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九十三章 相互算计

只要我愿意出手,无论燕都春秋图是否能被上官家族得到手,上官家族都会给我五个亿的报酬。

如果在我的帮助下,上官家族得到了燕都春秋图,那上官家族不仅会给我十个亿,而且上官元龙还会欠我一个人情,今后无论任何事情,只要我开口,他都愿意帮助我一次。

如此丰厚的奖励,若是我还要拒绝,那就真的有些奇怪了。

毕竟上官元龙只是邀请我出手,并没有说让我必须将燕都春秋图得到手。

这样的巨大报酬,别说是我,即便是那些上官家族的人,此刻全都惊呆了,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向上官元龙。

而上官元龙的目光始终落在我的身上,就像是没有看到那些上官家族之人的惊讶。

“家主,万万不可!张先生虽然实力很强,但为了一副燕都春秋图,也不值得花费如此巨大的代价来争夺,家主,请三思!”上官元鹰立马开口说道。

他这一开口,上官元虎也立马开口说道:“家主,请三思!”

这一下,上官家族除了家主之外的另外两大实权掌握着,全都开口了。

紧接着,这两人派系的后辈,也纷纷开口劝说。

然而上官元龙依旧没有理会,双眸依旧死死的盯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答案。

我的任务本来就是抢夺燕都春秋图,虽说艾情已经说了,到时候会有两名玄级中期的强者协助我一起完成这次的任务,但有了第一次保护陆晴雪的任务,已经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鬼门的任务的艰巨。

想要凭借我和另外两名玄级中期的力量就争夺燕都春秋图,似乎很难。

我与上官家族之间本就没有任何的交情,即便上官元龙此刻表现出来对我的信任,想要利用高昂的报酬换取我的帮助,但依旧无法改变因为我,而让上官家族损失了三名玄级初期强者的事实。

眼前的上官元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并不能看出。

但我却知道的是,上官元龙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现在说是要先给我五个亿的定金,如果上官家族能得到燕都春秋图,上官家族还会再给我五个亿,另外再加一个上官元龙这个地级强者的人情一次。

无论怎样看,似乎都对我没有任何的害处。

但是,我信不过上官元龙,即便能信得过,但我现在是鬼门的人,甚至鬼门的强大,那么燕都春秋图,我就必须得到手。

“上官家主,我有一个疑问,希望您能为我解答!”我忽然看向上官元龙说道。

上官元龙笑了笑,说:“张先生请说!”

“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了一副区区残图,还未开始争夺,就首先给我五个亿的定金, 这报酬是不是有些大了?就算真的能得到残图,还要外加五个亿,和你这样一名地级强者的一次人情,值得吗?”我一脸认真的看向上官元龙。

上官元龙听到我这番话后,哈哈大笑了一声,随即一副桀骜的样子,说道:“区区十个亿而已,对我上官家族而言,不过九牛一毛,你根本不知道我上官家族的财力有多雄厚,在你看来,十个亿或许很多,但对我上官家族而言,并不算什么,再说了,以燕都春秋图的珍贵,它的争夺,必然是血流成河,即便你是玄级巅峰强者,在这次的争夺中,也会存在生命危险,若是你愿意出手,那便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为我上官家族争夺残图,冒着生命危险的报酬,区区十个亿,很多吗?”

被上官元龙这样一说,我反而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的确如此,上官家族是站在整个华夏的顶尖家族,财力肯定不是我能想象的,十个亿对上官家族而言,的确不算什么。

我苦涩的笑了笑:“是我目光短浅了,既然上官家族热情相待,若是我还要拒绝,那就是不知好歹了,我答应上官家族,三天后的拍卖会,我愿意帮助上官家族出手。”

“哈哈,好!”上官元龙爽朗的大笑着说道,似乎早就想到了我会答应。

而其他人见上官元龙已经确定了这件事,也知道无法改变他的主意,只能默许。

帝都拍卖场将在三天后举办燕都春秋图的拍卖,虽然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帝都拍卖场已经开始造势了,整个华夏的顶尖势力之间,都在流传着燕都春秋图的传说。

据说得残图者得天下,只是想要凭借一副残图,就真的能得到天下吗?

虽然对于这个传说,我基本上是不会相信的,但是就连鬼门这种神秘而又强大的势力,都想要得到燕都春秋图,这让我就有些怀疑了。

虽然我不相信那句传说,但却相信,这幅残图其中隐藏的秘密,一定是一个十分巨大的秘密,一个就连地级强者都会疯狂的秘密。

上官家族的晚宴很快结束了,在上官元龙的安排下,我直接入住在了上官家族。

其实我知道,上官元龙之所以能放心的让我留下来,一是对上官家族的强大十分自信,其二,正好趁拍卖会还没有开始的这几天,先将我的一切都调查清楚。

对于我的背景,我十分的清楚,也知道十分的简单明了,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谁查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一个人呆在房间,我检查了一番,并未发现任何监控监听设备后,我才盘膝而坐,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而起。

以我如今玄级巅峰的实力,在别人看来,或许已经十分强大了,但对我而言,还远远不够,我想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区区玄级巅峰并不是我的终点,而是启点,只有我变得更加强大,才能保护我所拥有的一切。

就想是现在,若不是我早就将父母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或许也不敢答应上官元龙帮助他们抢夺燕都春秋图了,毕竟我可不是真的要帮助上官家族,而是为了完成我自己的任务。

若是父母还在昌市,一旦上官家族发现我并不是帮助他们抢夺燕都春秋图,那时候,找不到我,他们或许会对我的父母出手来逼我现身。

夜色渐深,在上官家族庄园中央的一栋大型独栋别墅中。

上官元龙此刻正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而他的面前,还站着一名中年人。

“父亲,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何要让张泽来帮助我们争夺燕都春秋图?”上官虎看向自己的父亲,一脸不解。

上官元龙淡淡一笑,说道:“怎么?你觉得他有问题?”

上官虎点了点头,说道:“父亲,我认为他的问题很大,之前在文乐被他动了之后,我就已经调查了他,他的背景看似十分简单,但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的父母却消失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还有他本身的实力,增强速度也简直骇人,两年前,他还不过刚刚一名大四的学生,短短两年时间,他却从一名普通学生,变成了今天的玄级巅峰强者,这件事,求中一定有蹊跷。”

听到上官虎的话,上官元龙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只是一脸笑容的看向上官虎,说道:“你能想到的,难道我就想不到了?你也太小看你父亲了。”

上官虎微微有些尴尬,一脸奇怪的说道:“那父亲您还要用他?而且还没有动手,就首先给了他五个亿?”

上官元龙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冷笑一声,说道:“阿虎,你还是太嫩了,有些事情可不是只能看表面那么简单,张泽的一切的确十分的干净,而他能从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名高手,这其中必然有问题,我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上究竟有何奇遇,但能确定的是,他的身后,必然有人指导,而他这次出现在燕京,或许就是背后之人让他来的,而他的目的,就是燕都春秋图!”

上官元龙的话,让上官虎顿时大惊失色,他满脸惊讶,说道:“父亲,您竟然知道他的目的也是燕都春秋图,那您还要主动给他报酬,来让他帮助我们上官家族争夺燕都春秋图?”

上官元龙冷笑一声,说道:“阿虎,我说了,你还是太嫩,凡是不能只看表面,你要多动脑,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等到将来,我打算将家主之位传给你的时候,你如何能接的下?”

听到上官元龙的话,上官虎一脸惭愧,低着头,说道:“父亲,我愚钝,还望父亲指点!”

上官元龙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即说道:“就是因为知道他的目的就是燕都春秋与,所以我才主动给他五个亿,甚至承诺等得到了燕都春秋图之后,我会再给他五个亿,顺便加一个我的人情,这样做,就是为了打消他的疑虑。”

“一个普通人,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就能从成为玄级巅峰的强者,你觉得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能培养出这样一个怪物的人,是简单的人吗?说他背后站着某个人,或许并不对,应该是某个势力,既然张泽就是为了燕都春秋图而来,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他能将燕都春秋图得到手,等到燕都春秋图到了他的手中,我们想要再将残图得到手,那就容易多了,可别忘了,我可是一直都在铺垫,就是为了让张泽放松对我的警惕,到时候,我会亲自出手,就算他背后的势力再强大,只要残图到了我的手中,还能如何出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