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零五章 虞惜的质问

“你想要带我去你宫家?”

一道充满杀机的声音从我喉咙深处响起。

此刻我就像是一尊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无比的强大。

玄级中期实力的宫飞云,在我手中,就像是小鸡一般,此刻强大的杀机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无限的绝望。

刚刚还不可一世,想要将我带去宫家的宫飞云,此刻却双目中充满了浓烈的震撼和恐惧。

他知道我很强,但却没有想到我的实力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他堂堂宫家大少,即便不是整个燕京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但却也是宫家这一代中的最强者,但此刻却被一名比他还要小好几岁的年轻人,像是抓鸡一般,将他的身躯凌空提了起来。

即便是始终淡定的于湘楠,在感受到我玄级巅峰气息的这一瞬间,他的双目中也终于出现了震惊之色。

他十分清楚他玄级后期的实力,在燕京年轻一辈当众的地位。

而他也始终以他年轻一代无敌的称号而感到自豪。

但今天,他却看到了一名年纪比他还要小五六岁的年轻人,实力却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

而这个年轻人身上所爆发出来的气息,让他都感到十分的心悸,即便是于家的玄级巅峰强者,恐怕也没有如此强大的气息吧?

直到这一刻,于湘楠才忽然想起他爷爷曾经告诉过他的一句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而上官文乐,也彻底的傻眼,他一直都知道我的实力是玄级巅峰,但在刚刚他们这些上流圈子当中的优越感,却让他忘记了我是一名玄级巅峰强者的事实。

更让他震惊的是,此刻宫家大少,却像是小鸡一般,被我拎在手中。

叶家大少叶翔,此刻同样惊呆了,满脸的不可置信。

其他所有人,同样傻眼了。

在刚刚我和宫家强者的交手中,谁都以为我只是玄级后期的强者,但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我之前并没有爆发全部的实力。

恐怕若不是我被逼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会爆发玄级巅峰的实力吧?

“一名玄级巅峰的强者,用得着用计谋毒杀一名玄级后期的强者?还真是可笑至极!”

于湘楠从震惊中回过神,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

其他人这才纷纷从震惊中回过神。

那两名保护宫飞云的玄级后期强者,此刻也回过了神,连忙冲着我怒吼道:“快放开我们云少!”

然而我却直接无视了那两名宫家玄级后期的强者,阴狠的眸子中透露着一丝丝强烈的杀机,宫飞云的双眸中已经彻底的被惊恐所取代。

我能感受到宫飞云眼中的哀求,他是真的怕了,也切身体会到了我对他的杀机,只要我一个念头,他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宫飞云本就是宫家大少,长这么大一来,还从未经历过这种对待,被人当众当做小鸡一般抓着脖子凌空举了起来。

但此刻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尊严了,双眸中只有哀求,哀求我放过他。

“张泽!”这时候,虞惜也走到了我的身边,抓着我的衣角,轻轻地叫了我一声。

听到虞惜的声音,我才从刚刚那种狂暴中慢慢的轻松了许多。

我慢慢的清醒,我这次来燕京的目的是为了明晚的拍卖会上的残图,而不是对付这些大少。

轰!

我随手一扔,宫飞云的身体像是死狗一样,直接被我丢了出来,重重的掉落在地上,他顿时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双目中的惊恐依旧没有消失。

而我此刻也没有再继续待下去的念头了,不管宫家会不会找我的麻烦,但现在我的身边还有虞惜,我的首要任务是先将虞惜送到安全的地方。

我直接拉着虞惜的手,朝着包厢外面走了出去。

每向前一步,立马有人让开了一条路,很快,我和虞惜没有任何阻拦,离开了暴风拳场。

此刻虞惜依旧还在惊恐中,似乎十分害怕我。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朝着海北市的方向而去。

在燕京,我无法保证虞惜的安全,只有海北,才有可能。

人还在路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给教官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让他安排隐秘的住处。

虞惜也不敢说话,半晌,虞惜的声音才忽然响起:“张泽,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听到虞惜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抓着虞惜的手腕,连忙松开,就看到虞惜的手腕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痕迹,显然是刚刚我拉着她的时候,用力太大。

“对不起!”我看着虞惜说道。

“我没事!”

虞惜微微摇头,说道:“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刚刚我只告诉出租车司机,让他朝着燕京和海北交界处而去,并没有告诉具体的目的地。

我看了眼司机,随即看向虞惜说道:“在燕京边缘的小村子里,我有亲戚在那住着,今晚我们就去那过夜。”

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盯着虞惜,虞惜显然也明白了什么,默默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半个小时后,在燕京一个边缘的小村子,我叫停了出租车。

当初我从海北去燕京的时候,就路过这里,所以对这里我还有印象。

这是燕京和海北交界处的一个小村子,属于燕京地界。

虽然是个村庄,但这里却到处都是路灯,即便已经很晚了,路边小餐馆门口还有人在撸串喝酒。

我又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让他朝着海北市的集镇而去。

而海北市的集镇,正是刚刚教官发给我的一个位置。

又是半个小时的车程,出租车停了下来。

正是教官发给我定位的地方。

我和虞惜刚刚下车,教官就出现了。

他十分警惕的看了眼四周,然后带着我和虞惜就沿着一条小巷子走了进去。

大概五分钟的样子,教官带着我们进入了一个十分宽敞的大院,好像是个废弃的学校,里面有一栋三层的教学楼。

一直进入了教学楼之后,教官才沉声问道:“张总,您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先安排房间!”

“张总,这里是我们专门买下的地盘,以前是一所中学,现在废弃了,我看这附近十分隐蔽,也没有什么人居住,又方便训练,就买了下来,三楼已经被我安排人装修了好多房间,张总尽管放心的居住。”教官说道。

我点了点头,在教官的带领下,我把虞惜送到了一个宽敞的大房间内。

教官对这里十分上心,原本是上百平方的一间一间的大教室,此刻全部被装修成了一个个两室一厅的套房。

装修虽然有些简陋,但居住起来倒是够了。

“你安排人在学校四周盯着,一旦有任何一场,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我对教官吩咐了一声。

教官连忙应了下来,随即转身离开。

之前我和虞惜虽然是换车而来,但无论是宫家也好,还是上官家族,都是燕京的四大家族,都是站在整个华夏巅峰的大势力,我必须警惕。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跟我说说,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虞惜这时候才看向我质问道。

我并不想将全部的真相告诉虞惜,而是说道:“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遇到了一些麻烦,现在情况很危机,所以不得不带你离开燕京。”

“张泽,你别想要糊弄我,如果真的就像你说的那样简单,我为何会被上官家族的人强行带去那里,而且还正好遇到了你?”虞惜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女孩。

我知道糊弄不过去,叹了口气,隐瞒了一些,说道:“上官家族寻找我帮助他们打比赛,但是我不愿意,然后上官文乐调查了我,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所以故意透露你就在他的掌控之中,不得已之下,我答应了帮助上官家族打比赛,但我要求你必须在场,就是为了等到比赛结束了,我带你离开,索性今晚发生的一切有惊无险,现在总算是脱离了上官家族,我们都安全了。”

这一次,虞惜显然信了我的话,红着双目,低着头说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我就是怕她自责,才不愿意告诉她真相,连忙说道:“你没必要向我道歉,反而是我,拖累了你。”

“你刚刚差点杀了宫飞云,宫家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虞惜看向我问道,眼中充满了担忧。

我微微一笑,尽可能轻松的说道:“能有什么打算?宫家虽然强大,但也不能随便就对我动手,毕竟本身就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之前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我很强,想要动我,整个燕京也没有几个。”

“好,我不问你这些,就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离开米方?还将非凡娱乐交给了穆家?”虞惜忽然红着眼问道。

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也是十分突然,毕竟鬼门的人已经到了,情急之下,我将一切都交给了与我交好的穆家,跟虞惜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就走了。

“我遇到了一些麻烦,不得不离开,若是我不离开,你们都会受到牵连,穆家是我的朋友,我能信得过,才将一切都交给了穆家,但也不是将这些送给了穆家,而是我暂时回不去,总有一天,我会重新回到米方。”我看着虞惜说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