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十九章 再遇苏婷

小偷被一群人围着打,打昏迷了又弄醒,现在王强又拿着刀,杜经理还要切他手指和脚指,小偷几乎到了奔溃的边缘。

听见王强再问他有没有偷东西,他差点吓哭,连连点头:“我偷了!啊……”

然而小偷刚承认自己偷东西的时候,王强毫不犹豫的一刀挥下,小偷的小拇指直接被切了下来,顿时一阵痛苦的惨叫响起。

看到这一幕,我内心无比的震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残忍的事情,而杜经理和朱博他们看着王强切下小偷一根手指头,却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小偷痛苦的惨叫着,疼的满地打滚,额头上脸上全都是汗水,王强一脚踩在已经切下的小拇指上,逼问道:“如果一开始就这么痛快多好?还用得着受这些皮肉之苦?现在我继续问,你继续回答,你的回答稍让我不满意,我就继续切你的手指,反正手指切没了还有脚指,长夜漫漫,我们陪你慢慢的玩。”

“大哥,你问,不管问什么我都回答。”小偷痛苦的咬着牙说道,因为痛,浑身都在剧烈颤抖着。

王强似乎很是满意小偷的回复,点了点头,冷笑着说道:“你还有同伙吗?”

小偷没有丝毫犹豫,回应道:“没有了,就我一人,既然各位大哥能在人群中把我找出来,显然已经是调查过了,就我自己。”

王强又问道:“你来不夜城,到底是什么人指使的?”

这一次,小偷稍稍犹豫了下,旋即咬牙说道:“没有谁指使我,不瞒几位大哥,除了不夜城,还有其他几个夜店,这段时间我都有去。”

“呵呵,小子,你胆子挺肥,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你背后,到底是谁在指使?”王强并不相信小偷的话,眼中寒光闪烁,其他几人立刻将小偷额身体按在地上,王强手持刀蹲在小偷的手边,随时都有动手的迹象。

听见王强的话,小偷脸上满是挣扎,这时候就算是我这个门外汉,都看出了问题,他的背后十有八九是真的有人指使。

然而不知道为何,小偷再次摇了摇头:“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是我自己偷窃的,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还望几位大哥放我一马,偷得东西我全部都还回来,以后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在踏入一步你们的地盘。”

王强阴恻恻的笑着,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忽然高高举了起来:“既然你喜欢说谎话,那我就让你继续说,倒要看看今天能不能轮到切你的脚指。”

说话间,王强猛地将刀朝着小偷的右手无名指上切了下去。

“啊!我说,我说,是周煜!周煜!!”小偷几乎嘶吼了出来。

铛的一声,匕首狠狠地扎在了小偷的指缝中间的空地上,刀尖碰撞在地面,溅起了一阵火光。

小偷看着自己的手指还在,顿时像是耗尽了浑身的力量,大口喘着粗气,头上脸上都是豆大的汗珠。

王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杜经理,杜经理这时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但只是一闪而逝,他从容的走到了小偷的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偷,淡淡的开口说道:“小子,别跟我们耗了,给你五分钟,把该说的全都说了,不然我直接把你剁碎了喂鱼。”

杜经理的语气平淡至极,但我却一点不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小偷显然也感受到了,这一次不再有任何的隐瞒,说道:“这一切都是黄鹤楼的周煜,他早就盯上不夜城了,一直觉得不夜城抢了他们的生意,就安排我来搞点手段,把不夜城的名声搞臭,就是这么简单,该说的我都说了。”

杜经理点了点头,眼中寒光一闪,对王强吩咐道:“把人先关起来。”

杜经理离开了,王强也带小偷走了,其他人也全都散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包厢内。

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像是魔怔了一般,即便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我亲眼看着王强切掉那个小偷一根手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抖。

我的实力肯定比王强他们都强,可如果刚才是我,杜经理让我动手切掉小偷的手指,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那个被切掉手指的小偷被关起来了,关在了不夜城地下车库的一个房间里,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只知道小偷口中提起的周煜,是黄鹤楼的老板。

黄鹤楼,跟不夜城差不多规模,同样是米方市的高级夜总会之一,而黄鹤楼的老板周煜,以前在月色的时候就听说过,也是一个有黑色背景的人物。

当然,在米方市这种地方,能开得起这样高级的夜总会,又有哪个老板是简单的?

在米方市,除了王者之城,就属黄鹤楼和不夜城最有名气,而王者之城则是一个综合性的大型娱乐中心。

这是我第一天上班,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没有再发生任何的事情,而我跟着王强他们也混迹在了人群之中。

自从这一晚对王强他们动手之后,几人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即便是一直对我不爽的王强,虽然不会主动跟我说话,但也不会像刚来那样,对我指手画脚,使唤我跑腿了。

有句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就在我对王强几人动手的第二天,朱博就主动找上了我,笑呵呵的搂着我的脖子,说道:“张泽,昨天的事情实在抱歉,不过你也别多想,其实每个人进入我们这个圈子,都遭遇过像是你昨晚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恶意,就是想试探试探新来的兄弟,够不够格加入我们。”

伸手不打笑脸人,朱博都这样说了,我总不能还要怎样,想到以后还要跟他们一起工作,笑了笑,主动递过去了一支烟,朱博微微一愣,旋即大大方方的接过,有主动给我点了一支烟。

我缓缓吐出了一口烟雾,才说道:“我也不是小气的人,这样好了,你跟哥几个说一声,明天中午,我请哥几个吃饭,昨晚的事情就过去了。”

朱博欣然答应了下来,我知道,朱博就是一个说客,来跟我说好话的,至于王强,之前本就是这个圈子里的老大,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主,肯定不会主动找我道歉,我也是不愿意今后的工作难受,才主动示好,顺便给王强一个台阶下。

可能是我主动说了要请吃饭的事情,朱博对我的好感明显多了许多,也不再避讳,主动跟我讲了许多不夜城的事情。

听朱博一说,我对这个行业也慢慢的了解了许多,

不夜城的生意主要是在晚上六点以后开始,所以白天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没啥事都不用过来,就算有什么事情了,不夜城的保安也能处理。

而且我们的场子基本上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情,基本上都是些小事,比如说,经常会遇到一些喝多的酒鬼闹事,简单的保安就能处理,保安不好处理的就需要我们出手了。

除了这些小事之外,还有一些属于商业上的竞争,就像是我第一天上班来遇到的事情,那个小偷就是黄鹤楼派过来恶心我们的,这种场子,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干净的地方,警察来了,麻烦就多了,客人也会觉得不安全了,生意也就差了。

当然,除了这些事情,还有许多我们无法预料的随机性事件。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米方市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的容貌我们必须要熟记于心,虽然不怕得罪这些人,可如果事情闹大了,对不夜城的影响也不好。

“对了,昨天晚上那个小偷,最后怎么样了?”我忽然想起昨晚被切掉手指的小偷,忍不住开口问道。

朱博说:“老板找周煜了,可是都已经人赃俱获了,周煜这家伙阴得很,就是不承认是他指使的,还说是小偷诬陷他,虽然不夜城和黄鹤楼是竞争关系,私底下也有很多不愉快,可是老板他们这个层面,表面上还是不能撕破脸的,我听强哥说,老板回来的时候很生气,又把那个小偷审了一遍,可小偷还是咬定是周煜指使的,最后老板也无奈了,打断那个小偷的腿丢在了黄鹤楼门口。”

听了朱博的话,我替那个小偷挺悲哀的,本就是为黄鹤楼办事的,结果却被抛弃,现在还被不夜城切掉了一根手指,有打断了腿丢在了黄鹤楼门口。

就在朱博正在跟我闲聊不夜城的一些事情的时候,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强哥,105包厢,有人闹事,你们快过来一下。”

听到对讲机上在呼叫王强,朱博猛地站了起来,说道:“玛德,还真是不消停,刚还跟你说事情不多,这就来事情了。”

说话间,我们所在的包厢内王强带人冲了出来,我和朱博跟着王强朝着105包厢跑了过去。

刚到105包厢门口,就听见里面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包厢门口还站着几个保安和服务员。

看到我们六个人过来,保安队长明显的松了口气,王强还没走过去,就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保安队长看着王强很是客气的说道:“强哥,包厢里有几个外地来的客人,喝高了,非要拉着小苏陪酒,小苏不肯,结果这几个外地佬不依不饶,还想用强的,几个人都是练家子,我们几个本来打算劝说,结果丫的直接上手了。”

王强脸色很不好看,气势汹汹的带着几人冲进了包厢,而我也紧跟着进入了包厢,当我看到包厢内此时正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的一道熟悉身影的时候,顿时就惊呆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苏婷,此时她穿着一身的服务员服装,此时正紧张地站在一旁,她的脸上还有个红色的巴掌印,看到这一幕,我的怒火蹭的一下子往出冒。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