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是谁

此刻正在对穆青山治疗中的我,也已经感受到了忽然出现在穆家庄园内的十多道无比强大的气息。

为首之人,气息更是恐怖到了极点,竟然是地级之境。

除此之外,他的身后还站着十多号玄级巅峰和后期的强者,每一个强者的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气息。

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凝重了起来,就在之前,我才刚刚解决了钱振江,而他就是因为服用了一颗超级红丸,原本玄级巅峰极境的他,竟然能与战斗力堪比地级中期的我交手这么长时间。

现在却一下子出现了十多号强者,虽然只有为首的那人实力为地级之境,但即便如此,已经是一股强大的战斗力了。

关键是,我还清楚这些人来自鬼门。

为首之人,正是鬼门第一基地守门人,麒麟。

此刻的麒麟眼中充满寒芒,穆家庄园内的那些人,忽然有种他就是这片天地的帝王的荒唐感觉,但麒麟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让他们不得不产生这种错觉。

穆家众人,一个个脸色都十分苍白了起来。

他们都十分清楚,我正在对穆青山施救,若是这时候被打扰,谁知道穆青山能不能活过来。

然而麒麟到场之后,却看都不看穆家庄园内的那些人一眼,目光死死的盯着我所在的那栋别墅,显然,我才是他的目标。

此刻,穆青山的治疗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已经燃烧了太多的精血,只要再坚持一小段时间,即便我的治疗消失,穆青山的命至少可以保住,等我再对他治疗,他一定不会有事。

可关键是麒麟未必会再给我一段时间,而此刻,因为我燃烧自己的精血对穆青山施救,体内消耗极大,这时候别说是地级中期的战斗力,恐怕就是地级初期的战斗力,都未必能发挥出来。

难道,今天我真的就要死在这里?

想到我不过活了短短二十多年,就连人生三分之一都未过去,就要死在麒麟的手中,我忽然十分不甘心了起来。

此刻的我,依旧在疯狂的燃烧自己的精血,不断的运行大道天衍经,即便是死,我也要先将穆青山救活。

“给我炼!”我怒吼一声,更加疯狂了起来,一股股强大的生机不断的被输入穆青山的体内。

正在穆家庄园的麒麟,此刻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生机从别墅内爆发,他的眉头顿时深深皱了起来。

对于我如今的实力,他已经十分清楚,即便是他,也未必能轻易的将我斩杀,所以才会带领这么多玄级巅峰和后期的强者来找我,就是为了将我斩杀与此,并从我的手中将燕都春秋图夺走。

“你,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麒麟忽然对身边的一名玄级巅峰强者吩咐一声。

那强者听到麒麟的话后,也不敢怠慢,连忙回应了一声,便朝着穆家中央别墅而去。

穆家众人一个个都是面色苍白,有人想要去阻止那强者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此刻他仿佛肩上压着一座大山,即便他已经是最强状态了,但却依旧无法移动一步。

这就是这群强者威压带来的震慑吗?

在场的所有人眼中都充满了震惊,一个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鬼门强者一步步朝着别墅踏入。

就在那玄级巅峰的强者刚刚打开别墅门的瞬间,一道恐怖的气息席卷而来,瞬间冲向这玄级巅峰强者。

“滚!”

一道冷漠充满杀机,如同实质般的箭矢一般,让这名鬼门玄级巅峰强者直接一口血喷出,随即整个人朝着外面倒飞了出去。

一个字,就将一名玄级巅峰强者震退,无数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震惊。

尤其是鬼门的众强者,他们虽然知道我很强,但却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只是一个字,就震伤一名玄级巅峰强者。

而麒麟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他原本带领鬼门第一基地强者,就是为了击杀我,但此刻看来,想要轻易的将我斩杀,似乎很难。

这段时间,其实他一直都在寻找我的下落,甚至在米方布置这一切,还对省城四大家族许诺,一旦将我击杀,会给他们带去无比丰厚的利益。

他之所以布置这一切,就是因为之前,鬼门第一基地的巅峰强者全都在执行任务还没有结束,他一直在等待这些巅峰强者执行完任务,才第一时间带领他们来找我。

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我的强大出乎他的意料。

“大人,对不起,他实力太强,我没办法进入别墅。”刚刚那名被我震伤的鬼门玄级巅峰强者,走到麒麟身边,低声说道。

此刻谁都感觉到了麒麟身上的怒火,他努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制下去,良久才平息。

他目光一寒,冷漠的看向中央别墅,怒喝道:“张泽,如果你不想连累穆家的人,现在就滚出来,否则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然而我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威胁一般,依旧在对穆青山进行治疗,这时候我也是表现出对穆家的重视,穆家越是危险,只有我表现的对穆家之人漠不关心,麒麟才会拿我没有办法。

其实此刻我也是虚张声势,本就因为燃烧精血,实力大减,刚刚在那名玄级巅峰强者踏入别墅的瞬间,我直接燃烧自己的精血,来爆发我的至强一击,虽然击退了那强者,但却让我反噬很重,此刻我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没有人能感受到此刻我的心情,对于穆青山,我是一定要治疗。

“哇!”

眼看我的气息就要消耗殆尽,就在这时候,我忽然一口血喷出,直接喷在了放在我面前的那个精致的檀香木盒。

就在这一瞬间,檀香木盒忽然间自动打开,刚刚我喷到盒子上的鲜血,此刻竟然像是被海绵吸附一般,瞬间融入到了燕都春秋图当中。

已经融合两幅残图的燕都春秋图,其上忽然精芒大盛,一股浩瀚的气息笼罩我的全身。

刚刚还因为消耗极大,但此刻,在这股气息的笼罩我,我体内的气息竟然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不断的恢复。

这种强大的恢复速度,让我震惊不已,即便是我将大道天衍经发挥到了极致,但也无法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恢复速度。

就连我身边的穆青山,竟然也受到了这股神秘气息的作用,原本苍白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血色。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短短数秒之内,穆青山的生机再度恢复,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我却感受到了贮存在他体内的强大生机和能量。

而我,也在短短的数秒之内,原本燃烧的精血恢复了大半,而气息也稳健了许多。

但偏偏眼看我就要彻底恢复的时候,残图之上的精芒忽然消失,而刚刚那股浩瀚的气息也瞬间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以至于我残图的精芒消失,我都还未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

就在这时候,我的眼前忽然一黑,下一瞬,我睁开眼,就惊恐的发现,我竟然已经不在穆家中央别墅了。

我不知道我这是在什么地方,但却感受到了一股无比令人压抑的感觉,我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一般。

四周是一片荒滩,仿佛是诸神的战场,天空是灰色的,没有日月,只有无尽的灰暗。

“我是谁?”就在我还没有从那震惊中回过神的时候,忽然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在我身后突兀响起。

这一刻,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艰难的转过身,就看到一具骷髅出现,此刻骷髅竟然正一步步的朝着我的方向而来。

骷髅的两个眼窝处,有两团宛如黑洞一般的能量漩涡。

此刻直直的对着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我。

骷髅的身上没有一丝气息,但我却有种感觉,若是骷髅想要我的命,只要他一个念头,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种感觉非常的突兀,也十分的荒唐,但我却毫不怀疑此刻的感觉。

只是一念之间,我已经凭空出现在这里,甚至不清楚自己所在的这片陌生的天地,又是何方?

“我是谁?医道皇者又是何人?”一道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再度从骷髅的口中说出。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就连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骷髅距离我越来越近,就在这时候,我试图躲开的时候,那骷髅忽然化作一道残影。

“你是何人?”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便发现自己的身躯已经被一条骷髅手臂抓着高高举了起来。

这一刻,我终于确定了骷髅的恐怖,毫无气息,但却能随意掌控一名地级强者的生死,这种手段,恐怕就算是天级强者,也不过如此吧?

我想要发出声音,但喉咙正被对方死死的抓住,根本没办法说出一句话。

“死!”

见我不说话,骷髅口中忽然冷漠无比的说出一个字。

下一秒,我就感觉到骷髅抓在我脖子处的力道越来越大,仿佛下一瞬,我就要死了。

感受到自己的生机即将消失,我忽然十分不甘心了起来,好不容易让穆青山恢复了生机,而我自己也恢复了大半,但却莫名的出现在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地方,刚来到这里,就要被扼杀了。

我的脖颈被骨指洞穿 ,鲜血顺着骨指流淌了下去,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我的全身,我的意识也在慢慢的消散。

真的就要这样死了吗?

就算是死在了鬼门强者的手中,也就罢了,可偏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就在我以为自己死的时候,骷髅抓在我喉咙处的手臂忽然松开,我的身体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可是我的脖颈已经被骷髅骨指洞穿,即便他放开了我又如何?这种伤势,只有死路一条。

“我知道我是谁了,我就是医道皇者,天下医道,我为皇!”

骷髅口中忽然说出这样一番话,随即又看向了我,开口道:“我乃医道皇者,即便是死人,也能救活!”

骷髅话音刚落,只见他的手中凭空出现几根银针,纷纷落入我的脖子上,随即在我的震惊中,一股浩瀚的气息从他双目能量漩涡中,顺着他的骨臂缓缓输入银针,接着输入我的体内。

我本越来越弱的生机,在这一刻,却忽然间十分强大了起来。

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脖子上原本被骷髅洞穿的位置,竟然在慢慢的恢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