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十三章 小张,你没事吧

现在任山基本上已经成了废人,再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被几个人围起来一顿猛踢,而我挥动着一条凳子,砰的一声,凳子砸在了一个混混的后背,凳子也变成了散架,我挥舞着剩余的半截凳子腿,奋力挥动。

这才有人注意到了我在帮助任山,被我打的那个混混大吼了一声:“给我打这小子。”

一时间七八个人围着我攻击了起来,我一边挥动凳子腿,一边怒吼道:“都给我滚!”

说着我一棍子打在了距离我最近的一个混混,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道,被打中的混混直接昏迷了过去,头上满是鲜血。

这一下子果然有用,直接镇住了全场,我手持棍子指着人群,红着双目怒道:“来啊!谁特么的不想活了就来啊!”

刀疤脸脸色极其阴沉,死死的盯着我:“小子,你真是不知死活,今天要是不废掉你,我刀疤脸跟着你信。”

刀疤脸说着大手一挥:“给我上,我倒要看看,双拳能不能敌四手。”

这声令下,七八个人全都向我冲了上来,我双手紧紧地握着棍子,体内的热血这一刻似乎都沸腾了起来,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热情。

最先冲过来的那个混混刚挥动起棍子,就被我忽然伸手握住,接着另一只手抓着棍子就狠狠地朝他的头上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这个混混双眼一翻,直接进入了短暂的昏迷,对方人实在太多,我只能多打昏几个,才有撑的久一点,只要蓝雪跑到黑狐搏击俱乐部了,招呼一声,立马能过来一大群人,到时候别说是十多个,就是二十多人,也未必够看。

眼看自己的手下一个个的被我打得昏迷过去,刀疤脸的神色更加阴沉了起来,忽然从身边一个小弟的手中拿过棍子,怒道:“让我来!”

那些混混们早就被我的狠厉给吓到了,这时候听见刀疤脸要出手,一个个连忙后退,将我逼到了墙角,刀疤脸一手持棍一手夹着烟朝我一步步走了过来。

看来这个刀疤脸应该是有点能耐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明知道我实力不错,还敢单枪匹马的对我了。

“小子,你成功激怒了我,看在你实力不错的份上,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跟着我混,以后整条稻香街除了我,你说了算。”

刀疤脸走到距离我两米左右位置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竟然想要拉拢我。

听到刀疤脸这句话的光头龙哥,此时脸色大变,连忙道:“刀疤哥,这小子动手伤了我们很多的兄弟,怎么能放过他?”

“闭嘴!”刀疤脸一声爆喝,龙哥连忙闭上了嘴巴,一脸阴狠的看着我。

我看了眼不远处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任山,眼底闪过一丝寒意,看着刀疤摇了摇头:“我对混混这个职业没有任何的兴趣,如果刀疤哥今天愿意放过我们,我们倒是可以交个朋友,当然,今天的所有医药费,我也会赔偿。”

被我拒绝后,龙哥一脸怒意的看着我:“你特么的找死,刀疤哥邀请你是你的荣幸,你竟然敢拒绝。”

龙哥说着又看向刀疤脸:“刀疤哥,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废掉他。”

刀疤脸依旧看向我,凶狠的脸上怒意更甚:“你知道拒绝的后果吗?”

“用不着吓唬我,如果我被吓唬道了,也就不会出手了,任山是我的朋友,你们这样对他,还想让我加入你们,你觉得可能吗?”我语气平淡,平静的看着刀疤脸。

刀疤脸冷笑一声,缓缓迈步向我逼近:“既然你要跟我对着干,那今天就让你知道跟我对着干的下场。”

说话间,刀疤脸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而我始终双手紧握棍子,全神贯注的盯着刀疤脸。

就在这一刻,刀疤脸的手忽然动了,就在他动的一瞬间,我的双手猛地用力挥动棍子,砰的一声,棍子碰撞在一起,我的虎口震得发麻生疼,而刀疤脸显然也不好过,被震退的瞬间,我接着又是一棍子狠狠落下。

砰!砰!砰!

一连五六棍的猛击,刀疤脸被我连连震退,我的手也被反震力搞得痛苦不堪,但我一直强忍着。

刀疤脸的虎口已经出血,他的双目满是猩红,大吼一声:“你找死!”

他的气势猛然间都暴涨了起来,彻底的爆发,像是一头洪荒猛兽扑向了我,而我咬牙强撑,挥动棍子阻挡。

又是联系的好几下对轰,铛的一声,刀疤脸手中的棍子直接被震飞,紧接着,被我一棍子打在胸膛,刀疤脸终于被震退,光头忽然间大吼道:“他刚伤刀疤哥,大家一起上,废掉了他。”

刀疤脸的实力很不错,刚才的连续对轰中,我的体力也消耗极大,这时候一下子十来号人一起冲向了我,我还真的没办法应对。

眼看就要被淹没在人群中了,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响起:“豪哥来了,都特么的住手。”

听到这声音,刀疤脸的声音忽然响起:“住手!”

刀疤脸这一声令下,刚刚还准备群殴我的人群,瞬间全都停下了攻击,一个个全都惊讶的看向饭店门口。

而我的目光也不由的看了过去,就看到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几人都是西装革履,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非常的正式,嘴角微微上扬,脸上带着些痞子般的坏笑,看起来有种坏坏的感觉,但偏偏一身西装打扮,却没有一丝的不和谐。

而在这个青年的身后,跟着两个壮汉,两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凶狠之色,跟着青年一步步的走了进来。

“豪哥,你怎么来了?”刚才还是一脸凶狠的刀疤脸,此时像是个孙子,微微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看向领头的那个青年。

豪哥没有搭理刀疤脸,目光一扫人群,忽然落在了我的身上:“你是张泽?”

听到对方的话,我忽然一惊,看样子刀疤脸很怕这个青年的样子,他却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他是从黑狐过来的?可我对黑狐的会员都很熟悉,似乎没见过他。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是张泽。”

豪哥多了几分玩味,上下打量着我,而刀疤脸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站在豪哥身边,见豪哥还在打量我,忽然说道:“豪哥,我今天带兄弟们来收保护费,本来跟这个小子没关系,结果他要冒头,还伤了好几个兄弟。”

豪哥看了眼人群中好几个脸上挂彩的混混,嗤笑一声:“刀疤,你的人还真废,这么多人打一个人,还让自己这么多人挂彩。”

刀疤脸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对豪哥说道:“这小子有点能耐,是个练家子。”

豪哥淡淡的一笑:“带你的人散了,以后这家饭店的保护费,全免了。”

听了豪哥的话,刀疤脸脸色大变,惊讶道:“豪哥,这家饭店还欠一万的保护费,就这么免了?”

他的话音刚落,豪哥反手就是一耳光,啪的一声,极其响亮的一耳光落下:“老子让你怎样做就怎样做,哪来这么多废话?”

被豪哥打了一巴掌,一瞬间,我看到了刀疤脸脸色一丝不易觉察的怒火,但瞬间又被他压制了下去,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道:“豪哥,我知道错了,你说免了就免了。”

“那还不带着你的人滚蛋?”豪哥身后的一个小弟忽然开口。

刀疤脸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怒火,大手一挥:“我们走!”

刚刚还占满整个饭店的混混们,流水般的离开,顿时感觉一下子宽敞了。

我并不认识这个豪哥,但看刀疤脸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不简单,只是此时我最疑惑的是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我?显然还知道我的名字。

“谢谢豪哥!”不管怎样,都是他帮了我,我看着豪哥道谢。

豪哥摆了摆手:“我叫邹豪,也是受人之托,用不着谢我。”

听了邹豪的话,我心中了然,就说不认识他,怎么会帮我,他说完之后,直接转身离开,我这才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8,一人替邹豪打开了车门,他上了车子。

看着缓缓离开的车子,我心中满是疑惑,邹豪说受人之托,到底是谁的托?

“张哥,你没事吧?”任山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回过神后,我连忙走过去扶住了他:“我没事,倒是你,伤的挺重,我送你去医院。”

正说着话,忽然一大群人冲了进来:“张哥,你没事吧?闹事的人呢?”

是黑狐搏击俱乐部的人,看样子来了二十多号人,大部分我都脸熟,我微微摇了摇头:“谢谢兄弟们,已经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有时间我请兄弟们吃饭。”

见没事了,黑狐的会员们才纷纷打招呼离开,蓝雪气喘吁吁的也到了,满脸担忧的问道:“张哥,你没事吧?”

我微微摇了摇头,说:“我先送任山去医院,夜宵就不陪你了,改天我请你。”

蓝雪本就跟任山熟悉,怎么也不离开,跟着我一起把任山送到了医院。

刚把任山安顿好,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通后,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张,你没事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