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五十九章 半步天级

我实在想不明白的是,眼前的强者,究竟是什么人?

以我掌握的一些特殊能力,想要感知到比我境界高的强者,并不难,但眼前这中年强者,却让我感知不到。

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的境界远高于我,第二种可能,他能隐匿自己的实力。

而我更偏向于第二种可能,毕竟我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级后期,也算是世俗站在巅峰的那批强者之一,境界远高于我的人,只能是天级强者。

但我见过天级上官家族的天级强者,眼前这强者的气息也很强,但与当初我所见过的那上官家族的天级强者相比,却要弱了许多。

“你是何人?”我目光冰冷如霜,大道天衍经已经运行。

整个群山,基本上所有的地级强者,正朝着与我相反的方向离去,而且已经离开了很远,即便这时候我暴露位置,他们要找到我,也需要不少时间。

“我是你无法战胜的敌人!”中年人一脸戏谑的笑容。

话音落下,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我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眼中出现了一抹炽热。

我的眉头忽然一挑,他这是知道了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就是引出了许多不出世的强者觊觎的宝物。

“小子,告诉你的身份也无妨,我乃宇文家族守护者之一,宇文川!半步天级强者,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蝼蚁。”

中年强者一脸傲然,负手而立,目光炯炯的盯着我,继续道:“听你的声音,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念你年纪轻轻,就能拥有地级后期之境,即便放眼整个隐世家族,也是同辈无敌的存在,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加入宇文家族,为我宇文家族效力,我不仅不会杀你,反而会给你无上的荣耀。”

听到中年强者的话,我才知道对方的身份,竟然是宇文家族的守护者。

我并没有听说过宇文家族还有守护者一说,而且也抓住了他这句话中的重点,他只是守护者之一,也就是说,宇文家族,还有与他一样强大的守护者。

只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刚刚情急之下,我竟然开口说话了,还被他听出了我的声音。

知道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就是天外来物的人,只有之前才被我击败的宇文战,如今整个群山的强者,都朝着与我们相反的方向离去,若是我没有猜错,这一切都是宇文家族搞的鬼。

或许是他们故意引导其他人朝着与我相反的方向而去,但却告知家族顶尖强者再次等候,就是为了独吞烈焰长矛。

“你真当我傻不成?”

既然声音已经暴露,我也不再隐藏,冷笑一声说道:“若是我真的加入宇文家族了,恐怕就真的要变成宇文家族手中的一把剑,没有任何自由而谈,而我手中的这把长矛,也会落到你宇文家族。”

我当然清楚对方拉拢我的目的,我的实力固然强大是其中一个因素,但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因为我手中的烈焰长矛。

失去烈焰长矛,与我而言,就是一个极大的损失,在隐世家族这种地级巅峰强者很多的地方,我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算你能认清事实,即便你很年轻,就能拥有地级后期的实力,但我宇文家族,也不是没有见过天才俊年,甚至很多天之骄子,都死在了我们宇文家族,你这样的天才人物,要么能彻底的为我所用,要么死!”宇文川也不掩饰真相,戏谑的看向我。

在他眼中,我就是一个任由他宰割的小兔子,而且时间拖的越久,那些来群山寻找宝物的强者,也能离开的越远,更方便他动手抢夺宝物。

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手中的烈焰长矛也不由的仅仅捏了起来。

大道天衍经已经运行到了极致,一股若有若无的强大能量,不断的被我注入烈焰长矛之中。

之前与我交手的宇文战,是地级巅峰强者,我能爆发至强一击将他重伤,但眼前这强者,显然实力要比宇文战更加恐怖,想要用刚刚的那一击将他重伤,恐怕很难。

所以说,我若是想要一击重伤宇文川,那就必须爆发比之前更加强大的实力。

一时间,我身上的战意不断的提升。

宇文川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原地,一脸戏谑的盯着我说道:“小子,你不用试图挑战,也不妨告诉你,我的实力是半步天级,所为半步天级,也就是说,我已经触碰到了天级的门槛,别说是你区区地级后期的强者,即便是真正的地级巅峰强者,在我手中,也无法撑下一招半式,若果你是聪明人,你就该选择加入宇文家族,并且双手将这把宝物拱手让出。”

听到宇文川的话,我忽然有些绝望。

刚刚就意识到了对方的实力极强,绝对要在地级巅峰之上。

但我也只是以为他的实力是地级巅峰极境,但却没有想到,他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

半步天级!

地级巅峰极境与半步天级,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地级之境虽然是粗略划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四小境界,但世界上,地级之境,还可以继续划分,地级巅峰之上就是地级巅峰极境,再往上,就是半步天级。

半步天级,那可是触摸到天级之境的壁垒,只要能再稍稍往前迈出小半步,就能成功的踏入天级之境。

我如今不过地级后期的实力,即便拥有烈焰长矛这种神器,战斗力也顶多是地级巅峰极境,如何能敌半步天级强者?

可以说,从踏入武道这一途开始,眼前的宇文川,是我所遇到的最强敌人。

“小子,现在知道如何选择了吧?”宇文川忽然开口说道。

与此同时,一股浓浓的威压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而那些被宇文家族引走的其他地级强者,此刻也已经彻底离开了群山。

所以说,现在是他动手的最佳机会。

一刹间,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从宇文川的身上爆发了出来,直接威压在我的身上,顷刻间,我便感觉自己的身躯之上仿佛压着五指山。

又像是被死神之光笼罩,只要对方一个念头,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我震惊对方的绝对实力的时候,那股威压又瞬间消失,如同退去的潮水一般,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我的后背,已经被冰冷的汗水浸湿。

宇文川,分明是在给我警告。

我的目光中死灰一片,有生以来所遭遇的最强者,即便我手握烈焰之矛,又如何?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我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给你十息时间考虑,要么生!要么死!”宇文川满脸都是戏谑的笑意。

十息!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我如何能想到击败对方的办法?

半步天级,只差半步,就是真正的天级强者,我到底该如何选择?

从我踏入武道一途开始,我经历了无数次的巨大的危机,即便是生死危机,都遭遇过数次,但我依旧活到了今天。

这一次,却非同以前,我的对手是实力远强于我的半步天级强者,如此强者,我如何战?

我之所以踏入武道一途,之所以要拼了命的修炼,不过是为了保护我身边那些我所爱的人,若是我死了,他们,该何去何从?

我不能死!

我二十二岁踏入武道一途,如今短短三年时间,我就从一名普通人,成为了地级后期的强者,站在了这世俗的巅峰,笑看江湖。

面对强大无比的米方顶尖势力,我丝毫不惧,即便不敌,也一往如前,终究踏破米方各大顶尖势力,登临省城。

在省城,我与省城顶尖家族家主级别的强者,交恶,依旧无所畏惧,只有战!

即便被鬼门猎捕成为他们的一员,我也没有丝毫的退意,依旧一战到底,甚至遭遇鬼门而来的巅峰强者,也无所畏惧。

能拥有如今的一切,都是我拼了命换来的,现在却遭遇一名我第一次见过的强者,而且还是半步天级强者,一个传说中的境界,我能退缩吗?

不能!

战!

若是我不战而退,这辈子,恐怕实力境界只能达到地级后期而止步。

我的眼里,地级不过只是一个起点,我的终点,无限!

伴随着我内心的坚定,一股强大的战意从我身上爆发。

即便站在我眼前的强者强大到没有胜算,但我也不能退!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选择,只是,你的选择,让我很失望。”宇文川并没有因为我身上的强大战意而有丝毫的意外,一脸平静。

他的话音落下,他的周身,忽然出现一道无形的能量风暴,他脚下的碎石,也骤然间围绕他而旋转。

“嘭!”

只见他猛然间向前一步迈出,而随之看到的是他脚下的地面瞬间崩碎。

他每朝着我向前一步,脚下的地面都会瞬间崩碎,而周身的能量风暴中,一股无比强横的气息威压而来。

既然选择了战,那我当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大道天衍经极致的运行,烈焰长矛尖端吞吐着一股强大的能量。

然而想要以此击败宇文川,还远远不够。

“给我聚!”

我猛然间怒吼一声,整个人如同燃烧的能量体,一股远远超越我实力的气息从我体内爆发。

原本一直没把我放在眼中的宇文川,在这一刻,终于神色中出现了一抹惊讶和凝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