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二十八章 搜捕张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两天过去了,而孤毒也在连续昏迷了两天之后,终于醒了过来。

他睁开双目,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漆黑无比的山洞中,身体下面还有一堆干草垛,顿时惊醒过来,猛的翻起了身。

好半晌,他才慢慢的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他清楚的记得,在他昏迷前,我的状态十分不对,明显是进入了狂暴状态,眼看就要彻底的失去理智。

关键时刻,他服用了一颗超级红丸,与我交战,而我也终于在交战中得到了发泄,恢复了理智,在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你醒了!”我刚进入山洞,就看到孤毒已经醒过来了。

孤毒看到我之后,内心也是十分复杂,忽然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微微一愣,不明白他问的是在我狂暴的时候,让他走,不杀他?还是说在他昏迷的这两天,我为何不杀他?

但无论是哪个意思,毕竟孤毒为了让我恢复理智,自己吞服了超级红丸来帮我发泄,我对他的杀意都已经彻底的消失。

我微微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就像你说的,你从未做过丢弃同伴的事情,你只是想要从我手中得到残图而已,我同样如此,只要残图,但你是我的同伴,我不可能杀你。”

听到我的话,孤毒忽然有些自嘲的一笑,也不再说话。

而我刚刚已经在外面抓了一只野兔,找了一些野果,将水果丢给了孤毒,然而自己在山洞外面升起了一些干柴,烤起了野兔。

这两天,在这群山,我每天的吃食都是去山间抓一些野兔,渴了和山泉水,吃野果,倒也没有饿着渴着。

孤毒在昏迷了两日之后,显然也很饿了,抓起野果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等到我将半只烤好的野兔给他之后,他也没有丝毫的客气,抓起来就啃了起来。

吃饱喝足,两人坐在一起。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孤毒忽然看向我问道。

显然,他问得我是什么时候回鬼门。

这时候,我忽然沉默了下来。

其实说起来,我和孤毒也算是共患难的兄弟了,只是有些事情,我还是不愿意告诉他。

沉默了片刻后,我看向他说道:“短时间内,我没有打算要回去,我的实力已经到了玄级巅峰极境,我想在这群山中历练一番,看看能不能突破到地级初期。”

听到我的话后,孤毒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地级实力那么容易就能达到?若真的这么容易,这天下就没有弱者了。”

显然,孤毒并不相信我很快就能成为地级强者,不过我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随即看向孤毒,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孤毒看了我一眼,随即起身,擦了擦手上刚刚吃野兔的时候留下的油污,很是潇洒的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道:“既然任务失败了,我只能回去领罚了!”

看着孤毒越来越远的身影,我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家伙说走就走。

不过也好,我本就没有打算再回鬼门。

孤毒离开后,顿时就剩下了我一人留在山洞。

吃饱合作,我盘膝而坐,运行大道天衍经。

如今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极境,而在孤毒昏迷的这两天里,我吃了吃喝,就是在修炼大道天衍经,而我原本的伤势,在这两天里,也彻底的恢复。

我的状态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极境,只要最后一步,实力就能踏入地级初期。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过去了一个星期。

而这一周,我每天都在修炼,在这群山环绕的地方,空气质量极佳,对我的修炼也十分的有帮助。

虽然我的境界依旧没有突破到地级,但我依旧明显感觉到,我的实力又增长了几分。

以前我一直以为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极境,除非突破到地级,实力才会增长,但通过这一周的修炼,我才明白,原来我的境界并没有达到玄级巅峰的极境,只是我玄级巅峰的实力,已经和普通玄级巅峰极境的强者相当了,所以我误以为自己的实力就是玄级巅峰极境。

我不知道我自己的玄级巅峰极境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但可以确定的是,很快就能达到了。

接下来又是一周,我每天都在修炼中度过,而我的实力也一直在增长,终于,在进入群山满半个月的时候,我的实力终于停止了增长。

而这半个月来,我的气息又强大了许多,显然,这种状态下的我,才是真正的玄级巅峰极境。

我起身,走出了山洞,深深的吸了一口山间湿润的空气,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

轰!

我猛然间脚下一动,下一秒,我的身躯消失在了原地,当我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就看到我狠狠地一拳攻击在了百米之外的一颗参天古树上面。

一声巨响,五六个成年人才能环抱的树干之上,出现了一个洞。

我浑身都是力量,这种感觉令人十分的舒畅。

只是不知道地级初期,究竟如何才能突破。

之前我在上官家族的时候,上官元龙曾经对我说过,实力每次到了一个境界的极境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屏障,只有你踏过了屏障才能突破。

而我现在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水杯,如今水杯中的水已经彻底的满了,即便我再努力的修炼,杯子就那么大,我的实力依旧无法突破,我现在要做的是想办法让水杯变大。

水杯是什么?那就是我身躯承受能量的强度。

看来,我还没有突破到地级,跟身体承受能量的强度有极大的关系。

“只是,我如何才能增强自身承受能量的强度呢?”

大道天衍经每天都在修炼,原本每一次都能顺利的破镜,但这一次,却不知道为何,万能的大道天衍经像是失效了一般,即便我修炼在努力,也无法让我破镜。

“难道是我身躯的强度?”我皱眉自言自语道。

就我自身的武道修炼,除了大道天衍经的修炼之外,就是肉体强度的训练,如今大道天衍经既然无法让我破镜,那就只能试试肉体的强度了。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独自一人进入深山老林,寻找一处可以锻炼肉体的地方。

“以我如今的实力,这山间野兽也不能伤害到我。”我边走边开口说道。

就在我独自一人在群山寻找突破到地级办法的时候,鬼门幕后的老板已经彻底的震怒。

“已经半个月过去了,燕都春秋图还没有拿给我,我需要你的解释!”

燕京一处豪宅内,一名白发老者,满脸威严,目光凝视着一名正战战兢兢站在他面前的中年人呵斥道。

“老板,燕都春秋图已经被我们的人拿到了手,只要找到了他,燕都春秋图我立刻那给您!”中年人小心翼翼的回应道。

“半个月前,你也是这样告诉我的,如今已经半个月过去了,你还是这样的说法?”老者怒喝一声。

轰!

老者忽然一掌拍在了身边的石桌上,石桌瞬间粉碎。

一股强横的气息从老者的身上爆发,直接威压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这一刻,中年人只觉得自己的肩上被一座大山压制,就连呼吸都十分的艰难。

“老板,我知道错了,您再给我一周时间,我一定将燕都春秋图带回来,这一次,我亲自去寻找张泽。”中年人连忙说道。

老者这才将自己的威压收回,微眯着双目,盯着中年人说道:“麒麟,你是第一基地的守门人,第一基地的任何事情,我只找你,你记住我的话,我能让你成为第一基地的守门人,也同样能让你成为第一基地的看门狗,三天,我只给你三天时间,若是还见不到燕都春秋图,那从今往后,你就是第一基地的一条看门狗,给我滚!”

老者怒喝一声,麒麟连忙退下。

第一基地守门人,他叫什么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被安排成为第一基地守门人开始,鬼门老板就给他赐名麒麟。

鬼门五大基地,第一基地守门人名为麒麟,第二基地守门人名为青龙,第三基地守门人名为白虎,第四基地守门人名为朱雀,第五基地守门人名为玄武。

五大基地,五大神兽。

但在老者眼中,五大守门人也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把利刃,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舍弃。

麒麟实力为地级初期,但却在鬼门老板的威压之下,就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可想而知,鬼门老板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麒麟从鬼门老板的豪宅离开之后,眼中充满了强烈的杀机。

“张泽,很好,竟然敢带着燕都春秋图躲着这么久,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麒麟的眼中杀机四现。

若不因为我带走了残图半个月未归,他也不会被鬼门老板如此对待。

而且他只有三天时间,若是这三天时间内,他无法将残图送到鬼门老板的手中,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后果是什么。

鬼门老板并不是吓唬人,而是真的会让他成为一条狗,一条鬼门第一基地的看门狗。

回到鬼门第一基地的瞬间,麒麟就将杨风和孤毒全部召集过来。

两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麒麟身上散发而出的若有若无的强大气息就能感觉到他此刻的愤怒。

“你们将燕都春秋图的争夺详细过程,仔细的向我再说一遍。”麒麟目光凝视着两人问道。

杨风和孤毒对视了一眼后,杨风开始说了起来。

随即孤毒又将他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等到两人说完之后,麒麟的目光落在了孤毒的身上:“你说,张泽他在海北市和燕京市相邻的群山中?他在想办法破镜入地级?”

麒麟虽然知道我的潜力,但也没有想到,我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想要破镜入地级。

孤毒不敢隐瞒,连忙点头说道:“十天前,我就是从那群山中离开的,离开前,我还问过他什么时候回鬼门,他没有说具体回来的时间,只告诉我,他要在那里破镜入地级,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是打算等破镜之后才回鬼门吧?”

麒麟的双目微微眯了起来,杨风和孤毒似乎看到了两道如同实质的杀机一般。

两人不由的对视了一眼,孤毒心中忽然多了几分担忧。

“召集第一基地所有没有执行任务的强者,跟我去寻找张泽的下落。”麒麟忽然看向两人吩咐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