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一十三章 诡异的深渊短匕

剩下的六号强者,一个个满脸都是震惊的看向了我。

我之前一直躲藏在旁边的一颗大叔上面,在看到杨风已经无法应对的时候,我才出现。

只是此刻,我的脸上已经多了一张鬼脸面具,这是我在参加拍卖会的时候,就提前准备好的面具,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使用,现在终于使用了出来。

这里毕竟是燕京,而我等到实力达到地级的时候,还要来燕京发展,现在若是以真实面目示人,谁知道未来会遇到多么大的麻烦,所以我不得不为自己考虑。

隐藏自己的身份,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你是什么人?”

仅剩的那名玄级巅峰强者忽然看向我问道。

我并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目光落在了杨风的身上,此刻杨风也是大口大口的喘息,显然刚刚的激战中,他消耗极大。

就在这时候,之前原本一直在我前面的玄级中期的强者孤毒,此刻也已经赶了上来,看到挡在杨风面前的我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你们先走!”我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听到我的话后,杨风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爆发极致的速度,朝着东方再次狂奔而去。

而孤毒也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一言不发,跟随杨风的步伐而去。

“不要让他们跑了!快追!”见杨风已经冲了出去,那名玄级巅峰强者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怒喝一声,便朝着杨风的方向追去。

然而下一秒,我已经挡住了那名玄级巅峰强者的去路,双目中满是强烈的杀机。

“你到底是什么人?”强者怒喝一声。

我冷冷地看了眼对方,不说一句狠话,猛然间我的脚下一动,玄级巅峰的气息瞬间爆发,直接冲向对方而去。

对方显然也不敢怠慢,虽然他本身也是玄级巅峰的实力,但此刻却从我的身上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强大威胁,他的双手抱臂于胸前,瞬间挥动一拳攻击而来。

我嗤笑一声,敢跟我对拳,简直不知死活。

下一刻,我聚集全力的一拳已经朝着对方的拳头狠狠地轰了上去。

轰!

两拳碰撞的瞬间,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我们两人的手臂传来。

即便是我如今的实力,也感受到了这股能量波动的强大,手臂发麻,而对方的更是难受不已,身体直接暴退五六步,刚刚与我对拳的那条手臂,此刻也在不停的颤抖,显然伤的不轻。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骇然,但神色依旧冷漠如霜。

而其他五名玄级后期的强者,已经追着杨风而去,只是对于杨风刚刚爆发出来的速度,我知道有多么的强大,别说是几名玄级后期强者了,即便是玄级巅峰强者,也追不上他。

若不是我拥有大道天衍经的速度加成,也不可能比杨风的速度更快,更何况,就在刚刚我追上杨风的时候,他在与对方交手的时候,已经服用了鬼门的药物,此刻实力已经暴涨,同时速度肯定也会暴涨。

如今整个燕京,能追上杨风速度的人,恐怕也只有那几个地级强者了,只是这种场面,地级强者会自降身份来争夺吗?

就在这时候,之前还在身后追杨风的四大家族的巅峰强者,此刻也已经追到了我们所在的位置。

当众人看到我们这边有打斗的时候,这些人也不追了,全都停了下来,一个个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显然,那名玄级巅峰强者,燕京四大家族的人都认识,只有我此刻脸上蒙着鬼脸面具,他们显然无法辨认。

“宫左,你宫家的十三太保,也不行嘛!竟然连一个玄级中期的强者都无法挡住!”就在这时候,于湘楠的声音忽然响起,言语中毫不掩饰他的幸灾乐祸和轻蔑。

而我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宫左的眼神,此刻他满脸都是怒火,浑身都在发抖,显然是因为愤怒。

刚刚和我交手的玄级巅峰强者,看到宫左如此暴怒的样子,连忙说道:“左先生,十三太保的六名玄级中期强者,已经全部殒命,剩下的五名玄级后期强者,正在追拿走残图的人。”

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刚刚挡住杨风去路的人,竟然是宫家的人,而且还是什么十三太保,怪不得一共有十三人。

听这个名号,这十三太保在燕京,应该也是名声极为响亮的那种,但却没有想到,其中的六名玄级中期强者,却被杨风一人击杀,而杨风的本身实力,却也是玄级中期。

想到这里,我忽然替宫家感到十分悲哀了起来。

“这小子又是怎么回事?”宫左也没有功夫去理会于湘楠的调侃,鹰鹫的双眸落在了我的身上。

那玄级巅峰强者咬牙说道:“我怀疑这小子和那个抢走残图的人是一伙的,刚刚如果不是他,残图已经落到我们的手中了。”

轰!

那强者的一番话,瞬间引起了宫家众人的怒火,尤其是工作,眼神中寒霜一片,看向我的时候,就像是再看一个死人。

我没有丝毫的畏惧,一脸漠然的看向宫左。

宫左这个人,我就对他产生了杀心。

“我们走!”于湘楠只是看了我一眼,便一声令下,直接带着于家的强者去追杨风了。

毕竟残图并不在我的身上,即便我是杨风的帮手,但抓住我也没有丝毫的用处,只有燕都春秋图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于湘楠带着于家强者离开,叶家和上官家族顿时也急了,同时下达追踪杨风的命令,一时间就剩下了我和宫家的强者。

宫左的眼中杀机一片,忽然开口说道:“你们去追那个抢走残图的人。”

“是!”让我意外的是,宫左竟然让其他人都想走了,他这是准备独应对我?

我忽然感觉有些好笑了起来。

从我的实力进入玄级开始,同境之内,我似乎还未曾有过一败,宫左如此自信,这是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将我击杀吗?

“怎么?你想要凭你一己之力,就杀了我?”我冷笑着说道。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宫左刚刚还是一身怒意,但此刻却瞬间消散,反而嘴角浮现起了一抹笑容。

“我想,或许我们之间,可以达成合作!”宫左笑呵呵的看向我。

听到工作的话,鬼脸面具之下,我的那张脸上已经充满了笑容。

“你的人也说了,是我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才导致抢走残图的人离开,你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吗?”我压低了声音说道。

宫左淡淡一笑,说道:“天下一切都是利字使然,我想只要有利益,没有谈不成的合作,只是要看先生你愿不愿意与我宫家合作。”

我没有说话,笑呵呵的看向宫左,想要看看这个老东西,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招。

“只要你能帮我拿下残图,你背后的人给你什么,我加倍给你,不知道先生感觉如何?”宫左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

我淡淡的一笑,压低声音说道:“宫先生还真是大方,只是区区两倍的利益就想要让我说出残图的下落,你未免也太小看残图的价值了?”

听到我的话,宫左也是一愣,随即笑了笑,说道:“那这样好了,先生想要什么,随便提,只要我能答应,一定不会拒绝,而且我可以先付一半的定金,等先生帮助我拿到了残图,剩下的我再全部一次性给你,你看如何?”

宫左就像是一个拐诱小孩子的大叔一般,笑呵呵的看向我说道。

我的嘴角轻轻上扬,随即说道:“宫先生不愧是燕京四大家族的人,果然要比其他几大家族大方的多,既然宫先生都这样说了,若是我还要拒绝,那简直就是不知好歹。”

“哈哈哈哈!”

听到我的话,宫左顿时大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先生告知我残图的下落,然后我们一起去见残图拿到手,到时候也方便我将剩下的东西一次性全都给你。对了,我差点忘了,先生您好像还没有提要什么东西。”

我笑了笑,目光忽然落在了宫左别在腰间的那把深渊短匕,正是之前在帝都拍卖场的时候,宫左花费了很大的价钱才竞拍得到了那把匕首。

听到我的话,宫左脸色微变,明显十分的不舍。

我笑了笑,说道:“看来宫先生还是没有诚意,这把短匕不过1800万竞拍得到,但宫先生似乎就连1800万的东西都舍不得,既然如此,我看我们之间的合作……”

然而我话还没有说话,宫左便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那把深渊短匕拿了下来,双手递了过来,说道:“先生说的这是什么话?区区1800万的短匕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既然先生想要,拿去便是了。”

宫左一副很大方的样子将短匕递了过来,我哈哈一笑,将深渊短匕接了过来。

就在短匕刚刚拿到手中的那一刻,忽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我的体内爆发。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体内的能量像是流水一般,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消失,全部被深渊短匕吸了进去。

宫左并没有发现异常,笑呵呵的看向我说道:“先生您看,您要的东西我已经拱手让出了,现在,先生是不是可以带我去将残图拿来了?”

我没有理会深渊短匕,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把深渊短匕竟然如此的诡异,貌似只是对我有这种奇怪的反应,否则现在宫左已经彻底的变成人干了。

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到了极致,但依旧无法阻止深渊短匕从我的体内不断的汲取能量。

我体内的能量瞬间消失了大半,如此下去,别说是玄级巅峰的实力了,恐怕就连玄级初期的实力都无法保证。

这一刻,我忽然十分心慌了起来,想要断绝与深渊短匕之间的联系,但却发现,无论我用怎样的办法,都无法将深渊短匕丢出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