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九十五章 残图的秘密

我也没有想到,上官虎竟然会带着上官文乐主动来找我道歉。

只是上官文乐明显一脸的不服气。

我虽然对于上官文乐没有丝毫的好感,但毕竟这里是在上官家族,在燕都春秋图还没有得到手之前,我和上官家族还没有撕破脸的必要。

但我依旧还是没有给上官文乐什么好脸,而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看向上官虎,说道:“之前的一切不过都是误会而已,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听到我的话,上官虎笑了笑,说道:“张先生不愧是连我父亲都看重的青年才俊,果然大度,那我就替犬子谢过张先生的大人不计小人过了。”

上官文乐看向我的眼神中依旧冰冷如霜,显然对我十分的不服。

如果不是我设计让黑熊杀了上官文乐从上官家族带去的三名玄级初期的强者,上官文乐在上官家族的地位也不会一落千丈,这一切都是拜我所赐。

上官虎又很是热情的跟我随便聊了几句之后,才带着上官文乐离开。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有些奇怪。

我有自知之明,我如今的实力虽然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但上官家族也没有必要对我如此客气,即便是家主上官元龙,本身就是地级强者,对我都是如此客气。

以上官家族在燕京的地位,想要击杀一名玄级巅峰的强者,简直轻而易举。

而上官元龙的手底下,必然还有许多玄级巅峰强者。

直到现在,我依旧想不明白,上官元龙为何要花费巨大的代价让我帮助上官家族争夺燕都春秋图。

上官家族的玄级巅峰强者的数量,放眼整个燕京,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也不缺我一个玄级巅峰强者,甚至已经给了我五个亿的定金,若是等到之后上官家族得到了燕都春秋图,上官家族还会再给我五个亿,以及上官元龙的一个人情。

我越想越是觉得这其中有问题,可如果真的有问题,上官元龙又为何在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就提前给了我五个亿的定金,难道就不怕我独吞了这五个亿逃走?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多想。

接下来的两天,每天除了吃饭,我都独自一人呆在房间内,不停的修炼大道天衍经。

如今我已经感觉到自己触碰到了玄级巅峰的壁垒,仿佛一步跨越就能达到地级实力,但却发现这一步是那么的艰难,凭借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跨越出那一步。

而我的实力也无法再精进一步,显然已经达到了我身体的极限。

我的脑海忽然出现了上官元龙告诉我的话,说是每个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容器,在实力达到巅峰的时候,就是容器装满的时候,想要突破,那只能突破自身的桎梏,从而达到一个新的天地。

可我有觉得,在修炼大道天衍经中,本身就是在不断增强自身承受能量的过程,难道说,是因为我的实力即将达到地级,而地级又是一个分水岭,大道天衍经的修炼还不够冲破我自身的那道桎梏吗?

想到这里,我不再有丝毫的疑虑,继续修炼大道天衍经,即便修炼已经无法提升我的实力,但我依旧不停留,不断的运行大道天衍经,试图通过修炼,冲破我自身的桎梏,让自身承受能量的能力,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若是我能在拍卖会来临之前,实力先达到地级,那到时候在争夺燕都春秋图的时候,也能给自己增加很大的筹码。

毕竟我即将面对的,可是有可能存在地级强者,以我如今玄级巅峰的实力,放眼燕京或许已经十分的强大了,但在地级强者面前,依旧很弱。

我十分清楚每一个大等级之间的差距,我能不借助任何外物,就能以玄级中期的实力击败玄级后期强者,甚至是玄级巅峰强者,但却无法以玄级巅峰实力击败地级初期强者。

看起来玄级巅峰到地级初期不过一个小境界,但却是两大境界之间的跨越,往前一步便是大海,我想要拥有更强的实力,那就只能突破到地级。

大道天衍经不断的运行,一股股强大的能量像是被我的身体不断的汲取,但却很快这股能量又慢慢的在我体内释放了出去。

我的承受能力就只有那么大,即便吸收再多的能量,都只能散去。

但我依旧没有气馁,始终在运行大道天衍经,试图用不断汲取的能量来冲破身体的桎梏。

上官家族,中央别墅。

“这两天,张泽都在房间?”上官元龙看向下首位置的上官虎问道。

上官虎连忙点头,说道:“除了吃饭,其他时间,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也只有每天一大早五点的时候,他会准时起床在外面走走,然后便进入房间。”

听到上官虎的话,上官元龙微微皱了皱眉,随即说道:“这小子的实力增长的确有古怪,前天他才刚刚到上官家族的时候,我还感觉他的气息刚刚达到玄级巅峰,但今天,我却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气息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巅峰,只要冲破身体的桎梏,他的实力恐怕就要进入地级初期了。”

“地级?”上官虎瞪大了双眸。

他身为上官元龙的长子,极有可能在未来继承上官家族的家主之位,他自身的实力不过玄级后期,却已经是十分强大的存在了,放眼整个燕京,在他这个年纪实力能达到玄级后期,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他在玄级后期这个境界,也已经有七八年了,最近也快要突破到玄级巅峰了,但是距离地级,依旧还有很大一段距离,或许还要十多年才有可能。

但他更加清楚的是就在几天前,他准备击杀我的时候,反而被我击败,那时候我的实力原本还只是玄级中期,但却在与他交战中,在最危急的时候,我忽然间顿悟,实力突破直接跨越玄级后期,进入玄级巅峰,然而这才过去三天,上官元龙却说,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的巅峰,只要冲破身体的桎梏,实力就要进入地级了。

这让上官虎如何不惊讶?

上官元龙的神色也十分凝重了起来,沉声说道:“没错,他的实力再精进一步,便是地级强者!”

再次确认这个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上官虎的眼中充满了浓烈的震惊。

“父亲,会不会弄错了?”

上官虎忽然想到了我之前实力直接越过玄级后期达到玄级巅峰,他沉声说道:“我还从未听说过,有人实力在突破的时候,能直接跨越一个小境界,就我们所了解的,这才三天时间,他已经从玄级中期,成为了玄级巅峰的强者,而且距离地级也只有一步之遥。”

“你没听说过,但不代表这世间没有这种怪胎,你或许不知道,但我却听我父亲提起过一人,是他那个时代的同辈强者,曾经也像是张泽这样,直接跨越某个小境界。”上官元龙忽然说道,眼眸深处也充满了敬佩,似乎提起的那个与他父亲同辈的强者,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竟然真有这种人?”上官虎惊讶说道。

“我父亲,也就是上一代上官家族的家主上官破军,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曾经败在了一名为南离的强者手中,而那名叫做南离的强者,就曾经跨境突破。”上官元龙沉声说道。

若是我在场,在听到上官元龙说的这些话的时候,一定会震惊的无以复加。

南离正是传授我大道天衍经的南离师傅。

而他竟然是上官元龙父亲那个年代的强者,如今上官元龙也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者了,那他父亲那一辈的强者,岂不是至少也有九十岁了?

“父亲,你还从未对我讲过爷爷的事情,爷爷现在究竟在何处?”上官虎忽然问道。

在他记事开始,就没有听说过他上官破军的事情,这让他十分疑惑。

听到上官虎问起,上官元龙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之色,目光忽然看向了天空,缓缓开口说道:“你爷爷,他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强者,他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他还活着,而他的实力,也早已突破地级,进入了深不可测的天级,如今实力究竟处于什么层次,我也不清楚,或许是超越天级的存在也说不定。”

上官虎已经彻底的麻痹了,对于地级强者,对他而言都还十分的遥远,但上官元龙却告诉他,上官破军,却有可能早已突破了天级。

“明天的拍卖会,无比拿下燕都春秋图,虽然只是残图,但这其中所隐藏的秘密,却是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秘密,我们上官家族,必须得到残图。”上官元龙忽然话音一转,一脸凝重的看向上官虎。

上官虎闻言,连忙正襟危坐,一脸认真说道:“父亲放心,燕都春秋图,只能属于我们上官家族,对了,父亲,明天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注意的吗?”

“防着上官元鹰,他的野心可是一点都不小,若是让残图落到了他的手中,他甚至愿意脱离上官家族。”上官元龙微眯着双目说道。

上官虎一愣,上官元鹰可是他的亲叔叔,上官元龙的亲弟弟,上官元龙却让他防着上官元鹰。

他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燕都春秋图中隐藏的秘密,一时间忽然明白了什么,能让上官元鹰放弃上官家族,独吞燕都春秋图离开,那只有一个原因,这幅残图中所隐藏的那个秘密,绝对是十分诱人的秘密。

“父亲,燕都春秋图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为何会让整个华夏各方巅峰势力都会为之疯狂?”上官虎终于问出了这个疑问。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