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三十五章 杀神白起

听到麒麟的话,我对他的杀机更加强烈了起来。

尤其是看着他胸膛刚刚被深渊短匕划出的伤痕,我体内的杀戮之意更加狂暴了起来。

没有人能体会到此刻我的痛苦,我越是将那股杀戮之意压制,越是感觉身躯之上的极致痛楚。

这世间,并没有没有任何付出就能得到的东西。

就像是此刻的我,想要击败麒麟,就只能借助深渊短匕,才能获得更强的实力,但我就必须承受极致的痛楚。

甚至还有可能因此而遭遇反噬,对我今后的修行也有很大的影响。

但若是现在我不这样做,那我只有死路一条,相对于死来说,就算遭遇反噬又如何?

这世间,除了生死之外,什么都是小事!

“张泽,现在的你,一定很痛苦吧?传说中,杀神白起就是在控制这把深渊短匕的时候,因为无法掌控,所以被深渊短匕反噬,遭遇重伤而死,现在的你,一定是在全力以赴的控制这把深渊短匕吧?”麒麟狂笑着说道。

他仿佛感觉不到自己胸膛的伤痕,还在不停的流血。

我的双目中漆黑一片,仿佛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头。

我没有听麒麟的话,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一股股神圣而又雄厚的灵力不断的被我身躯所吸收。

与此同时,深渊短匕中仿佛有一个魔头,在引导着我彻底放飞自我,疯狂的打开杀戒,只有这样,我才能拥有无上的力量。

我只是稍稍没有守住心神,就有一股至纯的暗黑力量涌入我的体内,而我身上的气息也会陡然间暴涨一截。

感受到我身上依旧在不断变强的气息,麒麟的眉宇间充满了担忧。

“杀!”麒麟忽然放弃了对我的扰乱,怒喝一声,瞬间离开原地,向我袭来。

正在努力掌控深渊短匕的我,根本没有功夫腾出手去应对麒麟。

轰!

麒麟冲向了我,瞬间一击挥出,一拳攻击落在我的胸膛,我的双脚离地,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

即便如此,我依旧像是没有感觉到麒麟对我造成的伤害,依旧坚守自己的心神,不断的运行大道天衍经。

“张总!”教官等人见我被麒麟击飞,一个个满脸都是愤怒。

“别冲动!”

就在教官刚准备冲上去的时候,杨风忽然伸手拉住了教官的手臂,沉声说道:“对方是鬼门第一基地的守门人麒麟,如今的实力,应该是在地级中期极境,面对这种级别的强者,我们这些玄级之境的强者冲上去,只有死路一条!”

“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难道就要这样看着张总被杀?”教官红着双目冲着杨风怒吼道。

杨风皱了皱眉,不悦道:“我告诉你,我们不是在坐以待毙,而是在等待机会,我知道你对张总的忠诚,但你也应该清楚,为了培养你,张总花费了多大的精力?还有物力和财力?就算你想要死,那也应该死得其所,而不是被一名地级后期极境强者一击秒杀!”

听到杨风的话,暴怒中的教官,终于冷静了几分,但依旧双目血红一片,咬牙说道:“可若是张总撑不住呢?”

“放心好了,张总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被击杀的人,他是我所见过的强者中,最有潜力的一人,你们看好了,到目前为止,张总可是没有主动攻击过多少。”

杨风一脸凝重的看向战场,随即目光一扫几名玄级之境强者,说道:“但是,张总的气息,却在不停的增长,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张总正在想办法掌控这股本不属于他的力量,等到张总能掌控这股能量的时候,就是麒麟的死期!”

孤毒也是时候的站了出来,说道:“我和你们一样,自从我决定跟随张总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背叛,以我的实力,即便到了任何一个燕京的一流势力,也能成为贵上宾,但我为何却要选择跟随他?因为我清楚,只有跟着他,我们才能开创一片属于我们自己的天地,如果,我说如果,张总战死了,我孤毒绝对不会退却一步,一定会死战到底,即便对方是地级中期极境的强者,但我也会拼死而战。”

听到孤毒这番话,教官终于彻底冷静了下来,原本蠢蠢欲动的穆青山,也冷静了下来。

“那我们就等着看好了,张总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再说了,可别忘了,鬼门可是还有五名玄级巅峰极境的强者,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战场,一旦我们动手,他们必然也会加入战斗,若是他们也加入战斗,对我们而言,会更加的不利!”杨风鬼脸面具之下的脸上,勾起了一抹冷漠的弧度,扫了眼不远处正盯着战场的五名鬼门玄级巅峰极境的强者。

麒麟依旧在不断的对我进行猛攻,而我始终坚持本心,控制着自己的思绪,努力的让自己掌控深渊短匕中的那股邪恶至极的力量。

大道天衍经已经运行到了极致,但依旧无法从我脑海中摒除那道邪恶至极的杀戮之念。

“放弃抵抗,我可以给你无上的力量,这天下,任你驰骋!”

一道冷漠至极,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传入我的脑海。

我内心也是震惊不已,这声音并不是真的声音,而是从深渊短匕之中传递给我的意念。

我不知道这意念到底是深渊短匕传给我的,还是杀神白起隐藏在深渊短匕之中的一丝残念,但我却十分清楚,一旦我真的放弃了抵抗,那就是我彻底失去理智的时候。

“滚!”

我怒吼一声,疯狂的抵抗深渊短匕之中不断引导我入魔的意念。

“不知死活!”又是一道意念传来。

随即深渊短匕之中更加强横的邪恶之力通过我的手臂涌入我的身体。

“啊!”

我忽然间仰头怒吼一声,一股强横的邪恶气息直接从我体内爆发。

轰!

刚接近我的身躯,正一记重击向我落下的麒麟,此刻竟然被这股从我体内爆发的邪恶气息瞬间震退。

他一脸后退了七八步才停住后退的步伐,而嘴角有一丝血迹流出。

他的眼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仅仅是从我体内爆发的气息,就能将服用至尊红丸状态之下的他震退七八步,甚至还让他的五脏六腑受到重创,可想而知,若是此刻的我,彻底的爆发战斗,他又能在我手中坚持多久?

而此刻的我,浑身都是邪恶的气息,周身被一圈的黑色气息环绕,仿佛我就是一个真正的魔头。

天地间忽然间也是狂风大作,整个球场都遭遇了毁灭的打击,地面没有一丝完整的地方。

而我手中的深渊短匕之上,更是有一股黑色的气息,正在疯狂的环绕着刀身,不断的通过我的手臂,直接遍布我的全身。

“给我滚!”我怒吼一声,双目中完全漆黑一片,已经看不到一丝的眼白。

我能感受到,深渊短匕之中那股极强的意念,正在试图控制我的身躯。

一旦这时候我被控制,那我就真的不再是我。

“这世间,还没有人有资格让我杀神白起滚!”那股邪恶的意念再度在我脑海中想起。

而我这一刻,终于明白了深渊短匕之中的那道残念是什么人,竟然是深渊短匕的主人,传说中的杀神白起。

然而此刻我已经顾不上震惊了,只能将一切希望寄托于大道天衍经之上。

一时间,又是一股浩瀚而又神圣的能量不断的冲入我的身躯。

我的体内,两股强大的气息同时并存。

想要要争夺我身躯的主动权。

只是不同的是,邪恶的气息有杀神白起的邪念,而圣洁的气息是我自身修炼而出的气息。

此刻大道天衍经更是运行到了极致,不断的将天地间最纯净的能量吸收灌入我的身躯,来抵抗杀神白起的邪恶意念。

“想要夺舍,就算你是真的神,也不行!”我陡然间怒喝一声,左手猛然间抓住了锋利的匕首刃。

顿时一股刺痛传来,而我左手像是在掌控者深渊短匕之中的残念,鲜血被深渊短匕疯狂的吸收。

“啊!不要!给我滚!滚!”

深渊短匕之中,忽然传来一道痛苦的哀嚎残念。

我的目光冰冷如霜,心坚无比!

除了运行大道天衍经之外,再无任何的其他杂念。

顿时,一股浩瀚的能量陡然间在我头顶汇聚而成,仿佛一阵能量漩涡。

而原本那些邪恶的气息,瞬间被我头顶上的能量漩涡吸收了大半。

深渊短匕之中杀神白起的邪念也越来越微弱。

看到这一幕,无数人为之震惊。

“张总要突破了!”暗影俱乐部的强者,一个个满脸都是激动。

深知我的实力境界的他们,当他们意识到我再次突破之后就是低地及后期强者,一个个更是震惊不已,同时也是欣喜不已。

此刻发生在我身上的变化,就是破境的变化。

只是我这次要破境的动静,也太大了。

仿佛整个燕京都在震动,强大至极的能量在我头顶汇聚而成。

乌云密布的黑夜,骤然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即便是麒麟,也感觉到了一股毁灭的气息从我身上爆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