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二十九章 群山震荡

听到麒麟的话,孤毒连忙说道:“大人,我估计张泽的实力应该差不多也已经达到了地级初期,说不定这一两天之内就能回来了。”

孤毒显然已经从麒麟的话中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麒麟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双目死死的盯着孤毒,怒道:“实力突破到地级初期?你以为玄级巅峰强者就那么容易破镜入地级?若是破镜入地级真的这么容易,我鬼门就没有地级之下的强者了!”

孤毒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闭上了嘴巴。

很快,整个鬼门第一基地没有执行任务的强者全都到场了,全都是清一色的玄级强者,只是其中以玄级中期和玄级后期强者数量为最,地级强者也就只有麒麟一人,玄级巅峰数量也不多。

等众人到期之后,麒麟振臂一呼,大声说道:“就在一个月前,我们第一基地的一名玄级巅峰强者接受了一个任务,但他已经完成任务半个月了,可到了今天,他依旧没有回来,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带着任务品不回来,但无论目的是什么,他都违反了鬼门的规矩,今天,我就带领第一基地的所有玄级强者,跟随我一起去寻找张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体!出发!”

鬼门第一基地众人从基地离开,直接乘车前往海北和燕京交界处的那片群山。

我并不知道鬼门已经带领第一基地所有的玄级强者朝着群山而来,依旧在群山中寻找破镜的办法。

“我的实力达到玄级巅峰也已经有两个月了,可这一次为何我的实力始终无法突破地级初期?会不会是我的方向错了?”我独自一人盘膝而坐在山洞中,目光凝视着前方,自言自语的说道。

从我的实力达到玄级巅峰之后,实力先是停止了增长一段时间,那时候我就误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极境,可是前几天我才发现,我的实力忽然又能继续增长了,只是依旧没有达到玄级巅峰的极境。

这种感觉十分的奇怪,就像是原本我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极境,可忽然有一天,我的极境竟然忽然又延长了,明明我的战斗力已经超过了巅峰玄级强者的实力,拼尽了手段,甚至有可能与地级初期强者交战而不败,但境界却始终不能破镜。

我忽然有些着急了起来。

这一次我完成任务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鬼门,而是有信心能将实力突破到地级,可如今半个月过去,实力依旧没有突破,鬼门那边一定早就等不及了。

虽然我现在又能力与地级初期的强者一战,但鬼门毕竟不是寻常势力,鬼门拥有无数神秘的药丸,可以强行提升一个强者的实力,若是我还不能破镜到地级,那我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了。

毕竟孤毒就是从这边离开的,若是鬼门真的反应过来我独吞了燕都春秋图,那时候必然会安排强者来这里寻找我的踪迹,那时候我肯定会有危险。

“明天一早,我就离开这里!”我终究还是打算留在群山最后一天,试试看能不能破镜入地级。

这一天,我没有急着离开山洞去训练肉身强度,而是盘膝在山洞中,拿出了两件物品,其中一件物品是我从宫左手中忽悠来的深渊短匕,据说是传说中的杀神白起用过的短匕。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初还是拍卖品的深渊短匕,那时候看起来就是一件十分陈旧的古董,但现在,这把短匕周身泛着幽光,原本的锈渍也已经全部消失。

我手中抓着深渊短匕,忽然朝着前面一挥。

嗡!

就在我刚挥动一下,短匕忽然发出一阵鸣响,我心中暗暗震惊。

不知道为何,就在我手握着深渊短匕的时候,我体内忽然有股暴躁之意瞬间升腾而起,那股暴躁之意十分的凶猛,短短一瞬间,就让我有种想要爆发的感觉。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连忙将短匕丢在了地上。

短匕离手,刚刚那股暴躁之意又瞬间消失全无。

我震惊的看向被我丢在地上的深渊短匕,这一刻,我是真的彻底惊呆。

刚刚那种暴躁的感觉十分的清晰,就在那一瞬间,我像是迷失了自我一般。

短匕像是在引导我变得狂暴起来,而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服用了至尊红丸之后的感觉一般,整个人瞬间都变得极其狂暴,想要尽情的杀戮,似乎也只有无尽的杀戮才能让我的实力得到释放。

我有心不甘心,目光凝视着深渊短匕,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与此同时,我伸手将那把深渊短匕再次握在了手中。

然而和刚刚的感觉完全一样,就在我抓住短匕的瞬间,那股狂暴之意瞬间再次升腾而起。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急着将深渊短匕丢弃,而是始终坚持本心,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试图来抵挡深渊短匕引导我的狂暴之意。

这一次我也不过只是坚持了五分钟,我就无法再次坚持,若是我还不丢弃深渊短匕,或许我真的会彻底狂暴起来。

丢弃深渊短匕之后,我的情绪才慢慢的恢复了许多,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我从没有想到过,只是一把古董匕首,竟然如此邪性,若是我一直拿着深渊短匕,我会不会彻底的变成一个心中充满杀戮的怪物?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又等了数分钟,我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之后,再次将深渊短匕抓在手中。

那股狂暴之意来势汹汹,但我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抓住匕首虚空挥舞了起来。

让我震惊的是,当我挥舞深渊短匕的时候,那股暴躁之意竟然被我控制了一般,而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手持深渊短匕的我,仿佛一尊杀神,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真的如此,我忽然有种错觉,当我拿起深渊短匕的时候,我的实力已经增长了许多。

原本我如今的战斗力,与地级初期强者也有可能不败,但当我拿起短匕之后,我却十分自信不会败。

随着我挥动短匕的时间持续,那股狂暴并没有影响到我的思绪,只是对我的消耗极大,短短十分钟,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有些跟不上了,这才不甘心的将短匕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

“看来,这把深渊短匕首中也隐藏着一个秘密。”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如今有了深渊短匕,我对自己离开鬼门的决定更加有信心了起来。

以我现在的实力,一旦使用深渊短匕,我应该也有能力和鬼门第一基地的守门人交战而不败吧?

据说鬼门五大基地,第一基地的守门人实力只有地级初期实力,也是五大基地守门人当中最弱的一个。

凭借我如今的实力,我应该可以应对吧?

收起了深渊短匕之后,我又拿出了燕都春秋图。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己的实力破镜到地级,一直没有查看深渊短匕和燕都春秋图,今天终于将这两件物品全都拿了出来。

燕都春秋图是一副残图,虽然只是一副残图,但其中所蕴藏的能量却十分巨大,只是如今的燕都春秋图已经被上官元龙的父亲封印,此刻只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能量释放出来,而且还是我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否则根本感受不到残图内封印的巨大能量。

拿着残图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任何东西。

不过当我拿着燕都春秋图修炼大道天衍经的时候,竟然发现,那被封印的能量,竟然源源不断的被我吸入体内,经过大道天衍经的修炼被我吸收。

我顿时狂喜,如今我一直在借助大道天衍经修炼,实力才能如此迅猛的成长,但燕都春秋图中所蕴藏的能量却十分的纯粹,十分容易就被我吸收,这对我的修行而言,也是一日千里。

就在这时候,我的眉头忽然一挑,双眸不由的看向了某个方向。

因为在那个方向,我感受到了数十道强大的气息,其中竟然还有一道地级强者的气息,而其他的数十道气息也同样不容小觑,竟然大部分都是玄级巅峰和玄级后期的气息。

“鬼门,终于来了!”我的眉宇间多了几分凝重。

我虽然想要脱离鬼门的掌控,但原本也是在我实力达到地级之后,但如今我的实力还未破镜,但却先脱离了鬼门,而这一次,鬼门显然也是彻底的震怒,就是此刻出现的强者数量,恐怕已经是整个鬼门第一基地的所有强者了。

我迅速的将残图和短匕收了起来,随即转身就离开了山洞。

孤毒是知道我的藏身之地,第一基地的守门人麒麟,必定会让孤毒带着他来山洞找我,若是我现在不走,恐怕就是真的要被带回鬼门了。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鬼门的强大,就在我刚刚准备朝着鬼门那些人相反的方向离开的时候,忽然一道强大的气息将我锁定,这气息我十分的熟悉,正是麒麟。

“张泽,既然完成了任务,为何不速速回到鬼门复命?”一道冷漠的声音在我脑海炸响。

这声音让我感到十分的难受,明明麒麟不在这里,但却如同他已经在我身边。

我咬了咬牙,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释放,麒麟威压在我身体上的精神力瞬间被驱除。

就在这一刻,刚刚还在释放精神力寻找到我的麒麟,一直紧闭的双目猛然间睁开,他的脸色也瞬间苍白了许多。

麒麟的目光猛然间落在了我的方向,怒喝一声:“所有人,跟着我一起追!”

麒麟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回过神后,纷纷朝着麒麟离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整个群山此刻都像是黑云压城一般,一股股强大的气息遍布整个群山。

就在麒麟带着数十号玄级强者来到群山的时候,燕京方向,上官家族庄园内,正在修炼中的上官元龙,猛然间睁开了双目,此刻他浑身都是强大的气息翻滚,若是有强者在场,一定会震惊的发现,原本实力只是地级中期的上官元龙,此刻竟然破镜到了地级后期,一股股如同实质一般的强大能量在他周身旋转。

“群山方向!”上官元龙自言自语说道。

与此同时,叶家和宫家,以及于家,所有的地级强者,都感受到了来自群山方向的数十道玄级强者的气息,而且那些玄级强者的实力等级都不低,其中几乎一半的强者实力都在玄级巅峰和玄级后期。

任何一个燕京四大家族,虽然玄级强者数量也不少,但每个家族,除了那两三个地级强者之外,剩下的全都是玄级强者,而玄级强者中,玄级巅峰和玄级后期强者数量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五人。

但此刻,群山方向,仅仅是玄级巅峰和玄级后期强者数量,也有三四十号。

“通知下去,所有上官家族玄级后期和玄级巅峰强者,随我一同前往群山!”上官元龙的气息瞬间爆发,一道冷漠的声音在整个上官家族的庄园内炸响。

叶家和宫家,以及于家,也纷纷调遣所有的玄级巅峰和玄级后期强者前往群山。

短短数分钟内,燕京四大家族齐齐率领强者出动,目的地,群山!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