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九十四章 对不起

听到上官元龙的话,上官虎顿时恍然大悟,连忙说道:“父亲,我明白了,您今天所作的一切,并不是白白送钱给那个小子,而是在铺垫,让他放松对我们的警惕,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我们给他那么多,就是为了得到燕都春秋图,等到他动手将燕都春秋图得到手的时候,您出手,残图还不是属于我们?”

上官元龙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以燕都春秋图的珍贵,许多顶尖势力都在盯着,谁拿到燕都春秋图,谁就是众矢之的,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让燕都春秋图先到张泽的手中,相信他背后的势力,一定会安排其他强者协助他争夺燕都春秋图,一旦残图到手,那时候张泽也好,还是背后协助他的那些强者也好,必然会到了山穷水复之境,到时候,张泽想要带走残图,那就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上官虎的嘴角轻轻上扬,缓缓开口说道:“还是父亲想的周到,我知道了,其实,张泽那个小子,从一开始就在想着利用我们,之所以答应争夺燕都春秋图,其实是想要借助我们的手,让他更容易的得到残图,而父亲则是将计就计,既然你想要将残图弄到手,那我们到时候就先帮助他将残图弄到手,然后就等着最后出手,到时候残图只能属于我们上官家族。”

对于上官元龙已经知道了我是为了燕都春秋图而来这件事,我并不知晓,原本想要借助上官家族的手完成任务,但却不知道的是,任务岂能如此轻易的被我完成?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亮,我便结束了修炼状态,缓缓起身,走出了别墅外面。

不愧是整个华夏顶尖的家族实力,上官家族的这栋庄园,简直就是人间仙境,空气质量绝佳,内部的幻境同样绝佳,若是能住在这样的地方,也不妄活这一辈子。

“张先生!”我刚走出别墅,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一身唐装的上官元龙正在不远处的空地。

我笑了笑,叫了声:“上官家主!”

走了过去,上官元龙那双深邃的目光像是能看透人一般,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即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张先生不愧是天才人物,短短一夜,怕是实力又有精进。”

上官元龙看似只是随意一说,但我心中却震惊无比。

昨天晚上我一直在修炼,虽然只是一晚上,但我十分清楚,我的气息又雄厚了许多,也说明我的实力有强大了几分,但没有想到,只是那么微弱的一点变化,却都被上官元龙所看穿。

这就是地级强者的可怕吗?

也不知道上官元龙处于地级那个级别的实力,若是初级,以我如今玄级巅峰的实力,再加上一颗至尊红丸,能与他交手吗?

之前艾情离开的时候,曾给我留下两颗至尊红丸。

第一次做陆晴雪的保镖任务的时候,她不过是给我留下了三颗超级红丸,但这一次却直接给我留下了两颗至尊红丸,一颗至尊红丸的能量已经超越了三颗超级红丸的能量,但艾情依旧还是给我留下了两颗至尊红丸,可见这次任务的艰难。

鬼门的任务,完全就是按照承受药物的能力来分配,以我如今玄级巅峰的实力,根本就不该执行如此艰巨的任务,毕竟我所要面对的强者,可不是和我同级别的强者,而是还有更加强大的地级强者。

但鬼门依旧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又让艾情给我两颗至尊红丸,难道说,鬼门的意思是,只要我服用了两颗至尊红丸,就能与地级强者交手了吗?

毕竟之前保护陆晴雪的任务,我原本只是玄级中期的强者,但一开始面对的敌人就是玄级后期的强者黑熊,之后又是玄级巅峰的强者沃克。

而我也是连续吞服了两颗超级红丸,又因为沃克的重度洁癖,他才不得不离开。

那一次,艾情给我的药物,刚刚好可以维持我与玄级巅峰强者交手不败下风,这一次,也会是这样吗?

“张先生,想什么呢?”见我很久都不说话,上官元龙忽然疑惑的问道。

我这才回过神,连忙说道:“上官家族慧眼如炬,昨天晚上我的实力的确有所提升,没想到上官家主就连这点微弱的变化都能看出,不愧是地级强者,晚辈佩服!”

上官元龙听到我的话后,哈哈大笑了一声,说道:“张先生,你可不要谦虚,你连三十岁都不到,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相信突破到地级也不过时间问题,而我如今已经七十岁了,才拥有地级初期的实力,你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达到我这个人境界了。”

听到上官元龙口中的地级初期,我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不少。

原本就想要知道上官元龙的实力,没想到他竟然主动告诉了我。

若是他的实力真的只有地级初期,那我玄级巅峰的实力,再配合至尊红丸,想要全身而退,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上官家主,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告知晚辈,如何才能从玄级巅峰破镜入地级?”我忽然开口问道。

上官元龙一笑,带着我走到了池塘边上的石凳上而坐,随即拿起似乎刚刚泡好的一壶茶,倒了一杯,转眼之间,水杯里的水就溢了出来。

上官元龙这才停手,笑着说道:“你看到了吧?杯子就只有这么大,只能承受这么多的水,如果多了,那就只能溢出去,而一个人的实力增长,就像是这水,只要你不停的训练,实力就会不停的增长,直到增长到了你身体所能承受的最巅峰的时候,就停止了,有的人本身能储存的能量就多,所以他的实力会不停的增长下去,但有的人,本身能储存的能量就少,所以很快实力就达到了巅峰,但并不是说,你本身能储存多少能量,就能有多少的实力,这只是一个人的天赋,但是,通过训练,本身储存能量的能力也会随之而不断的提升。”

听到上官元龙的话,我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也就是说,我每一个境界的巅峰,都是身体在这一阶段的承受能力达到了巅峰,即便继续提升实力,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有想办法让自己的身体首先突破了贮存能力的极限,实力也就轻易的突破到一个新的境界,简单说,想要破镜,那就要想办法让自己身体承载能量的能力不断的突破极限?”我看向上官元龙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说,一个人的修炼,可千万不要只是一心朝着实力不断增长的方向而去,等到有一天,忽然发现实力无法增长的时候,那就该考虑考虑,是不是自身的承受能量的能力到了极限。”上官元龙微笑着说道,眼中满是赞赏。

我整个人都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的确就像他说的那样,每一次,我的实力达到巅峰的时候,实力再继续增长的时候,却慢了许多,就像是这小茶杯,一杯水很快就满了,继续倒水,但杯子就只有那么大,并不能承载更多的茶水。

想要承载更多的茶水,那就只能更换更大的杯子。

而我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想要破镜入地级,显然比之前更难,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想想办法突破自身承受能量的极限。

不过我有种预感,大道天衍经的修炼,就是在不断的让我突破自身承受能力的极限,毕竟我的每一次巅峰境界的时候,再破镜的时候,都十分的容易。

据说一般人,想要从黄级巅峰破镜入玄级,至少要在黄级巅峰停滞五六年的时间,而我却是一跃而就。

“听家主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谢上官家主!”我诚恳的说道。

上官元龙哈哈一笑,说道:“无妨!我也十分期待,张先生破镜入地级的那一天。”

又跟上官元龙聊了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到了吃饭的点,跟着他去吃了早餐后,便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个人呆在房间,继续开始了我的修炼之途。

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我的身体像是再经历改造一般,承受玄级巅峰的能力,也再不断的增强。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再听了上官元龙的话后,我此刻似乎真的感觉到,我身体承受能量的能力在不断的增强。

如果大道天衍经真的和我猜测的那样,可以不断的让自身承受能量的能力不断的突破,那是不是说,今后无论我的实力到了哪个境界,只要我不断的修炼大道天衍经,总能轻而易举的破镜?

就在我正在钻研大道天衍经的时候,忽然两道身影在朝着别墅靠近,我皱了皱眉,停止了修炼。

很快,别墅的门铃响了起来。

我打开了别墅的门,就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

“张先生,我带着逆子来向张先生赔罪了!”上官虎一脸严肃的说道。

而在上官虎的身后,还有一道年轻的身影,此刻正低着头,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站在我的面前,正是上官虎的儿子上官文乐。

“还不向张先生道歉?”上官虎见自己的儿子没有反应,顿时愤怒的呵斥一声。

上官文乐这才看向了我,眼中满是不甘,但也不敢忤逆自己的父亲,咬牙看向我说道:“对不起!”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