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十四章 卫生间尴尬事件

声音的主人是李杰,听见他的话,我一时间恍然大悟,他怎么知道我遇到事了?答案肯定只有一个,那就是邹豪是受他之托帮我解决了麻烦。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回应道:“李叔,我没事。”

与此同时,我满脑子都是疑惑,在任山的饭店发生的事情,李杰是怎么知道的?

李杰似乎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笑呵呵的说道:“你一定很疑惑我是怎么知道你遇到事情的,也不瞒你,当初为了让大山武道馆的人答应调解,我用了一些手段,你从派出所出来后,我怕大山武道馆的人报复你,所以安排人暗中保护你,想着等过段时间没问题了,就让人撤了,可没想到的是大山武道馆的人没有找你麻烦,反而被道上的小混混给欺负了。”

听了李杰的话,我说不上的难受,是心里不舒服,虽说是他帮了我,可任谁被人暗中跟着,都不会舒服。

如果之前我还觉得伊婉儿和韦洪的担忧有些过了,现在却丝毫不这样想,李杰嘴上说给我时间考虑要不要跟着他干,可现在却暗中安排人跟踪我,名义上是暗中保护我不受大山武道馆的报复,可谁知道他这算不算是威胁呢?

我可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李杰用手段迫使大山武道馆答应和解,对我来说就已经是很大的帮助了,李杰如果没有目的,怎么可能会亲自去接我?又怎么可能会暗中安排人保护我?有怎么可能会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派人来帮我?

从邹豪的样子和行事风格来看,就知道他的不简单,就是这样的人物,李杰都能请的动,李杰能一般吗?就是这样不一般的人物,如果说没有目的接近我,可能吗?

“李叔,谢谢你。”良久,我才道了声谢,不管怎样,就算他有目的,却无法改变他帮了我两次的事实。

李叔呵呵笑了笑:“小张啊,那天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样了?”

果然,如果刚才我还在怀疑李杰的用心,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他这通电话就是一个威胁,让我认清现实,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跟着他做事。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眼下我似乎没有理由拒绝他,如果我不答应,他能放过我吗?

“我已经考虑好了,愿意跟着李叔。”我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听了我的话,李杰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就等你这句话,小张,今天遇到了这些事情,你肯定要忙,就明天吧?明天来不夜城找我,我跟前台打声招呼,到时候你直接来办公室。”

“好的,李叔。”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后,我忽然有些心累了,自从跟陆一凡结婚后,一直想着靠自己的双手努力的赚钱,可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一个林氏的麻烦都还没有解决完,就遇到了大山武道馆,现在又遇到了不夜城的老板。

还真是多事之秋,不过现在我似乎没得选,现在我甚至都有些怀疑,刀疤脸去任山的饭店闹事,是不是李杰安排的?

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任山,我心中满是无奈,如果真的是我猜的那样,任山还真的是被我连累了,不过这一切只是我的猜测。

晚上十点的时候,任山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睁开眼就看到了我和蓝雪。

“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任山一睁开眼,蓝雪就十分紧张的问道。

任山微微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了我:“张哥,今天的事情,谢谢你,还有你替我支付的一万元保护费,我一定会还你。”

如果不相信任山的人品,我也不会替他给保护费了,摇了摇头:“你先别考虑这些,好好养伤,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去你的饭店闹事了,钱的事不着急,什么时候有了再给我就行。”

蓝雪也劝道:“是啊,你别多想,现在养伤才是关键,等伤好了,我和张哥还要等着你请客呢。”

任山勉强的笑了笑,说:“今天麻烦你们了,这么晚了,你们回去吧,我没事了,睡一觉就好了。”

病房本来就不大,任山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医生也说了并没有大碍,也确实用不着守夜,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

跟蓝雪来到外面的时候,风一吹,她的发丝被吹动,蓝雪下意识的将发丝捋到了耳朵后面,看着我:“张哥,你说那些混混,会不会再去找任山的麻烦?”

我摇了摇头:“放心吧,那些人以后都不会去招惹任山了。”

蓝雪面色复杂的看着我说:“张哥,今天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反应过来,我就真的要变成你的累赘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你也别担心了,那些人就算要找麻烦,也只会去找我。”我能感受到蓝雪的担忧,她表面上强装坚强,实际上内心很脆弱。

尤其是我们刚到饭店,看到那些混混的时候,蓝雪浑身都在颤抖,这样的场面,很多人恐怕一辈子都不会遇见,却被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遇到了。

把蓝雪一直送到她住的小区楼下的时候,我才准备离开,刚走出去几步,蓝雪的声音忽然在我后面响了起来:“张哥!”

我回头看向了蓝雪,接着路灯,我看见她脸上布满了一层红晕,看向我的目光有些躲闪。

“怎么了?”我奇怪的问道。

蓝雪像是下定了决心,忽然直视着我的眼睛,开口道:“张哥,能不能陪我到家里坐一会儿?我有些害怕。”

蓝雪说出这番话,脸蛋顿时更红了起来,一阵风吹过,她的连衣裙随风摆动,看着她这幅娇羞的表情,我的心不由的有些躁动了起来。

她主动邀请我去她家里坐一会儿,还说害怕,显然说明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这个点已经是睡觉的点了,她的话没办法让我不胡思乱想。

“要是张哥不方便,那就算了吧!”半晌不说话,蓝雪还以为我不愿意,她的眼神中明显的一抹失落,旋即转身朝着单元门走了进去。

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为何,忽然间我想到了苏婷,一样的身高,一样的身材,一样的发型,甚至就连五官,都有略微的相似。

我的心忽然家痛了一下,接着我的步伐迈动,紧跟着蓝雪而去,叫了声:“等等我!”

听见我的声音,蓝雪才停下脚步回过头,就看到我快速走了过来,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连连道谢。

蓝雪住的是老城区的多层,单元门是那种十分破旧的木门,刚推开,就吱呀一声,这还不算什么,楼梯间的灯还坏了,黑乎乎的一片,一进单元门,就感觉一阵阴森森的气息。

蓝雪下意识的双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太用力,胳膊上传来指甲刺在肉上的痛楚。

我明显的感觉到蓝雪的身体微微颤抖,这样的居住条件,怪不得蓝雪会害怕,恐怕就是一些胆小的男人,这个点一个人走在黑乎乎的楼道,肯定也会害怕的。

“啪!”我将手机电筒打开,顿时有了光明:“楼梯间的灯平时都是坏的吗?”

蓝雪轻轻嗯了声,道:“估计是线路问题,灯三天两头的坏,而且还不是坏一层,一坏整栋楼都坏。”

“没找过物业吗?”

“老城区的房子了,都是些不负责任的物业,那里有人来管?”

“可以打12319投诉啊,没有投诉过吗?”

“还有这个投诉电话?他们管吗?”

“12319是城建服务热线,接受行业投诉咨询,物业这一块,就属于投诉范围之内的事情,投诉后的处理效率很高,24小时内都接受投诉。”

说话间,蓝雪明显的轻松了许多,转眼间到了五楼,蓝雪的房间到了。

进入房间后,我帮着打了12319投诉了这里的情况,接受投诉电话的人员态度很好,表明立马处理。

“放心好了,一会儿就有人来处理了。”挂了电话后,我笑着说道。

“没那么快吧?”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聊了一会儿后,蓝雪已经彻底的平静了下来,给我倒了杯热水,接着又说:“张哥,本来说好要请你吃饭的,结果任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冰箱里正好有菜,我亲自下厨,你先看会儿电视,我现在就去做饭。”

蓝雪说着就要去厨房,连忙被我阻止道:“别折腾了,这么晚了,就当减肥了,改天有时间了,我请你。”

正说话间,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通后是物业的维修人员,问我具体的情况,我说了情况说,维修人员就说马上来修复。

挂了电话后,蓝雪一脸的惊讶:“真的这么快就来修理了?”

我笑了笑:“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打12319。”

正说着,忽然有些尿急,问道:“我想上厕所,方便吗?”

蓝雪微微一愣,旋即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卫生间在那,你去吧!”

可能是刚才水喝的有点多,我连忙跑进了卫生间,刚进去,就看见晾衣架上挂着一些蓝雪的贴身衣服,可能是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忽然一阵风吹过,衣架上的小物件被风吹了下来,我下意识的身手捡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见蓝雪着急的声音响起:“张哥,先等等!”

接着卫生间的门被打开,我一时间愣在了原地,而蓝雪也长大了嘴巴看着我手中的物件。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