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九十章 就算死,也要胜

冯佳这句话说出口,不仅仅是范力军愣住了,就连冯平都愣住了。

对于冯家的高手底细,范力军早就打探的一清二楚了,他十分清楚,冯家除了冯平之外,最强者就是冯义勤。

但现在冯佳却当众告诉他们,说冯家真正的强者还没有上擂台。

冯平虽然疑惑,但也清楚自己这个孙女的性子,既然她这样说了,肯定不会是无中生有,忽然心中多了几分期待。

短暂的惊讶过后,范力军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一脸嘲讽的看向冯佳说道:“冯佳,对于冯家的高手什么情况,我十分的清楚,你的三叔冯义勤可就是冯家主之下的最强者,如何还有更强的存在?我可是说了,你爷爷不能参战,当然,若是你爷爷愿意参战,我也不介意,毕竟我范家可是还有许多强者。”

冯佳没有说话,而是目光落在了我的方向。

随着冯家的目光,顿时无数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一时间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那小子是冯家的高手吗?”

“应该不会吧?毕竟那小子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放眼整个燕京,即便是燕京四大家族中,也没有过这么年轻的高手。”

“没错,据说燕京最强的四大家族中,年轻一代中,最有潜力的就是于家的于湘楠,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但他不过是玄级后期的实力,但刚刚擂台之上的范家高手木战,实力应该也有玄级后期了,若是这年轻人能击败木战,那他的实力至少是在玄级后期。”

……

四周全都是议论纷纷,显然没有人相信我这么年轻,就能拥有玄级后期的实力。

冯平的目光也落在了我的身上,他忽然想起了刚刚就是我出现请战,只是被他喝退。

他没有想到的是,冯佳竟然会认为我是能击败木战的高手。

“冯佳,你口中冯家真正的强者,该不会就是这年轻人吧?”范力军忽然指着我,对冯佳问道。

冯佳脸色也十分的难看,周围的议论声很大,每一句她都听的十分清楚。

忽然间,冯佳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她也清楚,即便是燕京四大家族中,年轻一代中,最强的就是于家的于湘楠。

而刚刚擂台之上的范家强者木战,实力应该和于湘楠差不多,这种级别的强者,冯佳却将希望放在一个比于湘楠还要年轻好几岁的年轻人身上。

冯佳忽然有些后悔了,但现在她已经把话放了出来,即便是输,也只能硬着头皮让我上擂台了。

冯佳咬牙说道:“没错,就是他!”

“哈哈哈哈!”

范力军身边的范超忽然十分夸张的大笑了起来,随即笑着对冯佳说道:“佳佳,你真对这小子抱有希望啊?你觉得他拥有玄级后期的实力不成?”

冯佳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

“小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因为佳佳的美貌,想要出头吧?”

范超忽然看向了我,说道:“如果不想死,就赶紧滚蛋,否则死在了擂台上,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冯佳顿时怒道:“范超,他就是我冯家的高手,你有什么资格让他滚蛋?既然你觉得他是一个废物,不如让他跟你上擂台?如果你输了,今天的赌战就当你范家输了,你敢不敢?”

听到冯佳的话,范超也有些懵了。

他虽然想要得到冯佳,可眼看范家就要获胜了,如果这时候他上擂台,一旦输了,那就代表范家真的输了。

可如果不上擂台,他好像就变成了一个不敢上擂台的废物了。

冯平一脸赞许的看向冯佳。

虽然我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高手,在冯平看来,我对上木战,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甚至还会为冯家丢了脸,但范超是什么货色,他十分的清楚,如果我和范超交手,说不定还真的有胜算。

就在范超有些慌乱不知所措的时候,范力军笑呵呵的看向冯平,说道:“冯家主,范超是我的孙子,他什么身份,如何与你冯家的一个废物交手?他有这个资格吗?既然你冯家认为他是一个高手,一个就比于家于湘南都强的高手,那就废话少说,让他上擂台一战吧!我倒是要看看,等到他死在了擂台上,你冯家是否还有什么真正的强者。”

范力军的话语中充满了讽刺,听到他的话,冯平知道,冯佳的激将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即便他是范力军,也不会在必胜的情况下,选择有可能出意外的方案。

冯佳心中也有些可惜,但她已经彻底的绝望了,但即便绝望,也不代表冯家不战而屈人之兵。

冯佳的目光忽然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绝望,显然是不信任我。

不过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关系。

天才往往都是孤独的,或许我就属于这一类人吧?

周围对我的议论声依旧,我没有理会任何人,直接朝着擂台而去。

转眼之间,我登上了擂台。

看着站在我面前的木战,我没有任何的压力。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之下,对我而言,一名玄级后期强者,与一名玄级巅峰强者,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即便对方是地级初期强者,我也可以随意将他碾压。

木战浑身都是十分浓重的血腥味,这股味道让我有些厌恶,没有经历真正的搏杀,不可能拥有如此浓重的血腥味,只是不知道,他杀的人,都是什么人。

我将自己的气息完美的收敛,在别人看来,我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普通人。

冯平释放精神力,没有感觉到我身上的丝毫气息之后,他忽然一脸绝望。

“看来,冯家真的到头了!”冯平极其不甘的说道。

冯佳也紧紧的咬着红唇,一言不发。

对她而言,在木战还没有攻击我之前,就是她最后的自由时间。

“爷爷,你不要自责,这场赌约是我让你接下的,即便要嫁入范家,我也不后悔,只是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帮助到冯家。”冯佳十分平静的说道。

她从小就在冯平身边长大,十分明白成王败寇的道理,既然输了,她愿意承受败的后果。

现在她只是期望,等到她嫁入范家之后,可以帮到冯家一些。

冯平双目忽然有些湿润了,对于这个孙女,他是真心的喜欢,可没有想到,到头来,冯家复兴的担子都落在了她的肩上,如今甚至要嫁入范家,嫁给一个她并不喜欢的废物。

范力军也已经认为胜券在握了,笑呵呵的与身边的范家人交流。

“爷爷,我想要尽快的与佳佳完婚,还请爷爷成全!”范超一脸激动的说道。

范力军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声,大笑着说道:“好,明天,我就亲自主持,给你们完婚!”

听到范力军的话,范超顿时狂喜,激动的身躯都在颤抖,连忙说道:“谢谢爷爷!谢谢爷爷!”

对范力军而言,让范超与冯佳大婚,不过是件小事,而是趁机让冯家归顺,才是大事。

就以冯家如今的情况,冯家没有任何的胆量拒绝,只能归顺。

就在全场几乎都忘记了还有我和木战交手的时候,木战已经将自己玄级后期的气息彻底释放了出来。

而木战,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轻视我的人。

此刻他的神色极其的凝重,看向我的双目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忌惮。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帮助范家,应该是被迫之下吧?”我的嘴角轻轻上扬,直接无视了木战威压在我身上的气息,淡淡的笑着问道。

见我竟然无视了他玄级后期的气息,木战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恐惧。

同为武者,木战十分清楚强者对于弱者的威压影响有多大,但是我却能无视他的威压。

而我的身上却没有一丝的气息,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你想要表达什么?”木战冷冷地说道,同时下意识的做好了防备的姿势,似乎十分担心我的随时进攻。

我笑了笑,说:“轻松点,别紧张,我不过是个别人眼中的废物而已,你可是他们心中的真正强者,若是太紧张了,被别人看到了,那就不好了。”

我能感受到,木战十分渴望赢下这一战,似乎若是输了,对他而言,会是灾难。

“如果你告诉我原因,或许,我可以帮到你。”我忽然说道。

我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站在原地,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

而我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木战有些动摇了。

我也不着急,就那样看着木战。

现场的观众并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已经有人十分不满,叫嚣着让我们赶紧开战了。

木战沉默了片刻后,忽然咬牙说道:“只有你输了,才能帮到我!”

听到他的话,我微微皱了皱眉,看来,他是打算要与我开战了。

我的神色顿时彻底冷了下来,微眯着双目,盯着木战说道:“你认为,在我手中,你还有胜算?”

“即便是死,我也一定要击败你!”木战咬牙切齿的说道,随即将自己的气息彻底爆发。

与此同时,木战的脚下猛然间一踏地面,下一瞬,他的攻击已经朝着我落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