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五十五章 放你一马

就在任家和钟家强者冲向我的瞬间,一名钱家掌权者怒喝道:“钱家所有人,为家主报仇!”

伴随着这名钱家掌权者的怒吼,数道钱家强者纷纷向我冲了过来。

然而他们几方强者还没有冲到我面前,我的身体已经化作了一道残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我的身体穿梭于三大家家族强者中间,每当我出现在一人面前的时候,只见我随手一拳挥出,我的拳头要么是打在脸上,要么是打在胸膛,要么是打在脖子上,每一个被我攻击命中的强者,都会瞬间倒飞出去,再无站起来的力量。

不远处正在看戏的其他省市的强者,当他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已经彻底的被惊呆。

那么多的强者,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碰触到我的身体,就被我的攻击命中击飞。

“人类真的可以这么强吗?”有人喃喃低语道。

之前还被我一拳击飞的柳浙,此刻也彻底的傻眼,他忽然明白了我为何根本不会多看他一眼,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若是之前我一拳击飞他的时候,真的用了全力,他还能站在那里看眼前如此震撼恐怖的一幕吗?

厉风云站在原地,身体无法遏制的在颤抖,他忽然十分激动了起来,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

他庆幸自己的选择,否则现在厉家强者也会遭遇如此强大的攻击和重创。

厉风云直到这时候才清楚,他与我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半年前,他还能与我疯狂的一战,但现在,他已经没有资格与我交手了。

因为他根本就无法承受我的一击。

短短数十秒,满地都是钟家、任家、钱家的强者。

唯独任凯杰和钟皇两人还站着,并不是我的攻击对他们无效,而是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攻击他们。

任凯杰和钟皇看向我的眼神中布满了恐惧,两人站在满地都是人的地面上,身体都在颤抖。

钟皇心中无比的后悔,半年前,他就曾经错过了榜上我的大腿,那时候我加入了鬼门,多么强大的势力?

可如今他在感知到了残图融合而释放出的强大能量之后,来到了穆家,但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我。

任凯杰内心同样无比后悔,我们之间原本可以交好的,且不说他曾经帮助过我将陆一菲和陆一凡从林氏集团手中解救了出来,就凭借他儿子任山与我之间的关系,我也不可能对任家怎样。

而且就在刚刚,任山还劝说过任凯杰,但他却没有听,反而让任家所有强者动手,结果这么多人还没有碰触到我的身体,自己就已经倒在了地上,重伤无数。

我身后的穆青山,看着这一幕,内心激动不已,双目通红一片。

就在我来到穆家的这段时间里,我不仅从鬼门强者手中将穆家众人解救了出来,还治好了他的伤势,甚至还让他的实力得到了连续突破,直接达到了玄级中期。

现在,这么多顶尖豪门来袭,却被我一人震退。

原本还有些穆家的人对我有意见,毕竟穆青山为了我,差点就连整个穆家都被抹除,但现在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心中都是震撼无比,同时自豪无比。

在这里,可是还有整个江陵省最强大的家族,此刻他们家主人物亲自带领家族强者到来,都无法抵挡我一人之力。

“原本我想要给你们一个机会,但当机会放在你们眼前的时候,是你们自己不珍惜。”我忽然看向任凯杰和钟皇说道。

我可以动厉家,可以动钱家,毕竟这两大家族都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我却不想动任家和钟家。

当初任山为了帮助我,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回到家族,这份恩情,我无法忘记。

而钟家,是陆一菲和陆一凡的家族。

这两个女人对我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女人,尤其是陆一凡,更是我心爱的女人,我也不想让她们失望难过,不想覆灭钟家,但钟皇却想要从我手中夺走宝物。

为了得到燕都春秋图,我可是差点就死在了燕京四大家族的强者手中。

所以说,我内心也十分的挣扎和煎熬。

“钟皇,你自裁吧!”半晌,我忽然看向钟皇说道。

钟皇是钟家家主,我可以饶恕钟家,但却无法饶恕钟皇。

即便陆一凡和陆一菲知道这件事后会恨我,我也无怨无悔。

我没有灭钟家,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

听到我的话,钟皇脸色十分难看。

刚刚我的战斗力,他已经十分的清楚,即便是江陵省第一强者钱振江,都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在三大家族强者的连手中,还能不受一点伤,此刻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即便他再强大,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张泽,我是陆一菲和陆一凡的大爷爷,你不能动我,否则陆一菲和陆一凡一定不会原谅你的。”钟皇忽然有些急了,冲着我怒吼了起来。

我嗤笑一声,地级强者的气息瞬间释放而出,强大的气息压在钟皇的身上。

钟皇只觉得自己的双肩之上压上了万斤巨石,身体不由的躬了起来。

他红着双目,死死的盯着我。

我没有丝毫的怜悯,对钟皇说道:“有些事情错了,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是今天,当你带领钟家强者来到穆家开始,你就已经错了,而且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我是很在乎陆一菲和陆一凡的想法,但我们之间的早就两清了,我不欠她们,你想要用她们来劝说我饶过你,这不可能,你自废修为,从此往后,不得踏入米方一步。”

原本我是想要直接抹杀钟皇的,但想到了陆一菲和陆一凡,我的心依旧软了几分,只是让他自废修为,依旧能活着。

听到我的话,钟皇面如死灰。

他十分清楚,我是不可能放过他,让他自废修为,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宽恕。

钟皇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双目中血红一片,咬牙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决定我的生死?”

钟皇像是魔怔了一般,情绪忽然十分激动了起来,他双目死死的盯着我,咬牙说道:“想要我自废修为,这不可能,你若是想要动手,尽管亲自动手,别告诉我,你是怕自己动手,等以后被陆一菲和陆一凡知道了,她们不会原谅你。”

都到了这种地步,钟皇依旧如此,倒是让我十分失望了起来。

原本我以为他是大人物,明白成王败寇的道理,也愿赌服输,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偏执。

我忽然闭上了双目,内心也是十分煎熬,就在我睁开双目的瞬间,我猛然间一踏地面,被镶嵌进入地面的一颗石子瞬间飞起,随即我用力一踢。

“噗!”

那颗石子像是一颗子弹一般,瞬间射入钟皇的丹田。

就在石子射入钟皇丹田的瞬间,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原本还是玄级中期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钟皇瞪大了双目,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自己的丹田处一个血洞出现,他的双目中充满了绝望。

“你……你竟然真的对我动手!”钟皇不可思议的说道。

我只是淡淡的扫了钟皇一眼,对我而言,钟皇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废人而已,即便留他一命,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任凯杰已经被我刚刚一脚飞石废除钟皇修为的手段吓懵了。

但他终究是任家这一代最优秀者,眼中虽然充满了震惊,但依旧很快平静了下来。

他忽然看了任山一眼,随即自嘲的一笑,看向我说道:“是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但是我不后悔,即便让我重新在选择一次,我依旧会带人来穆家。”

任凯杰话音落下,手掌一翻,忽然一把泛着幽光的匕首出现。

“爸!”

任山似乎已经猜到了任凯杰要做什么,大惊失色,怒吼道:“不要!”

然而他喊出这一声的时候,已经迟了,任凯杰已经高高举起了匕首,直接朝着自己的心脏位置刺了过去。

我皱了皱眉,就在这时候,随手一挥,随即一颗石子飞向任凯杰手中的那把匕首。

“铛!”

一道清脆的石头碰撞金属的声音响起,随即就看到任凯杰手中的匕首已经被这颗蕴含巨力的石子击飞了出去。

而刚刚,匕首的尖部,已经如此了任凯杰胸膛的皮肤,只要我的速度再慢一点,匕首就会穿透心脏。

任凯杰一脸惊讶的看向我,任山也是一脸激动,连忙冲到了任凯杰的身边。

我一脸平静的看向任凯杰,说道:“这一次,我可以放过你,就当做是当年,你帮助我解决了林氏集团强娶陆家姐妹的恩情,若是今后,任家再招惹我,那我绝对不会在放过你。”

听到我的话,任山一脸复杂,他当然清楚,我之所以这样做,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他。

任凯杰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劫后余生的欢喜,而是看向我说道:“你放心,今后凡是跟你有关的人和物,我都绝对不会牵连进去!我们走!”

任凯杰说完,转身就走,任家众人,纷纷跟随他一起离开。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