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二十七章 再度狂暴

孤毒此刻脸上也满是挣扎之色,显然,他也清楚,想要从我的手中抢夺燕都春秋图很难,极有可能将自己的生命留下,但是为了完成任务,他又不得不拼死争夺。

“我只知道鬼门安排给我的任务就是得到燕都春秋图,就算真的死在了你的手中,那也是我命该绝!”孤毒的态度十分坚定。

刚刚,我还看到了他双目中的挣扎,但忽然间就如此坚定了下来。

感受到孤毒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战意,我知道,我们之间,只能一战。

既然孤毒拼死要战,那我也只能硬接着,大道天衍经运行到了极致,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我的体内爆发。

即便我如今身受重伤还未恢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终究还是玄级巅峰的境界,只是我这种状态下的战斗力勉强是玄级后期。

孤毒虽然也不是寻常强者,但他的境界终究只是玄级中期。

“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我的眼神顿时十分凌厉了起来,强烈的杀机从我身上爆发。

孤毒的双目中也充满了凝重之色,他十分清楚我的强大,服用至尊红丸之后,可是拥有与地级中期强者过招的实力,而他境界不过玄级中期,想要从我手中夺走燕都春秋图,很难。

但即便很难,他也不得不虎口夺食。

孤毒不再多想,瞬间爆发全速向我攻击而来,手中的寒光匕首闪着幽光。

刀锋上都是寒芒,我也不再犹豫,体内那股一直被我压制的暴躁之意,在这一刻也瞬间爆发。

原本还只是玄级后期的战斗力,但此刻,我身上的气息在暴躁之意的刺激之下,瞬间攀升到了玄级巅峰,直接达到了我原本的最强状态。

无限接近地级的实力!

而我的双目中血红一片,浑身都是强烈的杀机。

“滚!”

我怒吼一声,眼看着冲向我而来的孤毒,我忽然一拳虚空挥动而出。

轰!

拳头与肉身碰撞的声音响起,孤毒的身躯像是离弦的箭矢,直接倒飞了出去。

直到这一刻,孤毒才知道绝望。

原本他以为我之前因为服用至尊红丸与地级强者交手之后,现在已经进入了虚弱状态,但却没有想到的是,我此刻的战斗力竟然没有丝毫的下降,依旧是玄级巅峰状态。

他的境界只有玄级中期,战斗力也勉强能与寻常玄级后期强者交战,但对上了玄级巅峰的强者,他如何战?

此刻我的脑海中充满了强烈的暴躁之意,整个人都像是一头来自洪荒的野兽一般,眼中只有无尽的杀意。

我知道,这是黑影人之前压制我体内这股暴躁之意的力量消失了,此刻在孤毒的刺激之下,又再度恢复了暴躁状态。

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了起来,试图将这股来势汹涌的暴躁之意克制下去,但却发现,这一次的暴躁之意竟然与之前服用药丸之后的暴躁之意完全不同,此刻的我完全被极其浓郁的杀戮之气所充斥,眼中不仅仅是暴躁,还有强烈的杀机。

我想要大开杀戒,杀掉一切挡住我去路的人。

感受到这股极其汹涌的杀戮之气之后,我忽然被自己的这种状态吓住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强忍着内心的强烈杀机,只是当我的目光看向孤毒的时候,那股杀戮之意再度狂暴了起来。

孤毒此刻也彻底惊呆了,他明显感受到了我身躯之上的那股浓郁的杀戮之气,像是我一个念头,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走!”我忽然冲着孤毒怒吼一声,双目中的血红越来越浓。

听到我的怒斥声,孤毒也是一愣。

原本他以为自己都要死在我的手中了,但此刻我却忽然停止了对他的攻击,反而让他走。

并不是我不想杀孤毒,而是此刻我这种状态十分不好,一旦我真的杀掉了孤毒,恐怕我就彻底的失控,要变成一头杀戮机器了。

现在我只想冲进海北市和燕京市交界处的群山,然后找个无人的地方好好的发泄一番。

若是我真的杀了孤毒,恐怕我真的会一路杀下去。

这样的结果,我无法接受。

“你到底怎么了?”孤毒从地上爬了起来,忽然开口问道。

他虽然想要从我的手中夺走燕都春秋图,但却没有想过要了我的命。

他也只是刚刚被迫加入鬼门的新人,却从未有过想要杀害无辜的想法。

见孤毒竟然还不离开,反而问我怎么了,我顿时更加愤怒了起来。

“滚!快滚!不然你会死在我的手里!快滚!”我强忍着要冲过去击杀孤毒的强烈杀意,冲着孤毒怒吼了起来。

孤毒此刻终于明白,我现在的状态真的不对,现在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看着我赤红的双目,他咬了咬牙,说道:“我是想要从你手中得到燕都春秋图,但我同样清楚,你是我的同伴,我孤毒还从未做过抛弃同伴的事情。”

孤毒说完,竟然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我知道,这是鬼门的超级红丸。

显然他的承受能力,只能吞服超级红丸。

看到他竟然吞服了超级红丸,我顿时大惊失色。

这家伙,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服用超级红丸,是要跟我战斗?

就在这时候,一股强横的力量从孤毒的身躯之上爆发。

短短数秒之内,孤毒原本玄级中期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后期的实力,而且他的气息还在不断的变强,虽然依旧不如我,但至少比之前强大了许多。

很快,他的气息稳定在了玄级后期巅峰的状态,若是他再能强大一点,恐怕就真的拥有玄级巅峰的战斗力了。

“你要做什么?”我怒吼一声。

此刻我的情况我十分的清楚,即便孤毒已经服用了超级红丸,但依旧不会是我的对手,若是我彻底失控,他只会死在我的手中,反而还会让我彻底的变成一头杀戮的机器。

难道他还想要从我手中抢夺燕都春秋图?

就在这时候,孤毒已经向我冲了过来,他浑身上下都是强大而又暴躁的气息,不过他的双目清澈,明显受到超级红丸的副作用并不是很大。

只是瞬间,孤毒便已经冲了过来。

我知道今天是没有可能避战了,只能迎战而上。

轰!轰!轰!

两人瞬间开启了狂暴模式,战斗瞬间十分激烈了起来。

让我惊讶的是,孤毒的承受能力十分强大,即便他的实力远不如我,但此刻依旧没有丝毫的退缩,一次又一次的与我对轰在一起,每一招都蕴含极大的能量。

而我一边压制内心的杀戮之意,一边与孤毒战斗。

此刻就连我也不知道孤毒到底是什么心思,他一开始想要从我手中抢夺燕都春秋图,可刚刚又说,他只是想要抢夺残图,并么有要杀我的想法,还说他没有做过丢弃同伴的做法,可现在却又吞服了超级红丸与我一战。

伴随着两人的战斗持续下去,孤毒的身躯之上的伤势越来越重,而我却几乎没有再次受到伤害。

而且在激战中,原本已经到了狂暴边缘的我,却越来越清晰,终于又恢复了原本的自己。

刚刚那种强大的杀戮之意,让我都感觉十分的恐惧,一旦我真的杀了孤毒,那时候我就真的变成一头杀人狂魔了。

轰!

又是一拳重击,孤毒的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而这一次,他忽然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当他想要再次爬起来与我一战的时候,却发现,他根本爬不起来。

在刚刚的交手中,他受伤极重,若不是他的承受能力极强,恐怕他现在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

而在这时候,我也已经彻底的控制了体内的暴躁和杀戮之意,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控制暴躁和杀戮之意后,我却发现,我的身躯也是不堪重负,此刻别说是玄级后期,恐怕就是玄级中期的战斗力,都无法爆发。

好在孤毒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危机暂时解除。

“你终于清醒了,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孤毒似乎感受到了我已经清醒,原本一直阴沉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

但是下一秒,他因为重伤,彻底昏迷了过去。

而我心中也是大骇,他似乎看到我清醒过来十分开心?他说我清醒了,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难道说,刚刚我进入狂暴状态的时候,让他走,他却服用超级红丸,是为了与我一战,让我将体内的那股狂暴发泄出来?

我们这些服用鬼门药物的强者都十分清楚,每一次在服用那些能提升实力的药物的时候,都极度的想要发泄出来,一旦彻底的发泄,药物贮存在体内的能量也会彻底的爆发出来,这样我们就能很快清醒过来。

虽然清醒之后的副作用很大,会让自己变得无比虚弱,但却至少唤醒了我们,不会变成一头眼中只有杀意的野兽。

也就是说,孤毒刚才不离开,并且吞服超级红丸,就是为了让我发泄出来。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忽然十分复杂了起来。

原本以为我和孤毒之间肯定要你死我活了,但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为了避免让我彻底的失去理智,自己服用超级红丸来与我交手,从而让我的狂暴得到了发泄。

只是孤毒此刻已经彻底昏迷,我也不再再有多余的停留,刚刚我们交战的现场如此狂暴,谁知道会不会再引来燕京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

我将孤毒背了起来,随即转身就朝着海北市和燕京市交界处的那群山而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