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九十九章 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听到我的话后,上官文乐差点暴走。

他本来就是为了将我牵制,顺便将虞惜带回上官家族来威胁我,但却没有想到,反而被我所威胁。

每个一段时间,四大家族年轻后辈都会举办一次像样的聚会,而每一次的聚会,都会像是这一次,四大家族的人带着自己交好势力的年轻后辈一起前来,四大家族之间会有一个赌约,赌注都是极大的那种,而他们带来的交好年轻后辈,也会以他们为主,跟着押注一些财务,一旦那一方获胜,那么其他三方的赌注,就会全部按比例分配到获胜一方的手中。

看似只是简简单单的赌注,但对每一方的跟随着来说,却是一次对他们所跟随家族的考量。

就像是上官家族,今年以来,已经连续五次垫底了,虽然胜者只有一个,但一共就四大家族,却连续五次垫底,这对上官家族来说,也是一件影响十分巨大的事情。

也侧面说明,上官家族手底下的强者,不如其他三大家族的强者厉害。

即便上官家族的玄级强者数量最多,但也大部分都是玄级初期和中期,至于玄级后期和巅峰,更是少之又少,而这种只是有家族年轻后辈所举办的比赛,他们所能带出来的强者,玄级后期已经是封底了,至于玄级巅峰强者,对任何一个四大家族而言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能不暴露就不暴露。

听到我的话后,上官文乐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而同在包厢内的其他各大势力的年轻后辈,此刻也都是一脸愕然。

“张泽,我说了,人,我一定会给你完好无损的带到,可能路上耽误了点时间,或许马上就要将人带到了,你现在却要拒绝出战,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上官文乐对我的称呼也明显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张兄到了张先生,又到现在的直呼其名。

我的拒绝出战,那就是默认上官家族又一次输了比赛,他手中的那市中心的独栋别墅输了是小,但却因此而连累上官家族的跟随着输了大量的金钱,这是大事。

毕竟这些人追随他们,就是利益使然,若是我出战,即便败,还有个说法,可若是我连出战都不出战,就这样输了,那些人无法接受。

但却没有人敢在这时候开口说话,只是每一个人看向我的神色都变得冷漠了许多,一个个看着我的样子,恨不得将我杀了。

我淡淡的看了眼上官文乐,再次强调道:“我说了,只要人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我眼前,我就出战,而且保证拿下冠军,可若是见不到人,想要我出战,不可能!”

就在这时候,包厢内的广播中再次响起了催战的声音。

上官文乐终于看到了我的决心,眼中闪过一抹强烈的寒意,随即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很快对方接通,就听到上官文乐呵斥道:“人呢?为何还没有带过来?”

上官文乐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挂了电话后,上官文乐怒目而视,看向我说道:“人已经在门口了,马上就到!”

果然,就在上官文乐话音刚落,包厢的门就被打开,接着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包厢内。

正是虞惜,她显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慌乱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显然她是被上官文乐的人强行带来的。

其实就在刚刚,虞惜就在我们包厢不远处的一个普通包厢内,一开始我就已经感知到了她的存在。

之所以还要逼着上官文乐见人带来包厢,也是为了确保虞惜的安全。

毕竟这里还有这么多的人,若是虞惜被带来了,他也不好向我交代,对于这四大家族之间的战斗,与我而言,不过抬手间就能结束的战斗。

这么短的时间内,上官家族想要强行带走虞惜,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你可以出战了吧?”上官文乐了冷冷地看向我,态度已经明显的变了。

而虞惜这一刻,目光也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顿时充满了惊讶,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恐惧。

“等我一会儿,我带你离开!”我走到了虞惜的身边,目光柔和的看向她说道。

这一刻,虞惜双眸中的泪水夺目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流。

刚刚她还在绝望中,但此刻却看到了我在这里,而我一句简单的带你离开,让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巨大反差,让她十分惊喜。

我也没有隐瞒我和虞惜相识的意思,毕竟上官家族已经是站在整个华夏巅峰的家族,想要调查清楚我的一切,显然轻而易举。

我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巧,上官文乐会将虞惜当做礼物送给我,来寻求我的帮助。

这只能说明一个可能,上官家族想要用虞惜来牵制我明天的行动。

虽说我这样做,对明天的行动有很大的不便,但我却不得不这样做,毕竟我的任务本身就是要抢夺燕都春秋图,若是虞惜真的被控制在了上官家族的手中,即便燕都春秋图到了我的手中,我又如何能将这幅残图带走?

除非我不顾虞惜的安危,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到。

我与虞惜错身而过,直接离开了观战包厢,朝着擂台而去。

等我出现在擂台上的时候,叶家的强者正在擂台上等着我了。

叶家和上官家族同为燕京四大家族之一,一旦我战胜了这名叶家的高手,那就是进入了最后一场决赛,一旦获胜,那也就代表这一次上官家族在三大家族之间的争锋中获得了胜利。

到时候上官文乐了可是一次性就能收获近亿的资产。

这点资产,即便是对于上官文乐这种级别的大少来说,也是一笔巨资了。

上官文乐急于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得到这么一笔巨资,这对他在上官家族的地位而言,可以提升不少。

所以说,这一次的赌战,对他而言,至关重要。

叶家的这名强者三十五岁样子,实力必然不凡。

而叶家,据说也是已经连续两次的比赛,得到冠军的家族。

这名叶家强者,实力只会比之前更强。

暂时还没有交手,我也无法断定对方的实力。

就在我打量着叶家强者的时候,叶家强者也正盯着我在看。

与此同时,四大家族,以及他们的跟随着,目光全都落在了擂台上。

四大家族的观战包厢是相互连通的,此刻已经热闹非凡了起来。

“上官文乐,你该不会是输习惯了吧?所以随便找了一人过来参战?”

叶家包厢,叶翔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中毫不掩饰自己对我的轻视。

宫家包厢,也有一名青年的声音响起,名叫宫飞云,也是冷笑连连的说道:“叶翔,你就不要期待上官文乐能拿出什么像样的强者了,听说他之前带去了三名玄级初期的强者,结果全部死在了外面,这件事让上官文乐在上官家族的地位也是下降了许多,虽然上官家族的家主是上官文乐的爷爷,但也无法改变上官文乐犯错的事实,你就不要期待上官文乐能带来多么强大的高手了,就等着决赛,我们两大家族之间的强者对决吧!”

只有最后一个包厢,于家,于湘楠没有开口说话了。

因为就在刚刚于家和宫家的强者交手中,于家的强者已经输了比赛。

“于湘楠,你觉得呢?”于湘楠不想说话,但却还是被宫飞云问道。

于湘楠是于家这一辈的旁系后辈,虽然是旁系,但却因为他的优秀,让他在于家也算是有点地位。

此刻听到宫飞云的发问,他淡淡的一笑,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嗤笑一声说道:“比赛还未开始,谁胜谁负,也是未知,我倒是好奇,你们到底有多厉害?两人还未交手,就已经知道是能获胜了?”

“没错,比赛还没有开始,你们又如何断定,我的人就一定要输?”上官文乐也是冷笑着说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于湘楠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说道:“上官文乐,你可千万别以为我这是在帮你,我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于湘楠,你吃了枪药啊?怎么?刚刚输了比赛,输不起?”宫飞云冷漠的说道。

于湘楠十分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你们知道的,我不想认真,如果我认真起来,怕事也就没有你们这三大家族的事儿了。”

于湘楠并没有说笑,而是事实就是如此,他今年年纪刚满三十,实力已经是玄级后期,放眼整个燕京,也是年轻一辈当中的最强者。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即便于湘楠只是旁系,但在于家也有不小的地位。

能在三十岁就能实力达到玄级后期,已经是一个传说了。

若不是他们这些大家族的子弟碍于面子不会自己上擂台,于湘楠只要上擂台,那也是擂台之上的绝对强者。

毕竟他们这些大少们,能带来的最强高手,也不过玄级后期的强者。

对于这些大家族子弟的争斗,我并没有在意,而是冷淡的看了眼擂台上的敌人,淡淡开口说道:“你最好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不然你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