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一十九章 激战地级强者

燕都春秋图此刻就在我的手中,但也是我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张残图弄到手,但现在布衣老者的出现,却大乱了我的计划。

之前我还以为遇到的敌人都是玄级巅峰强者,但现在才知道,我竟然忽略了地级强者。

眼前的布衣老者并不是别人,正是燕京四大家族的上官家族的家主,上官元龙。

此刻上官元龙身穿一身布衣,浑身上下都没有一丝的气息,然而我却十分清楚他的实力已经进入了地级,虽然只是地级初期的强者,但我的实力境界却只是在玄级巅峰,虽然我的实力距离地级也不过一步之遥,但我却十分清楚这一步之遥的距离有多大。

这可是从玄级到地级的一个实力大境界的增长,而不是玄级实力中的那些小境界之间的差距。

上官元龙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股缥缈的气息,看似没有丝毫的强者气势,但给我的压力却极大,仿佛每一步都狠狠地践踏在我的心脏。

而让我还十分震惊的是,我的脸上还带着鬼脸面具,他却直接叫出了我的名字。

“上官家主,还真是好雅兴,为了能得到残图,身为地级强者的你,竟然专门来这里等我。”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即便燕都春秋图十分的珍贵,但是燕京四大家族却十分默契的选择了地级强者不出,只是玄级强者在争夺,但现在上官元龙却提前在燕京和海北市的边界一直等着我出现。

听到我的话,上官元龙并没有丝毫的难看,淡淡一笑,说道:“我可没有说过,我不会出面争夺燕都春秋图,张先生的实力不凡,我很看好,若是张先生愿意加入我上官家族,或许这幅残图,我可以与你共享。”

上官元龙还真是执着,为了拉拢我竟然不惜以共享燕都春秋图来做筹码。

我直接将脸上的鬼脸面具拿了下来,既然已经被认了出来,我也没有必要在隐瞒自己的身份了。

我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嘲讽,冷笑道:“上官家主还真是会说笑,燕都春秋图现在在我手中,就算要共享,那也是我来做主,什么时候轮到上官家主做主了?”

“可是,你以为答应了要帮助我们上官家族得到燕都春秋图,我可是已经给你了五亿的定金,怎么?张先生已经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了?”

上官元龙笑呵呵的看向我说道,看似面带笑容,但声音中的冷意却十分的清楚,周围的温度在这一瞬间似乎都下降了许多,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随即再次笑着说道:“还是说,张先生从来都没有打算过要帮助我上官家族得到残图?”

说完这句话,上官元龙身上地级强者的气息瞬间爆发,这一瞬间,我仿佛置身于炼狱一般,浑身都像是被一座大山死死的压制。

我的心中大惊,忽然有种感觉,若是上官元龙想要杀我,只是一个念头就够了。

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杀机,我的心脏顿时疯狂的跳动了起来,眼中也充满了担忧之色。

然而我并没有将燕都春秋图拿出来,依旧站在原地,身体战力的笔直,同时,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想要依靠大道天衍经的奇特效果来免除上官元龙施加在我身上的地级强者的威压。

这就是地级强者的气息吗?

上官元龙算是我所见过的第二个地级强者,第一个地级强者鬼门第一基地的守门人,被称为是大人的那个中年人,而上官元龙,则是我第二人。

此刻我浑身都是冷意,但在大道天衍经的不断运行之下,上官元龙威亚在我身上的气息也慢慢的消失了许多。

见我没有丝毫受到影响,上官元龙的眼中不着痕迹的一道惊讶之色闪过。

我的眼中冰冷如霜,冷冷地看着他说道:“我是答应过上官家族,帮助你们争夺燕都春秋图,但是,我现在改变注意了,五亿的定金还给你们上官家族好了。”

说着,我的手中出现了一张银行卡,我直接向上官元龙丢了过去。

从始至终,我就没有想过要拿上官家族的钱,早就想到了可能会遇到今天的麻烦,自从将那张卡拿到手之后,我甚至都没有查看卡中是不是真的有五个亿。

上官元龙并没有接我丢过去的银行卡,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答应了我上官家族的事情,岂能说改变主意就改变主意?张先生,我劝说你还是乖乖的将燕都春秋图交出来,否则一旦我动手了,那可别怪我以老欺少。”

此刻,我的心中也十分的犹豫,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将残图交出去。

我本身的打算是拿着残图离开燕京,也没有要将残图带回鬼门的想法,但是现在,却遇到了上官元龙。

想要从他的手中顺利的将燕都春秋图带走,显然十分的困难。

当然,也只是困难,但我却没有说不可能。

我的眼神忽然间十分坚定了下来,我冷冷地看向上官元龙,冷漠道:“上官家主,废话就少说,钱我一分没拿,已经给你了,但残图现在在我的手中,那就是我的东西,谁也别想从我的手中拿走。”

这一刻,我的气息瞬间提升到了玄级巅峰,眼神中也是充满了冰冷的寒意。

而我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颗深红色的至尊红丸。

从我加入鬼门开始,我也只是服用过一颗至尊红丸,而我也是鬼门唯一一个通过了至尊试验的强者,之前我的实力还只是玄级中期,我就已经能承受一颗至尊红丸的能量了,现在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应该能轻易地承受一颗至尊红丸吧?

以我玄级巅峰的实力,若是我服用了一颗至尊红丸,那我的实力是否能突破到地级,与上官元龙一战?

但是,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即便我真的将残图交给了上官元龙,以他的个性,恐怕根本不会放过我。

毕竟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已经对他形成了很大的威压,若是再给我几年时间,我的实力必然能踏入地级,超越上官元龙也不过时间问题。

但,上官元龙却已经岁数很大了,恐怕如今的地级初期,也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现在他强行从我手中拿走燕都春秋图,等到我的实力有一天达到地级的时候,又岂能轻易的放过上官元龙,又岂能轻易的放过上官家族?

上官元龙显然不敢用整个上官家族来冒险,所以在他准备对我动手开始,其实就已经想好了杀我。

当然,也可以是将我招安,若是我真的选择加入上官家族,上官元龙有数百种方法让我对上官家族誓死效忠,但现在,显然我不愿意成为上官家族的一份子。

上官元龙见我竟然产生了极大的战意,一时间双目微微眯了起来,眼神中像是迸射出两道实质性的寒芒,死死的盯着我,声音也冷了许多:“小子,你这是决定放弃我上官家族对你敞开的大门?”

“想要我成为你上官家族的傀儡,这不可能,要么放我离开,要么一战!”我没有丝毫的惧意,其实瞬间攀升到了玄级巅峰的极点。

虽然实力还没有突破,但仅仅是此刻从我身上所爆发出来的气息,已经让上官元龙感受到了一股威胁,虽然我身上的气息与他地级初期的气息相差很大,但他却依旧感觉到了威胁,隐隐中,似乎还有一股威压。

玄级巅峰强者对地级强者产生了威压,这怎么可能?

上官元龙抛弃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忽然迈步向我而来,边走边开口说道:“小子,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只能亲自动手来将燕都春秋图得到手了!”

话音落下,上官元龙刚刚还距离我数米的距离,却忽然间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一股极大的威压向我袭来,我知道上官元龙肯定是要对我动手了,这一刻,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到了极致,瞬间将全身的力量聚集在了手臂,下一刻,爆发全力的一拳狠狠地攻向虚空。

轰!

一声巨响,我脚下的土地瞬间崩碎,然而瞬间功夫,我的身体已经爆退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

不愧是地级强者,只是一拳,就让我感觉浑身的骨头仿佛都被他这一拳所携带的能量震碎一般,刚刚与他对轰过后的拳头,此刻也剧烈的颤抖,无法停止。

见我竟然还站着的时候,上官元龙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浓浓的震惊之色。

他虽然十分清楚我的实力非常的强大,但却没有想到过,我竟然能硬接下他的致命一拳,虽然我本身也爆退了十多步,但我毕竟只有玄级巅峰的实力,而他却是地级强者。

地级强者何其可怕?

他所爆发的力量,完全可以将一辆汽车轰飞,但却只是让我后退了十多步。

小子,你的实力,真的只有表面上的玄级巅峰吗?

上官元龙第一次对我的实力境界产生了怀疑。

而我在硬接了他这一拳之后,也大概感受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虽然十分巨大,但我依旧没有打算这么快就服用至尊红丸。

我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极境,距离地级也只需要一步,但无论我如何修炼,实力都无法再精进一步,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用非常手段。

那就是生死历练,对我而言,此刻的上官元龙,就是一名十分合适我历练的强者,也只有他,才能彻底的将我的潜力逼出来。

玄级巅峰,对我而言,还不够!还远远的不够!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