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四十三章 大红棺材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一向在家族低调的刘志强,竟然会有如此强硬的一面。

他丝毫没有给刘家家主的面子,竟然当众驳斥刘奇的话,甚至还当众表示不服刘奇的决定,分明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刘奇这是在包庇刘志宏。

听到刘志强的话,刘奇原本还带着几分笑容的脸上,表情瞬间僵住。

他微眯着双目,玄级巅峰的气势骤然间爆发,直接朝着刘志强威压而去。

刘志强此刻正经受着刘奇释放的威压,双肩之上如同压上了一座巨山,但他眼中却没有丝毫服软,身体站的笔直,承受者巨大的威压,目光死死的盯着刘奇。

那些来刘家参加刘奇七十大寿的其他顶尖势力的来客,此刻也都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这一幕。

刘奇的双目中闪过一道冷芒,盯着刘志强说道:“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公平?”

显然,刘奇是想要让刘志强给他一个台阶下,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威胁。

但,刘志强却丝毫没有要给他台阶下的意思,冷笑一声,说道:“家主,不是我在质疑你的公平,而是我认为,你本来就不公平,我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才在古玩市场找到了这么一个宋朝的玉质烟斗,虽然是从古玩市场淘来的,但这不代表我淘来的东西就是假货,你知道这烟斗我花了多少钱吗?凭什么你儿子刘志宏的一句是假货,你就认为是假货?你身为刘家家主,这样做,你就公平了吗?”

刘志强的话掷地有声,像是在发泄自己对刘奇的不满。

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尤其是刘家的人,都没有想到,刘志强竟然敢公然与刘奇对抗,这番话,可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刘奇。

刘奇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但依旧强忍着怒意,冷冷地盯着刘志强说道:“刘志宏是我的儿子不错,但他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鉴宝大师,他既然鉴定出了你送的烟斗是假货,那就肯定不会有错,难道他还会当众欺骗我不成?反倒是你,今天是我的七十大寿,你身为刘家后辈,又有何资格跟我这样说话?”

“哼!”

刘志强冷笑一声,目光一扫众人,大声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将刘家未来继承人定为刘志宏,我身为刘志宏的最强竞争者,你却帮助刘志宏处处对我打压,我想,你现在很想要将我逐出刘家吧?只是,你认为你这样将我逐出刘家,就真的能如愿以偿吗?原本我敬你是刘家家主,花费大量精力和财力给你买了这烟斗,谁知你竟然不领情,既然你做事如此不公,那这样好了,让专业的鉴宝大师来鉴定,看看这烟斗到底是真是假,即便烟斗已经碎了,我想鉴定它的真假,应该不难吧?”

刘志宏闻言,双眸微不可查的皱缩了一下。

而刘奇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家主,我觉得刘志强说的没错,刘志宏认为这烟斗是假的就是假的?他毕竟是我们刘家自己人,我觉得,这烟斗,还是让外人来鉴定好了。”这时候刘志强身边的一白发老者也站了出来,看向刘奇说道。

“刘正!”听到白发老者的话,刘奇眉头顿时一挑,他已经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

刘正和刘奇是堂兄弟,也是刘志强这一系最有权威的人物,也是刘志强的生父。

今天,他们这一派系的表现,有些出乎了刘奇的预料。

毕竟如今刘家家主是他,刘志强派系以前可从来不会违背他的命令,如今是他七十大寿,还来了许多燕京各大势力有头有脸的人物,却遭遇刘志强的公然质问。

刘正这时候站出来,显然是要帮助自己的儿子出头。

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之后的刘奇,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质疑,冷冷地说道:“即便这烟斗是真的,那也是刘志宏看走了眼,今日是我刘奇的七十大寿,我说了算,一个破烟斗,我可不会放在眼里,既然你们认为得到这烟斗,你们花费了很大的财力,那这样好了,你们现在就去财务,我让他们报销你这支烟斗花费的财力。”

听到刘奇的话,刘正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其实刘奇不知道的是,即便是刘正,也不清楚刘志强要做什么,但刘志强毕竟是他的儿子,既然这时候要公然站出来反抗刘奇,他这个当父亲的,只能站出来。

即便输了,也在所不惜!

刘志强这时候走向前,冷笑一声,看向刘奇说道:“既然家主不稀罕我送上的礼物,那就罢了,区区五百万,我还能承受得起,用不着去报销,再说,这是我个人送给家主的寿礼,既然送出去了,又岂有收回的道理?就算我真的找财务报销了,那也是花费家族的钱,这烟斗,可是我个人财产。”

刘志强说话的时候,目光直视着刘奇,没有丝毫畏惧和恭敬,反而双目中带着几分嘲讽。

那些来参加刘奇寿宴的来客,此刻也都是一脸看戏的样子。

“放肆!”刘志宏顿时大怒,猛然间大吼一声,冲着刘志强怒喝道:“这是一个晚辈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还是对家主,刘志强,我知道你一直不服我,想要争夺刘家继承人之位,但就凭你,也有资格?”

“有没有资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进入过后,你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在跻身刘家掌权之列。”刘志强十分淡定的说道。

“哈哈哈哈!”

听到刘志强的话,刘志宏大笑了起来:“就凭你?也有资格决定谁来当刘家继承人?还是说,你们这一派系,想要谋反刘家?”

不得不说,刘志宏的这句话,扣在刘志强头上的帽子太大了。

谋反刘家,这可是大罪。

只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刘志强听到刘志宏这番话之后,不仅没有反驳的意思,反而戏谑的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今天还真要推翻你们这一派系。”

“刘志强,你胡说什么?”刘志强的父亲刘正,闻言,也是大惊失色,顿时对着刘志强怒喝一声。

刘志强并没有告知任何人,他已经归顺我的事情。

此刻刘志强一脸冷笑,盯着目瞪口呆中的刘志宏说道:“刘志宏,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真以为你的实力很强?现在,就让我来试试,你的实力到底有没有长进。”

刘志强话音落下,瞬间扑向刘志宏。

见刘志强扑向自己,刘志宏也是大惊失色,回过神后的刘志宏,冷笑一声,说道:“不自量力!就凭你刚刚说的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没有资格与我争夺继承人之位了,等到我击败了你,可不会手下留情。”

只是刘志宏的话音刚刚落下,刘志强已经挥动一拳朝着刘志宏的脸上狠狠攻击而去。

刘志宏是玄级中期的强者,而刘家人只知道刘志强的实力是在玄级初期。

此刻看到刘志强竟然主动对刘志宏攻击,一个个都是一脸惊讶。

“刘志强这是在找死,刘志宏就在前几天,可是已经破境入了玄级中期,刘志强不过是个玄级初期的强者,如何能击败刘志宏?”

“我看,刘志强就是已经傻了,就凭他,也有资格与刘志宏争夺继承人之位?”

“他肯定是傻了,刘志宏分明就是在故意诱导他,他竟然真的当众承认,他就是想要背叛刘家。”

“就算他真的能战胜刘志宏,也难逃一死!”

……

刘志强并不知道那些刘家众人的想法,看到刘志宏竟然忽略了自己的攻击,他的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了一抹戏谑的弧度。

刘志宏冷笑一声,猛然间一拳朝着正向他冲来的刘志强挥动了出去。

只是下一秒,只见刘志强竟然硬碰硬,与刘志宏伸出的拳头对轰在了一起。

两拳碰撞在一起的瞬间,顿时一股强大的能量涟漪朝着四周震荡而去。

这时候,一股极致的痛楚感觉,从刘志宏的手臂上蔓延而去。

刘志宏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满脸都是痛苦。

“你,你竟然突破了!”刘志宏半晌,才震惊的说出了这番话。

刘志强站在原地,将刚刚挥动出去的一拳收回,随即爆发全身的气息。

顿时一股股强大的能量从他体内爆发,一些玄级巅峰之境的强者,此刻都是一脸惊讶的看向刘志强。

因为此刻刘志强身上的气息,极其强大,并不是玄级初期,而是玄级后期。

没有人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刘志强身上玄级后期的气息,告诉众人,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刘志强一脸睥睨的看向刘志宏,冷笑一声说道:“你,很强吗?”

如今刘家上下,即便是家主刘奇,也不过是玄级巅峰的实力,在燕京,实力能达到玄级巅峰,就已经有资格成为一流势力的家主了。

但此刻,刘志强却已经成为了玄级后期的实力,虽然他还没有达到玄级巅峰,但他只是中年,再给他二十年的时间,他的实力未必不会超过玄级巅峰。

只是一拳,就让所有人知道,刘志强,才是刘家这一辈,最强的存在。

“家主,不知道以我如今的实力,可否有资格成为刘家继承人?”刘志强只是十分不屑的扫了眼刘志宏,随即目光转移,落在了同样一脸惊呆的刘奇的身上。

听到刘志强的话,刘奇这才回过神,顿时脸上阴沉一片。

他知道,若是这时候不找个理由击毙刘志强,未来家主之位,真的只能成为刘志强。

“刘志强,你好大的胆子,我的七十大寿,你竟然当众欺辱我,按照刘家律法,你的所作所为,当诛!”刘奇忽然怒喝一声,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的身体已经化作了一道残影,朝着刘志强扑了过去。

刘正此刻也是大惊失色,顿时满脸狰狞,怒吼道:“刘奇,你敢!”

话音落下,刘正玄级后期的实力瞬间爆发,也紧跟随着刘奇的步伐而去。

刘正这一派系好不容易出了刘志强这么一号有潜力的人物,若是真的被杀,那他们这一派系,这辈子都别想要再翻身。

刘志强也没有料到,刘奇竟然的手段竟然会如此的狠毒,直接就要对自己动手。

只是刘奇身为刘家家主,实力本就极强,在玄级巅峰之境,已经沉浸了许多年,此刻又对刘志强起了必杀之念,又如何能失手?必然是全力以赴。

刘志强也知道刘奇不会手下留情,顿时咬牙切齿,只能爆发全身的力量,试图躲避。

而刘正,本就要比刘奇弱,想要阻止刘奇击杀刘志强,根本没有可能。

“给我死!”刘奇眼看一拳就要落在刘志强的头上,顿时满脸狰狞,怒吼一声,爆发全力的一拳狠狠地落下。

刘志强想要躲闪,根本没有丝毫的可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奇的最强一击落下。

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要看到刘志强被击杀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

在所有人的震惊中,只见一个大红棺材忽然横空而来,直接撞在了刘奇的身上。

刘奇还未碰到刘志强,他的身躯就被大红棺材高速撞击命中,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口中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