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百零二章 他用了卑鄙手段

轰!

就在所有人的震惊中,刚刚还站立在一起的两人,其中一人的身体,直直的倒在了擂台上。

一时间,全场震惊,无数人的眼中都充斥着浓浓的惊讶和不可思议。

“宫家强者,竟然败了!”有人忍不住惊呼一声。

尤其是那些四大家族的人,这一刻都彻底的惊呆了。

宫家大少宫飞云,也是彻底的呆住了,这一次他带领宫家强者来参加这次的比赛,所带的强者,已经是极强的存在了,而且凭借他的身份,想要从宫家带出玄级后期的巅峰强者,已经是极限了,但却没有想到,即便如此,他宫家还是败了。

叶家和于家,同样也是如此的震惊。

他们这些大家族的大少,本就有武道底子,就像是于湘楠,实力本就是玄级后期的强者,刚刚的擂台之上,也是两名玄级后期的强者,他自问,若是刚刚站在擂台上的人是他,无论是与那一人交手,他能站着到最后吗?

此刻,即便是于湘楠,这个燕京三十一岁之内的最强者,此刻心中也动摇了起来。

他于湘楠,以后还算是三十一岁之内的最强者吗?

就在一年前,他还是三十岁之内的最强者,虽然如今年龄已经达到了三十一岁,但却是三十一岁之内的最强者,而于家,也有意想要将于湘楠培养成每一个年龄段的最强者,他三十一岁,就让他成为三十一岁之内的最强者,他四十岁,就让他成为四十岁之内的最强者,只要是同龄人之内,他就是最强!

而于湘楠也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而奋斗,或者说,是在保持。

但今天,于湘楠却亲眼所见,一名年纪只有二十五六的年轻强者,实力竟然也达到了玄级后期,他甚至不敢确定,与对方交战,他于湘楠就一定能获胜。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对方的年龄比他还要小四五岁,给他四五年的时间,他的实力难道还会站在玄级后期这一层吗?

于湘楠第一次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

上官文乐看到我获胜,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我说了,这一次,我们上官家族是冠军,那就是冠军,现在知道我让你们将全部沈家押注,没有押错吧?”上官文乐对着身后的那些跟随着大笑着说道。

那些跟随着此刻也傻眼了,他们虽然想到了这一次上官家族可能会得到冠军,但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名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帮助上官家族得到了冠军。

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只是下注了一点点,但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当然,下注一点点这种话,肯定不能对上官文乐去说。

“哈哈,不愧是乐少,直接带人得到了冠军,我们这些追随者,也跟着吃香的喝辣的。”

“多谢乐少!”

“乐少,以后只要是你带队,我们不仅仅要将全部身家押注,甚至还要想办法从家族争取到更多的钱来陪乐少玩更大的!”

“乐少威武!”

……

一时间,整个包厢都是对上官文乐的恭维。

对于这种恭维,上官文乐十分的享受。

而宫家的包厢,确实死气沉沉,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尤其是看到宫家大少宫飞云脸上的怒火,谁还敢说一句话?全都紧张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宫飞云的发话。

而我,则是淡淡的看了眼已经彻底变成废人的宫家强者,这时候,暴风拳场的裁判也上了擂台,在查看了宫家强者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之后,也宣布了我的获胜。

我正着急虞惜,也顾不上其他,等到裁判宣布了我的胜利之后,我直接走下擂台,去了上官家族的包厢。

“张兄,辛苦了!”看到我归来,原本还对我意见很大的上官文乐,此刻也换了一副笑脸,看着我说道。

而我则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目光落在了正一脸担忧的虞惜的身上。

“你没事吧?”虞惜冲过来,就紧张兮兮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担忧,显然是想要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受伤。

感受到虞惜的关心,我心中十分的温暖。

“放心好了,我没事!”我轻轻地说道。

虞惜也确实没有看到我身上有什么伤势,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兄,今晚是因为你,才让我上官家族拿到了冠军,你才是最大的功臣,等我收了今晚的战利品之后,从宫家得到的战利品,就送给你了。”上官文乐很是大方的说道。

我淡淡的说道:“那就多谢乐少了!”

对于什么战力品,我可没有丝毫的兴趣,毕竟明晚就是帝都拍卖场的拍卖会了,等到我拿到了残图之后,肯定是要离开,那时候我可就要成为整个上官家族的敌人了,今天的战力品,与我而言,又有什么关系?

此刻我只能应付差事了。

“乐少,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一步!”我拉着虞惜的手,就准备要离开。

但这时候,上官文乐立马上前挡住了我的去路,笑着说道:“张兄,你刚刚才为我上官家族拿到了冠军,而且在场的人,都因为张兄你,得到了一笔不菲的奖励,兄弟们可都想要好好的感谢感谢你,你就这样走了,别说是我,就是这些兄弟们,也不会愿意。”

“就是,张兄,今晚我能一下子拿到这么多的奖励,可全都是因为你,不管怎样,今晚我都要好好的请你去玩一玩。”上官文乐身边的一个二代,大笑着说道。

“张兄,就跟我们去乐呵乐呵,今晚一切都算我的。”又有一个大家族二代笑着说道。

上官文乐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张兄,你看,兄弟们如此热情,你如果就这样离开,不太好吧?走吧!就跟兄弟们出去好好的聚一聚,就算你急着想要和大明星虞惜做点爱做的事情,也不急着现在,对吧?”

上官文乐坏坏的一笑,看了眼虞惜,又看着我说道。

我皱了皱眉,其实我知道,上官文乐的真实目的是想要拖住我。

毕竟虞惜就是他们上官家族的筹码,若是这时候让我带走了虞惜,对于明晚燕都春秋图的争夺,对上官家族而言,就被动多了。

若是现在虞惜留在了上官家族,那明晚的残图争夺,即便我得到了手,也不得不回到上官家族,拱手将残图呈上。

但是,我却知道,无论如何,虞惜也不能留在上官家族,毕竟,我的任务就是为了明晚的燕都春秋图,我和上官家族之间,不可能有任何的友好关系。

所以说,无论如何,我也要带走虞惜。

嘭!

但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接着就看到宫飞云带着一群人直接冲进了上官家族的包厢。

看到宫飞云忽然带来这么多的人冲进包厢,上官文乐的脸色瞬间十分难看了起来。

“宫飞云,你这是什么意思?”上官文乐死死的盯着宫飞云说道。

宫飞云怒道:“上官文乐,我告诉你,我是来找这个小子的,跟你宫家没有关系,如果你不想惹祸上身,最好别插手,否则就算你是上官家族的大少,敢挡我宫飞云的事情,那就是在找死!”

宫飞云伸手一指我的方向,我皱了皱眉,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目的。

上官文乐脸色也是极其难看,微眯着双目,盯着宫飞云说道:“宫飞云,张兄是我上官家族的人,你找他,那就是找我上官家族的麻烦,今天,我就是要挡着你,我倒是要看看,你宫飞云能将我如何?”

上官文乐并不是为了保住我,而是为了保住上官家族的面子。

毕竟这里是上官家族的包厢,对方直接硬闯了进来,还扬言要找我。

我可是刚刚才帮助上官家族拿到了冠军。

听到上官文乐的话,宫飞云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了起来,双目死死的盯着上官文乐,咬牙说道:“上官文乐,这小子将我宫家的强者直接废掉,他可是我宫家重点培养的强者,实力距离玄级巅峰也只有一步之遥,现在却被这小子用卑鄙手段弄成了废人,你说,这件事如何了?”

“哼!”

上官文乐冷笑一声,说道:“刚刚的比赛,大家都看的十分清楚,明明是你宫家的废物不是我上官家族强者的对手,别说是废了,就算是死了,那也是在规矩之内,也是你宫家不敌,现在输了,你宫家就是这样的态度?这是输不起吗?”

宫飞云也是气的不轻,咬牙说道:“刚才最后那一招,我们谁都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宫家的强者就变成了一个废人,可是就在这之前,我们宫家强者与这小子之间,实力可是不相上下,最后那一招,只是瞬间功夫,若是这小子用了正当的手段,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我宫家强者废掉?这根本就是不可能事件,这小子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宫飞云坚持是我用了卑鄙手段。

就在这时候,又是一拨人来到了包厢,是叶家叶翔,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包厢。

“我也认为,刚刚最后那一击,有问题,在这之前,宫家强者和这小子可是不相上下,如何能在一瞬间,这小子就能废掉宫家的玄级后期强者?一定是这小子使诈,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叶翔也站在了宫飞云的身边,冷笑着看了我一眼,对着上官文乐说道。

上官文乐顿时脸色十分铁青了起来,咬牙说道:“一切都要拿证据说事,如果你们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我的人用了卑鄙的手段,我上官家族认了,但若是没有证据,就想要诬陷我上官家族的人,别说是你们,就算是你们家族的长辈人物来了,也不行!”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