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十二章 危机

看到我和蓝雪进入饭店,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我们,此时我也看到了这些人,其中一个头顶光秃秃的家伙我还见过,正是上次来饭店收保护费的龙哥。

但此时我的目光却不在他的身上,而是他身边的一个脸上一道横穿整张脸疤痕的中年人,从周围那些小混混们的站位,就能看出所有人都以刀疤脸为首,光头在他面前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而任山,正满脸是血,被两个混混按倒在了桌子上,看到这一切,蓝雪已经吓的忍不住浑身都哆嗦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胳膊,颤抖道:“怎么会这样?”

光头看见我出现后,也是一愣,旋即忽然满脸阴狠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对刀疤脸说道:“刀疤哥,这个小子是任山的帮手,上次就是他出手,打了兄弟们,要不然任山在就被收拾了。”

说话间,光头直接一声令下,几个混混立马将我和蓝雪包围在了中间。

如果是我一个人,很容易就能离开,可现在身边还有蓝雪这样一个拖油瓶,根本没办法离开,任由这些混混们把我们包围了起来。

刀疤脸再听见光头的话后,那张凶残的脸上锋芒毕露,玩味的盯着我:“是你耽误了我兄弟收取保护费?”

我尽可能平静的看向刀疤脸,开口道:“任山是我的朋友,他并没有说过不交保护费,只是他刚刚被公司开除,饭店收入不怎么高,只是希望能缓缓再交,是你的人不依不饶,要动手打人,我才帮了任山。”

“你们有什么冲我来,让他们离开。”任山被按在地上,使劲的挣扎着,双目血红,冲着刀疤脸怒吼道。

刀疤脸却不理会他,阴狠的眸子盯着我:“既然你是他的朋友,那就帮他交了保护费,这样我们也好放过这小子,怎样?”

在我看来,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事,只要他是真的为了保护费,我倒是乐意解决这事。

“他欠你多少保护费?”我开口道。

刀疤脸伸出一根手指,我以为是一千,可当他说出一万这两个字的时候,任山已经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放屁!我只不过这个月的保护费没交而已,一个月的保护费一千,怎么也不可能一万。”

“给我闭嘴!”光头直接冲上去朝着任山的身上猛踹了起来。

我想要帮忙,却没办法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任山被打,显然,这些家伙是在敲诈。

刀疤脸笑呵呵的看向我:“一万不算多,这小子也没说错,一个月的保护费是一千,可他已经拖欠了一周多,利滚利,一万已经是抹去零头了,不多,这样?帮他交了这笔钱,我就放过他。”

刀疤脸说着,忽然一幅色眯眯的样子盯着我身边的蓝雪,蓝雪被他这样一看,紧张的浑身颤抖,抓着我手臂的双手更用力了。

而刀疤脸却肆无忌惮的浑身上下打量着蓝雪,露出一口大黄牙:“小子,你女朋友挺漂亮的,不如借我玩两天,就当顶这笔债了,一天算五千,就是金逼,也不值这个价……”

刀疤脸刚要继续说下去,我冷漠的开口道:“我给钱!”

照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任山在对方的手里,而我身边又有一个蓝雪,硬的来不了,只能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

蓝雪满脸都是愤怒,但早就被这些人吓破了胆,一句话都不敢说。

任山紧紧地咬着牙关,我能看出他的不甘,可他现在似乎也别无选择,只能默认。

刀疤脸听见我要给钱,脸上都笑出了花,直接对身边的光头说道:“一万块的现金估计每人会随身携带,让他微信转账。”

光头嘿嘿笑着走了过来,打开微信收款二维码,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拿出手机扫码支付了一万元。

等确认收款后,才看向刀疤脸:“钱已经转过去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放开任山了?”

刀疤脸满脸阴恻恻的笑容:“这只是保护费,可刚才听阿龙说了,上次就是你帮了任山,把我好几个兄弟打进了医院,到现在,我那几个兄弟都还在医院躺着呢,每天光是治疗费用都得上万,这都一周了,治疗费用少说都在十万往上,也不说零头了,再转十万,咱们两清。”

刀疤脸说着,看了眼任山的方向点了点头,任山立马被人放开,只是他满脸是血,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着任山能爬起来,倒是送了一口气,能站起来,至少说明腿脚没问题。

只是刀疤脸的话让我很不爽了起来,还真当我是冤大头了,我是打了那几个混混,可是再怎么着也不可能花费上万的治疗费,他现在竟然狮子大开口,直接就是十万。

“你这样说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脸色不好看,目光直视着刀疤脸。

刀疤脸摊了摊手:“有过分吗?你敢动我的人,我只是要点治疗费用,这算过分吗?”

“这样好了,我再给你一万,今天这事就这样算了,你看……”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光头打断,朝我吼道:“你特么的打发叫花子呢?刀疤哥不跟你计较动手就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特么的现在竟然拿刀疤哥当叫花子,你想死是不?”

刀疤脸的脸色十分阴暗,冷冷地看向我:“小子,别给我讨价还价,十万块一分不能少,当然,如果你愿意把你身边的美女借我玩一个星期,钱我也不要了,而且以后还能交个朋友。”

“她是我同事,有什么咱们谈,上次打你的人,也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好了,先让她走,十万也好商量。”我看的出来,刀疤脸根本就没有息事宁人的打算,索性先想办法让蓝雪离开,她走了,至少不再有什么顾虑。

刀疤脸看了眼吓的浑身发抖的蓝雪,又看向我:“小子,别跟我玩手段,放她走,等她报警是不?你还真当老子我是傻子?”

“刀疤哥,这小子就是在涮你,他有点实力,肯定是想等放了这个女人,再好好的对付你。”光头这时候又在刀疤脸耳边吹风。

刀疤脸不理会,目光逼视着我,让我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与此同时,大脑在想着怎样解决这里的事情。

十万块我没有,把蓝雪交给他们,也不可能,可看现在的情况,如果不交钱就要交蓝雪,我似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任山早已愤怒不已,双拳紧紧地攥在一起,咬牙切齿的说道:“刀疤哥,所有的事情都因我而起,有什么你们冲着我来就好,别盯着我的朋友不放,不就是十万块吗?我给你。”

“你连一万都拿不出来,还跟我说十万?你特么的要是有钱,还能有现在的事情吗?”光头暴怒,一巴掌打在了任山的脸上。

任山咬牙:“我现在是没有十万,但我的饭店就在这里,又跑不掉,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给你凑够十万。”

任山说着,忽然一脸哀求的看向刀疤脸:“刀疤哥,求你了,给我一个机会,只要你放了他们,想要怎样都行。”

看着任山求饶,我心中微微惊讶,跟他认识虽然不久,可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清楚,不像是那种求饶的主,此时竟然对刀疤求饶。

刀疤脸饶有兴趣的看着求饶的任山,笑呵呵的说道:“任山,如果你早点有现在的觉悟,也没今天的事情了,今天这小子已经替你付了这个月的保护费,我们跟你已经没事了,现在我追究的是这小子动手打我兄弟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最好滚远点,否则别怪刀疤哥我不留情面。”

就在刀疤脸正笑吟吟的说话的时候,刚刚还躬着身子不断求饶的任山,忽然间一下子朝着刀疤脸扑了上去,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任山会忽然来这样一下子。

不知道任山哪里来的力气,将刀疤脸死死的扑倒在了地上,双手紧紧地抓在他的脖子上,怒吼道:“老子掐死你!”

任山双目通红,爆发嘶吼的样子让我都吃了一惊,我能看的出来,任山是真的想要掐死刀疤脸,刀疤脸喉咙被掐着,脸色瞬间变红,本就已经非常恐怖的脸上,顿时更加恐怖了起来。

刀疤脸奋力的反抗,双手不断挥舞着,任山像是没有感觉到痛,任由刀疤脸的拳头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短暂的震惊过后,所有人都回过了神,大吼着朝着任山扑了过去,一时间包围着我和蓝雪的那些混混全都跑了,趁着混乱,我连忙对蓝雪说道:“出饭店朝左边跑二百米左右位置有个黑狐搏击俱乐部,找他们求救,提我的名字。”

本不打算把黑狐拉进来,可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如果他们不来,任山今天肯定很惨。

蓝雪还没回过神,满脸都是恐惧和惊讶,我猛地推了她一把,怒吼道:“快走!”

这一声怒吼,蓝雪才忽然回过神,转身就朝着黑狐的方向奔跑了起来,这时候都在关注刀疤脸,根本没人关注我和蓝雪。

蓝雪离开后,我才朝着被一群混混包围起来狂殴的任山冲了过去,抡起一条椅子,就朝着人群挥舞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