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五十六章 战地级巅峰

此刻的群山之中,已经被地级强者的身影充满,许多原本都是隐世不出的地级强者,今夜,也横空出世。

群山四周,已经布满了警戒线,甚至就连玄级之境的强者,都没有进入资格。

这些地级强者只中,竟然还有几道气息极为恐怖的地级巅峰强者,这让许多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威压。

只是,他们注定要无功而返。

因为此时,我已经拿着烈焰长矛,离开了群山。

回到了暗影俱乐部,我依旧回到了我的私人修炼室,虽然已经惨不忍睹,但目前这也算是我修炼最好的位置。

烈焰长矛就在我的身边,此时火焰精芒已经消失,从外表看,就是一件做工十分精致的长矛而已,但谁又能想到,这竟然是传说中的战神阿瑞斯的神器,烈焰长矛。

“好强的意志!”我刚试图将精神力渗透进入烈焰长矛的时候,就感觉到长矛内,一股极其强大的意志,竟然主动引导我的精神力渗透进入。

在烈焰长矛的旁边,还放着深渊短匕,原本已经十分强大牛逼的深渊短匕,此刻在烈焰长矛前,却显得那么普通。

我双手持矛,十分喜欢长矛的造型,简直就是我天生的武器。

之前我刚得到烈焰长矛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大量关于战神阿瑞斯和烈焰长矛的信息。

我虽然不知道,为何这传说中的神器会到飞到我的面前,但我却有种感觉,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烈焰长矛就是冲着我而来。

我甚至有种感觉,我就是战神阿瑞斯,烈焰长矛本就属于我。

想到这里,我忽然傻笑了一声:“我想什么呢?”

我站起身,单手持矛,随即虚空挥动。

而就在我手持长矛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自己的气息陡然间暴涨一大截。

我甚至感觉,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级巅峰极境,再往前一步,我就能成为天级强者。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至于我是不是真的变强了,那也要等我亲自势了之后才能确定。

想到这里,我忽然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今整个群山之中,都是地级强者,其中不乏许多隐世不出,还有一些隐世家族的地级巅峰强者。

至于我使用烈焰长矛的时候,实力会增强,那去试试?

想到这里,我不再有丝毫的犹豫,单手一番,一张鬼脸面具出现在我手中,戴上鬼脸面具之后的我,已经化身神秘人。

我纵身一跃,直接没入黑夜,瞬间朝着群山方向而去。

即便还未到群山,远远的就已经感觉到了群山方向,汇聚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

没有多久,我便已经再次来到了群山。

我手持烈焰长矛,身穿一件黑色夜行衣,面戴一张鬼脸面具,此时的我,如何看,也无法认出我的身份。

来到群山,我直接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精神力,一时间整个群山,仿佛都在我的感知当众。

这种精神力探寻的方式,此刻整个群山都在持续,所以我的举动,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然而就是这一探寻,我已经感知到了一名地级巅峰的强者。

脚下一动,我的身形瞬间消失。

“什么人?”

我还未现身,那地级巅峰强者便已经发现了我,顿时怒喝一声,一拳朝着我的方向攻击而来。

轰!

对方毕竟是地级巅峰强者,感知力和反应力都是极强,就在他一拳挥动而来的瞬间,我也反应奇快,脚下猛然间一踏地面,一声巨响,我的身影瞬间躲避而开。

而我刚刚离开原地,我背后的一颗大树树干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

对方的面孔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是一名中年人,浑身都是强大恐怖的气息,目光死死的凝视着我。

“敢打我宇文战的注意,简直不知死活!”中年强者冷漠无比的说道。

而我在听到对方的话后,目光微微一闪。

隐世家族,宇文家族的人?

对于宇文家族,我可是有点耳熟,当初秦飞将第二幅燕都春秋图残图交给我的时候,就想要让我有朝一日为他报仇,隐世家族宇文家族的宇文拓,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地级巅峰之境,一击废除了地级后期之境的秦飞的父亲,导致后来燕京顶级家族秦家的覆灭。

之前在江陵省的时候,我就与宇文家族的人有过接触,宇文家族年轻一代的核心人物宇文晋的走狗,宇文坚白,就与我有过交恶,只是他并不是我的对手。

没想到今天,又让我遇到了宇文家族的人,不得不说,我和宇文家族还真有点缘分。

对我而言,秦飞拱手将燕都春秋图的残图交给我,就是一个很大的恩情,即便我无法按照他想的方式报仇,但我依旧可以为他做点什么。

我的目光瞬间阴沉了下来,一股杀机从我身上爆发,直接锁定对面的宇文战。

感受到我的战意之后,宇文战更是怒不可遏,呵斥道:“你是何人?可敢以真面目示人?”

我没有理会他,手持烈焰长矛,猛然间一踏地面,脚下的山石瞬间崩碎,我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直接扑向宇文战。

原本只有地级后期实力的我,然而此刻手持烈焰长矛,我的战斗力直接飙升。

就连我也无法确定,此时的我,究竟有多强,直接爆发全力,冲向宇文战。

宇文战见我竟然敢攻击他,双目中满是不屑,向前一步迈出,下一瞬,他已经与我冲到了一起。

“杀!”

宇文战无视了我的烈焰长矛攻击,竟然一拳轰出。

而他这一拳攻出的瞬间,空间仿佛都在震荡,拳未至,但气息已经降临在我的身躯之上。

我的烈焰长矛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宇文战的身体,我已经被他的拳势命中,胸膛宛如遭遇重锤,身躯竟然连连后退。

一拳,就让我感觉到了我和真正的地级巅峰强者之间的差距。

原本以为手持烈焰长矛的我,对上地级巅峰强者,有一战之力,但未曾想到,这中间依旧有不小的差距。

即便被一拳击退,我也没有丝毫的退意,目光中只有浓浓的战意。

宇文战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负手而立,冷冷地看向我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知我你的身份,否则,死!”

看着不可一世的宇文战,我目光中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战意更浓。

以我如今的实力,也只有与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手,才能快速的提升。

即便我不敌他,但他若是想要击杀我,那也觉不容易,而我也有十足的把握,在他手中逃离。

依旧一言不发,直接冲向宇文战。

“冥顽不灵!”宇文战不屑的说道,下一刻,他迈步而行。

只是一步,人影以至。

不得不承认,宇文战的实力极强,看似若无其事的一步踏出,人却已经离开原地数米。

又是简答粗暴的一拳轰出,似要直取我的性命。

“滚!”

我怒喝一声,单手挥动长矛,直刺宇文战的喉咙。

感受到烈焰长矛之上的强大气息,即便是强如宇文战,也不由的眉头一挑,不敢硬接,脚下一动,他的身躯刚好偏离一寸,而烈焰长矛的攻击也在同时落下,只是被他躲闪开。

只是我没有放弃,手臂一振,长矛直接打向宇文战。

嘭!

宇文战根本就没有料到,我会来这么一招,长矛虽然没有刺中他,但却击中了宇文战的肩膀。

一股毁灭的力量从烈焰长矛之上吞吐而出。

宇文战即便是地级巅峰强者,但也无法硬抗烈焰长矛的强大攻击。

他的身体骤然间倒退五六步,止步的那一瞬,他的双目中像是有怒火喷射而出,死死的盯着我,咬牙说道:“你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我,你不死,我宇文战难平心中之怒!”

他的话音落下,身影再度消失,瞬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手持长矛的我,的确战斗力飙升,只是长矛的长度,注定会影响我的近身战斗。

没有料到这一切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拉开我和宇文战之间的距离,他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

即便心中惊讶宇文战的速度,但我依旧没有畏惧退缩,手持烈焰长矛,猛然间挥动而去。

嘭!

宇文战一把抓住了烈焰长矛,眼中满是不屑,冷冽道:“想要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他的身上骤然间爆发一股极强的气势,我忽然感觉到了危机的降临,来不及多想,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另一手握拳,猛然间挥动而出。

“杀!”

一字爆喝而出,我的拳头骤然间攻击而出。

只是对方毕竟是真正的地级巅峰强者,又是隐世家族顶尖强者,战斗经验本就十分经验,我这看似爆发巨力的一拳,却依旧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宇文战不屑的一笑,骤然间一拳挥动而出。

轰!

两人的拳头瞬间碰撞在一起,刹那间,一股毁灭的力量风暴在我们两人周身爆发。

我的身躯直接暴退七八步,而宇文战,竟然也在这一拳之下,暴退三四步。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和地级巅峰强者之间的巨大差距。

原本我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级后期,与地级巅峰强者之间的差距只有一个小境界,但却没有想到,这一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远非地级巅峰之前每一个境界之内的差距。

只是我震惊的同时,宇文战的内心也是震惊无比。

他身为宇文家族巅峰强者,哪怕是寻常地级巅峰强者,也不敢说能击退他,然而此时只是一个地级后期的强者,竟然能对他造成一丝伤害。

他宇文战,以战为名,战斗经验何其丰富?

岂能在小自己一个境界的强者拳下后退?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