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一十二章 跪下

看着脚下五名玄级强者,几乎是在一瞬间,刚刚还是状态最佳的五人,此刻全都昏死了过去。

方奎和范建身躯已经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而这时候,我忽然迈步朝着两人的方向而去。

看到我向自己走来,两人更是惊恐不已。

“小子,你想要做什么?”方奎的声音都在颤抖。

范建也是紧咬着牙关,双目死死的盯着我,说道:“别以为你拥有玄级巅峰的实力,就能挑战我范家,我范家可不是没有玄级巅峰强者。”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的脚下忽然一动,下一瞬,我已经出现在了范建的面前。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我一巴掌打在了范建的脸上,在这一巴掌之下,范建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伴随着还有几颗牙齿从他口中飞了出去。

我并没有用全力,就让范建几乎昏死了过去。

扇飞范建之后,我一言不发,又朝着方奎迈步而去。

方奎在我走向他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吓呆了,此刻身体不停的颤抖,似乎想要逃,但却根本没有勇气。

“张泽,你别太过分了,我可是暴风拳场的老板,手中强者无数。”方奎咬牙说道。

越是恐惧,越是喜欢用威胁来得到缓解。

当我走到方奎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我伸出一条手臂,啪的一声,抓在了方奎的脖子上,随即他的身躯直接被我单手举了起来。

直到这一刻,方奎才意识到反抗,只是已经晚了,即便不晚,在我手中,他也绝对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只见方奎的身躯疯狂的在空中挣扎着,但却根本没有办法挣脱得了,脸色已经涨红到了极点。

周围的人只觉得呼吸都有些不畅了起来,方奎可是玄级后期强者,但在我手中却依旧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岂不是说,若是我想要击杀一名玄级后期的强者,简直轻而易举吗?

“方奎!”

我仰头看向挣扎越来越弱的方奎,冷漠无比的说道:“其实,早在半年之前,在你试图安排强者击杀我的时候起,我就该杀了你,让你多活了这么久,你也算是赚了,现在就算是死,你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

听到我这番话的时候,方奎无法发出声音,但眼神中却充满了哀求,对生的渴望。

“你是想要我放你一马?”我冷笑着问道。

方奎眼神转动,显然是在向我表达的确如此。

轰!

我随手一挥,方奎的身躯直接狠狠地撞击在了地面上,大地仿佛都在震颤,而方奎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几根。

再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方奎十分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了起来。

而这时候,我已经再次走到了他的面前,抬脚放在他的胸膛。

“张先生,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一马,以后如果我见到你,我一定退避三舍,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方奎连忙哀求了起来,眼中已经被浓浓的恐惧所取代。

一旁刚刚被我一巴掌扇飞的范建,在看到我方奎对我的哀求的时候,眼中寒芒更浓,但心中更多的是对我强大实力的恐惧。

原本他范家和暴风拳场联手对付我,他们可是出动了两名玄级巅峰强者,四名玄级后期强者,三名玄级中期强者,如此强大的阵容之下,原本以为我必死无疑。

但却没有想到,两名玄级巅峰强者竟然被我手中的一名玄级后期和两名玄级中期强者抵挡了,剩下的三名玄级后期和两名玄级中期强者,却在我手中无法坚持一击,甚至都没有碰到我的身体,就被我一拳或者是一脚击飞,直接昏死了过去。

甚至就连他和方奎,在面对我的时候,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如今方奎哀求我放过他,他们的联手显然已经失败了。

范建眼中满是不甘,但却又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失败了。

“现在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我冷笑着说道,随即忽然加大了脚上的力道。

咔嚓!

又是几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方奎痛苦的哀嚎了起来,求我放过他。

“想要我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我忽然说道。

听到我这句话,方奎像是看到了希望,似乎忘记了痛楚,眼中多了几分神采,连忙问道:“你说,只要你愿意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我要暴风拳场,从今天起,暴风拳场就属于暗影俱乐部,你,可有意见?”我直接释放精神力威压,刚刚还想要拒绝的方奎,可是在感受到仿佛来自于灵魂震颤之后,他只能点头说道:“我愿意!我没有意见!”

听到方奎的话,我冷笑一声,直接松开了脚。

方奎知道,自己的命终于保住了,但却丢了暴风拳场。

我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还在交战的战场,木战他们也受了不轻的伤,但却依旧有能力坚持一会儿。

我收回目光,随即落在了范建的身上。

见我看向自己,范建知道,现在轮到他了。

“你想要怎样?”

见我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范建咬牙问道。

“不愧是范家这一代的核心人物,倒是比方奎那个废物有骨气多了。”

我淡淡一笑,随即话锋一转,又说道:“只是,就算你再有骨气,在我眼中,什么都不算,我会让你的骨气消失在我的手中。”

话音落下,我猛然间一拳轰在了他的肚子上,范建脸上满是扭曲的痛楚。

此时的我就像是来自于地狱的恶魔一般,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看着身躯已经弯曲下来的范建,问道:“跪下来求我,我给你一条生路!”

范建自以为是范家年轻一代的核心后辈,就认为这是他最骄傲的事情,但在我面前,他就算是在骄傲,也必须向我低头。

“不可能!”范建咬牙说道。

我知道,范建是个硬骨头,并不会像方奎那样轻易的低头。

“既然你不认为不可能,那最好一直能将你的骄傲坚持下去,否则我看不起你!”我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随即就看到我手中忽然出现了几根银针。

范建顿时胆战心惊,惊呼道:“你想要做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我笑着说道,随即手臂一颤,随即那树根银针直接没入范建的身躯。

范建面色大变,朝着我怒道:“张泽,我可是范家未来的继承人,你这样对我,难道就不怕范家的复仇?我范家可不是方奎这种不入流的软骨头,得罪我范建,你休想要在燕京立足!”

听到范建的话,方奎的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

但范建也说的没错,暴风拳场虽然是燕京地下三大势力之一,虽然外界都认为三大地下势力也能媲美燕京的一流势力,但事实上,从势力的规模而言,暴风拳场还是远不如那些一流势力家族。

否则与方奎交谈的也不会是范建,而是范家家主了。

但就在范建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他的面色忽然十分难看了起来。

我嘴角轻轻上扬,忽然发现,医皇传承中还有许多值得我深究的手段,医道的确很强,既能救人,亦能杀人。

“你对我做了什么?”范建惊恐的看向我吼道。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是蚂蚁?而且还在疯狂的啃噬你的身躯?你千万别觉得这是一种错觉,很快,你就会感觉,你体内像是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疯狂的啃噬你的血肉和五脏六腑,现在还只是开始,很快你就会感觉到世间无与伦比的痛楚,而且很快,你就会在这种痛苦之下,变成一具骷髅,当然,你可以怀疑我的话,我倒是很想知道,若是让范家见到你变成了一具白骨,范力军会不会为你报仇?”

当然,我前面的话是真的,后面完全就是在吓唬范建。

我只是用银针刺中他的穴位,让他误认为我说的都是真的。

不过他的确要承受仿佛万千蚂蚁啃噬他血肉之躯的痛苦。

果然,我话音刚刚落下,范建便无法承受那种痛苦。

“啊……快放过我……放过我……”剧痛让范建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在场的强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恐惧,仿佛我真的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他的哀嚎声也吸引了正在交战中的沃克和范家的曹老。

刚刚两人一直被木战他们纠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时候听到范建的哀嚎声,他们才惊讶的发现,范家和暴风拳场带来的玄级强者,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其他人竟然倒在了地上,除了方奎和范建之外,剩下的人也彻底昏死了过去。

这让两人眼中都是浓浓的震惊之色。

“放开他!”曹老直接放弃了攻击郑孝杰和教官,直接向我冲了过来。

看着火力全开的曹老,我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随即一拳挥出。

轰!

两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顿时一股强大的能量从两人拳头碰撞的交点处散射而去。

我站在原地不动一下,而曹老却在这一拳之威下,竟然爆退了五六步。

看到这一幕,除了知道我真正实力的教官之外,无数人为之震惊。

曹老可是玄级巅峰的强者,但在与我选择力量碰撞的时候,竟然暴退五六步,而我却站在原地,身躯纹丝不动。

曹老的手臂都在颤抖,刚刚那一拳用了多大的力量,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可是他的全力一击,而他本就是一个炼体强者,身躯的强度远比其他同级的强者强大,但此刻的对拳之下,暴退的竟然是他。

这让曹老意识到,我有多么的强大。

范建已经痛苦的满地打滚了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在燕京,可没有你这么年轻的强者。”曹老一脸凝重的看向我问道。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是什么人,你还没资格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招惹我,即便范建是一流势力,我也不惧,想要覆灭曹家,对我而言,轻而易举。”

说完这句话,我直接走到了范建的面前,精神力瞬间释放而出,怒喝一声:“跪下!”

本就已经痛楚到了极点,忽然间听到我的怒喝声,范建身躯下意识的颤抖一下,随即在所有人的震惊中,他直接双膝跪倒在了我的面前:“张先生,求你放过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