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一十七章 玄级巅峰极境

周围全都是燕京四大家族的玄级巅峰强者,此刻每个人看向我和杨风的神色中都充满了冷漠和强烈的杀机。

而杨风此刻也一脸无畏,似乎知道有我在,他肯定死不了。

如果不是为了独吞燕都春秋图,我绝对不会去管杨风,但此刻这幅残图就在他的手中,我想要得到残图,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护他,否则残图我无法得到。

我的目光一闪,在场的玄级巅峰强者数量也大概有了估摸,一共有六名,当然,除了这六名玄级巅峰强者之外,还有十多号玄级后期和中期的强者,不过在我眼中,只有玄级巅峰强者能成为我的对手。

燕京四大家族实力最强的那批玄级巅峰强者,此刻已经全部倒在了孤毒的毒雾中,此刻即便有六名玄级巅峰强者,但也不是四大家族最强的那批。

如此一来,我的胜算更大了。

就在这时候,之前才将深渊短匕交给我的宫左,此刻也追了上来。

看到一大群玄级巅峰强者将我围攻起来的时候,他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寒芒。

我的双眸不着痕迹的朝着宫左的方向看了一眼,宫左像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轻轻地皱了皱眉,但也没有提我从他手中拿走深渊短匕的事情。

“现在就将燕都春秋图交出来,我们可以放你们一马!”一名叶家强者看向杨风呵斥一声。

而其他人的关注点也全都在杨风的身上,毕竟杨风才是拿走燕都春秋图的人,而我不过是面带鬼脸面具的路人。

若不是为了保障杨风的安全,我现在假装与四大家族一起对付杨风,或许还真的能骗过这些人。

杨风的坚定如铁,不屑的看了周围的强者一眼,随即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开口道:“别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

杨风似乎故意要把我拉到与他在同一个阵营。

果然,他这句话说出口,刚刚还没有多少人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而且都是充满杀机的眼神。

我也不在隐瞒,冷厉道:“我既然答应了你,那就必然会保你不死!”

“原来他们是一起的!”

一名上官家族强者咬牙说道,随即又是一名叶家强者站出来,矛头直接对准了我,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带着鬼脸面具的家伙,恐怕才是威胁最大的存在,依我看,不如我们四大家族现在先联手将他控制了,至于另外一人,玄级中期的实力,对我们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听到这叶家强者的话,我的眼中闪过一道强烈的杀机,眼神也微微眯了起来。

叶家强者的提议果然有用,很快上官家族强者站出来说道:“先联手将这些外部威胁解除了,然后我们四大家族再商量燕都春秋图的归属?”

“好,我于家同意!”于家强者也站出来说道。

这时候就剩下宫家没有表态了,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宫左的身上。

宫左是这次宫家的代表,他的话,可以代表宫家的态度。

宫左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沉默不语,只是目光一直盯着我,像是在犹豫什么。

我知道他在犹豫什么,毕竟刚刚他才将深渊短匕交给了我,就是为了让我帮助宫家得到残图,此刻杨风的话也已经印证了我和杨风是一伙的,若是我真的将残图拿到了手,是否会真的愿意将残图交给他,宫左再犹豫。

“宫长老,我们三大家族已经表态了,现在就剩下你宫家了。”之前提议先联手解决我的那叶家强者,目光看向宫左问道。

宫左这才从思索中回过神,他忽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们倒是答应的爽快,只是现在我宫家的玄级巅峰强者大半都倒在了之前的毒雾中,到现在还是生死不知,在这里,也只有我一名宫家的玄级巅峰强者,若是真的先解决了那人,我们宫家只不过一名玄级巅峰强者,如何争?”

“宫长老,你这样说就有些不合适了,我上官家族现在可是连一名玄级巅峰强者都没有,全都倒在了之前的毒雾中。”上官家族一名玄级后期强者,也看向宫左说道。

在场的六名玄级巅峰强者当中,有三名是于家的强者,两名叶家的强者,然后就是宫家的宫左了。

上官家族本就只有上官元鹰和上官元虎两名玄级巅峰强者,可如今全都倒在了毒雾中,如今,上官家族已经没有得到残图的可能了,所以上官家族也不愿意与宫家站在一起。

叶家强者也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宫长老不愿意联手先对付这小子,那宫长老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吧?”

宫左淡淡一笑,随即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让所有人惊讶的是,他竟然当众看向我说道:“你们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现在只要你们答应将残图交于我宫家,我宫家保你们安全离开。”

之前宫左还只是跟我密谋,但现在却当众拉拢我,这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宫左的意思,他本来就有些怀疑我真的会帮他,现在当众再确认一遍而已,一旦我表现出任何不愿意,他必然会跟随其他三大家族的强者先将我解决。

“宫左!”叶家那名玄级巅峰强者,顿时怒了,双目死死的盯着宫左。

而于家和上官家族的强者,同样怒目而视。

只是如今燕京四大家族当中,于家实力最强,宫家次之,就算宫左这样坐了,除了于家之外,上官家族和叶家也不可能去找宫家的麻烦。

至于于家,更不可能与宫家开战。

四大家族之所以能平衡这么久,就是因为互相牵制,宫家虽然不如于家强大,但却也不会差多少,若是这最强的两大家族开战,那必然是两败俱伤的事情,反而便宜了叶家和上官家族。

所以宫左才敢当众如此说道。

我饶有兴趣的看向宫左,原本我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既然宫左愿意拉拢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淡淡一笑,说道:“宫长老的话,我信!”

听到我的话后,宫左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而其他三大家族的强者,一个个都是面色大变。

“那就合作愉快!”宫左笑了起来。

我笑了笑,说:“只是现在我和我的同伴已经被四大家族的强者围了起来,不知道宫长老如何能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

“这好办!”

宫左淡淡一笑,随即目光一扫众人,朗声说道:“各位,你们也听到了,这位先生愿意将燕京春秋图拱手让给我宫家,既然如此,那我宫家现在就是残图的主人,各位还是请回吧!”

“宫左,你还真把你宫家当做燕京四大家族之首了?先问问我于家同不同意!”于家一名玄级巅峰强者,直接向前一步站了出来,眼中满是怒火。

而叶家强者也纷纷站了出来,阴冷的目光盯着宫左,至于上官家族,本就已经没有玄级巅峰强者了,而玄级后期的强者,也没有做主的权利,此刻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叶家和于家,还有宫家之间的争斗。

如此一来,于家和叶家的五名玄级巅峰强者,而宫家算上我,也只有两名玄级巅峰强者。

若只是按人数算,或许是于家和叶家占据着优势,但实际上不然。

四大家族最强的那批强者已经倒在了之前的毒雾中,只有宫左因为找我商量合作的事宜,所以错过了毒雾,而宫左作为宫家的巅峰强者,实力本就是玄级巅峰的极境,而我同样是玄级巅峰极境。

玄级巅峰极境,是无限接近地级初期的玄级巅峰强者,比一般的玄级巅峰强者要强大不少。

如此一来,我和宫左两人的战斗力,对上五名普通的玄级巅峰强者,还是有很大胜算。

宫左见状,双目微微眯了起来,盯着于家和叶家的强者,冷漠道:“你们最好将你们的身份摆清楚,我宫左这次带领宫家强者来争夺燕都春秋图,可是有资格全权代理这边事情的领导者,但是你们却不一样,你们家族的领导者,之前已经倒在了毒雾中,甚至生死不知,若是你们轻易的就联手与我宫家交战,最好想清楚后果。”

宫左的言语中充满了威胁。

他也没有说错,他身为宫家这次带队的最强者,可想而知他在宫家的地位,但是其他三大家族不同,最强者已经倒在了毒雾中,此刻剩下的强者中,可没有能做主的人,一旦决定如何去做,那就要想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宫左的威胁果然有用,刚刚还战意浓浓的叶家和于家强者,此刻眼中都出现了犹豫之色。

见状,宫左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随即说道:“我们走!”

说罢,他率先朝着最前面走去,而我则是示意了杨风一下,随即也迈步跟随宫左一起离开。

于家和宫家的强者,果然眼睁睁的看着我和杨风跟随宫左一起离开,他们想要动手,但却不敢动手,毕竟他们在家族的地位并不如宫左在宫家的地位高,下达动手的命令,那可是要承担很大的责任。

我心中暗暗冷笑,这宫左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几句话就将开战的大帽子扣在了这些在家族并没有实权的强者头上,最主要的是,竟然还真的镇住了这些人。

然而就在我们刚走出十多米远,忽然数道强大的气息正在不断的朝着我们这边接近。

这一刻,我的眉宇间出现了浓浓的担忧之色。

这股气息有数道,而且全都是玄级巅峰极境的境界,一旦被他们赶过来,我和杨风再想要逃走,那就真的很困难。

而宫左显然也感受到了这数道强大的气息,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宫长老,我想你现在应该也不想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吧?”

我忽然冷笑一声看向宫左说道。

宫左皱眉,看向我:“你想要说什么?”

“我和我的同伴假装逃离,宫长老假装去追我们就好,等到将这些人摆脱之后,我们就将残图交给你,如何?”我看向宫左问道。

宫左冷笑一声,说道:“你可千万别当我宫左是傻子,那时候,你想要从我手中逃走,还不是轻而易举?”

“若是宫长老信不过我,我们可以往宫家的方向跑,这样一来,宫长老可以放心了吧?”我笑着说道。

而这时候,那数道玄级巅峰极境的强者,距离我们也越来越近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