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零四章 实力暴露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门口那道身影。

而我也微微有些诧异的看向了门口。

只见同为燕京四大家族的大少,于湘楠,笑吟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并没有像是叶家和宫家那样,直接带来了大批的人,他的身后只跟着两名于家的强者,似乎是为了保障于湘楠的安全,所以才被于家安排在他身边的。

于湘楠,于家这一代最优秀者,同时也是整个燕京,三十一岁之内的最强者,而在他二十岁开始,就已经是同龄无敌,也就是说,每到一个年龄段,包括他这个年龄段,以及之下的强者,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

而于湘楠,在燕京上流圈子,还有一个绰号,叫小魔王。

之所以有小魔王这个称号,除了他自身的实力强大之外,还因为他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据说在他十八岁那年,有个宫家十分重视的一个同龄人挑战他,结果直接被他打残,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于湘楠被称为燕京小魔王。

而于家的现任家主,也是于湘楠的亲生爷爷,十分疼爱于湘楠这个孙子,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年宫家那个小辈被于湘楠废掉之后,再去于家找说法的时候,直接被于家家主赶了出来。

于家家主,还是站在整个燕京的最强者,据说,在他那个年代,燕京人称老疯子,十分护短,更别说是于湘楠了。

看到于湘楠出现,宫飞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阴冷的目光落在了于湘楠的身上,咬牙说道:“于湘楠,你来做什么?”

宫飞云显然十分忌惮于湘楠。

于湘楠淡淡的一笑,随即一点面子都不给宫飞云,笑着说道:“宫飞云,你的智商还真是该充值了,你宫家设计毒死了自家的强者,现在跑来这里找别人的麻烦了,若是真的被你把黑的说成白的了,那今晚的冠军是不是就要变成你宫家了?我于家作为燕京四大家族之一,你这是打算要联合其他三大家族,将我于家排除在外吗?”

于湘楠这句话还真是一针见血,一点面子也不给宫家。

直接就断定宫家自导自演毒害自家的高手,还说宫飞云想要联合其他三大家族将于家排除在外,这个帽子就扣大了。

宫飞云听到于湘楠的话后,顿时急了眼,怒吼道:“于湘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宫家的强者就是被这小子毒杀的,我们宫家怎么会杀掉自家的高手?”

叶翔也站在了宫飞云的那边,说道:“于湘楠,你也是四大家族的人,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我想你应该也不傻吧?若是你,会用你于家玄级后期的强者,来换一个冠军?值得吗?”

于湘楠淡淡的一笑,撇了叶翔一眼,笑着说道:“我忽然发现,你叶翔也跟宫飞云一个样,都是智商欠费,当然,也有可能是你们两个败类,同流合污!”

“你说什么?”宫飞云顿时就怒了,玄级中期的气息瞬间爆发。

然而于湘楠却连气势都没有爆发,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宫飞云,说道:“怎么?你这是想要跟我单挑?只是凭借你玄级中期的实力,能打得过我吗?当然,若是你想要打,我也不会客气,也不会手下留情,只是若是不小心杀了你,你宫家长辈应该不会还像是十一年前,跑去我于家找麻烦吧?哦!对了,我差点忘了,就算去找麻烦了,也没有办法,谁让你宫家没有人能打败我爷爷呢?”

于湘楠这番话,我听起来都感觉有些欠扁,但事实就是如此,他是于湘楠,他的每一个年龄段,都是最强者,而他还有一个十分护短的爷爷,而且最疼爱的子孙就是于湘楠。

“于湘楠,你不要欺人太甚!”宫飞云气的半晌说不出话来,终究还是将自己的气势收敛,怒气冲冲的看向于湘楠说道。

于湘楠冷笑一声,说道:“宫飞云,带着你的人滚蛋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输了就是输了,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玩手段,简直就是丢了四大家族的脸。”

“宫飞云,叶翔,你们还是离开的好,千万别觉得我上官家族好欺负。”上官文乐也是借势冲着宫飞云和叶翔说道。

他和于湘楠之间并没有什么接触,他也没有想到,于湘楠竟然会在这时候站出来帮助他上官家族,此刻也有些窃喜。

只是宫飞云和叶翔显然没有要给上官文乐面子的意思,两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于湘楠的身上。

“于湘楠,你这是准备要帮助上官家族?”宫飞云咬牙说道。

于湘楠却淡淡的一笑,说道:“我于湘楠行事,从来都是自由自在,对于你们这些无聊二代之间的争斗,可一点都不感兴趣,我不是要帮上官家族,而是我于湘楠知道愿赌服输,输了就是输了,我不会去玩什么阴险的手段,当然,若是上官家族也在我的眼皮底下玩手段,我于湘楠同样不会放过。”

好一个自由自在,还真是一个极度潇洒的人物。

我跟于湘楠虽然从未有过接触,但此刻也忽然对他升起了一丝好感。

上官文乐听到于湘楠的话后,脸上有些尴尬。

宫飞云咬牙说道:“于湘楠,我说了,这是我宫家和上官家族的事情,与你无关,另外,我宫飞云不是不愿赌服输,而是我宫家的强者遭遇非人的手段惨死,我必须要一个交代,否则我无法向宫家长辈交代!”

“交代?”

于湘楠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这还是我从见到他开始,第一次看到他生气。

而宫飞云感受到于湘楠的怒火之后,也是有些担忧了起来,但眼前还有许多燕京各大势力的豪门二代在场,就算是为了他宫家的面子,他这时候也不能退缩。

“没错,上官家族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宫飞云丝毫不相让。

上官文乐也怒了:“我也说了,说我的人用了卑鄙手段,将证据拿出来。”

“我都将尸体抬上来了,难道这还不算是证据?”宫飞云怒道。

上官文乐也是嗤笑一声,说道:“宫飞云,你想要玩什么手段,大家都清楚,别装了,人就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就是你杀了他,现在跑来我这儿要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

“既然你说你的人没有用卑鄙手段,那就让他跟我回宫家,我宫家自然会清清楚楚的查出来,他到底是怎么毒害我宫家高手的。”宫飞云坚持道。

而这时候,于湘楠已经走到了那具尸体的前面查看了起来。

也没有人去管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宫飞云和上官文乐,以及我的身上。

上官文乐显然也看出了宫飞云的坚持,此刻脸上也出现了挣扎之色。

“上官文乐,我觉得宫飞云的提议没错,既然各说各有理,那就让宫家带走这个小子,好好的调查一番,若是真的不是他毒害了宫家的强者,我想宫飞云也会将人完好无损的给你送回去。”叶翔这时候也趁机说道。

宫飞云连忙说道:“没错,只要将人交给我宫家调查,若是真的不是他毒害了我宫家的强者,我自然会给你上官家族一个交代。”

上官文乐眼中充满了挣扎,对他而言,我本就是一个必杀之人,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暂时还不能让我死。

但他上官家族,毕竟是四大家族之末,现在宫家和叶家都已经站出来阻挠了,若是他还要坚持下去,那就真的要把叶家和宫家得罪死了。

若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宫家和叶家同时针对上官家族,他上官文乐就是上官家族的大罪人了,而且这里的事情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上官家族,到时候就算家主是他的爷爷,也无法保他了。

想到这里,上官文乐终于知道如何取舍,他故作义愤填膺的样子,死死的盯着宫飞云说道:“好,既然你宫家要查,那我就给你们这个调查的机会,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若是你宫家强者的死真的与我的人没有关系,你必须向我上官家族道歉!”

“那是必然!”见上官文乐答应了下来,宫飞云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我的眼神却冰冷如霜。

“你们商量的结果挺不错的。”

我忽然冷笑了一声,说道:“只是,你们一个想要把我交出去,一个想要将我带回去,只是,我跟你们宫家和上官家族又有什么关系?想要将我交出去,想要将我带回去,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从我身体爆发。

我的眼中寒霜一片,浑身都是强大的战意,而我的杀机已经锁定宫飞云。

只要宫家强者敢对我动手,我必然第一时间对宫飞云动手。

在这里,我玄级巅峰的实力,就是最强者,想要困住我,能吗?

这一瞬间,虞惜看向我的双眸中满是精光。

而刚刚从宫家那强者尸体前起身的于湘楠,此刻双目中也充满了兴趣,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了笑。

宫飞云和上官文乐,两人则是同时大怒。

“张泽,你是代表我上官家族来参赛,你就是我上官家族的人,既然你涉嫌毒杀宫家强者,那就要接受调查!”上官文乐怒喝道。

而宫飞云也是微眯着眼睛,双眸中充满了嗜血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我说道:“小子,我承认你很强,但你却也很狂,只是凭借你玄级后期的实力,就想要与我宫家作对,你,这是想死吗?”

他话音刚落,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宫家强者,玄级后期的气息瞬间爆发,将我锁定。

而这一刻,我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弧度,猛然间抬头,两道精芒如同实质一般从我双目中射出。

瞬间,一股强烈的危机降临在宫飞云的身上。

在所有人的震惊中,只见我忽然动了一下,然而就连眨眼功夫都没用上,就发现宫飞云已经落到了我的手中,此刻我正单手抓住了宫飞云的脖子,而他整个人,已经被我凌空举起。

与此同时,一股玄级巅峰的气息,不断的从我体内爆发,巨大的能量冲击,直接让我脚下的地面崩碎。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