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五十四章 消失的石头

“认输吧!”我有些看不下去了,忽然开口说道。

并不是我不敢看着麒麟死在这里,而是一种惺惺相惜。

麒麟不服输的精神,即便是我,都有些震惊和感动。

他这样的人,用一句话来总结最合适,你这样的人不强大,谁能强大?

然而麒麟即便已经无法再站起来了,他依旧满脸挣扎,任由身躯承受十倍重力的威压,咬牙道:“就算是死,我也绝不认输!啊……”

他说着,猛然间大吼一声,像是拼尽了全身的力量,在我的震惊中,他竟然真的再次站了起来。

只是伴随着他的再度站起,他身躯之上的伤口又多了几条,而原本那些伤口,鲜血不断的流了出来。

鲜血顺着他的身躯,流过腿部,再流到脚上,然后又流到了他的脚下。

他强忍着身躯之上遭遇的重创和压力,血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我,咬牙切齿:“再来!”

他说着,便主动朝着我迈步而来。

只是他没走出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终于,就在他刚走出第三步的时候,他再也无法承受十倍重力的威压。

轰!

一声巨响,他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而这一次,他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

就在他昏迷的瞬间,我的脚下猛然间用力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来到了操控台。

当初在鬼门的时候,我也拥有过这么一间重力训练室,所以知道如何操作。

操作也十分的简单,直接按下重力关闭键。

就在我按下重力关闭键的那一瞬间,整个人浑身一轻。

十倍重力瞬间消失。

此刻我忽然有种从地狱回到天堂的感觉,即便浑身上下都是伤,但却说不出的舒服。

恢复了正常的重力后,我和麒麟身上的血流速度也慢了许多。

我也不在耽误,一把将麒麟扛在了肩上,直接走出了重力训练室。

当门外的两名守护的鬼门强者,看到我抬着昏死过去的麒麟走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是面色大变,瞬间爆发一股极强的气势。

我只是冷冷地看了两名玄级巅峰极境的强者一眼,随即冷漠道:“不想看着你们的主子死,就赶紧带去治疗!”

说着,我直接将麒麟的身体朝着两人丢了过去。

刚刚还准备对我动手的两人,看到麒麟被我丢向他们的时候,两人顿时大惊失色,同时出手,接住了麒麟。

而我则是直接迈步离开了九龙大酒店。

虽说我刚才一直在压制自己的实力,但在十倍重力的环境中与麒麟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战,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情,此时麒麟昏迷了过去,而我也不好受,身躯之上,遭遇了无数重创。

当我走出九龙大酒店的时候,教官的车子一直在等着,当他看到我浑身都是鲜血,甚至还有一些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还有很明显的伤痕的时候,教官顿时大惊失色。

“张总,你怎么了?”他震怒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跟鬼门无关,先送我回去!”

教官显然是以为我被鬼门的强者伤到了,所以十分震怒,不过看到我浑身的伤势之后,他也十分着急,直接启动车子,一路狂飙。

而我坐在后座,双目紧闭,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

这些伤势看起来十分的恐怖,但对我而言,却不算什么大伤。

就算不会大道天衍经这门高深的修炼功法,我也拥有医皇传承,这世间,想要我死,很难。

伴随着大道天衍经的运行,我的伤势以一个极其迅猛的速度恢复着。

等到我回到暗影俱乐部的时候,比较严重的几处伤痕,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流血。

我直接来到暗影顶楼,自己的修炼室。

盘膝而坐,精神力渗透燕都春秋图,瞬间我出现在了残图的世界。

无论什么时候,残图的世界中,都是最佳的修炼秘境。

大道天衍经运行,顿时一股股狂暴的能量汇聚在我的周身,我仿佛一个被能量蝉蛹包裹,一股股充满生机的能量遍布我的全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边那个刘家送给我的黑色石头,此刻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檀香木盒主动打开,那块黑色的石头缓缓浮动而起,满满的来到了我的心脏部位。

随即一股强大的能量贯穿我的全身,将我和黑色石头一起笼罩。

下一秒,我的心脏部位宛如一个能量漩涡形成,仿佛是一个能将整个世界都吸入的黑洞。

那颗浮动而起的黑色石头,此刻竟然被吸入了能量黑洞之中。

就在黑色石头接触被吸入的那一瞬间,原本还在残图世界中修炼的我,心脏部位忽然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一股撕裂的痛楚,凝聚在我的心脏部位。

那种痛楚,即便是此刻的我,都无法承受。

“呃……啊……”

我的喉咙深处忽然响起一道痛苦的哀嚎声。

伴随着这一身怒吼,我的周身形成了一股能量风暴。

原本我已经身受重伤,即便已经恢复了不少,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身躯和筋骨像是忽然间焕然一新,不久前才刚刚受过的重伤,顷刻间,全部恢复。

只是我心脏部位传来的极致痛楚,依旧还存在,让我无法承受。

若是此刻有人能看到我,一定会被震惊到。

我的周身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能量风暴,用特殊材料专门打造而成的修炼室,此刻已经惨不忍睹。

墙壁和地面上一寸有余的特殊合金,此刻竟然多处凹陷了下去。

这种毁灭的能量,宛如黑洞,仿佛沾之即灭。

而我就在这毁灭能量的风暴中间。

我心脏部位更是恐怖,那小型的能量漩涡,宛如一个黑洞,高速旋转。

对于这一切,我却不得而知,只知道心脏很痛,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一下。

就像是被人帮助了一般,只能默默地承受心脏处的无尽之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这种极致的痛苦之中,我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的修炼室地面上,而此刻整个修炼室都是惨不忍睹,四周的墙壁,还有地面和屋顶,全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凹陷。

看着这一幕,我也是一脸震惊。

可当我站起身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昏迷前我还试图用大道天衍经来恢复伤势,可如今,我的身躯之上,哪里还有半点伤势?

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初次之外,我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轰!

我只是随意的挥动一拳而出,顿时空气炸裂,一股恐怖的能量爆发。

我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顿时狂喜:“难道我突破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运行功法,释放自己的气息。

只是当我已经将功法运行到了极致,依旧只有地级后期的实力,甚至一点进步都没有。

“没有突破?”我皱了皱眉。

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自己身上发生十分巨大的变化,但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变化。

当我随意一拳挥动而出的时候,空间仿佛都要被撕裂,拳头挥出,直接空气高强度的接触,发出炸响。

我估计,此刻我这一拳,若是击中麒麟,他会被我一拳打死。

除了这些之外,我还有一些奇妙的感觉,但却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变化。

忽然想到我失去意识前,心脏部位十分痛苦的感觉。

我猛然间拉开衣服,低头看去,我的心脏部位没有任何的伤势,平滑如初。

“到底怎么回事?”我低声暗暗自言自语问道。

刚刚那种痛苦的感觉,简直能要了人命,还好我撑下去了,之前我曾一度差点以为,我要死了。

“石头呢?”我刚一低头,就看到那打开的檀香木盒,只是此刻的檀香木盒中空空如也,那颗黑色石头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让我十分的惊讶,我十分清楚,在我修炼之前,石头就放在盒子里,就在我的身边放着。

初次之外,我的身边还有燕都春秋图,还有深渊短匕。

这三样物品与我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宝物,所以我都是随时放在眼前修炼的。

而暗影顶楼,又是我的私人领地,这间修炼室,也是特殊材料打造而成,防盗门都是按照银行宝库的规格打造的,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无法进来。

我检查了一下,修炼室的门一直都是锁闭状态,所以说,不可能有人进来偷走那石头。

就算真的有大能出现,拿走了黑色石头,可是燕都春秋图也在这里,为何对方不拿走燕都春秋图,而要拿走一颗不知道什么明堂的石头?

但这种可能机会不会发生。

可如果不是被人拿走,那石头呢?

我心中十分的疑惑,虽说那黑色石头,我也不清楚是什么物品,但却能感受到石头中隐藏的强大能量,即便是燕都春秋图中的能量,似乎都没有那块石头中的能量纯粹强大。

只是暂时,我不知道如何使用那颗石头。

如今却忽然消失了。

越想越想不明白。

“得之吾幸,失之吾命!既然这石头与我无缘,那就罢了!”我忽然叹了一口气。

虽然解释不通石头消失的原因,但既然已经消失了,我就算想要找到,也不可能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