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七十五章 宇文家族

听到穆青山的话,我一时间也没有回过神,心中有几分惊讶。

就在我惊讶还未回过神的时候,穆青山却误解了我的意思,苦涩的笑了下,说道:“张泽,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我虽然八十岁的高龄了,跟着你不是跟你添麻烦吗?”

我这才回过神,连忙摇头,说道:“穆家主,怎么能说添麻烦?别说是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即便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实力,只要你愿意跟着我,我当然不会拒绝。”

暗影如今刚刚在燕京开始打拼,正是缺少强者的时候,如今暗影已经拥有了六名玄级之境的强者,其中教官和龙家兄弟,实力都是玄级初期,而屠夫和杨风,都是玄级中期,孤毒玄级后期。

听起来暗影的阵容已经十分强大了,但这对燕京真正的巅峰实力而言,还不够。

并不是说玄级之境的强者数量不够,而是玄级巅峰和地级之境的强者数量太少,穆青山如今实力进入玄级巅峰,若是他还能继续成长下去,相信地级之境他也很快可以达到。

若是有朝一日穆青山的实力达到了地级,再加上我,暗影在燕京也能真正意义上的跻身燕京四大家族之列了。

如果不是不想打扰穆青山的生活,我早就想要让他加入暗影了。

现在穆青山主动提了出来,我如何能拒绝?

“张泽,你真的愿意让我跟着你?”穆青山惊喜的问道。

“哈哈,当然,我身边如今正是缺少强者的时候,若是你能加入,对我而言,如虎添翼。”我大笑着说道,心情也是极好。

“好,那这几天,我尽快的将家族的事情交接了,然后就跟你一起离开。”穆青山也十分激动的说道。

我当然答应了下来,如今穆家取代了钱家,成为江陵省四大家族之一,就算没有我,只有穆青山一人的震慑,也足够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龟缩起来了。

即便穆家没有穆青山,但穆家依旧能稳定的呆在江陵省四大家族之列。

而因为钱家所遇到的危机,暂时也没有了。

接下来,我又跟穆青山聊了一下关于钱家背后宇文家族的事情,等到宇文家族安排人来接手钱家产业的时候,让穆青山全力配合。

穆青山离开后,我又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

如今得到了穆青山这么一号大将,对我而言,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原本我还想着暗影想要在燕京站稳脚,很难,但现在有了穆青山这么一号玄级巅峰强者,除了燕京四大家族之外,其他任何势力都根本不足为惧。

我心中对暗影的未来也有了一个很大的规划,等到穆家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带领穆青山去燕京。

总有一天,我会让暗影凌驾于燕京四大家族之上。

宇文家族的动作也很快,早上袁老和宇文坚白刚刚离开,下午的时候,宇文家族就已经安排人来穆家交接关于钱家产业的事宜了。

在穆家上下的全力配合之下,很快,钱家的一切都交接完毕。

至此,之前担忧钱家背后势力的大麻烦,也总算是告一段落。

燕京,靠近燕山山脉附近的一处隐秘的地界之内,一栋古风建筑的独栋别墅。

一名三十岁样貌的男子,正在别墅内置的修炼室内盘膝而坐,而他的周身,汇聚着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正不断的朝着他的体内灌入。

若是仔细看去,竟能看到,男子周身似乎有一团光辉在闪烁,如同实质气晕一般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候,别墅门口忽然出现了两人。

正在修炼中的男子,当他感知到外面比较年轻的那男子已经受伤的时候,他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男子结束了修炼,忽然一道劲风袭去,别墅的门竟然直接被这道劲风吹开。

“进来!”男子的声音响起。

门口的那两人这才连忙进入了别墅。

“晋少!”

两人连忙对着那男子躬身说道。

晋少微微凝神,看向了受伤男子,皱眉道:“坚白,你受伤了?”

刚刚出现在晋少门口的两名男子,正是早上才被我伤到的宇文坚白,还有袁老。

宇文坚白眼中闪过一道锋芒,连忙说道:“晋少,我没事,倒是我们打扰到您的修炼了。”

“无妨!说正事!”晋少皱眉说道。

晋少正是隐世家族中宇文家族年轻一辈的核心人物,未来极有可能继承宇文家族的家主之位。

若是秦飞看到宇文晋,一定会猜到他的身份。

宇文晋的父亲就是宇文拓,为现在宇文家族的四大长老之一,实力极强。

每一个长老,都是宇文家族真正的嫡系,除了实力之外,还有他们的能力,都是毋庸置疑。

而宇文晋的容貌,和宇文拓有诸多相似。

宇文坚白这才连忙说道:“晋少,我已经将您交代我的两件事完成了,只是您交代我的第一件事,做的并不是很完美。”

宇文晋很讨厌说废话,对于宇文坚白的性子,他十分清楚。

直到宇文晋皱眉,宇文坚白才连忙继续说道:“取代钱家的实力是一个原本在江陵省之下的市级豪门穆家,只是穆家并没有什么强者,我已经安排人去交接钱家的产业了,至于击杀钱彪的人,我已经查清楚了。”

说道这里,宇文坚白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强烈的杀机,咬牙说道:“击杀钱彪的人是一个狂妄的小子,他很年轻,看起来应该只有二十五六,却拥有地级初期的实力,他不仅将我重伤,还威胁我,说如果宇文家族敢动他庇佑的家族,就让宇文家族后悔,我都已经向他表明了让他跟随晋少您做事,可他却一点没有将晋少您放在眼里,不仅不愿意追随晋少您,还说晋少……”

说道这里,宇文坚白故意停了下来,一副战战兢兢,不敢说下去的样子。

宇文晋皱眉,冷漠道:“他说了什么?”

“他说,晋少算什么东西,只要他愿意,斩杀晋少也不是问题,说您根本没有资格让他追随,我气不过,跟他交手,结果这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手段,竟然将我一击重伤,晋少,您一定不能放过这小子啊,敢侮辱晋少您,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宇文坚白连忙说道。

宇文晋浑身都是怒意,怒火像是在围绕着他燃烧。

但是很快,宇文晋身上的气息收敛了起来,他看了宇文坚白一眼,随即喝道:“你先下去!”

宇文坚白小心翼翼的看了宇文晋一眼,随即连忙后退了出去。

等到宇文坚白离开后,房间内就剩下了宇文晋和袁老两人。

宇文晋这才对袁老说道:“能一击击伤地级初期的宇文坚白,而且只有二十五六的年纪,这样的人物,即便放眼隐世家族,也没有,袁老,我要知道关于那个强者的一切细节。”

袁老心中惊讶,明白宇文晋已经知道了宇文坚白并没有说实话,这才问他。

袁老也不敢隐瞒,将之前在穆家发生的一切全都说了一遍,甚至精细到了每一个细节。

原本宇文晋还以为宇文坚白说的一击重伤他有些夸张,在听了袁老说的一切之后,一向心如止水的他,心中也不由的有了一丝波动。

他三十岁,就已经达到了地级中期,虽然算不上是隐世家族最巅峰的那人,但却依旧是这一年龄段站在巅峰的存在,但却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并不是隐世家族的强者,实力竟然就已经达到了地级初期。

但这不是可怕的地方,可怕的是他境界只有地级初期,但战斗力却直逼地级中期,否则也不可能一击击伤地级初期的宇文坚白了。

“师傅说的没错,天下之大,莫要被自身的强大迷了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真是如此。”半晌,宇文晋才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

虽然得知了一名比他年纪小,实力却直逼他的存在,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气馁。

“晋少,您看,需要再派出强者去将那个小子强行带回来吗?”袁老小心翼翼的问道。

宇文晋摇了摇头,说道:“强者都有强者的骄傲,他能在二十五六的年纪就达到地级之境的实力,而且还是外界,如果我们安排强者去强行将他带回,他是绝对不会顺从的,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倒是希望亲自会一会他。”

“是!”袁老连忙应道。

“对了,你替我看住宇文坚白,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动他,若是他真的招惹到麻烦了,那就是死了,也跟我没有关系。”宇文晋忽然盯着袁老说道。

袁老一惊,连忙说道:“晋少放心,我一定会看着他。”

“好,去吧!”宇文晋说道。

袁老离开后,宇文晋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寒芒:“敢动我宇文家族的人,即便是我身边的一条狗,也不行,这一次就先放过你,若是再有下次,杀无赦!”

说完这句话,宇文晋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仿佛刚刚得知一名比他更有潜力的强者,似乎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也正是宇文晋的可怕之处,任何时候都是处变不惊,在他心中,只有自身不断的变强,才能拥有一切。

在隐世家族中,宇文晋的天赋并不是最强,但同龄人中,他的实力却是最强的那一批,就是因为他的努力修炼,才拥有了如今的地位。

没有实力,即便你的父亲是隐世家族的家主,那你依旧是个咸鱼。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原本属于钱家的一切,也终于彻底的交接给了宇文家族。

穆青山告知我,穆家事宜他也已经处理好,随时可以离开。

晚上的时候,我独自一人来到了秦家,找到了秦飞。

秦飞所在的秦家,曾经是燕京四大家族之上的巅峰豪门,对于隐世家族,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今穆家虽然已经将原本属于钱家的一切都交接了出去,但我心中依旧不安。

离开前,最好能彻底的将穆家的隐患排除了,我才能安心。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