

嘭!

刚刚因为躲开烈焰长矛之刺的宇文川,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发觉烈焰长矛横向砸落。

他大惊失色,惊怒道:“你敢!”

嘭!

我都已经燃烧精血来战斗了,又岂会因为你的威胁而住手?

他的怒喝并没有丝毫对我影响,烈焰长矛重重的落在了宇文川的胸膛。

一声巨响,他的身躯被这一击,直接击飞数十米远,一路而去,竟然连续撞断了三颗参天古树。

可想而知,我这一击的力量有多强大。

然而只是一击,就让我消耗极大,这样的攻击。

趁你病,要你命!

即便是真的消耗殆尽,我也不能放弃。

就在宇文川的身体被击飞出去,还没有停下的时候,我已经再次向他冲了过去,烈焰长矛之上更是吞吐着可怕的火焰。

即便如此致命一击,也没有能将宇文川击杀。

我还未冲到他面前,他已经感应到了我的再次攻击将至,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和身躯之上的重伤,他强行暴退。

我一路追杀而上。

轰!

又是一击落下,只是这一次并没有爆发刚刚那么强大的一击。

即便击中了宇文川,但却没能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他的手直接抓住了烈焰长矛,嘴角有血迹流出,他的双目通红一片,强大的杀机从他身上弥漫而出。

我也没有想到,宇文川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第一击,已经是我爆发全力的致命一击,但却只是让他受伤而已。

第二击虽然不如第一击,但却也是爆发了极强的力量,但却没能击退他。

如此强大的两次攻击,貌似只让他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半步天级!”

宇文川眼中冰寒一片,骤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周身爆发。

这边是半步天级强者,即便重伤,但依旧能爆发远超地级巅峰的实力。

如今的宇文川,在我眼中,可以说是真正的无敌了。

而刚刚的那一次致命攻击,也让我十分清醒的认清了现实。

即便我战死在这里,即便将全身的精血全都燃烧殆尽,也无法杀死宇文川。

“给我破!”宇文川陡然间身体一震,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

我的身躯竟然直接被震退,而烈焰长矛,也被宇文川一把夺走。

我的喉咙深处忽然一甜,只觉得内心有血液往外涌。

还未攻击到我的身体,仅仅凭借反震的力量,就能让我受到如此伤势,可想而知宇文川的强大。

而这种级别的强者,在宇文家族,还不仅仅是只有一人。

隐世家族,果然强大无敌。

想到鬼门,我忽然心中隐隐有些期待,鬼门如今强势出世,又拥有五大基地守门人,还有潜力更加强大的鬼门十将,这些人都是地级之境强者。

隐世家族有守护者,鬼门有十将。

守护者与十将,到底谁强?

宇文川直接将我震退,夺走烈焰长矛之后,他却没有第一时间来攻击我。

我心中骇然,正想要冲过去抢夺烈焰长矛。

然而这时候,异变突发!

只见宇文川满脸都是狰狞,手臂之上有手指粗壮的青筋暴起。

而烈焰长矛之上,吞吐着可怕的光芒,似要挣脱宇文川的手。

我心中震惊,与此同时,我清晰的感觉到,烈焰长矛在向我的方向挣扎,仿佛我们心意相通。

“镇压!”宇文川忽然怒喝一声。

我忽然感觉烈焰长矛与我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顿时大惊失色。

烈焰长矛似乎要彻底与我失去联系。

我目露锋芒,宇文川这是要强行将烈焰长矛夺走。

显然,烈焰长矛已经跟我建立了一种十分奇妙的联系。

此时的宇文川,也像是在承受着无比强大的威压,满脸都是狰狞,手臂之上青筋暴起,可想而知他此刻所遭遇的压力有多大。

我来不及多想,撑住了已经重伤的身躯,拼命冲向了宇文川。

既然你要夺走烈焰长矛,那就要做好被重伤的准备。

即便重伤,但短短数十米之内,我依旧在顷刻间冲到。

“给我松手!”我怒吼一声,无与伦比的一拳攻击落下。

直接砸向宇文川的脸部。

嘭!

一声巨响,我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宇文川的脸上。

果然如我所料,这时候的宇文川,一心想要夺走烈焰长矛,只能硬生生的接下我的拳头。

半步天级强者,不仅仅是实力强横,肉身强度同样极强,这一拳即便是打在了他的脸上,依旧没有对他造成极大的伤害。

烈焰长矛还在不断的与我失去联系。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烈焰长矛的奋力反抗,他在向我召唤!

“给我松手!”

我猛然间爆发全身的力量,一拳又一拳的朝着宇文川的脸上狠狠地砸去。

顷刻间,宇文川满脸都是鲜血,但他始终不曾松手一下,硬生生的扛下了我所有的攻击。

终于,再一拳攻击落下的瞬间,宇文川忽然松开了双手,那一瞬间,烈焰长矛挣脱。

铮!

一声巨响,烈焰长矛飞了出去。

轰!

烈焰长矛直接插入我身边的大地。

而宇文川,这时候猛然间一口血喷了出来,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

顷刻间,刚刚还是无敌,不可一世的半步天级强者,此刻气息已经萎靡到只有地级初期的气息。

我当然知道,他忽然吐血,并不是我刚刚的攻击,而是本就遭遇重创的身躯,又在强行夺走烈焰长矛的时候,被烈焰长矛反噬。

即便如此,以我如今的实力,也没有击杀他的可能。

我眼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机,随手一挥,烈焰长矛回到了我的手中。

“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将你击杀!”我转身就没入了黑夜。

此刻,无数强大的气息,正在不断的朝着宇文川的方向而去。

若是我还继续留在原地,只能被围攻。

以我如今的状态,别说是应对数十名地级之境强者,恐怕就是一寻常的玄级巅峰强者,都能将我碾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