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五十八章 前所未有的危机

听到宇文战的话,我目光一寒,竟然被发现了。

此刻烈焰长矛像是要燃烧,周身被一团火焰所包裹,宛如一尊神器。

我也没有想到,能量注入,竟然让烈焰长矛之上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

但令人惊奇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烫手,这火焰仿佛没有丝毫伤害力一般。

“我知道,你明明实力只有地级后期,却拥有地级巅峰的战斗力,一定是因为这把长矛,它上面的气息,与我之前发现它的时候,那种气息完全一样。”宇文战惊喜说道,像是看到了希望。

与此同时,我清晰的感受到,无数强大的气息瞬间锁定我的方向。

显然,不仅仅是宇文战发现了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就是天外来物,其他强者也感知到了烈焰长矛的方向,一时间无数强大的气息瞬间朝着我的方向而来。

“哈哈!”

宇文战忽然狂笑了起来,一脸嘲讽的看着我说道:“你一定没有想到,使用这把长矛,竟然会暴露你,今日就算你是天级强者,你也别想要从这里逃出去。”

我的目光微寒,死死的盯着宇文战。

我已经聚势待发,这一击落下,即便不如之前那一击,但就算杀不了宇文战,也能让他重伤,甚至是废。

但我却没有把握,能在各方强者敢来之前,击杀宇文战。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臣服于我宇文家族,这把长矛依旧属于你,而我宇文家族今日来了五名地级强者,保你无忧,如何?”宇文战忽然开口说道。

还真是会挑选时机。

我冷笑一声,随即身上的气息渐渐消散,我终究还是放弃了跟宇文战继续交战。

杀宇文战的机会,还有很多,但若是我真的与他开战,就算能将他击杀,恐怕也无法从大量的地级强者手中逃离。

就在我气息收敛的瞬间,烈焰长矛之上的火焰又消失,而此刻的烈焰长矛,在我手中,仿佛就是一把寻常的兵器,并没有丝毫能量外露。

宇文战眼睁睁的看着我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的火苗消失,一时间也是满脸惊讶。

即便宇文家族宝物众多,但也却从未见过这种宝物。

一时间,宇文战的目光中满是贪婪。

就看他此时表现出来的贪婪,我就知道,若是我真的答应他加入宇文家族,恐怕烈焰长矛也会成为别人的利刃,而我也会葬命与宇文家族。

“你休想要逃得出我的五指山!”宇文战咬牙说道。

我只是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身,一步迈出,身影随即消失。

已经有无数的强者即将赶到,若是这时候我还留在这里,一旦宇文战暴露烈焰长矛就是天外来物的秘密,必然会引起所有人的围攻。

烈焰长矛之上的能量虽然消失了,但毕竟是一把长矛,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以这把长矛的珍贵性,宇文战一定不会大肆暴露烈焰长矛就是天外来物。

但他会告诉宇文家族的地级强者。

他刚刚也亲口说了,宇文家族来了五名地级强者,除了他之外,还有四名地级强者。

一旦被找到,若是他们联手对付我,那我恐怕也没有丝毫的胜算。

与宇文战分别后,我便直接离开了群山。

就在我刚刚离开一分钟的样子,数十道强者降临在我刚刚所在的位置。

只是我已经离开,但宇文战依旧在现场。

数十道地级强者,目光全都落在了宇文战的身上。

“宇文战,将宝物交出来吧!”一魁梧大汉,一脸冷峻的盯着宇文战。

说话的也是隐世家族强者,他话音落下,其他数十道强者,目光全都落到了宇文战的身上。

宇文战闻言,也是大怒,喝道:“公孙长治,你给我闭嘴!就算宝物真的在我手中,你也没有资格染指。”

“哼!”

公孙长治不屑的一笑,目光死死的盯着宇文战:“既然是天外来物,人皆有份,难道你宇文战想要独吞不成?”

“宝物不在我手中。”宇文战怒道。

若不是他刚刚遭遇重创,此刻也不会受到公孙长治的压制。

公孙长治实力同样十分恐怖,地级巅峰之境,放眼整个公孙家族,都是巅峰的强者。

两人虽然未有过交锋,但凭借公孙长治此刻所释放而出的强大气势,就能感觉到孰强孰弱。

“刚刚我们都感知到了宝物在这里,才赶了过来,你现在告诉我说,宝物不在你手中?”公孙长治显然不相信宇文战的话。

就在这时候,又是一道强者降临,携眷一股强大的气息,一些低阶的地级强者,在这地级巅峰强者降临的瞬间,竟然被震退数步。

只见一道中年身影出现在了宇文战的身边,负手而立,冷笑一声,看向公孙长治说道:“公孙长治,还真当你公孙长治是地级巅峰之境的最强者了?”

公孙长治看到这宇文家族强者的时候,神色微微凝重了几分,但双目中却满是夺目的战意。

“宇文拓!”

公孙长治盯着来人,戏谑道:“什么时候,你们这宇文家族的两大家主候选人,开始联手了?”

对于重伤的宇文战,公孙长治可以无视,但宇文拓,他却无法忽视。

且不谈宇文拓的个人战斗力,就是在场的宇文家族强者数量,也要比公孙家族的强者数量多。

“这是我们宇文家族的事情,与你公孙家族无关!”宇文拓傲然而立,一脸平静。

公孙长治盯着宇文拓半晌,目光一闪,说道:“的确与我无关,不过,若是宝物真的在宇文战的身上,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他话音落下,大手一挥,呵斥道:“我们继续寻找宝物!”

显然,他刚刚就已经感知到了,宇文战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宝物,反而气息十分萎靡,现场也是一片混乱,还有血迹,必然是刚刚这里经历过大战。

公孙长治不傻,其他家族的核心强者也同样不傻。

只是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历来不和,又趁着宇文战气息萎靡,公孙长治想要针对一番。

之前所有人都感知到了宝物的气息就在这里,但他们到了后才发现,并没有宝物,又有战斗的痕迹,再加上气息萎靡的宇文战,他们几乎可以肯定,刚刚和宇文战交战的强者,必然就是夺走宝物的人。

宇文战不说,他们也无法得知。

见公孙家族的强者都离开了,其他强者也纷纷离去。

只是,许多人的目光都若有若无的盯着宇文战。

显然,宇文战知道宝物的方位,跟着宇文战,一定能找到宝物的下落。

许多强者都是不远不近的跟随着宇文战。

见状,宇文家族强者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他们有没有直接来逼问宇文战。

宇文拓目光冷冷地环绕四周看了眼,随即一双冷意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宇文战。

不用说,宇文战也知道宇文拓的意思,显然是在问他宝物的下落。

两人同为家族的巅峰强者,又同为家主候选人,但家主之位,还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两人暂时也没有为了一件不明的宝物而发生什么争端。

宇文战不在犹豫,低声说道:“三点方向,一名面带鬼脸面具的强者,而他手中的一把长矛,就是宝物!”

声音只能宇文战和宇文拓听到。

宇文拓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随即一声令下:“宇文家族,撤出群山!”

他话音落下,无数强者的目光都盯着他们。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怀疑,宝物是不是真的被宇文家族得到了?

要不然,宇文家族为何忽然要撤退?

但宇文家族毕竟是隐世四大家族之一,除了其他三大隐世家族之外,还没有哪个强者敢从宇文家族手中抢东西。

宇文家族一共五名地级强者,此刻纷纷撤离。

只是他们离开的方向并非三点钟方向,而是九点钟,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跟着!”公孙长治目光一闪,不远不近的跟随着宇文家族。

此时不仅仅是公孙家族,还有其他家族和其他强者,都十分默契的跟随着宇文家族。

所有人都清楚,如今知道宝物下落的人,只有宇文战,既然他们要撤退,要么宝物在他们身上,要么宝物在他们撤退的方向。

宇文拓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不紧不慢的带领宇文家族强者离开。

只是没有人知道的是,就在宇文拓带人离去的时候,宇文家族守护在三点钟方向的强者,已经得到了一条重要消息。

此时,整个群山的巅峰强者,都朝着九点钟的方向撤退。

而我,一直朝着三点钟的方向离开。

很快,我就感觉到大量的强者,竟然全都朝着与我相反的方向而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忽然间停下了步伐。

原本我以为,等到众强者赶到了我和宇文战之前交战的地方,宇文战即便不会告知他们我的方向,但至少也会安排宇文家族的强者来追我,可是我都离开了这么远,依旧没有一名强者跟随。

反而是所有的强者都朝着与我相反的方向而去。

“有问题!”我忽然低声说道。

随即改变了方向,直接朝着六点钟方向而去。

只是我刚走出几步,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我等你很久了!”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我浑身的毛孔都皱缩了起来,一阵彻骨的寒意,遍布全身。

我如今的精神力何其强大,竟然没有发现这忽然出现的强者。

如果不是他主动现身,我竟然无法发现。

我艰难的转身看去,就看到一中年人,正抱臂于胸前,一脸玩味的盯着我。

我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的气息,但他却给我一种心悸的感觉。

眼前的中年人,很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