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六十二章 医皇传承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也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说是梦,但感觉实在太清楚,完全就跟真的一样。

说是真实存在的事情,正在发生的一切却让我感觉那么的不可思议。

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机不断的在恢复,很快,骷髅收回了骨臂,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脖子上刚刚被他骨指洞穿的血洞,却惊恐的发现,竟然就连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我乃医道皇者,即便是死人,也能救活,但却无法让我恢复肉身,你是否愿意接受我的医道传承?”

骷髅将我医治好后,忽然开口问道。

我还处于差点被杀,又被他救活,这一切所带来的震撼中。

此刻忽然听到他的这些话,我更是内心震惊无比。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连忙说道:“我愿意接受!”

虽然不知道这一切是梦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但眼前,这骷髅明显想要将传承给我,若是我拒绝,谁知道他会不会忽然杀了我?

即便是在梦里,我也不想被杀,那种在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感觉,实在太过恐怖。

骷髅听到我说愿意接受他的传承之后,忽然伸出骨指,直接点在了我额头的眉心处。

刚刚就是他的骨指洞穿我的脖子,差点杀了我,若是这时候他在用骨指洞穿我的眉心,恐怕就算他是华佗在世,也不能将我救回。

但是骷髅根本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一指点在我的眉心,就在这时候,一股强大的信息不断的涌入我的脑海。

在我的记忆中,多了骷髅的传承,我的脑海中像是正在经历骷髅身前所经历的一切。

一个天天上山采药的小药童,从小就十分认真聆听师傅的教导,跟随师傅行走江湖,医治过无数将死之人。

小药童是个医道天才,只要师傅稍稍传授他一点医道知识,他就能举一反三,从小就表现出了他在一道伤的天赋。

很快,小药童长大了,但就在他刚刚十岁的那一天,小药童和师傅被带去了皇宫救治一个皇子,但是皇子已经去世三天,即便小药童的师傅医术再强大,也无法将一个已经去世多日的死人救活。

这时候,皇子的母妃,直接下令将小药童和师傅斩杀。

小药童的师傅不甘心,拼死将小药童救出了皇宫,但就在保护小药童逃走的时候,被皇妃派来的高手追杀。

为了保护小药童,师傅直接死战到底。

而小药童,目睹了这一切,一怒之下成魔。

医道可以救人,亦可以杀人。

因为师父的死,小药童悲怆欲绝,就在师父战死的地方成魔,用医术,将无数追杀他们的高手击杀。

从此之后,江湖上多了一个少年医魔。

少年医魔从此往后,不再救人,而是以医道杀人,经历无数岁月之后,他终于醒悟。

为了对自己身前所造下的杀孽而救赎,医魔改头换面,不再杀人,从此行走江湖,医治人间疾苦。

从此,世间杀了一个医魔,多了一个医皇。

而这个医道皇者,就是眼前的骷髅。

我的记忆中不仅仅多了骷髅的一生,还有他所学的医术,以及他自创的医术。

我不知道这一切持续了多久,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就看到原本还站在我面前的那尊白骨,此刻已经化作了一堆骨灰。

一阵风拂过,骨灰随风而散。

不知道为何,此刻的我,心情无比的沉痛,尤其是看到了骷髅的一生,仿佛我就是骷髅,骷髅就是我。

不知不觉间,两行清泪流过脸颊。

我忽然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朝着前方猛的磕了三个头。

骷髅将他的一切都传承给了我,甚至就连记忆都传承给了我,不管怎样,他都应该算是我的一个师傅。

就在这时候,我猛然间睁开了双目。

睁开双目,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栋穆家中央别墅,穆青山的房间内。

此刻的穆青山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体内的生机却十分的浓厚,显然是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

而原本我放在前面,帮助我恢复气息的燕都春秋图,此刻原本斑驳的画面上,却多了一副画面,在残图的角落里,有一个落魄少年,四周还躺着无数尸体,而少年的双目中漆黑一片,额头上还有一个魔纹,而少年,竟然就是我记忆中骷髅生前的样子。

这幅画面,正是骷髅目睹师傅被虐杀之后,成魔的那一刻。

没有想到,残图之上竟然出现了这一幕画面,只是这画面只占据了燕都春秋图的一个小角落。

而残图的其他位置,却依旧是空白一片,仿佛还有许多没有出现的画面。

我努力的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整个人似乎都沧桑了许多,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传承了骷髅的一切,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像是我自己的经历,才会让我有这种感觉。

我的目光一扫穆青山,随即手中忽然出现了几根银针,接着就看到我的手臂一挥,随即数道闪着光芒的银针十分精确的刺入穆青山的身躯数个穴位处。

随即从我体内有一股极其纯粹的生机气息不断的瞬间我的手指涌入银针,接着又涌入穆青山的体内。

穆青山的气息不断的恢复,转眼之间,一直双目紧闭的穆青山,猛然间睁开了双目。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气息忽然间再次暴涨。

原本还只是玄级中期的穆青山,就在这一刻,他体内的气息连续突破,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他的气息竟然直接从玄级中期一跃而到了玄级巅峰。

即便是我,都感到无比的震惊。

不过想到之前燕都春秋图之上发出的那阵神秘的气息,不仅让我的伤势几乎痊愈,也给穆青山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刚刚,我又将我体内最纯粹的生机气息输入他的体内,这才让他的实力连续突破。

“张泽!”穆青山也感受到了体内更加雄厚的气息,顿时双目中充满了激动。

我微微点了点头,此刻的穆青山已经彻底的康复,我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就在这时候,忽然数道强大的气息齐齐朝着中央别墅方向而来。

我的眉头一挑,十分清楚,这些气息都是麒麟带来的鬼门强者。

我不清楚之前发生的一切到底经历了多久,精神力释放,很快整个别墅都在我的感知中。

好在麒麟并没有动穆家的人,只是此刻麒麟已经带领鬼门强者朝着中央别墅逼近,眼看就要冲入别墅了。

穆青山也明显感受到了外面数道强大的气息,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起来。

外面那些气息,竟然有一半的强者,气息都跟现在的他一样。

其中,还有一道更加强大的气息。

“张泽,滚出来受死!”麒麟的声音忽然间响起。

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一股强大的气劲袭来,中央别墅的大门,直接被强行撞开。

转眼之间,十多道强大无比的身影涌入中央别墅。

我和穆青山迈步而出,当麒麟看到我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强烈的杀机。

而麒麟身后的那十多道玄级巅峰和后期的强者,一个个看向我的目光也极其的不善,似乎只要麒麟一句话,他们就会齐齐冲向我。

“鬼门叛徒张泽,将残图交出来,我或许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否则,死!”麒麟目光死死的盯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的目光中闪过一道强烈的寒芒,随即将我的气息瞬间释放。

就在我将地级之境气息释放的瞬间,麒麟面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而他身后的那十多道玄级强者,更是惊恐不已。

在鬼门第一基地,只有麒麟这样一名地级的强者,但此刻,他们竟然从我的身上也感受到了地级的气息,而我身上的气息,隐隐要比麒麟身上散发的气息更加的强大。

“我本就是被鬼门强行带去鬼门,什么时候有答应过要成为鬼门的一员?既然如此,又何谈背叛?”我背负双手,没有丝毫畏惧的看向麒麟。

麒麟是地级初期的强者,我虽然也是地级初期的境界,但爆发的气息却直逼地级中期。

麒麟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虽然已经知道了我的实力入了地级,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我不过刚刚破境入地级,就拥有了地级中期的气息,这也意味着,我拥有地级中期的战斗力。

他如何甘心?

麒麟忽然想到了燕都春秋图,心中暗暗道:“一定是燕都春秋图,他一定是得到了残图的秘密!”

“张泽,我不管你到底是不是背叛了鬼门,但现在我关心的不是这一点,而是你带走的燕都春秋图,这本就是我鬼门通过正当竞拍得到的物品,你却占为己有,又是何意?”麒麟盯着我冷冷的说道。

我已经感知到了麒麟的气势软了几分,他也明白,想要从我手中强行夺走燕都春秋图,很难。

我冷笑一声说道:“我只知道竞拍成功燕都春秋图的人,已经离开了鬼门,既然你是要找残图,应该去找他才对,找我做什么?我手中又没有残图。”

“你找死!”听到我的话,麒麟顿时大怒。

当初竞拍燕都春秋图的人就是杨风,但杨风也已经叛出了鬼门,跟随了我,就在今天,他和孤毒已经离开了米方。

麒麟想要找到他们,很难!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