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不对劲

而且老者身后的那五名玄级巅峰强者,都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似乎他们并不是燕京那些玄级巅峰强者可以比拟。

除了这五名年轻的玄级巅峰强者让我感到震惊之外,老者的实力同样让我感到震惊。

虽然只是一次对轰,但我却已经大概确定了他的实力等级,竟然是在地级中期。

我虽然拥有可以越级挑战地级中期强者的实力,但却只是地级初期的境界,等级之间的差距无法弥补,我们交手,注定是我吃亏。

不过我并没有丝毫的畏惧,我可不是寻常地级强者。

就在我打量着老者的时候,老者的目光也正落在了我的身上,一脸凝重的盯着我。

我从他的双目中也看到了浓浓的骇然,我对他身后的那五名玄级巅峰强者,老者又何尝不会对我的实力感到震惊?

我可要比他身后的那几个玄级巅峰强者年轻不少,但却拥有堪比地级中期的战斗力。

“就是你,杀了我儿子?”老者忽然沉声说道,原本震惊的双眸中,忽然多了几分强烈的杀机。

我皱了皱眉,此刻我已经从老者的脸上发现了一些端倪。

钱振江几乎是跟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显然,他就是穆青山告诉我的钱家前家主,钱彪!

“没错,钱振江就是被我所杀!”我没有丝毫畏惧,直接承认了这件事。

这件事并不是秘密,谁都知道,钱振江即便已经服用了鬼门强者给他的药丸,但依旧被我强势斩杀。

“敢杀我儿子,还敢带人来我钱家,你还真是胆大包天!”钱彪冷冷地说道。

此刻的钱彪显然没有因为钱振江死在了我的手中而疯狂的失去理智,直接与我开战,依旧很完美的将他的情绪控制。

武道一途本就是孤独的,也同样是残忍的。

钱振江虽然是他的儿子,但对于一心追求武道修行的人而言,亲情甚至还没有自己的修行重要。

否则钱彪也不会成为地级中期强者。

即便放眼燕京四大家族当中,钱振江也能成为顶尖豪门中的真正掌权者。

“好了,废话少说,我来钱家,可不是找你们说废话的,你钱家家主围攻穆家,对穆家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虽然被我所斩杀,但却也是他咎由自取,我已经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没有珍惜,成王败寇,他既然败了,那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我的双目凝视着钱彪,冷漠无比的说道。

“小子,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儿子是带着强者去围攻穆家了,但他也已经死在了你的手中。”

让我意外的是,钱彪竟然说道:“只要你带人撤出钱家,从今往后,钱家绝对不会再与穆家为敌,甚至可以帮助穆家跻身江陵省顶尖豪门之列,但我只有一个要求,退出钱家!”

不得不说,钱彪要比钱振江有魄力,刚刚我们之间虽然只是一次碰面,但他却已经知道了眼前的形式。

既然他知道钱振江死在了我的手中,那也应该清楚这件事与鬼门有关。

就连鬼门第一基地的守门人都败在了我的手中,而他若是与我交战,虽然并不一定会落败,但他却知道,想要杀我,很难。

实力到了我们这种级别,同样的战斗力之下,一人想要击杀另一人,很难,就好比自己与一个完全复制自己的强者交手,如何能胜?又如何能负?

我今天带领穆家的强者来到穆家,刚开始那会儿的确是为了吸收钱家,但一切都没有顺着我的想法来,谁知道钱家竟然还有钱彪这么一号强者。

和钱彪想的一样,我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并不大,谁都奈何不了谁。

若是我现在坚持要覆灭钱家,恐怕钱彪绝对不会答应,即便是开战也不能答应。

一旦开战,我们两人之间胜败无法确定,但是钱彪却能缠住我,穆青山等人却无法抵挡那五名玄级巅峰强者。

如此一来,似乎离开才是上上策。

只是我们人都来了,若是就这样空手而归,是不是有些亏本?

但钱彪实在太淡定了,即便他一心向武,但钱振江毕竟是他的儿子,被我所杀,他不仅不找我报仇,反而愿意帮助穆家成为江陵省顶尖豪门。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他的目的,就母亲的情况看,钱家占据着优势,主动权也在他们这边。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忽然一道极其轻微的闷哼声响起,这声音太微弱,即便是穆青山,也未必能听到。

但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级,听觉何其的敏锐?

这道闷哼声正是来自于钱彪的口中,我的眼神微微眯了起来,从他的脸上,我竟然看到了一丝惨白。

“他受伤了!”我心中了然。

怪不得不选择开战,反而放弃开战,甚至还愿意帮助我。

天上果然没有掉馅饼的事情,若是我没有猜错,钱彪已经受了重伤,他此刻也是在强作镇定,若是我真的带人离开了,恐怕等到他彻底康复之后,必然会带领强者去找我。

“张泽,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穆青山忽然小声说道。

他也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知道我和钱彪势均力敌,但这里是钱家,只要我被钱彪拖住了,穆青山并没有任何胜算。

只是这一切都建立在钱彪是全盛状态之下,此刻的他,身受重伤,之所以如此大方,甚至就连杀子之仇都能放弃,反而还愿意帮助仇人,这怎么可能?

我微微摇了摇头,随即嘲讽的一笑,目光看向钱彪,说道:“我可是杀了你的儿子,你这个当父亲的却说愿意放弃这笔仇人,甚至还愿意帮助我?还真是讽刺,你说若是你儿子地下有灵,知道你这个当父亲的不仅不愿意帮助他付出,反而帮助杀他的仇人,你说他会不会气的从坟墓中爬出来?”

“小子,住嘴!”钱彪顿时怒喝一声,满脸都是怒意。

就在他这一声爆喝之下,他猛然间咳嗽了几声。

果然如我所料,他不仅仅是受到了重伤,而且伤势还极重。

我虽然没有趁人之危的习惯,但却也没有接受这么一号强敌在背后盯着我,只有他死了,我才能放心。

就在钱彪气劲刚刚不稳的瞬间,我的气息瞬间狂暴而起。

感受到我忽然间将自己的气息提升到了极致,钱彪面色大变,咬牙说道:“小子,你这是选择开战?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开战,你不仅什么都得不到,甚至还会被死在我的手中。”

“既然你如此好战,那我们就战一场?”我冷笑一声。

就在我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我的身影瞬间消失,直接扑向钱彪。

钱彪虽然受到了很重的内伤,但他毕竟是地级中期强者,就在我冲向他的瞬间,他已经将自己的气势也提升到了最强,直接作出回击。

两名地级之境的强者之间的战斗,瞬间打响。

就连穆青山都没有想清楚,明明是对方占据着优势,为何我还要选择开战,此刻他玄级巅峰的气息也瞬间爆发到了极致,双目警惕的盯着那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强者。

这已经不属于穆青山他们的战斗了,根本就是一场地级强者之间的战斗,一旦我们分成胜负,那也是钱家和穆家分出胜负的时候。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钱彪之前一直在强装镇定,实际上他的伤势很重,但此刻与我交手,不得不强忍着伤势,与我交手。

钱彪本就是地级中期的强者,即便受伤,但此刻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也是极为强大,每一招都蕴含杀机,看向我的双眸中也是杀机闪现。

然而我却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直接就是一波疯狂的攻击。

伴随着我们之间交战的时间持续,钱彪的消耗也是极大。

“嘭!”

钱彪忽然被我一拳击飞,身体直接倒飞出去了十多步,重重的摔落在那五名玄级巅峰强者的脚下。

原本还对钱彪抱有希望的那些钱家的人,此刻已经彻底的傻眼。

家主被杀,如今竟然就连家主的父亲都败在了我的手中,钱家是不是真的要覆灭了?

“从今天起,穆家入驻钱家,凡是愿意追随穆家的强者,全部留下,不愿意追随穆家的人,离开!”我目光一扫全场,忽然大声说道。

我的声音像是惊雷一般,在每一个人的耳边炸响。

钱彪听到我的话后,也是脸色瞬间十分苍白了起来,他咬牙说道:“小子,穆家可不是你想要覆灭就能覆灭的,我虽然败在了你的手中,但我需要提醒你的是,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染指钱家的一切,只要你敢,你绝对会后悔。”

“后悔?”

我冷笑一声,一脚将钱彪踩在脚下,冷冷道:“后悔什么?”

钱彪被我踩着胸膛,满脸都是怒意,但刚刚的交战中,他已经败在了我的手中,而他本就伤势极重,此刻更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小子,我警告你,若是你现在就带人离开,一切都还来得及,若是真的要强行让穆家取代钱家,你一定会后悔的,我保证。”钱彪咬牙说道。

他的话,我本不该去听,但当他这番话说出口之后,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一切都太顺利了,似乎有些不对劲。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