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六十五章 交出残图

就在我刚想到,他可能还会更强的时候,就看到他的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而玻璃瓶中还装着一颗殷红的药丸。

看到他又拿出一颗药丸的时候,我眼中的寒意更浓。

就在这一瞬,我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

虽然不知道他手中的药丸是什么,但我却知道,若是真的让他服下了这一刻药丸,我的处境一定会更加的危险。

现在,我们已经势均力敌,谁也不能杀掉谁,继续僵持下去,我们只能两败俱伤,但若是再让他的实力提升一点点,那他想要杀我,就要容易多了。

而我已经用尽了自己的办法,此刻的这种状态,已经是我最强的状态了。

麒麟似乎早就料到了我会抢夺药丸,就在我刚离开原地的瞬间,他已经将药丸放入了口中。

药丸入口即化,随即一股无可匹敌的毁灭能量从他体内爆发。

“滚开!”

我刚冲过去,就被麒麟猛然间爆发的能量震开。

他没有触碰到我的身躯,却让我直接退后三步,可见这一瞬,他体内爆发的能量有多么的强大。

我擦去了嘴角的血迹,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气息不断的再增强。

“呃……啊……”

忽然间一道痛苦的声音从麒麟的口中爆发。

只见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血管纹路。

人的血管是鲜红的,但麒麟的血管,却瞬间凸了出来,而原本鲜红色也逐渐的变成了黑色。

一条条巨大的黑色血管,像是他脸上的纹身一般,给人一种极其压制的感觉。

而随之变化的是他无与伦比的强大气息。

此刻的我站在他的面前,却显得那么的渺小,仿佛他是大人,我只是一个小孩,举手投足之间,他就能轻易的将我击杀。

感受到他体内还在变强的气息,我忽然有些绝望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种状态的麒麟。

而我也对鬼门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即便只是一个地级初期的第一基地守门人,竟然就能将自身的实力提升到这种恐怖的地步,那更强的其他四位守门人呢?

一切都在短短数秒之内,原本气息直逼地级后期的麒麟,这一刻,他的气息已经彻底提升到了地级后期,虽然只是一点点的进步,但在地级之境之内,已经是极大的差距了。

这种宛如鸿沟的实力差距,根本就不是我能越过去的坎。

“张泽,受死!”麒麟猛然间抬起了头,我惊讶的发现,他的双眼已经彻底的变成了漆黑一片,没有眼白,只有眼瞳。

在加上他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之上一条条蚯蚓般粗细的黑色血管,他整个人都如同来自魔界的魔王一般,浑身上下都是强大的力量。

就在麒麟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直接向我扑了过来。

我甚至还没有回过神,便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凌空高高飞起,而这时候,我才感觉到来自于胸膛之上的巨大撞击后的痛楚。

然而麒麟并没有一击罢手的意思,再度冲向我而来。

“轰!轰!轰!”

一连数道强大的攻击,让我的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

只是短短瞬间的攻击,却对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我不过地级初期的实力,即便借助医皇传承让我的战斗力提升了许多,但也无法提升到麒麟这种强度。

现在的我,在麒麟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只能被他一次又一次强大的攻击命中,而我的身体像是皮球一般,始终未落地,每当我的身体快要落地的瞬间,麒麟的下一次攻击又会降临。

站在穆家庄园百米之外的那一个个强者,虽然看不到穆家庄园内发生的一切,但却感受到了仿佛是来自灵魂的震颤。

他们能清晰的感觉到,麒麟的气息骤然间提升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地步,而我的气息,却瞬间功夫极度萎靡了下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那鬼门强者的气息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有强者忍不住惊讶的说道,但他的目光依旧凝重的看向穆家庄园,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却依旧看向那边。

穆青山的脸色也十分难看了起来,他十分清楚,今天他两次从鬼门关前被救了回来,都是因为我,也十分清楚这一次穆家得罪了多少强者,若是我败了,恐怕今后的穆家,也将会不服从在。

但他心中没有丝毫的悔意,只恨自己的实力太弱,无法加入战斗去帮助我。

穆婉婷虽然感受不到穆家庄园内发生的一切,但却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我此刻的状态。

她那双美丽的双目中,豆大的泪珠忽然流了下来,看向穆家庄园方向,喃喃低语道:“张泽,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并不知道穆家庄园之外,还有许多人在为我祈祷,此刻变得更加之后的麒麟,就像是彻底的癫疯一般,疯狂的对我进行攻击,每一次的攻击都是最强一击,若不是我也是地级强者,身体素质也是极好,恐怕已经死在了麒麟之手。

“将残图交出来!”麒麟单手抓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的身躯高高举了起来,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怒火。

我死死的咬着牙,忽然一口血水吐到了麒麟的脸上,咬牙说道:“我说了,残图不在我手中,你就算是杀了我,也得不到残图,麒麟,我承认,现在的你很强,但我却十分的不屑,我是凭借自身的实力在与你战斗,但你却借助外物,这就是歪门邪道,你就算是杀了我又如何?你依旧是个弱者,依旧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你找不到残图,永远也找不到,哈哈哈哈!”

即便被麒麟掌控生死,但此刻的我,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忽然狂笑了起来。

我这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十分的丰富多彩,即便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无法有我精彩的一生,即便是现在被杀,我也已经赚够了。

听到我的话,麒麟漆黑的瞳孔宛如一个深渊,死死的盯着我,抓住我手臂的力量也越来越强,而我的呼吸也越来越不畅,再也无法说出一句话,但我眼中坚定如霜,没有丝毫的畏惧。

“好!很好!既然你选择死,那我成全,只是,等你死后,我会好好关照对你而言最重要的那些人,江陵省钟家,好像有你的前妻在吧?还有穆家那么多的人,为了你,甚至愿意灭族,还真是一个忠义的家族。对了,还有你的父母,你以为你的父母被你藏了起来,我就真的没有办法找到了吗?他们现在还在米方,就在米方市与东山市交界处的那片森林中,我说的没错吧?”

麒麟忽然充满了威胁的味道对我说道。

听到他的话,原本已经放弃活着的我,忽然又十分愤怒了起来。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就连我的父母都找到了。

当初我被迫加入鬼门时候,就是担心父母受到牵连,所以才会让穆青山帮助我转移他们,但却没有想到,即便已经隐藏好了他们,但依旧被麒麟知道。

麒麟甚至还拿穆家和陆家姐妹来威胁我。

若是我还活着,麒麟或许不敢轻易的动他们,但若是我真的被他所杀,那些人对他而言,不过蝼蚁,他想要斩杀,抬手之间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的双目彻底通红了起来。

麒麟忽然松开了手,我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张泽,现在若是你愿意将残图交出来,我保证不会动那些与你有关系的任何人,只是,你依旧要死!”麒麟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漆黑的瞳孔中宛如两道能量漩涡,死死的盯着我。

原本我是绝不可能将残图交出来,但眼下,我已经到了将死之时,若是真的不将残图交出来,麒麟一定会杀了我,也会杀了那些与我有关的人。

可若是我真的将残图交出来,他真的可以放过那些人吗?

“你确定可以放过他们?”我咬牙说道。

即便我知道这句话只是一句废话,若是我都死了,麒麟对一个死人的保证,又有多少可信度?

但我依旧问了他。

麒麟冷笑一声:“当然,若是我想要动他们,根本不会等到你出现,再与你交手来得到残图,直接将那些跟你有关系的人全部抓在一起,直接威胁你不就好了?再说,就算你不相信我,又如何?你今天必死,只是现在就看你到底如何选择。”

听到麒麟的话,我忽然有些绝望了。

他说的没错,我已经到了必死之时,若是将残图交给他,与我相关的人还有可能相安无事,但若是我不将残图交给他,那些与我相关的人,必死无疑。

似乎,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就在麒麟的目光中,我咬牙说道:“好,我愿意将残图交出来!但是,如果你真的敢食言,即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一句毫无威胁力的话语,麒麟冷笑一声,说道:“我堂堂地级强者,还不屑对蝼蚁动手,我只要残图!”

不再犹豫,我直接将燕都春秋图拿了出来,之前残图一直在我身上,原本我打算若是不敌,我会和燕都春秋图一起灭亡,但却没有想到的是,我终究还是不得已要拿出这幅残图。

看到我拿出残图的瞬间,麒麟漆黑的瞳孔似乎都有了神采,他一把将残图夺走,漆黑的双目盯着残图之上的画面,像是入迷一般。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