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五十章 残图融合

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了起来,秦飞一脸期待的看着我,而他手中还紧紧握着一个精致的檀香木盒,里面正装着就连鬼门老板都想要得到的燕都春秋图。

而我这时候也沉默了下来,一言不发。

此刻我内心也十分的挣扎,我想要得到残图,但却需要用帮助秦家复仇来交换。

只是秦家的情况实在太过复杂,毕竟曾经是站在燕京顶峰的顶尖家族,就连如此强大的家族都被隐世家族的宇文拓一击废除修为,更何况是我。

想到这里,我终于确定了我的答案。

我虽然想要得到燕都春秋图的残图,但却需要面对隐世家族这种就连我都完全不知道底细的强大实力做对手,这简直就是在冒险,而且还是冒着生命危险。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一脸释然,在秦飞的期待中,我微微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秦老板,我是很想要得到燕都春秋图,但若是让我用我身边之人的性命来承担这份责任,我做不到,就连曾经站在燕京巅峰的秦家家主,都被宇文家族的强者一击废除修为,以我如今的实力,根本做不到,我暂时还不想得罪这么强大的敌人。”

听到我的话后,秦飞的眼中满是失望。

他整个人在这一刻,仿佛都苍老了好几岁,脸上一片苍白。

“如果我再退一步,只让你帮我杀宇文拓,你愿意吗?”秦飞忽然又十分不甘心的看向我问道。

我能感受到秦飞的期待,他既然对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显然清楚我的潜力,他肯定也是因为看重我的潜力,才会找我,提出为秦家报仇。

然而我依旧摇头,十分坚定说道:“秦老板,十分抱歉!我真的无法帮助秦家报仇。”

秦飞惨然一笑,但眼中却充满了浓浓的哀伤,他缓缓开口说道:“是我强人所难了,也是,你虽然极有潜力,且不说隐世家族宇文家族,就是燕京四大家族,对你而言,也是十分强大的存在,我却不仅仅是想要让你帮助我诛杀四大家族的家主,甚至还想要让你斩杀宇文拓,是我想多了。”

看着秦飞悲伤的样子,我的心忽然软了几分。

其实我十分理解秦飞的心情,当初我父母被李杰安排强者去昌市劫持的时候,在我知道之后都充满了怒火,更别说是整个秦家被灭族,而他的父亲也被废除修为。

虽然我同情秦飞,但却依旧不能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燕都春秋图,就让整个暗影陪着我冒险,面对强大的敌人。

暗影必然是我手中的势力,一旦我与燕京四大家族交恶,那整个暗影也会成为四大家族的头号敌人。

不管怎样,让我斩杀四大家族的家主,都是不肯能的事情,牵扯太大。

“唉!”

秦飞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即起身说道:“罢了!既然如此,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秦飞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只是让我惊讶的是,他竟然将装有燕都春秋图的那个檀香木盒留在了茶几上,我连忙拿起檀香木盒,对着秦飞说道:“秦老板,你的东西忘带了!”

然而秦飞只是冲着我一笑,十分友善的那种笑容,随即说道:“张泽,你是我平生所见年轻一辈中,最有潜力的一人,你的未来不可限量,看在你也是米方走出去的后辈,我提醒你一句,在实力没有达到地级巅峰之前,千万不要触动隐世家族的利益,他们真的非常的强大,即便二十年前,我父亲地级后期的实力,都无法抵挡宇文拓的一击,可想而知隐世家族强者的强大。”

说道这里,他忽然又看了眼我手中的檀香木盒,释然一笑,说道:“我或许也是时候该放弃报仇了二十年前,秦家还存在,在失去了我父亲这样的顶尖强者之后,都无法抵挡四大家族的联手,更别说是如今,秦家只有我和笑笑两人,想要报仇,更没有希望,这幅残图与我而言,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就送给你了,只是,我希望,若是有一天,你和四大家族结怨,若是真的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可以告诉我一声,若是那时候我还活着,我希望可以与你并肩作战,就算是死,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听到秦飞的话,我心中充满了震惊。

他竟然将残图送给我?

而且只是向我提出一个请求,而且还是在我与四大家族结怨的时候,让我告诉他,他会带着秦家残余势力和我一起面对四大家族。

秦飞说话,很是潇洒的转身,右手在虚空挥了挥,说道:“走了!”

说吧,秦飞已经拉开别墅的门走出了房间。

顿时整栋别墅都剩下了我一个人,低头看着手中的檀香木盒,我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当初为了得到第一幅残图,我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甚至叛出鬼门,遭遇鬼门强者追杀,才终于保住了第一幅残图,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才过去多久,我竟然就得到了第二幅残图,而且没有任何的危险,竟然是别人直接送给我。

燕都春秋图一共有三幅残图,如今我手中却已经有了两幅,只要得到最后一幅,那残图中隐藏的那个秘密,也会现世。

得残图者得天下,虽然只是一个传说,但却依旧让我期待无比。

只是轻而易举的得到了第二幅残图,我的心情却十分的沉重。

是因为秦家吗?

“放心,若是真的有一天,我和燕京四大家族到了不死不休的那一步,我一定会通知你,也会与你联手,一起覆灭燕京四大家族。”

我忽然低声说道,随即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定,缓缓开口:“就算是宇文家族,同样如此,若是真的到了死战的那一步,宇文家族,灭!”

我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秦飞的承诺,只是他已经离开,无法听到我说的这些话。

不管怎样,今天与秦飞相见,算是天大的好事一件。

如今我手中已经有了两幅燕都春秋图,只剩下最后一幅残图,就能凑齐整幅燕都春秋图了。

我脑海中还有秦飞离开前告诫我的那句话,在我实力未达到地级巅峰之前,千万不要触动隐世家族的利益。

秦飞的父亲只是问了一句来我秦家何事,就被宇文拓一击废除修为,可想而知隐世家族的强大和冷漠。

在这种势力强者的眼中,即便是燕京四大家族的强者,也不过是蝼蚁吧?

想到这里,我忽然又想到了我如今的处境,顿时对实力更加渴望了起来。

我独自待在别墅,一手拿着第一幅燕都春秋图的残图,另一手拿着第二幅燕都春秋图。

就在我拿出这两幅残图的瞬间,忽然一股毁灭的气息从残图之上爆发。

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震荡而去,我心中大惊,这两幅残图放在一起的时候,上面所爆发的能量,远远超过了单独两幅残图之上加起来的能量。

然而就在这时候,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刚刚一起被我放入檀香木盒的两幅残图,从上面发出一道精芒,此刻两幅残图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太阳一般,发出一道极其刺眼的光芒,如此刺眼的光芒,让我根本无法看清上面发生了什么,只能躲看目光。

与此同时,那股强大的能量从那团刺目的光芒中释放了出来,如此强大的气息,还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即便是我当初遇到的上官元龙的父亲,也没有如此强大的气息。

好在这里是米方,并没有那么多的顶尖强者,否则如此强大的气息一旦释放出去,必然会遭遇无数强者的垂涎。

但即便如此,依旧让无数米方和附近城市的顶尖强者感知到了这股强大的能量。

穆家庄园,所有人都是震撼的看着我所居住的那栋别墅。

因为从外面看,整栋别墅都沐浴在精芒之中,宛如人间仙境一般,而且那股强大的气息实在太明显,即便是实力普通的强者,也能感知到其中的蕴含的强大能量。

穆青山同样瞪大了双目,死死的盯着别墅,心中震撼无比,所有穆家的人都清楚,这动静是我制造出来的。

穆青山目光一扫穆家众人,随即开口说道:“穆家所有人听令,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列为穆家等级最高的秘密,一旦有谁敢泄漏出去半分这里的事情,即便是天涯海角,我也会亲自找到,并且将之击杀。”

说罢,一股浩瀚的气息从穆青山的身上释放,威压在每一个在场穆家之人的身上,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股强大的杀机所笼罩,似乎只要穆青山一个念头,就能斩杀他们,所有人都是不由的浑身一颤。

“是!”所有人立马齐声高喝道。

别说穆青山叮嘱,就算他不叮嘱,穆家的人也不敢泄漏这里的事情,我的强大他们已经见识到了,若是真的因为泄漏消息而得罪我,那只有死路一条。

此刻,省城钟家,一栋中央独栋别墅内,一个白发老者正在修炼,猛然间睁开了双目,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喃喃自语道:“是米方!好强的气息,难道是有顶尖强者出世?”

厉家,厉风云,同样一脸震惊的看向米方方向,声音极其凝重,说道:“好强的动静,到底是什么人?”

任家和钱家,同样如此,他们是省城的四大家族,也是米方附近最强的四大势力,他们身为四大家族的顶尖强者,对于这股强大的能量,十分的熟悉。

“走,去米方!”

……

我不知道的是,两幅残图制造的动静,竟然吸引了无数顶尖强者全部朝着米方而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