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一十二章 残图的气息

我身边的上官元鹰,也已经彻底的将黑袍强者锁定,双目中充满了疯狂。

“张先生,接下来,就需要你的帮助了。”上官元虎倒是十分冷静,双目中闪过一丝寒意,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我冷淡的看了对方一眼,漠然道:“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上官家主,当然不会食言!”

而这时候,旗袍女子也宣布了今晚拍卖会的结束,并且通知之前竞拍成功的老板们,去帝都大厦内设的领取室交易拍卖品。

帝都拍卖场的这一点做得很好,每一件价值破亿的物品,都会安排单独的交易室,显然也是为了保障交易人的安全。

只是即便再有保障,可是残图所蕴藏的能量无法消除,想要在这么多燕京玄级巅峰强者的眼皮底下带走残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上官元鹰直接带着我们离开了帝都大厦,守在了距离帝都大厦一公里之外的地方。

这是帝都大厦的规矩,周围一公里之外,不允许任何势力争斗。

我暂时还是要和上官家族在一起的,除了上官家族之外,我还看到了宫家和叶家,以及于家,全都带着强者等待。

显然,这些人的目标全都一样,就是燕都春秋图。

此刻,我心中的那道不安情绪越来越强烈,我只能用大道天衍经来压制这股负面的情绪。

“出来了!”

一直关注着帝都大厦出口的上官元鹰,忽然激动的说道。

与此同时,其他三大家族的方向,那些强者也纷纷激动了起来。

得残图者得天下!

一个传说,就能引来如此众多的强者。

而那黑袍强者出现之后,陆续又有一些人出现,而孤毒也在其中。

只是众多强者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黑袍强者的身上,孤毒在人流中跟随着一起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感知出了问题,之前在拍卖场的时候,还能清晰的感受到残图蕴藏的强大能量,但此刻,我却没有在黑袍强者的身上感受到一丝残图的气息。

孤毒的身上,同样没有拿到气息。

难道说,残图已经被鬼门转移了?

若是真的如此,那鬼门的手段简直通天。

然而我能感知到残图已经不在黑袍强者的身上,但别人却不知道,残图已经不在黑袍强者的身上了。

眼看黑袍就要踏出距离帝都大厦一公里的位置了,就在这时候,孤毒却转身朝着黑袍强者右侧的东方而去。

我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即便是我,此刻都十分茫然了。

残图竟然彻底的消失了,以我的精神力,想要感知到残图所蕴藏的强大能量,应该很容易,但此刻却彻底的消失了,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动手!”就在黑袍强者踏出一公里圈的瞬间,上官元鹰立马开口。

与此同时,宫家和叶家,以及于家,都下达了动手的讯息。

那黑袍强者仿佛还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在他的身上一般,依旧独自一人向前迈步而来。

就在上官元鹰下达动手命令的瞬间,我跟随着上官元鹰和上官元虎,一起朝着黑袍强者的方向冲了过去。

我只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抢夺燕都春秋图,也知道鬼门会安排两名玄级中期强者协助我,但此刻,我虽然知道了鬼门的那两名玄级中期的强者是什么人,但却不清楚残图的下落。

此时只能跟随上官元鹰他们一起寻找。

短短一瞬间,燕京四大家族,十多号玄级巅峰强者,瞬间将黑袍强者包围在了中间。

黑袍强者也是瞬间大惊失色,一阵套在头上的黑袍也被风吹落,露出一张普通的青年面孔。

“你们想要做什么?”黑袍强者怒喝一声。

然而燕京的四大家族此刻却没有急着要残图,没有人理会黑袍强者,宫左目光一扫其他三大家族,随即开口说道:“各位,残图只有一份,但我们这里却又这么多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我们是不是应该定个争夺的规矩?”

“规矩?我们本就是为了残图的争夺而来,何谈规矩一词?”于湘楠冷笑一声。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玄级后期的气息瞬间从他体内爆发,他率先朝着黑袍强者冲了上去。

见状,其他家族强者,也纷纷一起朝着黑袍强者冲了过去。

黑袍强者的眼中已经被震惊所取代,十多号玄级巅峰强者齐齐向他围攻,他不过玄级中期的实力,如何能挡?

这一刻,我忽然对自己的猜测产生了怀疑,这黑袍强者会不会根本就不是鬼门的人?

但若不是,为何孤毒在拍卖场的时候会跟他在一起?

如此众多强者的手中,黑袍强者根本没有逃离的机会,瞬间被数道玄级巅峰的攻击命中,他直接一口血喷出,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

这一瞬间,宫家几名玄级巅峰强者,瞬间将黑袍强者团团包围在了中间。

显然,黑袍强者已经落到了宫家的手中。

“各位,人已经到了我宫家的手中,你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宫左目光警惕的关注着四周虎视眈眈的其他三大家族的玄级巅峰强者。

于湘楠双手抱臂于胸前,冷笑连连的看向宫左,说道:“废话少说,先将残图找到再说!”

宫左冷冷地看了于湘楠一眼,随即一把抓住了黑袍强者的脖子,嗜血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黑袍强者,玄级巅峰的气息瞬间笼罩黑袍强者,厉声道:“将燕都春秋图交出来,我留你一命!”

此刻黑袍强者已经彻底的被吓傻眼了,哆哆嗦嗦的说道:“燕都春秋图不在我身上,已经被人拿走了!”

“什么?”

听到黑袍强者的话,顿时所有人都是震惊无比。

即便是我,也十分的惊讶。

从黑袍强者竞拍得到残图开始,四大家族的强者已经盯上了他,但强大如四大家族的人,都没有发现什么时候残图已经不在黑袍强者的身上了。

而我此刻也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我自己搞错了,黑袍强者并不是鬼门安排来协助我抢夺燕都春秋图的人。

“我说的句句属实,燕都春秋图真的不在我的身上,我只是奉命行事,是他们让我参与竞拍,刚刚在交易室得到残图之后,我刚出门,就将残图交给了他们。”黑袍强者浑身都在颤抖,他何时见过这么多的玄级巅峰强者?十多号强者,每个人的实力都远超他,他玄级中期的实力,在场的任何一人,都能随手将他击杀。

“你说的他们,是谁?”宫左咬牙切齿的问道,他心中极为不甘。

好不容易逮到了黑袍强者,也是他宫家的人最先将对方拿下,但此刻对方却告诉自己,残图已经不在他身上了。

黑袍强者穿着十分单薄,他的身上根本不可能隐藏残图。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只知道他们都很强,身上的气息比你们还要强,若是你们还不去追他们,残图恐怕就真的要被他们带走了。”黑袍强者连忙说道。

“他们有几个人,朝着什么方向去了?”宫左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满脸都是狰狞。

黑袍强者连忙说道:“他们有两人,已经朝着西边方向去了。”

轰!

宫左一把将黑袍强者甩了出去,随即转身就朝着西边方向狂奔了起来。

而其他家族的人也紧跟着宫左而去。

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那黑袍强者不对劲,原本觉得他不是鬼门的人,但现在却又觉得,他就是鬼门安排来协助我的人。

四大家族的人已经全部朝着西方而去,而我也跟随着上官家族的人,一起朝着西方而去。

没有人看到的是,刚刚那名还哆嗦不已的黑袍强者,嘴角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随即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从里面拿出一颗猩红的药丸,没有丝毫犹豫,将药丸吞服了下去。

就在他吞下药丸的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的体内爆发,然而他的实力并没有因为这颗药丸而有任何的提升,理智也没有丝毫的丧失。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随即转身,朝着东方狂奔而去。

若是有人能看到他此刻瞬间爆发的速度,一定会震惊到无以复加,因为黑袍强者此刻所爆发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普通的玄级巅峰强者。

而刚刚他服用的药丸,正是鬼门最新研制成功的药物,能提升一个人的双腿的肌肉强度,提升对方百分之三十的速度。

黑袍强者也的确是鬼门的人,他名叫杨风,虽然实力只有玄级中期,但速度却超乎平常玄级中期强者,而刚刚他所服用的药丸,也正是鬼门按照他的特长所研发的速度加成药丸。

就在我们刚刚朝着西方狂奔五分钟的样子,忽然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从东方传来。

而这道气息,我十分的熟悉,正是之前在帝都拍卖场的时候,燕都春秋图的气息,就是如此。

这气息异常强大,此刻不仅仅是我,四大家族的巅峰强者也纷纷停下了步伐,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东方。

而那股强大的气息,此刻竟然以一个极为狂暴的速度朝着东方而去。

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刚刚那黑袍强者的身影。

是他告诉四大家族的人,残图是被两名强者带着超西方而去,但此刻,残图的气息却出现在了东方,这显然说明一个问题,黑袍强者欺骗了所有人。

“该死!我们被骗了!”宫左咬牙说道,随即转身朝着东方又狂奔而去。

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这样玩,才有意思。

鬼门的人,还个个都是非同寻常。

残图显然正在以一个极为狂暴的速度朝着东方而去,即便是玄级巅峰强者,想要追上那股气息,恐怕也很难吧?

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一股狂暴的力量充满了我的全身,下一瞬,我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朝着残图的气息狂奔而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