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七十章 钱家背后的大恐怖

我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穆家取代钱家也是必然的事情。

“你钱家家主钱振江率领钱家精锐强行攻击穆家,并且对穆家造成了毁灭的损失,从现在开始,江陵省钱家不复存在,穆家取代钱家,凡是愿意归顺穆家者,留下,但凡不愿意归顺者,立即离开穆家!”

我目光一扫全场,地级之境的气息瞬间笼罩整个钱家,每一个感受到我威压的人,都清晰的知道了我的恐怖,仿佛我一个念头,就会让他们灰飞烟灭。

穆家的人一个个满脸都是激动,穆青山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他十分清楚这一切都是谁给他的。

钱彪听到我的话后,猛然间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他之前为何会受到重伤,但刚刚与我交手的时候,又因为极致的爆发,让他伤势加重了许多。

实际上我的攻击并没有对他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全都是因为他自身的伤势,才导致了他的快速落败。

成王败寇,这是天理,这也同样是钱家的命,钱彪的命。

“小子,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钱彪看到大势已去,顿时满脸都是怒火。

就在这时候,钱彪猛然间一掌挥出,直接重重的落在他的额头。

钱彪的双目瞬间失去了生机,直接死不瞑目。

我也没有想到钱彪竟然会选择自尽,钱家每一个人看到钱彪自尽而亡的时候,一个个面色大变。

钱彪的死,才是真正预示着钱家的灭亡,穆家的崛起。

显然,钱彪知道大势已去,即便他不自尽,我也会杀了他。

一个地级中期的强者,现在正是他重伤的时候,若是这时候我不趁机杀了他,一旦等他恢复的时候,才是我的噩梦。

因为钱彪的死,原本还对钱家抱有一丝希望的那些强者,此刻也彻底的对钱家死心。

“我牛继宗愿意归顺穆家!”

忽然有一名玄级初期强者站了出来,大声说道。

“我薛战愿意归顺穆家!”

“我陈旺愿意归顺穆家!”

……

有了开头的人,顿时接二连三的钱家强者全部站了出来,表示愿意归顺穆家。

短短数十秒之内,已经有大半的钱家强者都归顺了穆家。

也有一些钱家本姓强者选择了离开,对于这些钱姓强者,我并没有强留,也没有击杀。

钱家虽然出了钱振江和钱彪这么两个顶尖的强者,但却也只有这两人,剩下的强者中,实力最强的也不过是玄级初期,而且还都是外姓强者,至于那些离开的钱姓强者,最强的也不过一名黄级巅峰强者。

即便我不在穆家,就穆青山如今玄级巅峰的实力,也没有任何的压力。

一切都顺利的过分,从我们来到钱家开始,再从穆家取代钱家,不过短短一个小时之内的事情,穆家就已经彻底的取代钱家。

整个江陵省都震动了,尤其是那些市级顶尖豪门,当他们知道穆家曾经也不过是市级豪门的时候,都十分的震惊,不过当他们知道造成这一切都是一名地级强者的时候,再无人敢乱说什么。

寻常的市级豪门,即便是武道豪门,最强者也不过是玄级之境,而且还很少,至于地级之境,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太遥远,一辈子都没有可能达到的境界。

钱彪自尽之后,穆家交接钱家一切的事情也全都由穆青山亲自去处理,而我则是直接在钱家寻找了一个独栋别墅,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直接进入了修炼。

我如今的实力虽然达到了地级,但却只是地级初期,比我强大的敌人还有许多。

自从我的实力达到了地级之后,我才发现,地级强者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稀少,甚至有许多地级强者并不是出自于燕京四大家族之中。

尤其是燕都春秋图给我的震惊,我竟然可以精神力境入残图之中,仿佛我本人也进入了残图一般,甚至可以在残图的世界中修炼。

在残图中修炼的速度也远超外界,这也让我对残图的珍贵性更加清楚了起来。

如今我得罪了鬼门,而鬼门老板也给了麒麟半年的时间继续寻找残图,若是半年之后,麒麟无法得到残图,他的后果一定会很惨,不过我也清楚,那时候,也是我最危险的时候,鬼门一定会安排更强的守门人来寻找我。

所以说,半年之内,我至少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地级后期,才有可能应对鬼门更强的强者。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留在刚刚跻身省城四大家族之列的穆家,虽然每天都是没日没夜的修炼,但依旧无法破境,实力依旧是在地级初期。

不过我也没有浮躁,就我目前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了,至少目前,我还未曾听说过任何一名比我年轻,但实力境界却要比我高的人。

实力越强,每一个境界之内的差距也会更大,同样的,修炼速度也会慢许多。

穆家取代钱家的差不多一周的时间,穆青山终于来找我了。

“张先生,我有几件事要跟你汇报,如果不是事情太严重,我也不会打扰你修炼。”穆青山见到我之后,一脸凝重的说道。

听到穆青山对我的称呼,我微微一笑,说道:“穆家主,对我而言,你就像是我的一个长辈,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的名字就好。”

穆青山稍稍犹豫了下后,才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样好了,以后私下里我还是叫你名字,但在外人面前,我还是叫你张先生,毕竟你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像从前。”

穆青山坚持,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

“穆家主,你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愿在称呼的问题上纠结,穆青山既然主动找上了我,肯定是有很严重的事情。

我心中也隐隐有些不安了起来。

“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之前跟随在钱彪身后的那五名玄级巅峰强者,就在钱彪死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彻底消失了,原本我还以为他们是选择离开的那批人,但今天我稍稍有空后,有仔细的将之前钱家所有人的信息都查了一遍,才知道,名册上少了那五人,还有其他人的信息都在钱家名册,但唯独这五人不在,现在又消失了。”

穆青山一脸凝重,继续说道:“而且我还询问了原本那些钱家的人,他们也不知道那五人是什么人,只知道他们都是在钱振江被杀之后,钱彪从外面带回来的强者,据说,那五人的实力虽然比钱彪弱,但钱彪在面对那五人的时候,态度明显很恭敬,就像是下属在对上级汇报工作的态度。”

听到穆青山的话,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凝重了起来。

我之前就对那五名玄级巅峰强者的出现十分震惊,主要是我从未见过他们这么年轻的玄级巅峰强者,而且还是一下子出现了五名,而且每一人的年龄都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

即便是在燕京,四大家族中,我也未听说过这么年轻的玄级巅峰强者。

这五名玄级巅峰强者,究竟来自什么地方?

在钱彪死后,他们又去了什么地方?

若是普通强者也就罢了,但偏偏是五名玄级巅峰强者,若是没有我,凭借他们五人之力,别说是穆家,即便是如今省城的四大家族,也会被覆灭。

“第二件事呢?”我沉声问道。

既然穆青山说有两件事,第二件事情肯定会更加的棘手。

穆青山脸色忽然有些煞白了起来,看着我说道:“第二件事,这几天我们在交接钱家生意的时候,却发现,钱家的户头上,几乎没有多少流动资金,甚至还不如一个米方市二流家族富有,但奇怪的是,钱家又是整个江陵省最富有的家族,手中产业无数,也正是因为如此,钱家才能跻身江陵省四大家族之列,也有许多强者愿意归顺钱家,一切都是因为钱家舍得花巨大的代价来让那些强者归顺。”

“钱家的资金流入,都去了什么地方?”我皱眉问道。

“一个差不到底细的户头,而且这数十年来,钱家的资金都是流入了这个户头。”

穆青山说道,随即脸色一沉,说道:“我怀疑,这个户头的掌控者,或许并不是钱家的人,而是钱彪背后的势力。”

说道这里,就连我都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钱彪本就是地级中期的实力,但却依旧无法掌控钱家的资产,可想而知,钱彪背后实力的强大。

即便是鬼门这种级别的势力,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我忽然又想起了钱彪临死前对我说过的话,他说我一定会后悔的,而且还是非常坚定的语气。

原本我还以为这只是他的威胁,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威胁这么简单。

钱家的一切,并不是钱家所掌控。

或许,钱家只是被扶持起来的傀儡而已。

否则一个省城的实力,又如何能出现一名地级中期强者?

想到这里,我忽然感觉这一次遇到了一个极大的麻烦,或许就连鬼门,都不如这次所遇到的麻烦大。

“张泽,要不我们还是退回米方?钱家的一切,归还钱彪的后人?”穆青山忽然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问道。

他已经感受到了钱家背后的恐怖,所以才会有如此的想法。

只是,穆家如今已经取代了钱家,一切还有退路吗?

钱家背后的势力之所以如此低调不现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他们并不想让外界知道他们的存在,若是现在穆家撤出钱家,反而是掩耳盗铃,等同于告知钱家背后的势力,我们已经知道了钱家背后牵扯的恐怖势力。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