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零九章 旗袍女子

听到我的话,宫飞云的父亲顿时震怒,猛的一下站了起来,玄级巅峰的气息瞬间爆发,强烈的杀机将我锁定。

“小子,你找死!”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宫飞云父亲的口中响起。

“怎么,别人说真话,你宫家还不愿意?”然而我身边的于湘楠,却想都没有想,瞬间站了起来,挡在我的面前,一脸冷漠的看向宫飞云的父亲说道。

我心中微微有些意外,虽然我感受到了于湘楠对我表达的善意,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为了我,而站出来与宫家长辈人物争锋相对,即便于家要比宫家强大,但于湘楠毕竟只是一个与宫飞云同辈的年轻人物。

让我失望的是,上官家族的那几人,虽然脸色十分的难看,但却没有出面,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我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看到于湘楠站了出来,宫飞云的父亲脸上的寒意更深,愤怒的双眸死死的盯着于湘楠,咬牙说道:“于湘楠,就算你再有潜力,就算于家的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是你,但至少目前,你还不是于家的家主,这是我宫家和这个小子的事情,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于家,也没有资格插手。”

显然,宫飞云的父亲对于湘楠还是颇为忌惮,虽然于湘楠的实力只有玄级后期,而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但于湘楠却是与他儿子同辈的人物,距离玄级巅峰也不过一步之遥。

于湘楠听到宫飞云父亲的话后,嗤笑一声,说道:“宫左,我今天也把话放在这里,张泽是我的兄弟,你宫家想要动他一根手指,可以尽管来试试!另外,昨晚是四大家族的切磋擂台赛,擂台之上,本就不分生死,别说是你宫家强者是被你儿子杀害,即便真的是张兄所杀,那也是符合擂台规矩,当然,若是你宫家不服,尽管可以再找一个玄级后期的强者,与张兄在来一场,只是不知道,你宫家的玄级后期强者,谁敢生死一战?”

“你……”

听到于湘楠这番话,宫左也是气的不轻。

于湘楠可是一点都没有尊重他的意思,直呼其名,小魔王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而于湘楠也没有在意宫家的面子,直接当众说出昨晚的真相。

原本许多燕京实力都还不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也全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而于湘楠说让宫家派出玄级后期强者与我生死战,更是让宫左无言以对。

他说是我用计谋杀害了宫家的强者,可是那强者的实力本就是玄级后期,而现在众人都知道我的实力是玄级巅峰,若是宫家还头铁的拿出玄级后期强者与我生死战,那还不是送人头?

就在这时候,一道道强大的气息瞬间将于湘楠和宫左锁定,正是那些隐藏在拍卖场四周的玄级巅峰强者。

这边的争斗显然已经引起了那些保镖的关注,很快,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带着两名玄级巅峰强者来到了宫左和于湘楠的身边,丝毫没有将这两人放在眼中的样子。

西装中年人冷眼看向两人,怒道:“如果想闹事,就滚出去!”

听到西装中年人的话,于湘楠和宫左并没有愤怒的样子,两人这时候也意识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于湘楠抢先一步笑呵呵的对着那帝都大厦的西装中年人说道:“冷爷,这件事您可不能怪我,是宫家咄咄逼人,先挑事的,周围这些人都能作证。”

听到于湘楠的话,宫左顿时脸色大变,但于湘楠的确没有说错,是他先站出来挑事的。

宫左脸色都煞白了起来,显然知道冷爷在帝都大厦的地位,连忙说道:“冷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哼!”

冷爷漠然的看了宫左一眼,随即开口说道:“若是再有下次,今后,帝都大厦,你宫家的人可就没有资格再进入了!”

“我知道了,一定不会再有下次!”宫左额头上都是豆大的冷汗。

冷爷没有再说话,带着人转身离开。

我心中更是震惊不已,这个看起来年纪不过五十岁的冷爷,竟然就连于家和宫家都如此小心翼翼的面对,而冷爷也根本没有将宫家和于家放在眼里的样子。

我还真是小瞧了这个世界,原本以为燕京四大家族就是整个华夏的顶尖势力了,但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

周围那些人看向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我能跟随上官家族的人坐在第一排,就已经说明了我的身份不简单,此刻,燕京四大家族中最强的两大家族,竟然为了我而争锋,而且还引来了帝都大厦冷爷的不满。

于湘楠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笑呵呵的看着我小声说道:“张兄,看到了吧?这才是正在的顶尖势力,冷爷只是帝都拍卖场背后那人的手下,即便是四大家族的家主到场,冷爷也不会给面子,更别说是我们了。”

我能看到于湘楠眼中的炽热,显然,对于于家如今的地位,他并不满足。

只是我心中有个十分巨大的疑惑,这帝都拍卖场背后的那人,到底是什么人?手底下竟然有二十号玄级巅峰强者,他的实力肯定很强,否则也不可能镇得住二十号玄级强者。

而且还一点不把燕京四大家族的人放在眼里。

“于兄,难道燕京四大家族,在燕京,还不算是最强的势力吗?”我终于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于湘楠自嘲的一笑,说道:“在外人看来,或许会认为燕京四大家族就是华夏的顶尖势力,但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世界很大,四大家族,也只是表面上的顶尖势力而已,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隐族,他们一心向武,根本不会在意世间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据说,帝都拍卖场背后的那人,就是隐族的人,虽然实力只有地级初期,但却因为他隐族的身份,即便是四大家族的家主人物,在他面前,也要小心翼翼,这就是隐族强者的底气!”

于湘楠满脸都是羡慕,仿佛对于隐族十分的向往。

而我也微微有些震惊,一个鬼门已经让我十分震惊了,鬼门的强大,可远比这些燕京的四大家族,毕竟一个鬼门,地级强者,也只能成为基地的守门人。

“隐族?也像是燕京四大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吗?”我又问道。

此刻我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向于湘楠发问道。

于湘楠也不隐瞒,反正拍卖会还没有开始,他也乐得告诉我这些。

“隐族,顾名思义,就是隐世家族,他们可不是燕京四大家这样高调,他们隐世不出,像是帝都大厦背后的那人,也只是隐族那种没有潜力在往前一步的普通人,在外界发展他们的商业,顺便寻找一些有潜力的苗子加入隐族,像是帝都大厦这种有隐族背景的势力,还有许多,只是许多我们都不清楚而已。”

于湘楠笑着说道,忽然眼中出现了一抹激动,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说道:“张兄,以你三十岁之内,就达到玄级巅峰的实力,若是想要加入隐族,隐族一定会重点培养,要不我托我爷爷,将你介绍给隐族势力?”

看着于湘楠激动的样子,我有些愕然。

“我还是习惯现在的生活。”我笑着说道,不着痕迹的将于湘楠紧紧抓住的手抽了回来。

于湘楠这才意识到自己情绪太过激动了,讪笑了下,但依旧满脸可惜的说道:“张兄,隐族的强大,远非你我所了解的这样,以你的潜力,即便加入隐族,那也绝对是被重点培养的存在,你再考虑考虑?”

我苦笑一下,摇头道:“谢谢于兄的好意,但我真的不想加入什么隐族,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知道我不愿意加入隐族,于湘楠这才不再劝说,只是脸上还是十分的可惜,看向我的时候,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

隐族毕竟是他向往的势力,即便是他这样的潜力,也不被隐族所看重。

就在这时候,晚上七点整到了,这时候,一名穿着十分保守的旗袍女子,走上了拍卖席位,一时间,整个拍卖场都彻底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在拍卖席位上的那名旗袍女子身上。

让我震惊的是,那旗袍女子,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出头,但从她的身上,我却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若是我没有猜错,她的实力也是玄级巅峰,同样是无限接近地级的强者。

我忽然有些同情的看向了身边的于湘楠,他在燕京也算是十分的有名气,三十一岁之内的最强者,而且之前的三十一年之内,他都是燕京同龄人中的最强者,但昨晚,却出现了我这么一号他眼中的怪物,年纪不足三十的玄级巅峰强者。

而现在,一名帝都大厦拍卖席位上的拍卖师,实力居然也大到了旋即巅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的年龄,显然是跟于湘楠差不多,而且还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子。

见我看向自己,于湘楠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看向我说道:“你丫的鄙视我实力不如你们这些怪胎?”

我连忙摇头,笑着说道:“没有!没有!”

不知道为何,看着于湘楠这个燕京年轻一代最强者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忽然感觉很爽。

而这时候,拍卖席位上那名旗袍女子,一句废话都没说,直接开始了拍卖。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