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五十七章 宝物被发现

宇文战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眼中有锋芒闪烁,同时还伴随着一股极强的杀机。

显然,这一刻的宇文战,对我产生了杀念。

隐世家族与寻常的家族相比,同境之内,隐世家族的强者要远强于寻常家族的强者,甚至能越一个小境界挑战而不败。

更别说是他宇文战,宇文家族的巅峰强者,放眼隐世家族中,也都是顶尖的强者。

但现在,却遇到了一名气息只有地级后期的强者,但偏偏对方的战斗极强,竟然只是稍稍比他弱。

这让宇文战心中的杀机猛然间暴涨。

“你到底是何人?”

宇文战忽然一脸杀机的盯着我,双目微眯:“在四大隐世家族中,我可从未听说过,有哪个家族的地级后期强者,战斗力却与地级巅峰强者相当!”

四大隐世家族之间,也并不是那么和谐,此时宇文战担心的是,一名试图隐藏身份击杀他的强者,必然会知道他宇文战,但却依旧没有退后一步,这很是反常。

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只是我既然面带鬼脸面具,那就没有想过要暴露身份的打算,对方可是隐世家族的顶尖强者,若是让他知道了我的身份,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

我一言不发,只是暗中大道天衍经极致的运行了起来,手持烈焰长矛,一股股更加强大的气息从我周身爆发,这时候的我,就像是一尊战神,即便面对境界比我高的强者,我也没有丝毫畏惧。

看着我还要继续战下去的模样,宇文战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其中一定有诈。

但他是谁?

他可是四大隐世家族,宇文家族的巅峰强者,即便有诈,又如何?

那就用绝对的实力碾压对方,让对方知道敢得罪他宇文战的下场有多惨。

“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宇文战脸上满是怒意。

骤然间,他的周身一股毁灭的气息凝聚而成,一瞬间,他仿佛置身能量气海,能量漩涡在他头顶盘旋。

即便是手持烈焰长矛的我,此刻也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威压,如果不是手中的烈焰长矛,凭借以前的我,想要跟宇文战交手,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而结局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想到这里,我不仅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隐隐中有些兴奋。

也只有真正的巅峰强者,才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与这样的强者交手,我的实力必然也会有不小的提升。

“去!”

就在这时候,已经凝聚气势的宇文战,手中忽然间出现了一把闪着幽光的飞镖,瞬间向我飞来,飞镖带起一阵能量漩涡,破空声响彻天地,直取我的脑袋。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那一瞬间,烈焰长矛像是意识到了危机一般,这一刻的我和烈焰长矛之间,仿佛建立了某种十分神秘的关系,我就是烈焰长矛,而烈焰长矛就是我。

几乎不需要反应,只是意念刚动,烈焰长矛便已经挥动而去。

铛!

烈焰长矛直接击中飞镖。

看到这一幕,宇文战心中更是惊讶。

这是他拿手的武器,弹无虚发,但此时,竟然被我用一把长矛击飞。

这样的结果,很难让他接受。

但这种想法也只是一瞬,紧接着他有飞出了第二个飞镖。

与此同时,他猛踏地面,顿时整个人伴随着飞镖,一起向我袭来。

我眼中闪过一丝锋芒,手中的烈焰长矛瞬间挥动而出。

铛!

又是一击,将高速旋转而来的飞镖击飞。

而宇文战,这时候也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

“看拳!”

宇文战爆发一拳,重重袭来。

只是我早就看清楚了他的轨迹,就在他射出飞镖的同时,我的脑海中已经衍化出了他接下来的攻击轨迹。

烈焰长矛击飞飞镖的同时,烈焰长矛并没有做停留,我的手臂虚空一振,烈焰长矛直接砸中宇文战。

嘭!

烈焰长矛砸中宇文战的侧身,与此同时,烈焰长矛之中一股骇然的气息直接攻向宇文战。

这一长矛攻击,可不仅仅是长矛自身攻击落下的力量,还有我聚集全力在长矛之上的致命一击。

一声巨响,只见宇文战的身躯,这一次竟然直接倒飞了出去。

此时的我,已经将自己的实力爆发到了极致。

实力只有地级后期,但借助烈焰长矛的我,战斗力堪比地级巅峰。

即便他是宇文家族的顶尖强者,此刻也要落败。

轰!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宇文战的身躯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他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气息瞬间萎靡了许多。

而我也不好受,刚刚那一击,也有算计的成分在其中,那是我聚集全身力道的一击,消耗极大。

以我如今的实力,能爆发刚刚那一击,已经是极限,若是再来第二下,即便我的恢复能力再强,也无法爆发出有刚刚那样效果的致命一击。

宇文战内心更是震惊无比。

他身为宇文家族的巅峰强者,有以战字为名,并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从小,宇文家族就寄了很大的希望在他的身上。

而他也没有让宇文家族失望,从小到大,同境之内,他从未有过一次败绩。

虽然这只是针对宇文家族内部而言,但一个隐世家族,相比于外界的那些顶尖势力而言,简直就是天上与地下。

可以说,在宇文家族,他就是天级之下的最强者。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身份,家主候选人。

虽然并不是唯一,但在几名家主候选人中,他也是希望最大的那一人。

但今夜,却在这世俗的群山之地,竟然败给了一名实力只有地级后期的强者之手,甚至直到战败,他都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这让骄傲无比的宇文战,第一次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质疑。

然而此刻的我,也因为消耗殆尽,根本没办法再爆发第二次致命攻击。

大道天衍经极致的运行,但以我如今的实力,想要瞬间恢复,那根本不可能。

只是,宇文战已经战败而伤,以对方宇文家族强者的身份,必然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一旦他今日不死,今后,他必定会想办法找到我。

而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就是我的标志。

若是他不死,那也就是说,今后,我不能再使用烈焰长矛。

想到这里,我心中忽然出现了一股浓浓的杀机。

反正今日是群山最热闹的时候,整个群山之内,除了世俗的地级强者之外,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高人,甚至就连隐世家族都出世了。

若是我现在杀了宇文战,绝对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想要今后继续使用烈焰长矛,那我必须杀了宇文战。

心中忽然间十分坚定了下来。

我手持烈焰长矛,目光冷冽的盯着宇文战。

似是感知到了我的强大杀机,宇文战目光阴沉无比,挣扎着从地上战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我。

但这一次,他没有再像是之前那样目中无人了。

但双目中依旧还有十分浓厚的骄傲,这并不是他故作骄傲,而是隐世家族给他的底气。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现在就此罢休,今夜,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可如果你坚持还要与我一战,那最好想清楚了后果,我乃隐世家族宇文家族家主候选人。”宇文战显然怯战了,搬出了他宇文家族家主候选人的身份。

对于隐世家族,我并不清楚多少。

此时听到宇文战的话后,我忽然有些犹豫了起来。

看宇文战的样子,的确是伤势很重。

但关键是,我也消耗殆尽。

若是想要击杀宇文战,并不容易,除非我还能爆发刚刚那样的致命一击。

可若是不能击杀宇文战,那我必然会彻底消耗殆尽,一旦有宇文家族的援兵到来,那我必死无疑。

毕竟这座群山之中,可不是只有一个宇文战,还有其他宇文家族的地级强者,甚至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地级强者。

但是,烈焰长矛与我而言十分重要,今后我即将面对的强敌,都是地级巅峰的强者,若是失去了烈焰长矛这个依仗,那我依旧是一个地级后期强者。

想到这里,我心中坚定无比。

武道一途,理应一往如前,无所畏惧,否则会让自己的武道一途,心境受阻。

心境受阻,那如何还能攀上更高的大道?

既然如此,那就拼死一战。

大道天衍经极致的运行,一股股纯粹的能量不断的冲入我的身躯。

我仿佛一头慢慢苏醒的雄狮,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

感受到我身上不断增强的气势,宇文战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自己宇文家族家主候选人的身份,竟然还能让我对他产生杀机。

“你敢杀我?”宇文战怒吼一声。

已经感受到了我强烈的杀机,若是他不反抗,那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陡然间,他燃烧自己最后的精神力,来阻挡我的致命攻击。

我的眼神无比坚定,眼中只有宇文战,只有他的死,才能让我心安。

陡然间,我的气息提升到了极致。

我四肢百骸中的能量,顷刻间全部凝聚在了我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

一股无与伦比的毁灭力量骤然间爆发,烈焰长矛周身,也是有火焰燃烧。

感受到这股令人心悸的毁灭能量,宇文战大惊失色。

“你手中的长矛,就是天外来物!”宇文战惊怒。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