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二十六章 黄雀在后

看到这几道熟悉的身影,上官元龙的脸上一阵寒芒。

“上官家族,刚刚与你交战的那名强者呢?”这时候叶家家主,看向上官元龙问道。

出现在上官元龙身边的这些地级强者,不是别人,正是除了上官家族之外,其他三大家族的地级强者。

此刻每个家族的家主都已经到场了,于家三名地级强者,宫家和叶家都是两名地级强者,只有上官家族是一名地级强者。

其中于家三名地级强者中,家主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地级后期,还有一名地级中期和地级初期的强者。

而宫家,家主的实力竟然也是地级后期,另一名强者实力为地级中期。

叶家虽然也有两名地级强者,但家主的实力只有地级中期,另一名强者实力也只是地级初期。

在场的四大家族中,也只有上官家族,只有一名地级中期的强者,即便上官元龙的实力并不是别人以为的地级初期,但地级中期的实力,在四大家族中依旧不够看。

但是此刻,上官元龙并没有丝毫的气馁,因为他的手中还有三颗他的父亲才给他的丹药,等到他伤势恢复之后,就是他实力突破到地级后期的时候,还有他的两个亲弟弟,实力也会达到地级初期,等到了那时候,虽然实力依旧不如于家,但至少要比叶家强,至于宫家,也未必能强过上官家族。

“人已经带着残图离开了!”上官元龙咬牙说道。

这并不是他装的这幅表情,而是的确如此。

他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不帮助自己将残图拿下,若是他的父亲出手,别说是燕都春秋图了,即便是要了我的命,也没有外人知道。

众人并没有怀疑上官元龙的话,宫家家主沉声问道:“那人朝着什么方向去了?”

上官元龙冷笑一声,没有隐瞒,直接将我离去的方向指给了宫家家主。

上官元龙十分清楚我的速度和实力,在他眼里,恐怕我早就拿着残图离开了,即便宫家家主实力比他强大,但也不可能找到我。

宫家家主得到了我离去的方向之后,面朝着我离去的方向,双目紧闭,精神力释放,像是在感应残图的位置。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即便他已经将自己的精神力发挥到了极致,但依旧不能捕捉到一丝残图的气息。

原本残图中所隐藏的强大气势,竟然顷刻间消失,仿佛残图被彻底毁了一般。

除了宫家家主,叶家和于家家主也像着宫家家主的样子,释放精神力来感知残图的位置,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并没有找到残图。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确定,燕都春秋图与他们彻底的没有了缘分。

“罢了!既然燕都春秋图已经彻底的消失,我于家已经在这件事上耗费了很大的精力,我于家放弃争夺!”于家家主说完,转身就走。

那两名于家地级强者也跟随于家家主一起离开。

见于家离开,宫家和叶家也同样是极为不甘心的带人离开。

至此,燕京四大家族,终于彻底放弃了燕都春秋图的争夺。

上官元龙深邃的目光落在了我离去的方向,随即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自言自语道:“小子,你是很有潜力,但是,想要对付我上官家族,就凭你,还远远不够!”

说吧,上官元龙也蹒跚着离开。

此刻,我已经带着燕都春秋图彻底离开了燕京的地界,进入了海北市地界。

如今我手中掌控着价值三十五亿的燕都春秋图,我必须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虽说我如今已经摆脱了燕京四大家族,但对我而言,四大家族也不过是个强劲的敌人,但对我而言,更大的敌人是鬼门。

即便是燕京四大家族中最强大的家族于家,也不过只有三名地级强者,但鬼门,却至少拥有五名地级强者,而鬼门的地级强者与燕京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不同的是,鬼门拥有高科技人才,鬼门的地级强者手中,拥有能瞬间提升战斗力的药物,而四大家族没有。

而且鬼门究竟有多少地级强者并不为人知,只能确定的是,鬼门至少有五名地级强者。

如此一个强大的实力,若是发现了我已经有了背叛鬼门的打算,谁知道鬼门会如何对付我。

我之所以要来海北市,并不是打算要去暗影的训练基地,而是我知道在海北市与燕京的交界处,有一处群山环绕的地方。

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更好的隐藏自己。

如今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极境,距离地级也只有一步之遥,我想要在群山中先让自己的实力突破到地级初期,然后在考虑出去的事情。

然而就在我刚打到海北市地界的时候,刚走出几步,忽然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瞬间袭来。

我顿时大惊失色,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强者,但那种极其危险而又不安的感觉却十分的强烈。

我猛然间停下步伐,骤然间挥动一拳朝着虚空挥舞而去。

轰!

一声巨响,我的拳头攻击在了一人的身上,对方的身躯直接被击飞七八步。

对方身体落地,我这才看到他是谁,竟然是鬼门安排了同样任务的孤毒。

他的实力只有玄级中期,但我却十分清楚他的毒术强大,四大家族的玄级强者,可是又不少人都倒在了他的毒术中。

这种强者才是最危险的。

被我一拳轰飞,孤毒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我的双目中充满了强烈的杀机。

“是你!”我皱眉道。

孤毒并没有因为与我之间的实力差距而有任何的退缩,阴毒的双眸中迸射出两道如同实质一般的强烈杀机,死死的盯着我,忽然开口道:“将燕都春秋图交出来!”

听到孤毒的话,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起来。

为了将残图从燕京四大家族的手中带出来,我差点连命都丢了,孤毒现在却让我将残图交给他。

“怎么?想要我手中的残图?”我冷冷地看向孤毒,同时强烈的杀机从我双目中闪过。

孤毒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之前我和杨风带着残图逃离的时候,他却独自离去,现在残图到我的手中了,他却又再次出现。

“如果你不将残图交出来,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孤毒毫不犹豫释放自己对我的强烈杀意。

他这番话,彻底激怒了我。

我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浑身上下都是强大的战意。

大道天衍经运行了起来,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在我周身爆发。

即便在刚刚与上官元龙的交战中,我受伤极重,若不是黑影人给我服用的那颗丹药,以及配合大道天衍经功法的奇特,或许我现在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但现在,我即便伤势还未恢复,但依旧还有玄级后期的战斗力,孤毒只有玄级中期的实力,他拿什么和我战?

“你现在离去,我可以放你一马,但若是你坚持要与我一战,那最后死的人,一定是你!”我冷眼看向孤毒。

虽说我不惧怕与孤毒一战,但我才刚刚从燕京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手中逃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再追杀过来。

我手中的至尊红丸已经彻底的用完了,又身受重伤,现在就是随便出现一名地级初期的强者,想要杀我都是轻而易举,甚至用不着地级初期强者,玄级巅峰强者就能将我击杀。

孤毒听到我的话后,并没有丝毫的后退,反而迈步向我而来。

他边走边说道:“你之前才刚刚服用至尊红丸,我想你的身体现在一定伤势极重吧?你认为,一个伤势极重的玄级巅峰强者,能威胁到我吗?”

就在这时候,孤毒猛然间加速向我袭来。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我能感觉到,这把匕首上面,一定沾满了剧毒,一旦触碰,我会即刻失去战斗力。

看着距离我越来越近的孤毒,我忽然也拿出了一把匕首,正是我从宫左手中忽悠来的那把深渊短匕,据说是杀神白起用过的匕首,其中蕴含着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

铛!铛!铛!

孤毒的身影瞬间接近,我毫不犹豫的挥动手中的短匕。

但身体上遭遇的重伤并没有恢复,只能勉强与孤毒一战,而我还需要注意孤毒的毒术,所以对我的精神力和身体上的消耗都是极大。

短短几十秒内,我们已经交手数次,而我始终保持着精神高度集中,并没有被孤毒的匕首划破身躯,反而是孤毒的身躯之上,被我划了数刀。

不得不承认,孤毒的实力很强,虽然只有玄级中期的境界,但他的战斗力,已经堪比普通的玄级后期强者,而我如今的战斗力,恐怕也只能勉强达到玄级后期,但在孤毒的手中,依旧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而孤毒此刻也是越来越惊,他原本以为我因为服用至尊红丸与地级强者交战之后,受伤极重,他想要从我手中夺走燕都春秋图十分容易,但这时候他才惊讶的发现,我虽然受伤了,但却没有他想象中的严重。

铛!

我猛的挥动深渊短匕,震退孤毒,怒目看向孤毒,咬牙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离开,否则,死!”

孤毒已经彻底的激怒了我,即便他的战斗力极强,但我也不愿意继续交战下去,此刻我体内原本被黑影人给我的那颗丹药压制下去的暴躁之意,在与孤毒的不断交战中,似乎有蠢蠢欲动了起来。

一旦那股暴躁之意再度爆发,凭借我如今伤势极重的身躯,很难承受爆发之后的副作用。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