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四十二章 娶她为妻

听到穆婉婷的话,我才忽然想起,之前穆青山也是伤势极重。

尤其是这段时间,鬼门强者入驻穆家的这几天里,穆青山作为家主,一直都是受到打击最大的那个人。

他的实力放在米方或许很强,但是放眼整个华夏,却依旧是那种不入流的高手,或许就连黄级巅峰实力都没有。

然而前几天,他所面对的敌人却全都是实力为玄级巅峰的强者,在他们的折磨下,能活着都是奇迹。

“你放心,有我在,穆家主一定不会有事的。”我沉声说道,一脸自信。

穆婉婷也只是以为我是在安慰她,并没有几分相信。

如果是以前,在听到穆青山的伤势极重,以后再也无法恢复巅峰实力了,我肯定会想办法来帮助穆青山,让他的伤势好一些,但就在几个小时前,我才刚刚用大道天衍经,治好了孤毒和杨风,他们的实力本就是玄级中期,我都能治好,更别说是实力未必能达到黄级巅峰的穆青山。

“我们先去看看穆家主!”我看着穆婉婷说道。

很快,我跟随她来到了穆青山的住处,此刻整个穆家的嫡系全都在别墅内,看到穆婉婷带着我进来,众人纷纷起身。

显然,之前再与那些鬼门强者交手的时候,他们已经看到了我的强大,此刻再看我的时候,神色中都是充满了畏惧。

我没有理会穆家其他人,而是快步走到了穆青山的身边。

果然就像是穆婉婷说的那样,穆青山此刻的气息十分的弱,伤势也是极重,看来这段时间没有少受那些鬼门强者的折磨。

穆青山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着白大褂的老者,就是穆婉婷口中的张大夫,也是之前对孤毒和杨风施救的那医生。

“张先生!”张大夫对我的态度也十分的恭敬。

我微微点头,走到穆青山的面前,看着穆青山此刻虚弱的样子,心情十分的沉重。

他之所以受到如此重伤,都是因为我。

他只不过就是一个稍稍有点实力的老人而已,但鬼门的那些玄级巅峰强者,竟然对他动手,让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一刻,我整个人都被怒火充斥着全身,忽然有种想要爆发的冲动。

因为通过精神力感知,穆青山的五五脏六腑全都已经出血,内脏出血,可想而知他的伤势有多重。

穆家众人都是一脸悲伤,张大夫这时候看着我说道:“穆家主的伤势极重,我已经尽力了,他的时日也不多了,恐怕最多能再撑一周。”

听到张大夫的话,穆婉婷顿时急了,一下子情绪激动的拉住了张大夫的手臂,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哭着说道:“张大夫,你不是说,可以治好爷爷吗?只是实力不能回复到巅峰而已吗?”

张大夫叹了口气:“穆小姐,之前我也只是粗略的检查,给出的初步诊断结果,但随后的精细检查之后,才知道,穆家主的许多脏器都已经受到重伤,如果不是因为他从小就练武,身体素质比较好,恐怕他也未必能活着,总之一句话,他现在能活着,都是奇迹,你们节哀!”

“不!”

穆婉婷听到张大夫的话后,顿时情绪更加激动了起来,哭着说道:“不可能!我爷爷怎么会伤的这么重?他一定会好起来的,你骗我!爷爷一定会好起来的,对不对?”

穆婉婷哭的稀里哗啦,一些穆家的女子,也都低声啜泣了起来。

然而这时候,穆青山脸上却没有一丝悲伤,柔和的一笑,看向穆婉婷说道:“婉婷,你别这样,人生自古谁无死?我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今后,穆家就靠你们了!不要悲伤,也不要难过,时间会抚平一切悲伤的,爷爷会在天上看着穆家,庇佑穆家,庇佑你们。”

穆青山说完这句话,忽然就猛咳了起来,忽然哇的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穆婉婷顿时都吓呆了,一下子扑到穆青山的身上哭了起来:“爷爷,你别吓我,你别吓我……”

穆家其他众人也纷纷默默流泪,许多女性都已经哭出了声音。

而我从进入房间开始,就始终释放自己的精神力,来感知穆青山的伤势。

如今对他的伤势也清楚了,除了五脏六腑的伤势之外,还有一些外伤,不过外伤倒是没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凭借我大道天衍经的功效,明天就能彻底的康复,但现在麻烦的是他的许多脏器的伤势,我没有把握。

即便孤毒和杨风都被我治好了,但那也是因为他们的伤势几乎都是外伤,内部脏器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势,即便是我本人,也从未有过脏器受伤的时候,所以究竟能不能通过大道天衍经的功效治好穆青山,我也不能保证。

虽然不能保证,但我却知道,我现在是能治好穆青山的唯一希望。

想到这里,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沉声说道:“你们都不要哭了,穆家主不会有事的。”

听到我的话,穆家一个年轻女子,是穆婉婷的一个表妹,此刻愤怒的看着我说道:“你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你,我外公也不会遭遇这么重的伤势,这一切都是你!都怪你!”

这女子情绪十分的激动,一边对着我愤怒的吼着,一边哭着。

我能感受到对方的悲伤,心中顿时十分愧疚了起来,她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才造成了穆家如今的一切,也让穆青山伤势极重。

那女子的父母见状,也是大惊失色,她父亲连忙上前拉住了那个女孩,说道:“小溪,不要说了!”

小溪的父亲这时候也看向我,眼神中明显有畏惧,说道:“张先生,我女儿也是悲伤过度,你不要在意!”

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她说的没错,穆家今天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张泽,是我对不起穆家,对不起穆家主!对不起!”

说完,我目光一扫穆家众人,随即躬身,真诚的道歉。

看到我的举动,众人都有些意外,似乎没有想到我这样的强者,竟然真的会向穆家道歉。

不过许多人看向我的眼神都有畏惧,但也有许多人看向我的眼神中都是冰冷如霜,因为穆家的一切,都是因为我。

就在这时候,穆青山忽然呵斥道:“都给我闭嘴!”

他显然十分愤怒,呵斥完这一声后,又是猛烈的咳嗽,穆婉婷连忙上前拍着他的后背好一会儿,穆青山脸色才好了许多。

他目光一扫众人,中气十足,怒喝道:“我穆家一向都是以忠义家族自居,张泽并不欠我们什么,就算要怪,那也要怪那些鬼门的强者,是他们伤害了我,伤害了我们穆家,张泽离开米方前,就放心的将他手中的一切都交给我们穆家,这是对我们穆家的信任,即便鬼门强者是为了找张泽而来,但这依旧不能怪张泽!今后如果谁敢再对张泽不敬,那我穆青山就没有你这个家人!”

穆青山怒喝完这一声之后,又再次咳嗽了起来,这一次,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之前呵斥我的那个女孩,这时候也急了,哭着冲了上前,对着穆青山说道:“外公,小溪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对他不敬了,你别生气,你别生气,小溪知道错了。”

穆青山拉着小溪的手,柔和的说道:“小溪,外公不怪你,以后,穆家就要看你们这些小辈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站在一边。

等安慰好了小溪之后,穆青山忽然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散了吧!我虽然没有几天了,但穆家还在,穆家就是我这一生的心血,不能因为我的重伤而有任何的影响,你们都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听到穆青山的话,穆家众人即便再有不舍,但依旧听了穆青山的命令,一个个转身离开。

顿时整个房间就剩下了我和穆青山,还有张大夫和穆婉婷四人。

穆青山这时候看了眼穆婉婷和张大夫,说道:“婉婷,张大夫,你们也去吧!我和张泽聊几句,就休息了!”

张大夫和穆婉婷离开后,穆青山才看向了我。

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怨念,只有欣赏。

他拉着我的手,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张泽,当初我就知道,你是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以你如今的实力,恐怕就是放眼整个省城,都没有一个人是你的对手。”

我的心情十分的沉重,看着穆青山说道:“穆家主,你先别说话,我现在就给你瞧瞧病情!”

听到我的话,穆青山摇了摇头,似乎根本没有听清楚我说了什么,依旧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放,眼神中忽然带了几分哀求,一脸认真的看向我说道:“张泽,等我死后,我希望你能娶婉婷为妻,先别急着拒绝,你听我说。”

穆青山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还没有来得及拒绝,他就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对婉婷就像是对妹妹一样,没有任何的异心,也知道你的潜力很大,今后即便是燕京,你也会很好,但我就婉婷这么一个嫡系孙女,她从小就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实在放心不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婉婷其实还是挺喜欢你的,我希望,等我死后,你能娶她为妻,张泽,答应我,好不好?”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