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零八章 在下佩服

刚进入帝都拍卖场,我就明显的感觉到,数道强大无比的气息,而这些气息都隐藏在帝都大厦四周,当我发觉这些气息是从那些身穿西装的保镖身上散发出来的时候,心中更是震撼无比。

因为这些西装保镖身上的气息,竟然全都是玄级巅峰。

粗略一看,数量竟然有二十号。

即便是燕京的四大家族,就我所知道的上官家族,玄级巅峰强者也不过两人,而且还都是上官家族的家主的亲弟弟。

至于其他四大家族,我想就算玄级巅峰强者数量比上官家族要多,但也不会超过十人之数,但就是一个拍卖场,却拥有二十号玄级巅峰强者的保镖,可想而知帝都大厦背后势力的强大。

原本我以为在燕京,四大家族势力就已经是巅峰的存在了,但直到这一刻,我亲眼看到了帝都拍卖场二十号玄级巅峰强者,我才知道,燕京的势力十分的复杂,并不是我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对于这一切,像是燕京四大家族这些势力,显然并没有人感觉到任何的奇怪,似乎帝都拍卖场,本就该如此,如果没有二十号玄级巅峰的强者,那才是奇怪。

帝都拍卖场很大,偌大的拍卖场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包厢,而是十分简单的环式层状座位,就像是足球场的观众席位一般。

整个会场,应该能容纳五百号人。

即便只是是燕京的四大家族,每个家族也只有四个名额,可想而知,燕都春秋图对于那些巅峰强者的诱惑。

在帝都拍卖场引导员的带领下,我们跟随而去,在第一排靠近拍卖席位位置连着的四个位置,正是上官家族的四个席位。

而叶家相对拍卖席的位置,正好与上官家族的席位相对,宫家和于家的人还没有来,而上官家族和叶家中间,正好有八个席位,若是我没有猜错,这八个席位,就是于家和宫家的席位。

看样子,帝都拍卖场也是按照势力划分来安排席位的,第一排最中央的八个位置就是宫家和于家,而于家也是四大家族最强的一个家族,而宫家次之,叶家第三,上官家族第四。

席位正好对应着燕京四大家族的排名。

初次之外,附近还有许多燕京的势力,我还在人群中看到了燕京一流势力沈家的沈月阳,此刻也在第一排靠边的席位上。

还有几个一流势力的来人,不过我都不认识。

除了这些人之外,我还看到了燕京三大地下势力的来人,我看到了暴风拳场的老板方奎,还有战殿的老板崔振东,以及黑龙拳社的老板黄武强。

第一排的席位,基本上都被燕京的四大家族和那些一流势力所占据,在往后,就是那些临近燕京的顶尖势力。

在第二排,我还看到了一个熟人,我之前才刚刚完成任务的海北市的陆家陆元,他也是一个人来的,显然,他陆家的权限,只有一个邀请函。

再往后的那些人,我就不认识了,但我却十分清楚,这些人的来头显然都不小,都是华夏各地顶尖势力的人。

只是那些顶尖势力,手中也只有一张邀请函,可想而知,帝都拍卖场邀请函有多么的珍贵。

整个拍卖场大概五百号的席位,已经全部坐满了人。

这这规模,已经不是简单的拍卖会了,而是整个华夏巅峰实力的盛宴。

上官文乐就坐在我的身边,此刻也一脸兴奋的四处观望,他玄级初期的实力就能跟着上官元鹰和上官元虎来帝都拍卖场,对他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燕京四大家族中最强的家族,于家!他们到了!”

忽然有人惊呼一声,顿时无数目光落在了拍卖场的入口处。

我的目光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正是燕京四大家族之一的于家。

也是四人,我在几人中还看到了于湘楠。

于湘楠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朝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很快,于家的人也入座了,正好与上官家族临座的四个位置,而于湘楠正好跟我坐在了一起。

“张兄,还真是荣幸,今天又在这里见到你了!”于湘楠笑呵呵的看向我说道,浑身上下都是如沐春风的感觉,没有一丝盛气凌人。

若是让燕京的那些年轻一辈,知道了我此刻心中对于湘楠的评价,一定会大吃一惊,毕竟于湘楠在燕京年轻一辈当中,可是有着小魔王的称号,被燕京豪门二代这个圈子的人称作是小魔王,这样的人,能算是如沐春风的翩翩公子吗?

对于这个于湘楠,我倒是挺有好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幸会!”

“昨天你击败了宫家的玄级后期强者,虽说我们都明白,是宫飞云那个小子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杀掉了那玄级后期强者,但是,宫家一向护短,而且不分青红皂白,不过这里是帝都拍卖场,就算是宫家的家主来了,也不敢动你,但是,等到拍卖会结束后,你可要小心了,以宫家的德行,肯定不会放过你。”于湘楠忽然低声说道,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的凝重。

这让我不由的皱了皱眉,看来今晚的确十分的不好过。

且不说我要抢夺燕都春秋图,就算不是为了这幅残图,还有宫家的人要对付我。

于湘楠善意的提醒,倒是让我十分感激。

我微微点头,对于湘楠说道:“谢了!”

于湘楠摇了摇头,说道:“若是拍卖会结束后,张兄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可以跟随我一起前往于家,当然,张兄千万别误会什么,我知道你很强,放眼燕京,年轻一代,在张兄面前,谁敢称雄?我于家可不会像其他家族那样,想要利用你,我是真心想要帮助张兄。”

于湘楠的话十分诚恳,虽然这算是我们之间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交谈,但不知道为何,对我而言,这个于湘楠,是那种值得结交的朋友。

然而我来帝都拍卖场,可是为了抢夺燕都春秋图,而不是应对宫家。

若是我真的跟随于湘楠到了于家,恐怕于家也要被我彻底的得罪死了。

我无奈的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多谢于兄好意,不过今晚拍卖会结束后,我还要跟随上官家族一起离开,今后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去于家拜访的。”

于湘楠有些鄙视的看了眼上官家族的人,也无惧上官元鹰和上官元虎的怒视,对我说道:“既然张兄还有事,那我就不强求了,不过若是张兄有用得着我于湘楠的地方,一定开口!”

“好的!”我笑着说道。

于湘楠本身就是玄级后期强者,距离玄级巅峰也只有一步之遥,即便上官元鹰和上官元虎是上官家族家主的亲弟弟,于湘楠也不会放在眼中。

因为他于湘楠,已经是于家内定的未来家主候选人,即便是他的叔伯们,也未必有他的势力强大,据说,于家家主已经放话了,等到于湘楠势力如地级的时候,就将家主之位传给这个孙子。

若是真的有一天于湘楠继承了于家家主之位,在燕京绝对是一个大新闻,毕竟燕京四大家族成立这么久以来,可是从来没有过家主隔代继承的现象。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于湘楠年纪轻轻,实力却已经达到了玄级后期,而他的那些叔伯,最强的实力也不过是玄级巅峰,用不了几年,于湘楠的实力就能追上他的那些叔伯了。

“燕京四大家族,宫家的人,也来了!”这时候,忽然有人惊呼一声。

果然,宫家的人也来了。

宫家也来了四人,只是四人中并没有宫飞云,四人的实力全都是玄级巅峰。

显然,昨晚的事情,宫家也不会轻易的放过宫飞云,虽然外界都说是我用卑鄙手段击杀了宫家玄级后期强者,但宫家肯定知道,宫家那玄级后期强者,是死在了宫飞云的手中。

宫家的人入座后,其中一名中年人的目光,忽然间落在了我的身上。

而我也正好看向了对方,一时间四目相对,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我是陌生面孔,又和上官家族的人坐在一起,对方显然知道,我就是张泽。

我从中年人的脸上,看出了一些端倪,若是我没有猜错,这中年人必然是宫飞云的亲生父亲。

因为宫飞云简直就是照着这个中年人的模子刻出来的,两人十分的想象。

也只有宫飞云的父亲,会对我产生如此强大的杀机。

看样子,宫飞云在宫家一定是受到了巨大的惩罚。

我丝毫没有畏惧,与那宫家强者对视在一起。

“小子,敢杀我宫家的人,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杀我宫家人的代价是什么!”那中年人忽然露出了一口獠牙,狰狞的看向我说道,声音冰冷如霜,仿佛蕴含着一道实质性的杀机一般。

我冷笑一声,说道:“宫家还真是自欺欺人,真相是什么,我想你宫家一定很清楚,若是我没有猜错,你儿子宫飞云,在宫家的前途,一定毁了吧?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对自家的玄级后期强者,也能下得了狠手,在下佩服!佩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