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不肯低头

冯平离开后,我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进入了修炼。

自身越是强大,接触的强者也会越多,我也越能感觉到,真正的顶尖势力,都是拿实力说话的。

冯家之所以逐渐的衰败下去,除了冯家的经济危机之外,还因为冯家真正的巅峰强者太少。

仅仅凭借冯平一人,根本就没办法在一流势力之列站稳脚。

若是那个一流势力能拥有一个地级强者,即便只是地级初期的强者,那也能让自己的家族瞬间成为燕京四大家族之下的第一家族。

毕竟即便是燕京四大家族,也只有几名地级强者。

自从两幅燕都春秋图的残图融合在一起之后,我就可以精神力进入残图的世界中去修炼,残图内完全就是一个能量的世界,内部的能量极其充沛,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一个修炼的风水宝地。

即便只是两幅燕都春秋图残图的融合,都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功能和能量,若是有一天,我找到了第三幅残图,若是三幅残图融合在一起成为完整的燕都春秋图,它又会带给我怎样的惊喜?

不过现在不是我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有些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就像是第二幅残图,若不是我秦飞知道我手中有一副残图,他若是不透露他手中有残图的消息,这世间又有何人能知晓?

我对现在已经很知足了,只是我的实力在别人看来已经很强大了,但在我看来,还远远不够。

就目前一个鬼门,已经让我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鬼门五大基地,第一基地的麒麟只有地级初期的实力,即便服用药物,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但若是等到鬼门再有强者来袭,那就只能是更强的守门人,至少要比麒麟强大。

那也就是说,一旦鬼门强者再来,那至少是地级中期的强者,我虽然也是地级中期,但却没有办法强行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鬼门却拥有各种高科技制造而成的药物。

想到这些令人烦恼的事情,我更加努力了修炼了起来。

再说冯平,自从在暗影俱乐部见过我之后,始终都在愤怒之中。

回到冯家庄园之后,早已等的有些着急的冯佳,连忙迎了上来。

她刚要说话,就看到冯平一脸愤怒的样子,连忙将要说的话压了下去。

“爷爷,先喝点水!”冯佳很是聪明的没有提冯平与我交谈的事情,而是给冯平倒了一杯武夷山大红袍。

冯平气呼呼的喝了一口,脸上怒意依旧。

“这小子简直太狂妄了,竟然看不起我冯家,还想要让我冯家对他忠诚,他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冯家对他忠诚?”冯平气呼呼的说道。

常志就站在冯平的身后,一句话不敢说。

冯佳也算是明白了冯平为何会如此愤怒,这时候冯平正在气头上,冯佳也不敢问其他的事情,只能劝说道:“爷爷,您别生气了,现在冯家可是最需要您的时候,若是你的身体气坏了,冯家不也垮了?”

冯平这时候似乎也将情绪发泄完了,对冯佳说道:“佳佳,你根本不知道那个小子有多嚣张,我现在才知道,他昨天出现在烽火俱乐部,根本就是有备而来,故意帮助我们赢下范家的挑战赛,好对我们冯家提要求。”

感觉到冯平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冯佳这才开口说道:“爷爷,你去见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冯平这才将他在暗影俱乐部顶楼见到我的事情,以及我们之间的交谈全都说了一遍。

听冯平说完,冯佳的眉宇间也多了几分忧愁。

“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冯家现在到了关键时刻,我非要让他受到惩罚,敢让我冯家对他忠诚?”冯平气呼呼的说道。

“爷爷,我觉得你理解错他的意思了。”冯佳忽然笑着说道。

冯平皱眉,问道:“我理解错了?”

冯佳点头,说道:“爷爷,您也说了,他只是说需要冯家对他忠诚,不要其他的东西,但归顺就不一样了,如果他让冯家对他归顺,那才是过分,若是归顺,那我们冯家就要给他一定比例的家族收益。”

听到冯佳的话,冯平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了起来。

“他要我们对他忠诚,不就是要让我们归顺吗?”冯平不解问道。

冯佳笑了笑说道:“爷爷,您先别生气了,您自己想一想,他对你说的话,他说的很明确,他只要冯家对他忠诚,如果他没有强调‘只要’这两个字也就罢了,但他却提了只要这两个字,为何?就是想告诉我们,他并不是让我们归顺,而是对他忠诚,短短数月之内,他就能让暗影俱乐部在燕京发展成今天这个地步,而他的背景,我们也调查清楚了,是江陵省武道第一强者,若是我没有猜错,他一定是在酝酿着一个很大的计划,或许,冯家若是真的答应对他忠诚,他真的会带领冯家达到一个极高的位置。”

“佳佳,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冯平这一次终于有些愤怒了,怒道:“我冯家怎么说也是燕京本土势力,传承了上百年,暗影俱乐部才发展多久?仅仅几个月,让我们传承上百年的势力去忠诚于一个发展只有数月的势力?若是传出去了,冯家的面子都丢光了。”

见冯平生气了,冯佳也有些急了,连忙说道:“爷爷,势力强弱并不能以时间来衡量,就像是燕京四大家族,他们才传承几十年而已,也远远不如我们冯家传承的久,可如今我们冯家却只能仰视四大家族。”

“你也说了,那可是燕京四大家族,暗影俱乐部有什么资格与四大家族相比?我看我是对你太宠溺了,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冯平皱眉说道。

“爷爷,您就没有想过,您看不起暗影俱乐部,但他却说只要我们冯家愿意忠诚于他,他就能帮我们冯家度过这次的难关,难道他是一个傻子吗?仅仅需要我们冯家的一个愿意忠诚于他的承诺,就愿意帮助我们冯家?若是等他帮助我们冯家度过了难关,他就不怕我们冯家反悔吗?”冯佳急忙说道。

冯佳的思路十分的清晰,她知道冯平是个老古董,有些观念还是很陈旧,总觉得冯家传承了上百年,底蕴很深,但却不知道,冯家若是再不改变,就真的要沦为二流势力了。

“闭嘴!”冯平直接怒喝一声。

已经很久了,冯平都没有对冯佳发过这么大的火,冯佳本就是他最疼爱的孙女,但今天对他说的这些话,让他十分不满。

冯佳一脸委屈的站在冯平的面前,不再说话。

冯平咬牙道:“佳佳,我对你的期望很高,你虽然是个女孩,但你知道吗?我甚至有过将来要把家主之位交给你的想法,但你这一次,却让我很失望,我实在想不明白,他只是帮助我们赢了范家的挑战而已,你为何会这样帮他说话?你别告诉我,仅仅一面之缘,你就倾心于他了?”

“爷爷,我没有!”

冯佳连忙说道:“并不是因为他帮助我们赢了范家的挑战,我要帮他说话,而是我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冯家,我知道爷爷您还无法接受一个发展数月的势力比我们冯家还有潜力的事实,但事实就是如此,即便您不愿意接受,也改变不了什么,现在冯家的情况,爷爷您最清楚,之前或许还能勉强撑一个月,但有了昨天的事情之后,恐怕就连十天都很难撑下去,范家肯定会有所动作,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我实在想不明白的是,爷爷您为何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愿意冒险试一试?即便您不愿意相信他,但我认为,至少可以暂时选择妥协,答应他,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能力帮助我们冯家度过这次的难关,若是他表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冯家选择对他忠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啪!”冯佳话音落下,冯平一巴掌打在了冯佳的脸上。

冯佳的嘴角都有鲜血流了出来,她一脸的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爷爷,竟然打了她。

常志也十分的意外,冯平虽然打了冯佳一巴掌,但却疼在自己的心上。

“给我闭嘴!”冯平怒道:“对他忠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冯家传承上百年,能拥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你却想要让我们冯家忠诚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有资格吗?”

冯佳知道,想要改变冯平的观念是不可能了。

“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允许踏出冯家一步!”

冯平忽然怒喝一声,随即对常志吩咐道:“你给我盯着,如果她敢离开冯家一步,我拿你是问!”

冯平说完,直接拂袖而去。

冯佳脸色有些苍白,苦涩的笑着说道:“爷爷,您一定会后悔的!”

常志也叹了口气,说道:“小姐,你知道家主,只要家族不是到了要覆灭的那一刻,他是不可能选择对一个刚成立数月的势力低头。”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