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二十二章 要么生!要么死!

此刻,我和上官元龙的交战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每一次对轰之下的招式,都是无比凌厉霸道,一股股强大的气劲让四周寸草不生。

强大的能量波动,让路边池塘内的水流都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上官元龙毕竟是地级中期的强者,而我虽然服用了至尊红丸,战斗力也不过被强行提升到了地级初期,即便我已经用上了所有的手段,但依旧不敌上官元龙。

若不是我的承受能力极强,恐怕这时候我已经彻底的倒在了地上。

我不知道在刚刚的对轰中,我的身躯遭遇了多么大的伤害,但我十分清楚的是,等到这次交战结束后,若是我还能活着,恐怕也会在病床上躺上许久。

越是交战下去,我们之间的差距就越是明显,毕竟对方是真正的地级中期强者,而我不过是个战斗力达到地级初期的玄级巅峰强者,我们之间的差距可不仅仅是两个小境界,更是一个大境界,我能将战斗力爆发到这种程度,已经十分的不可思议了。

即便是整个燕京四大家族,也没有人见过瞬间能增强这么多战斗力的强者。

就在这时候,忽然数道强大的气息向我们这边飞速而来。

每一道气息都是地级强者的身上才有的气息。

我和上官元龙交换了一个攻击之后,两人分别站在两侧,我能感受到数道地级强者的气息在逼近,上官元龙当然也能感受到,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机,但此刻并没有急着再对我动手,而是咬牙说道:“小子,我承认,我依旧是小看了你,但你应该也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你虽然用歪门邪道强行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但终究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力量,我想你服用那颗药丸的代价一定也十分的巨大吧?只要我们继续交战下去,药效总会过去,等到药效过去的时候,你认为你还有胜算将我击败吗?”

我强忍着身躯之上的痛苦,死死的盯着上官元龙,咬牙说道:“你想要表达什么?”

听到我的话,上官元龙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随即开口说道:“我想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数道地级强者的气息在不断的靠近,这么多地级强者,肯定是燕京四大家族的所有地级强者一起出动了,若是等到他们来了,到时候你就算想要离开,都绝无可能,现在我破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将燕都春秋图交给我,我现在就放你离开,若是你现在离开,还有机会逃走,但若是等到其他三大家族的地级强者都到了,那时候就算你想要逃,也没有任何的可能,我想,你刚刚服用的那颗药丸,不仅仅是我十分的感兴趣,四大家族的强者应该都十分的感兴趣,你说若是让他们知道了你的手中有那种强行提升战斗力的药物,他们会不会把你当做实验小白鼠?”

上官元龙的话中充满了威胁,但也透露一个信息,只要我现在愿意交出燕都春秋图,他就愿意放我离开。

我的神色顿时也十分凝重了起来。

对于燕都春秋图上面所散发的强大气息,我十分的清楚,若是能将之得到手,我的实力必然会强大许多,但眼前强敌众多,只是一个上官元龙,就已经让我难以应对了,现在还有数道强大的气息正在靠近,等到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全都到了的时候,那时候就算是是地级巅峰的强者,恐怕也无法逃出去。

上官元龙虽然是想要得到燕都春秋图才愿意放我离开,但他的话也没有错,等到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到了,我不仅走不掉,甚至还会被四大家族当做实验小白鼠。

只是,若是让我如此轻易的将燕都春秋图交出去,我又十分的不甘心。

毕竟我现在的实力还十分的渺小,我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就像是现在,我既然已经尝试过地级强者的力量,让我忽然回归玄级巅峰,我如何甘心?

“小子,我知道你不舍得,但是也要想清楚了,别到时候连命都丢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古人有句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现在将残图交出离去,还有未来。”

上官元龙似乎感受到了我心境的动摇,笑呵呵的说道:“之前你和我上官家族之间的约定也奏效,这五亿你先拿着,剩下的五亿,等我回到上官家族,立马安排人转账给你,十个亿,也足够你花好几辈子了。”

上官元龙说着,将之前我还给他的那张有五个亿的银行卡又丢了过来。

看着手中有五亿的银行卡,我内心一阵挣扎。

如今我迫切想要离开鬼门,而我只要得到了燕都春秋图,就可以借助残图的能量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那时候我离开鬼门,也就安全了许多。

就算我暂时不能离开鬼门,但鬼门既然交给了我抢夺残图的任务,若是我就这样空手而归,鬼门必然不会轻饶我。

所以说,燕都春秋图,我必须得到手!

想到这里,我终于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丢了残图,鬼门或许都不会放过我,但若是得到了残图,虽然可能面临极大的危机,但却有可能逃离,一旦离开,等到我利用燕都春秋图将实力提升到地级的时候,即便是鬼门,想要对付我,难度也增加了不少。

就在上官元龙的期待中,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手中的银行卡丢了回去。

上官元龙接住了银行卡,眼中的怒意越来越深,他原本以为我会选择拿着钱走人,但却将五个亿丢了回去,已经说明了我的选择。

“你这是拒绝了我的提议?”上官元龙微眯着双目,死死的盯着我问道。

我的眼神中满是坚定,若是真的就这样拿着钱离开,恐怕我这辈子的实力都不会再有任何的精进,而且我也不会甘心,性命是非常的重要,但有些东西,却比生命重要。

这么多年来,我经历了那么多,早已看透了这个世界,没有实力,你什么都不是,只有你的实力能站在巅峰,那时候,你才能帮助你身边最重要的那些人。

就像是现在,因为我还很弱,所以就连我的父母,甚至就是前女友苏婷,都不得已之下被我转移隐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这一切归根究底,都是因为我的弱小。

而燕都春秋图,却让我看到了希望。

即便是死,我也要得到燕都春秋图。

这一刻,我浑身都是强大无比的战意。

不远处数道地级强者的气息也在不断的朝着我们这边接近,但我却没有丝毫的畏惧,眼中只有坚定和冰冷。

“上官元龙,我也奉劝你一句,既然你知道我的实力很强,也清楚我的潜力如何,若是你坚持要从我的手中抢走燕都春秋图,尽管放马过来,但你最好想清楚了后果。”

我冷冷地看向上官元龙,言语中充满了威胁,而上官元龙在听到我这番话后,眼中的杀机更加浓烈了起来,我继续说道:“我想你应该早就对我进行了调查,对于我的一切应该都十分的清楚,我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今天拥有地级初期战斗力的强者,这已经足够说明了我的潜力,不过两年多的时间,我的实力就能增长如此多,若是再给我两年时间呢?若是你现在就放我离开,我会记着你的好,总有一天,我会千百倍的回报你,但若是你要坚持要从我的手中夺走燕都春秋图,那也没关系,只是你确定你能将我彻底的留在这里?一旦我从你的手中活着离开,我一定会找个没有人找到的地方,不停的修炼,总有一天,我的实力会超越你,等到那时候,你上官家族,又是否能承受得起我复仇的怒火?现在就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是要放我离开?还是要赌上整个上官家族与我作对!”

说完这番话之后,上官元龙彻底安静了下来,不在说话,只是地级中期强者的气息依旧,但脸上也出现了挣扎之色。

上官元龙显然明白我的意思,他也早就对我进行过调查,对我的过去十分清楚。

而我刚刚说的那些也全都是真相,我的确只用了两年多点时间,就拥有了现在的一切。

这种武道潜力,即便是上官元龙活了这么久,也从未见过,所以他此刻也担忧了起来。

他凭借地级中期的实力,想要从我的手中将燕都春秋图抢走,的确十分的容易,但他却也十分清楚,我的潜力是多么的恐怖,一旦不能将我击杀,只要我离开了,等到我再次出现的时候,必然是超越他的存在。

我也不着急,上官元龙显然已经开始犹豫了,只要他现在愿意放我离开,一切危机都解除了。

与此同时,大道天衍经已经运行了起来,我体内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不断的升腾而起,因为至尊红丸,以及刚刚上官元龙的攻击对我造成的伤害,此刻在大道天衍经的运行之下,那些伤势也在以一个极为迅猛的速度恢复着。

而现在,那数名燕京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距离我们这边也已经越来越近了,恐怕最多再有十分钟,他们就能赶到了,也就是说,最后十分钟,我必须搞定上官元龙,否则等到四大家族的地级强者大队伍到场,那时候我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

看向上官元龙依旧在思索的面孔,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手中正捏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而瓶中还装着一颗深红色的药丸,这也是我身上的最后一颗至尊红丸了。

如今我服用了一颗至尊红丸,战斗力也刚刚达到地级初期,若是我再服用一颗至尊红丸,战斗力应该可以达到地级中期吧?

只是即便是强大神秘的鬼门,也只是在我身上做过服用一颗至尊红丸的实验,两颗至尊红丸,他们还没有在我身上做过实验,显然是因为这样做,我所面临的危险会十分的巨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官元龙始终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

终于,上官元龙抬起了头,那双桀骜的双眸中充满冷意,死死的盯着我,说道:“你以为你今天能走的掉?就算我不能击杀你,我想我拖上十分钟应该没有问题吧?等到那时候,燕京四大家族的所有地级强者都到场了,你觉得就算你再强大,再有强力,能在燕京四大家族众多地级强者的手中安然无恙的离开吗?”

“要么,留下燕都春秋图,生!要么一战,死!”

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意遍布我的全身,我没有想到,上官元龙竟然还是不肯放弃燕都春秋图的争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