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零三章 还真是热闹

我也没有想到,叶家和宫家竟然会联合起来给上官家族施压,然而这原本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但现在这些人却说我用了卑鄙手段才击败了宫家高手,这是对我的侮辱。

虞惜也是一脸紧张的抓着我的手臂,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她原本就在燕京生活过许多年,对于燕京站在巅峰的四大家族的情况,她十分的清楚,此刻就是四大家族之间的争锋。

而上官文乐也是气得不轻,但此刻也坚持着他上官家族尊严,冷冷地看着叶翔和宫飞云。

宫飞云和叶翔也带着人,都是一脸戏谑的看向上官文乐。

“上官文乐,今晚的比赛,因为你们上官家族的人使用了卑鄙手段,最后获胜的家族,当然不能是你们上官家族,而应该是宫家。”叶翔戏谑的看向上官文乐说道。

宫飞云当然会接受这个提议了,笑了笑说道:“叶翔说的没错,既然你上官家族的人使用了卑鄙手段才得到了胜利,那你们的冠军只能不算数了。”

“放屁!”

上官文乐红着双目,直接冲着两人怒吼一声:“你们还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说我的人用了卑鄙手段才获得了胜利,那现在就将证据拿出来,如果拿不出证据,就这样诬陷我上官家族的人,我上官家族不可能接受。”

“原本还想要给你们上官家族一点脸面,但没有想到的是,你上官文乐却不珍惜,既然如此,那我宫家现在就将证据拿出来,在场的都是燕京各方势力的人,也好让大家都做个见证,让大家都知道,刚刚那一战,是不是你上官家族的人用了卑鄙手段才获得了胜利。”宫飞云忽然冷笑着说道。

他说完,大手一挥,直接对着身后呵斥道:“将人给我抬上来!”

就在这时候,宫家的两人抬着一具尸体直接进入了上官家族包厢。

当我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顿时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目的。

刚刚我虽然下手极狠,蓄力一击直接命中宫家强者的心脏部位,让他瞬间失去了战斗力,而且也受了不小的伤势,即便恢复,也只能成为一个废人了,但却根本没有杀掉他,但现在,刚刚才与我交过手的那宫家强者,此刻却已经彻底的死亡。

而这名宫家强者即便已经死了,浑身却发黑,一看就有问题。

“你想要玩什么花招?”上官文乐显然也不明白对方的意图,冷冷地看着宫飞云说道。

宫飞云一脸怒火的看向上官文乐说道:“我的人刚刚已经做了尸检,结果表明,我的人是因为中毒而亡,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听到宫飞云的话,上官文乐顿时大惊失色,他对我的实力十分的清楚,当然知道我不可能会为了胜利,而用毒来杀一名宫家强者。

“原来这小子是用毒了啊!”

“是啊!怪不得看起来这么年轻,就能击败宫家玄级后期的强者了。”

“就算实力再强,可是身体也承受不住下毒啊!这上官家族的年轻人,为了获胜,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这可是玄级后期的强者,即便放眼整个燕京,都是顶尖的那批强者了,但现在就这样一名玄级后期的强者被杀,宫家一定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

宫飞云还没有说什么,但是那些追随宫家和叶家的人,甚至有些追随上官家族的人,都已经开始低声叙说了起来,显然,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如此年轻,就真的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击杀宫家玄级后期的强者了。

现在宫飞云亲口告诉所有人,宫家的强者是因为中毒而死,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听信了宫飞云的话,认为宫家强者就是被我所杀。

我的神色已经彻底冷了下来,我不明白,宫飞云到底是怎么想的,即便我只是表现出来了玄级后期的实力,但也是在场所有人当中的顶尖强者,宫飞云难道就真的有把握将我拿下吗?

上官文乐也彻底的傻眼,短暂的惊讶过后,他一脸愤怒的指着宫飞云,咆哮道:“宫飞云,你还真是恶毒,为了得到冠军,竟然连你宫家的人都不放过,你休想要将这个屎盆子扣在我上官家族的头上,我们的人,不可能用毒,这一定是你宫家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听到上官文乐的话,宫飞云的脸色也已经铁青到了极点,咬牙说道:“上官文乐,你说这是我宫家为了得到今晚的冠军,而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你特么的脑子有坑吗?我为了得到冠军,为了能得到另外三大家族的奖励,我就能甘愿牺牲一名我宫家玄级后期的强者?你傻还是我傻?你问问在场的所有人,谁相信我宫飞云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宫飞云说的显然挺有道理,毕竟一名玄级后期的强者,对于任何一个四大家族而言,都是站在巅峰的强者,远非一些物质上的奖励能交换的。

只是别人不知道的是,我在击败宫家强者的时候,就已经将对方彻底的废掉,即便他能活着,也只能是一个普通人,实力想要恢复到玄级后期,根本不可能。

但即便如此,能成为一个普通人,也远比死亡要好,但偏偏,现在对方被杀了。

能用一个普通人的性命来得到今晚的冠军奖励,甚至还能打压上官家族,对宫家而言,也是赚大了,同时,还能顺便将我这个罪魁祸首带回宫家,这也算是减少了上官家族的一名玄级后期的强者,总之一句话,一条普通人的命,就能让上官家族的势力下降那么一点。

叶翔这时候也站了出来,冷笑连连的说道:“上官文乐,亏你还是上官家族重点培养的大少,简直就是一个废物,谁不清楚,一名玄级后期的强者的价值有多大?当然,如果你上官家族认为一名玄级后期强者的价值还不如一些物质有价值,那我叶家,我不用向家主请示,我自己就能做主,今晚冠军的奖励,我以双倍换你上官家一名玄级后期强者,而且你上官家族有多少玄级后期强者,我叶家就换多少,要不然,你找上官家族的家主请示一下,看看上官家族愿不愿意?”

“我宫家也愿意换!”宫飞云也是冷笑连连的说道。

上官文乐气的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好了,你们也别为难乐少了,他可没有资格做主,用冠军的奖励来换取一名玄级后期强者。”叶翔忽然又开口说道。

至于其他的那些燕京的二代们,此刻全都静静地看着四大家族之间的争锋,他们可没有资格插手这些四大家族大少之间的争锋。

但每个人的脸上,依旧都是充满了戏谑,一副看戏的样子。

上官家族的那些追随者,此刻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好不容易等到了上官家族拿到冠军的时候,但此刻,却明显冠军要作废了,他们不仅无法得到冠军的奖励,反而就连他们自己压进去的钱,都要全部泡汤了。

尤其是那几个已经将全部身家压在上官家族身上的那些二代们,此刻更是脸色铁青,但却又不敢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看着,希望奇迹能出现。

“小子,你还真是恶毒,我们四大家族之间的擂台争锋,却从不允许出现死亡事件,你竟然杀了我宫家的玄级后期强者,你可知道你摊上多么大的事情?”宫飞云见上官文乐不说话,于是又把矛头对准了我。

我冷冷地看着宫飞云,忽然嗤笑一声,说道:“见过不要脸的,但却从没有见过你宫家大少这么不要脸的,为了打压上官家族,竟然连一个为了你宫家拼命的强者都能下得了狠手。”

我这番话说出口,顿时整个包厢都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向我。

之前上官文乐对宫飞云这样说话,那是因为上官文乐的身份,本就是四大家族的大少,而我,在众人看来,不过是上官家族的一个打手,但现在,我却对宫家大少,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可不会在意你宫飞云是什么宫家大少,士可杀不可辱,我没有做过的事,想要强行施加在我的头上,我可不会屈服。

“小子,你说什么?有种你再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宫飞云已经彻底愤怒到了极点,他的身边,两名玄级后期的强者,此刻已经蓄势待发,强烈的杀机同时将我锁定,仿佛只要我敢在重复刚刚那句话,他们就会同时对我动手。

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寒意,凭借我如今玄级巅峰的实力,若是我现在想要击杀宫飞云,简直轻而易举,但我却十分清楚我这次的任务是为了燕都春秋图而来,若是我真的杀了宫飞云,那必然会成为整个宫家追杀的人,根本不可能参加明晚的拍卖会。

若是我一个人,或许我还能躲起来,但现在身边偏偏多了虞惜这么一个人,我不可能丢下她不管的。

但我依旧不能屈服在宫飞云的气势之下,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我随时准备对宫飞云动手,一旦我动手,宫飞云必然会控制在我的手中。

“呵呵,还真是热闹!”

但,就在我刚准备重复那句话的时候,忽然一道戏谑的声音从包厢门口处响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