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一十章 他的命,是我的

等我走到暗影一楼大厅的时候,整个大厅都已经被人围满。

范建和方奎正站在人群最前方,两人的身边都围绕着数名强者。

木战和郑孝杰,还有教官三人,也正带领着暗影的强者,与他们对峙。

在范建的身边,还站着一名白发老者,玄级巅峰的气息不断的从他体内爆发,像是在向所有人告知,他是玄级巅峰强者。

初次之外,范建身后还有两名玄级后期强者,而范建本身就是玄级中期强者。

如此一来,仅仅是范家,就出动了一名玄级巅峰强者,两名玄级后期强者,还有一名玄级中期强者,至于实力再弱的强者,就忽略不计了。

方奎身边也站着数道强者,竟然也有一名玄级后期和两名玄级中期强者,而方奎本身就是玄级后期强者。

暴风拳场,两名玄级后期强者,两名玄级中期强者。

两大一流势力,竟然出动了一名玄级巅峰强者,四名玄级后期强者,还有三名玄级中期强者,如此强大的阵容,即便是燕京任何一个一流势力,恐怕都能被覆灭。

我的眼中闪过一道强烈的杀机,暴风拳场和范建,这是打算要将整个暗影俱乐部都要覆灭,否则也不会一下子出动这么多的顶尖强者了。

“张总!”看到我出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面无表情,一步步的走到了暗影兄弟们的身边。

看到我出现,方奎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他手中夹着一支雪茄,嘴角轻轻上扬,看向我说道:“张泽,你可终于是露面了!”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冷笑一声说道:“我一直都在暗影,何谈终于露面一说?”

即便面对八名玄级中期以上的强者,我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在他们看来,我也只是强壮镇定罢了。

“小子,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如此嚣张,我实在想不明白,你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活到今天的?”范建一脸高傲的看向我说道,似乎在他眼中,我已经是尸体了。

周围全都是围观者,有来暗影玩的会员,也有其他势力的探子,总之,什么人都有,而今晚在暗影发生的一切,必然也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整个燕京。

我的目光一扫众人,随即朗声说道:“各位来我暗影俱乐部游玩的客人,十分抱歉,今晚暗影俱乐部的一切活动取消,所有人的消费,今夜全部免单,还请各位速速离开!”

我话音落下,许多人都是一脸诧异。

似乎不明白我为何要这样做,在燕京,像是这种大规模的争斗,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清场,但我却要清场。

方奎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等会儿要丢人了,你以为现在将这些人清场了,就没有人知道等会儿这里发生的一切了吗?”

我淡淡一笑,说道:“当然不会有人知道!”

范建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我有些不对劲,按常理来说,范家和暴风拳场一下子出动八名玄级中期之上的强者,如此强大的阵容之下,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几乎,但现在,我却看起来没有一丝的恐惧。

很快,整个暗影俱乐部的来客全都清场了,顿时就剩下暴风拳场和范家,还有暗影俱乐部的人在场了。

方奎似乎以为我真的是担心等会儿我丢人的事情会泄漏出去,顿时大笑着说道:“张泽,要不要把窗帘什么的都拉上?这样的话,更不会有人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嘴角微微勾起,随即笑着说道:“方总不提醒我,我差点都忘了这回事。”

说着,我一声令下:“将所有的窗帘都拉上!”

看着暗影的人将窗帘也拉上,方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直到这一刻,他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剧情好像反了。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他们做这些事吗?

“出来吧!再隐藏下去,可就没有意思了!”我忽然抬头看向二楼方向,朗声说道。

我的话说出口,顿时所有人都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

而方奎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了起来。

就在我话音落下的瞬间,就看到一个金发男子出现。

看到这么一个外国人出现,许多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张先生,好久不见!”金发男子忽然看向我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让我惊讶的是,对方身上的气息竟然达到了地级初期。

他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暗杀我的暴风雪排行第一的杀手沃克,大概是在半年前,他的实力还是玄级巅峰,没有想到短短半年时间,他竟然就突破到了地级初期,这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只是不知道为何,他刻意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在了玄级巅峰,如果不是我修炼了大道天衍经,也不会知道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级初期。

这欧洲男子,还真的是个十分有潜力的家伙。

只是即便他拥有地级初期的实力,可依旧不会是我的对手。

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当初与沃克交手的画面。

那时候我的实力还远不是沃克的对手,但我却发现了他有重度洁癖,用口水攻击他,导致他一直躲闪,最后直接崩溃,放弃了任务离开。

没有想到今天又让我在这里遇到了他,只是那时候他的实力远比我强大,现在我已经超越了他,可惜他并不知道。

方奎和范建在见到沃克竟然知道我的时候,两人眼中都是惊讶之色,随即方奎有些担忧了起来,他不知道我和沃克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在方奎还在担忧的时候,沃克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弧度,看着我说道:“张先生,你的命运还真是悲惨,半年前,就有人花费高价要你的命,只是没想到被你用卑鄙的手段让我放弃了任务,今天,又有人花费更大的代价要你的命,你觉得今天,你还能从我手中逃过一劫吗?”

沃克的华夏语比以前强了许多,至少咬字十分清楚。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就是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暴风雪第一杀手,重度洁癖的毛病,是否还有?”

听到我的话,沃克脸色微变,不过很快,他面色平静了下来,冷冷地盯着我,双目中满是强烈的杀机,说道:“你的卑鄙手段让我放弃了上次的任务,这对我而言,就是杀手生涯中的一次耻辱,我早已克服了重度洁癖,你休想再用同样的卑鄙手段让我放弃任务,今天,你必死无疑!”

方奎和范建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看到沃克认识我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我和沃克有什么交情,现在终于放心了,看样子沃克对我的杀念极强。

对于沃克的话,我却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张泽,如果你现在跪下来向我求饶,或许我们会给你留下一条生路。”范建忽然说道,眼眸中闪烁着精芒。

“范建,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木战顿时怒了,直接上前一步,怒目瞪着范建。

郑孝杰也是气的不轻,同样上前一步,血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范建:“有种你就冲着我来!”

木战是我从范家手中解救出来的强者,在木战看来,范建带人来袭,就是因为我救了他。

我伸手挡住了木战和郑孝杰,随即说道:“能让我下跪的人,还没有出生,反而是你,若是想要求我饶过你,倒是可以跪下来求我,或许我会放你一马!”

我的话让范建面色铁青到了极点,他双目死死的盯着我,咬牙说道:“张泽,你这是在找死,原本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但你不珍惜,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要了你的命!”

“范建,你不要过分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违背了诺言,没有帮助你们赢下对冯家的挑战赛,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不要牵连无关的人。”木战并不知道我真正的实力,也不知道在暗影除了他和郑孝杰,还有教官之外,还有好几个玄级强者。

在木战和郑孝杰看来,暴风拳场和范家联手,暗影俱乐部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不愿意因为自己而将我连累进去。

我忽然发现,范家和暴风拳场联手,对我而言倒是一件好事,反而能让我看清木战和郑孝杰的人品。

不得不说,两人的表现让我十分满意。

我嘴角轻轻上扬,说道:“木战,虽然你已经加入了暗影,但是,你或许还不清楚我真正的实力,这些杂毛,我可还没有放在眼里。”

听到我的话,木战和郑孝杰都是大惊失色,在他们看来,若是范建和方奎想要灭掉我们,轻而易举,我这样说,就是在找死。

“小子狂妄,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范建咬牙,随即对身边的那名老者说道:“曾老,这个小子就交给你了!”

听到范建的吩咐,曾老直接迈步向我而来。

方奎也对身边的沃克吩咐道:“沃克,那个家伙,就交给你了!”

方奎指着木战的方向说道,沃克却忽然冷笑一声:“玄级后期的废物,可没有资格让我出手,张泽的命,是我的!”

说罢,沃克竟然直接朝着我的方向冲了过来。

一时间,两大玄级巅峰强者,齐齐向我冲了过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