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一十八章 残图可以给我了

我将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除了我和宫左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听到。

果然,我这句话说出口,宫左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抹喜色:“既然先生愿意跟随我朝着宫家方向而去,那再好不过了,等到了宫家之后,我一定会向家主禀明,有家主在,谁也不能动先生一根手指。”

我哈哈一笑,说道:“好了,人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走吧!”

宫左也不再犹豫,率先朝着那批玄级巅峰之极境强者相反的方向而去。

我并不知道宫家在什么位置,此刻跟随着宫左一起狂奔。

我身边的杨风并不知道我的打算是什么,紧跟着我的步伐一起狂奔,同时低声问道:“你难道真的要去宫家不成?”

杨风就在我的身边,而宫左已经超越我们十多米了,杨风的声音压得基地,并不担心有什么人听到。

我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好了,我答应保你不死,就一定能做到,你现在只需要跟着我就好,你不仅不会死,而残图也不会丢。”

听到我这番话,杨风倒是不在说话,爆发全速狂奔了起来。

其实刚刚被那些强者围攻,也算是一件好事,杨风此刻已经恢复了许多,实力虽然只有玄级中期,但是速度却十分的狂暴。

而身后那数道玄晶巅峰极境的强者,此刻也已经被我们远远落在了身后。

“你的速度,应该还能更快一点吧?”我忽然问道。

杨风哼了一声,十分傲娇的说道:“当然!”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我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大概有狂奔了十分钟的样子,我忽然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加速!”

就在我话音刚落的瞬间,我刚刚还跟随着宫左一起向宫家方向狂奔的身体,骤然间变向,直接与垂直宫家方向的位置狂奔而去。

而且刚开始奔跑,我就彻底爆发了最强的速度。

杨风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我已经偏离刚刚的方向,与之垂直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他忽然间明白了我的想法,顿时一喜,彻底爆发他无双的速度,紧跟随着我的步伐朝着北方而去。

刚刚还在前面狂奔的宫左,这一刻也感觉到了我和杨风已经不在他的身后了,连忙停下了奔跑,等他朝着我们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就发现我和杨风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若不是燕都春企图的强大气息,恐怕没有人能锁定我们的方向。

“混蛋!”宫左见我们已经彻底的消失,而且残图还朝着北方以一个极其狂暴的速度离去,他转身就朝着北方追了过去。

只是即便宫左已经爆发了最强的速度,可是依旧十分清晰的感觉到残图的气息越来越远,随着残图距离他的位置越来越远,残图的气息也越来越弱,若是如此下去,他一定会彻底的丢失残图。

想到是他自己为了一己之力,将我和杨风从四大家族的玄级巅峰强者手中救了出去,才有了我们现在逃离的机会,宫左顿时更加愤怒了起来。

“啊!我要你们死!我要你们死!”宫左一边狂奔一边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他不仅失去了一把深渊短匕,如今就连残图也彻底的丢失了,他十分的不甘心,也十分的愤怒,但也十分的害怕。

刚刚四大家族围攻我和杨风的时候,若是他不站出来将我们带走,也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若是残图真的彻底被他更丢了,到时候宫家家主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的计划其实也十分的简单,我十分清楚杨风的速度,对自己的速度也十分的有自信,之所以会提出跟随宫左一起去宫家,就是为了解除他对我们的怀疑。

只是他忘记了一件事,杨风的实力虽然只有玄级中期,但是速度却是无双,只要杨风彻底爆发,他的实力即便已经到了玄级巅峰之极,但也无法追上杨风。

就是因为我们的速度快,所以我们此刻才能顺利的逃脱四大家族强者的追杀。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身后燕京四大家族玄级巅峰强者的气息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只是我不清楚燕都春秋图的气息还能不能被那些人感知到。

我和杨风又继续狂奔了许久,杨风终于因为消耗太大,速度慢了许多。

我这才停了下来,看着气喘吁吁的杨风。

刚刚在狂奔的时候,我一直在运行大道天衍经,所以此刻我并没有太大的消耗,只是稍稍有些气喘而已。

“杨风,现在已经没有玄级巅峰强者追杀我们了,你现在可以将燕都春秋图交给我了吧?”

我看向杨风说道。

虽然凭借我如今的实力,想要从他的手中将残图硬抢过来很容易,但我此刻只想带走残图,并不想节外生枝,谁知道还有没有人能感知到残图的位置,若是继续耽误下去,极有可能会被燕京四大家族的强者再度追杀过来。

杨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忽然问道:“你确定,接到的任务与我一样?”

我皱了皱眉,不明白杨风想要表达什么,冷声道:“没错,我的联络人给我的任务就是抢夺燕都春秋图,还告诉我,会有两名玄级中期的强者协助我。”

杨风点了点头,忽然冷笑了一声,咬牙说道:“鬼门还真是会算计,竟然将同样的任务交给了我们三人。”

杨风话音落下,他随手将放在后背上的一个背包丢给了我,说道:“东西就在里面,你拿走吧!”

背包中果然有残图的气息,我深深的看了杨风一眼,刚刚我甚至都已经准备亲自动手来取残图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杨风竟然真的如此轻易的就将残图给了我。

杨风看了我一眼,随即说道:“东西已经交给你了,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他话音落下,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我倒是有些意外。

不过这也是他聪明的一点,刚刚我爆发出来的速度,就让他清楚,他想要从我手中逃出去,根本没有可能,而我本身实力就是玄级巅峰,他玄级中期的实力根本不够看。

而燕都春秋图就像是被标记了一般,无论残图在什么地方,它上面的气息都十分的浓烈,会被一定范围内的强者感知到,凭借他玄级中期的实力,若是想要顺利的将残图回鬼门,恐怕很难。

如今残图到了我的手中,那我就成了所有人的目标。

感受到残图中汹涌澎湃的强大能量,我忽然有种享受的感觉。

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仿佛残图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一般,我忽然有种感觉,若是我能将这幅残图中的能量全部吸收完,我的实力一定会上升不少。

只是我也清楚,燕都春秋图既然就连燕京四大家族的强者都来争夺,显然不是只有这么一点作用,而且燕都春秋图并不是完整的,只是残图而已。

就算这幅图中真的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可以让一名地级巅峰强者顺利的进入天级,恐怕也需要将残图全部极其才有这种可能。

如今残图到手,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的目光一闪,早就计划好等到残图到手之后,就带着残图离开。

现在就是我脱离鬼门的好机会。

我的脚下微微一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燕都春秋图的气息依旧十分的浓烈放,无论我在什么地方,都像是被标记了一般。

我一边狂奔,一边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以防一定范围内的强者发现。

一路上,我感受到了无数强大的气息,甚至有好几次都被那些气息锁定,但是以我的速度,想要摆脱这些强者很容易。

整整一夜,我都在寻找离开燕京的办法。

如今残图被四大家族丢失,他们已经彻底的封锁了整个燕京。

而玄级巅峰强者也像是被零散的分布在整个燕京,一旦我出现在任何一人的感知范围内,我的位置第一时间就会暴露。

直到东方泛白的时候,我才顺利的来到了海北与燕京的交界处。

而这里,我十分的熟悉,正是屠夫的家乡,当初我就是从这里带走了屠夫。

“终于离开燕京了!”踏入海北地界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呵呵!”

就在我话音刚落的瞬间,一道戏谑的声音如同一记惊雷,在我耳边炸响:“我已经等你一夜了!”

听到这声音,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艰难的转头朝着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就看到一道熟悉的声音,此刻正站在我前面十米处的位置,一名布衣老者,此刻手中正拿着一根鱼竿,此刻就坐在溪边垂钓。

让我震惊的是,刚刚我竟然没有感知到他的存在,但他就在我的眼前,我十分确定的是,刚刚他还不在那里,但此刻就像是凭空出现了一般。

而这一瞬,我的眼皮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我忽然有种预感,今天,我极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就在这时候,布衣老者忽然一拉鱼竿,顿时一条大鲤鱼被钓了起来。

“一晚上了,终于钓了一条大鱼!”布衣老者笑呵呵的将大鲤鱼收进了鱼篓中,随即起身。

看着正一步步向我走来的布衣老者,感觉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我的心脏上。

“张泽,残图可以交给我了!”

布衣老者走到了我的面前后,笑呵呵的向我伸出右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