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十一章 陆一菲的愤怒

此时苏婷的眼中满是担忧,却没有丝毫对我的熟悉感,看向我的眼神就像是我们刚认识那年,学校有个混子学生,试图占她便宜的时候,被我挡了下来,最后我被对方开了瓢。

此时此刻,苏婷的眼神和当年简直一模一样,我的心里很复杂,在得知她休学回老家养病的时候,我就以为这辈子都会在再相遇了,可短短半年不到,让我们再次相遇,相遇的场景又如此的似曾相识。

看着我愣神,苏婷一脸紧张的说道:“张哥,我们快去医院吧,别伤着骨头了。”

回过神后,也不在耽误,跟着苏婷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拍片检查,结果出来后并没有什么内伤或者骨头受伤,都是些外伤,做了处理后,就离开了医院。

这一番折腾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这个点,肯定不能回家了,要是让陆一菲姐妹俩看到我这个样子,就不好解释了。

“你在哪住?我先送你回家。”我看着身边的苏婷。

苏婷微微摇了摇头:“张哥,今天你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还是我先送你回家。”

苏婷虽然不记得我了,但我却了解她这个人,既然她这样说了,肯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离开,想了想,我说道:“那就送我回不夜城吧,我在包厢将就一夜。”

听了我的话,苏婷微微皱了皱眉,看着我:“张哥,你是害怕嫂子担心吧?”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苦涩的笑了:“算是吧!我真没事,还是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去不夜城,怎么样?”

“不行!”谁知我刚开口,苏婷就很干脆的摇头。

知道没办法拒绝,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叫了辆出租车,一直把我送到了包厢,苏婷才叮嘱了我一番后离开。

她刚离开,我就紧跟着离开,虽说我们已经彻底的结束了,可这个点太晚了,我还是不放心她,一直跟着她,可能是她现在住的地方距离不夜城不远,并没有打车,一个人在前面走着。

看着她的背影,我忽然有些心酸了起来,造成她今天这个样子,跟我也有关系,就是因为她对我用情极深,才会因为受到打击而选择性的忘记了我和关于我的一切。

走着走着,我的脑海忽然被过去的记忆填满,想起过往的一幕幕,我的心如刀割。

不知道走了多远,不远处两个身体摇晃着的两个醉鬼迎着苏婷而来,不知道苏婷是不是走神了,似乎没觉察对面走来的两个醉鬼。

我顿时有些急了,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就在两个醉鬼经过苏婷的时候,其中一人忽然身体一歪,就朝着苏婷的身上扑了过去。

苏婷这才发现两个醉鬼,顿时尖叫一声,连忙躲开。

两个醉鬼笑呵呵的朝着苏婷走了过去,刚才扑过去的那个醉鬼摇晃着身体,朝着苏婷边走边笑呵呵的说道:“小妞,这么晚了,这是去哪里啊?陪哥哥去喝几杯。”

苏婷满脸愤怒,也看出了两人是醉鬼,索性不去理会,躲开之后便快速的向前离去,可是她刚离开,两个醉鬼就朝着苏婷追了过去,虽然两人喝多了,脚步有些漂浮,可是跑起来贼快,而苏婷穿着高跟鞋,想跑也跑不快。

“你们别过来啊!再追我,我就报警了。”苏婷边跑边说道。

“嘿嘿,小妹妹,你报警也没用,这里距离派出所还很远,等他们过来,我们都能来好几发了,小妹妹别跑,越跑我越兴奋啊!”两个醉鬼边跑边说道。

我能感受到苏婷语气中的恐惧,此时已经彻底的愤怒了,竟然吓到了苏婷,转眼之间,我已经追上了两个醉鬼。

刚才就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砖头,追上去一砖头砸在了一个醉鬼的头上,醉鬼哎呦一声惨叫,这一下砸下后,另一个醉鬼也发现了我的存在,顿时怒道:“哪里来的小子,找死!”

我一脚踹在了他的胸膛,这个醉鬼也被踹飞,这两个是醉鬼,我也没心思跟他们计较,砸倒一个,踹倒一个,这时候苏婷也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看到我,双眼中满是惊讶。

我知道躲不过去了,笑呵呵的走了过去:“真巧!”

听到我的话,苏婷回过神,有些无语的看着我:“张哥,你这个借口太烂了,你受伤了,怎么还出来了啊?”

我想了想,也不隐瞒,直言道:“我不放心你!”

苏婷一时间愣住了,双目有些通红的看着我,看着她这幅神情,我微微有些担心,她该不会记起我了吧?

苏婷红着眼看了我那么一瞬后,忽然一笑:“既然不放心,那就先送我回家吧!”

这一次她没有再坚持,显然刚才遇到两个醉鬼,让她也有些害怕了。

“苏婷,你怎么在这种地方来上班了?”我边走边问道。

苏婷叹了口气:“我之前得了白血病,现在每个月都要喝药,在这里工资高。”

听着她的话,我一阵心疼,本以为自己之前给她的五十万够她后期的治疗了,没想到还是不够。

边走边聊,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我们到了七道街的自建区,里面都是老旧的自建房,看着她住在这种地方,我的心情十分的沉重。

苏婷的家庭情况我再清楚不过了,跟我一样,家境十分平穷,之前因为白血病,本就欠了一屁股债,现在还有后续的治疗需要钱,住这种地方也正常。

“我能进去看看吗?”不知道怎么了,我忽然下意识的开口问道,等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才有些后悔。

但让我意外的是苏婷只是稍稍犹豫了下后,便点了点头,进入房间后,才知道苏婷的生活有多苦,二十多平米的小屋子,应该是个大通间,只是房间的尽头被一副玻璃推拉门隔开了一个小厨房,大厅里角落有个小小的卫生间,估计也就四个平方。

房间内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小桌子,两个小凳子,还有一个简易的组装小衣柜,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十分的干净整洁,地上是黑白相间的拼接泡沫地垫,床边靠墙的一面贴着彩色的画布,床头放着一对小熊。

“张哥,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水。”苏婷说着就去厨房帮我倒水了,我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很快苏婷端着一杯水过来,水杯里还冒着热气,苏婷不好意思的说道:“张哥,我这只有开水,你先将就着喝吧!”

我接过水杯,笑了笑:“正好想喝点热水,谢谢!”

我本来也没打算要进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就忽然开口要进来了,喝了点水后,我站了起来:“苏婷,这么晚了,就不打扰你了,我该走了,你早点休息。”

苏婷似乎早就想让我走了,把我送到了门口,说了声晚安,就进门了,听到了锁门的声音后,我才自嘲的一笑,转身离开。

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上,心里说不上的难受,尤其是看到苏婷的住所,还有她现在的情况时,我就说不出的难受,她每叫我一次张哥,我都感觉是那么的刺耳。

不过我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依旧会选择接受陆一菲的条件去当上门女婿,毕竟只有这样,我才有办法在她手术前筹备够手术费。

在不夜城将就了一夜,第二天还没醒来,就接到了陆一菲的电话。

接通后就听见她愤怒的声音:“张泽,你在哪?为什么昨晚不回家?”

昨天太晚了,我又受伤了,也不好回家,怕打扰陆一凡休息,只是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没想到这才天刚亮,陆一菲就打来电话质问了。

“菲菲姐,我找了个新工作,最近一段时间可能都不回家了。”我早就想好了说辞。

听了我的话,陆一菲就更加不满了,顿时十分愤怒的说道:“张泽,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有点能耐了,看不上一凡这样一个双腿瘫痪的老婆了?”

之前陆一菲就已经知道了我是启点安保的老板,本就对我隐瞒的事情很不满,我刚说的话显然让她误会了。

“菲菲姐,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是我真的找了新的工作,不方便回家。”我并没有陆一菲的语气不好而生气。

陆一菲继续道:“张泽,我不管那么多,如果你心里还有这个家,现在就给我回来。”

我虽然还没回家,可我已经想到了此时陆一菲的愤怒,长长的呼吸了一下,好半晌,才开口道:“好,我现在回去。”

我知道陆一菲,如果现在不回去,事情就真的要闹大了。

半个小时后,我回到了家,此时头上还缠着纱布。

刚进门,就看到陆一菲和陆一凡坐在沙发上,陆一菲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陆一凡还在一旁劝说,看到我进门,两人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

“你怎么受伤了?”陆一凡目光盯着我的头上,顿时眼睛就红了起来。

而本来满脸怒火的陆一菲,此时怒意也少了许多,皱眉看着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