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二十三章 最强状态

上官元龙越是不能放弃燕都春秋图,越是说明这幅残图的珍贵。

看来,或许残图中真的隐藏一个极大的秘密,否则上官元龙也不会在亲身感受到了我强大的天赋之后,还要冒着赔上整个上官家族的风险来逼我。

此刻燕京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朝着我们这边接近,我能感觉到,这些地级强者到来,也就十分钟的样子。

一旦地级强者大部队到来,那时候就算我再强大,也绝对不可能是那么多地级强者的对手,而且以这些大家族的嘴脸,等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他们也会商量先将我解决了,然后四大家族之间在争夺燕都春秋图。

想到这里,我身上的战意更加浓厚了起来。

“既然你要逼我,那我只能一战!只是,你觉得,就凭你此刻的状态,能将我击杀吗?”

我的言语中充满了寒意,双目死死的盯着上官元龙。

听到我这番话,上官元龙忽然感觉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你只觉得一战之后,你能将我击杀,可为何就不能想到,若是你被我击杀了呢?”我再次开口说道,而这一次的气息明显要比之前的气息更足。

“小子,虚张声势,你今天必死!”上官元龙怒喝一声,直接向我扑了过来。

就在这一刻,早已被我捏在手中的至尊红丸,直接被我吞入了口中。

如今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而这一刻至尊红丸也是我手中的最后一颗至尊红丸,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连续服用两颗至尊红丸。

只是一颗至尊红丸,就已经让我的身躯难以承受了,两颗红丸,我如今的身躯又是否能撑得住?

就在我刚刚吞下至尊红丸的时候,上官元龙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拳暴击向我攻来。

轰!

我根本没有办法躲开这一击,胸膛之上仿佛被一颗炮弹击中,身体骤然间凌空倒飞了出去。

但就在我的身躯还在虚空的时候,我体内的鲜血以一个极其迅猛的速度流动了起来,我的心脏在这一刻也疯狂的跳动了起来,极具规律性的心跳声,仿佛是来自地狱恶魔的狰狞声。

一股股强大的气劲从我的身躯爆发出来,而我的身躯之上,已经彻底崩裂,鲜血不断的从崩裂的皮肤中流淌了出来。

此刻的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陶瓷人,浑身的皮肤都炸裂。

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气息从我的身躯之上爆发出来。

刚刚追上我正在坠落的身躯的上官元龙,此刻也感受到了我身上的变化,但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从我体内爆发的强大能量,即便他是地级中期的强者,可在这一刻,也从这股强大的能量中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威胁和恐惧。

上官元龙的眼中充满了震撼,这一刻,他是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将我逼到了这种程度。

但他既然已经对我动手了,那当然没有回旋的余地,顿时没有丝毫的犹豫,上官元龙怒喝一声,将浑身的力量全部聚集在了右拳之上,狠狠地向我的身躯攻击而来。

眼看他的一拳就要攻击落在我的身躯之上了,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啊……”

一道痛苦的咆哮声从我的喉咙深处难以遏制的爆吼了出来。

伴随着我这声咆哮,一股无可匹敌的能量从我周身爆发。

轰!

在这瞬间爆发的气劲当中,刚刚接近我身躯的上官元龙,竟然直接被震退七八步才止住步伐。

而这一刻,我也已经重新在站在了地面上,浑身都是鲜血,此刻已经看不到我的容貌了,因为我的皮肤早已炸裂,浑身都是鲜血,此刻看起来,我就像是一个血人,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上官元龙被我爆发的气劲震退之后,眼中也充满了震惊之色,他看向我的眼神也彻底的变了,双目死死的盯着我。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上官元龙咬牙说道。

他甚至有些怀疑我的身份了,毕竟对于他这种见识多广的老一辈强者来说,本就见识很广,但即便如此,可他也从没有见过我这种人。

此刻我根本就没有听到上官元龙再说什么,连续服用两颗至尊红丸的能量让我的身躯仿佛崩裂一般,体无完肤,那种痛楚简直让我生不如死。

伴随着强大的实力,我的暴躁也越来越强,整个人都像是一头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

强大的暴躁之意也在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理智也在不断的丧失。

我知道,这正是最关键的时刻,一旦我在这时候彻底的失去理智,那我将永远都会变成一头嗜血的野兽,除非死了,否则我将会永远处于这种暴躁的状态,会化身为一头洪荒野兽,眼中只有杀戮。

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但即便我已经将功法运行到了极点,可是现在依旧没有多少作用,我的理智依旧在不停的丧失,功法并不能压制我的暴躁之意。

我越是失去理智,我的实力仿佛就越是强大,我忽然十分渴望那种浑身充满力量,实力也是强无敌的感觉。

但是很快,在大道天衍经的压制之下,我又恢复了一丝清醒,我知道,那是心底里的恶魔在引导我进入彻底的狂暴状态。

“呃……啊……”

一道道惨烈的吼叫声从我口中爆发。

上官元龙看向我的眼神已经彻底的变了,此刻即便他是地级中期的强者,也十分畏惧了起来。

我这种状态,已经完全超过了上官元龙的想象,我身上的气息已经超越了上官元龙,对于上官元龙而言,在燕京四大家族当中,也从未有人让他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压力。

他忽然想要离开这里,想到离开,上官元龙眼中满是坚定,忽然转身就走。

但就在他刚刚离开几步,我的身形忽然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我已经出现在了上官元龙的前面。

上官元龙被我挡住了去路,眼中充满了震撼。

他想到了我此刻的强大,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都没有感觉到我是怎样出现在他前面的。

“小子,从一开始,都是你答应了我上官家族,是你反悔了,现在我们之间就一笔勾销,我放弃燕都春秋图的争夺,你若是不想死,最好现在就离开,否则等到其他三大家族的地级强者赶到之后,就算你再强,也不会是整个燕京所有地级强者的对手。”上官元龙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显然他怕了,不得已之下才选择放弃了燕都春秋图。

他十分的清楚,在之前与我的交战中,他虽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但却消耗极大,而其他三大家族的地级强者也即将带来,等到那些强者到了,他上官元龙就算有能力将我击杀,但也绝无可能从其他三大家族的手中将燕都春秋图带走。

所以,上官元龙这一刻彻底的放弃了残图的争夺。

只是,他现在才想到了放弃争夺残图,已经晚了。

此刻的我眼中只有疯狂的杀戮,只有对上官元龙的强烈杀机。

仅有的一丝理智,也在运行着大道天衍经,我的身躯却仿佛被暴躁控制一般,直接扑向上官元龙。

此刻,正在狂奔向我们这边的其他三大家族的地级强者,也感受到了我身上的强大战意。

“上官元龙到底遇到了什么人?为何气息会如此强大?”

“还有这么远的距离,这人身上气息就已经如此的强大,我们燕京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级别的强者?莫不会是隐世家族的强者?”

“这股气息还十分的狂暴,应该至少有地级后期的实力了。”

……

其他三大家族的强者,都明显感受到了我身上的强大战意,此刻每个人的眼中都是震惊。

虽然震惊,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就被吓到,毕竟他们这些地级强者,可是好多名,甚至还有地级后期的强者。

这么多地级强者,面对一名地级后期的强者,肯定不会有问题。

一时间,所有地级强者都更加狂暴了起来,速度极快的冲向我和上官元龙的方向。

而我几乎已经丧失了理智,仅有的一丝理智也只是在我的意识在迫使我的自主运行大道天衍经。

万能的大道天衍经已经给我带来了无数的奇迹,只要我能坚持一直运行大道天衍经,我总有恢复的那一天。

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大的敌人。

即便鬼门都只是给我做了服用一颗至尊红丸的实验,但我却自己连续服用了两颗至尊红丸,简直就是疯子。

但我十分清楚,若是这时候我不服用至尊红丸,那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与生命相比,我宁愿服用至尊红丸,即便是死,我也不后悔。

上官元龙见我挡住了他的去路,试图放弃残图离开,但我却根本不给他离开的机会。

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直接就是最简单的最暴力的攻击。

双拳仿佛铁锤一般,不停的挥舞。

上官元龙见我攻向自己,顿时也是怒了,虽然他后悔了,想要放弃残图的争夺,但他毕竟也是地级中期的强者,在我的连续攻击之下,他也是彻底的被激怒。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上官元龙红着双目怒吼了起来。

但却发现我根本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刚刚一拳攻击命中上官元龙,将他震退七八步,但此刻我又再次冲向了上官元龙。

浑身都是强大无比的气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聚集全力就是一拳轰出。

轰!轰!轰!

每一道攻击落下,仿佛都是一颗核弹的爆发,我们双方交战的地面,已经彻底的被崩碎,整个空间仿佛都在震动。

然而此刻的我,在连续服用了两颗至尊红丸之后,我的气息已经超过了上官元龙,此刻的我完全就是一头凶兽,不断的进攻。

而上官元龙在我的手中,此刻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即便能攻击到我,但打在我的身上,却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一般,只有我接二连三的狂暴攻击。

短短几分钟内,上官元龙已经被我数道强大的攻击命中,气息也在不断的萎靡下去,显然伤势极重。

这一刻,上官元龙是真的怕了,也后悔了。

他忽然十分期待其他三大家族的地级强者快点到了,他已经撑不下去了,若是三大家族的强者再不来,恐怕他真的要死在我的手中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