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九十三章 睿智的女人

看着范超眼中的邪恶,范力军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冷冷地看了眼范超,漠然道:“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听到范力军的话,范超嘿嘿笑了笑,说道:“爷爷放心,我有分寸,只是木战的这个女儿,可是一个水灵灵的大白菜。”

范力军也没有明确告诉范超能不能动木战的女儿,转身离开。

而范超则是兴冲冲的离开了范家,朝着范家俱乐部而去。

二十分钟后,一辆豪华的迈巴赫停在了范家俱乐部门口,一身西装革履的范超走了进去。

看到范超出现在俱乐部的门口,范家俱乐部的经理立马亲自迎接。

“超少,您来啦!”范家俱乐部的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年纪稍稍有些大,但长相却十分漂亮。

范超伸出手在经理的身上捏了一把,使得经理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

“给我把木小月带去我的一号包厢。”范超嘿嘿笑着说道。

他只是看着经理这幅诱人的身姿,就已经感觉有些受不了了。

木小月正是木战的女儿,而木战之所以为范家做事,就是为了木小月。

只是木小月就被安排在范家俱乐部工作,即便木战想要救出木小月,也没有可能。

与此同时,冯家庄园。

一栋豪华的别墅内,除了冯家家主冯平之外,还有冯平最疼爱的孙女冯佳。

“爷爷,看来这一次真的是我们误会他了。”冯佳正坐在冯平的身边,而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文件袋,而文件袋中,全都是关于我的资料。

冯平没有说话,而是神色忽然十分凝重了起来,刚刚他已经看过了所有的资料,对于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许多。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省城的武道第一强者,但这里是燕京,即便他在江陵省是武道第一强者,但在燕京,他什么都不算。”冯平沉默了半晌,忽然开口说道。

“可是,爷爷,如果他真的只是江陵省武道第一强者这么简单,范家请来的强者,又为何会认输?那强者可是就连范家都敢背叛,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冯佳开口说道,他总觉得事情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冯平嗤笑一声,说道:“这还不好解释吗?这小子本就是江陵省的武道第一强者,手中产业也很多,肯定是他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说服了木战,让他背叛范家。”

“爷爷,我总觉得他没有那么简单,他的眼中分明就没有将我们冯家和范家放在眼中,我有种感觉,在他面前,即便是爷爷您是冯家家主的身份,他似乎也十分的不屑。”冯佳又说道。

“佳佳,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个小子了吧?”冯平忽然皱眉看向冯佳问道。

冯佳没有丝毫的隐瞒,开口说道:“暂时还谈不上喜欢,可如果他真的能让范家垮掉,即便是让我嫁给他,又何妨?”

冯平苦笑了一下,对于这个他最疼爱的孙女,他也是十分的头疼。

别人家的后辈都是缺少主见,但他这个孙女,却十分的有主见,而且还是那种十分有主见的女人,一旦她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你怎么想?”冯平忽然问道,神色严肃了几分。

虽然他们之间是爷孙的关系,但冯平却知道,冯家上下,能让他看上眼的也只有这个孙女,她虽然只有二十岁,但在家族事物上所表现出来的才能,却十分的让人惊讶。

冯佳精致的小脸上也是十分的认真,她开口说道:“我原本还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烽火俱乐部,而且还主动请战,但现在仔细一想,我也大概想清楚了几种可能。”

“哦?那些可能?”冯平惊讶问道。

冯佳说道:“在我们冯家占据颓势的情况下,他还愿意出面帮助我们冯家,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他是想要趁机与我们冯家交好,第二种可能,他与范家有仇,想要通过我们冯家来将范家踩在脚下,只是我更倾向于第一种可能。”

不得不说,冯家是个绝世聪明的女子,如果我听到她的这些分析,也会十分震惊。

冯平知道自己的孙女从来不会说没有理由的事情,既然她这样说了,肯定是有她自己的道理,问道:“我实在想不明白,按道理来说,他帮助了我们冯家,如果真的想要与我们冯家交好,在他帮助我们赢了范家之后,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攀附上我们冯家,可他离开时的神气,分明没有将我们冯家放在眼里,如何解释?”

冯佳说道:“弱不是我们误会他的意思,或许他也不会这样的态度,木战能背叛范家而跟随他,一定不仅仅是金钱上的交易,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一件事,木战是在一个月前刚刚加入范家的,他这种实力的强者,之所以会愿意追随范家,是因为范家控制了他的女儿,如果我没有猜错,张泽是向他承诺救出他的女儿,所以木战才会选择背叛范家。”

听到冯佳的话,冯平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他忽然发觉,冯佳分析的十分有道理。

如果就连范家都不放在眼里,那这样的人物,绝对不简单。

而我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没有将范家放在眼中。

“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做?”冯平问道。

冯佳说道:“当然,我刚刚说的一切,不过都是我自己的分析而已,至于真相是不是如此,我也不能百分百的保证,我们现在有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等待,等到张泽从范家救出了木战的女儿,如果他真的想要与我们冯家交好,一定会再次想办法与我们相遇的。”

“那第二种选择呢?”冯平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如今冯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若是能在这时候,遇到一个能依靠的强者,对冯家而言,绝对是一大利事。

“第二种,我们主动出击,之前我们的自以为是,已经让张泽对我们产生了不满,如今冯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何不拼一吧?”冯佳看向冯平说道,她的目光中闪烁着睿智的精芒。

“你未免太高看那个小子了?他不过区区江陵省的武道第一强者,如何有能力从范家手中救人?而他帮助我们冯家赢了范家,本身就已经得罪了范家,恐怕他还没有去解救木战的女儿,范家就已经先将他解决了。”冯平依旧认为冯佳的想法十分的疯狂。

他毕竟是燕京一流势力的掌权者,除了燕京的四大家族和那些同为一流势力的家族之外,像是江陵省这种势力,他可从未放在眼里。

冯佳神色却十分的认真,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没有高看他,爷爷可以想一想,就连范家,都要用木战的女儿来威胁他,才能让他为范家所用,他不过是个江陵省的武道第一强者,如何能让木战不惜将自己的女儿陷入危险的境地,也要背叛范家追随张泽?”

听到冯佳的这番话,冯平神色忽然十分凝重了起来,随即说道:“我还是不明白你的主动出击,是什么一个出击法?”

“以冯家如今的现状,恐怕最多能撑两个月,但对我而言,两个月和一天,没有任何的区别,既然如此,我们倒不如冒险,直接对范家开战,当然,我们不能以开战的名义去找范家,而是以帮助张泽的名义去找范家放人,一旦我们救下了木战的女儿,张泽就算是欠了我们一个很大的人情。”冯佳嘴角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仿佛这才是她脸上该有的笑容。

冯平也被冯佳的话吓到了,他虽然知道冯家的现状,就想冯佳说的,最多半个月,如果还没有办法得到资金援助,冯家真的要落魄成为二流势力了。

可若是冯家真的要帮助我救下木战的女儿,那就是彻底的与范家撕破了脸,以范家如今的地位,一旦撕破脸,冯家恐怕就连一天都活不过去。

这简直就是在赌,一个疯狂的赌局,赢了,冯家的危机迎刃而解,输了,冯家覆灭。

冯平不得不承认,冯佳是整个冯家最有魄力的人,即便是他,也不如冯佳有魄力。

“佳佳,你应该知道,一旦输了,后果很严重!”冯平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但爷爷也清楚,如今冯家能寻找的帮助已经没有了,以目前的状况,冯家最多还能撑一个月,一个月后,若是冯家没有得到任何的资金援助,那冯家就真的要覆灭了,但若是我们选择帮助张泽解救木战的女儿,一旦成功,那冯家的危机也迎刃而解。”冯佳一脸认真的看向冯平说道。

冯平没有再说话,内心已经充满了挣扎,他十分清楚冯佳所说的一切,可即便知道冯家最多只能撑一个月,可让他现在就冒险对付范家,他还是感觉十分的艰难。

“爷爷,我知道,你或许想要选择第一种,静观其变,如果张泽真的能从范家手中将木战的女儿救出来,你再主动交好,可你要想清楚,若是他真的能从范家的手中轻易的将木战的女儿救走,那时候即便没有我们冯家,也会有其他的势力选择与他交好,但现在却不一样,现在正是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若是这时候我们冯家出面,即便他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救出木战的女儿,但但依旧要欠我们冯家人情,爷爷,做决定吧!”冯佳再次劝说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